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李泽轩李丽质 >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更大的图谋!
“……苏某幸不辱命!小可汗部下的十支队伍,九万部众,已经悉数逃离草原,现就驻扎在县城外!”

亥时四刻,云中县城,云州大营,苏定方、倪属拓等人骑马冲入辕门,直奔中军大帐,帐中几人听到动静,连忙快步走了出来,为首之人正是突利。见到突利,苏定方连忙上前抱拳道。

“!!见过莒国公!见过定远郡公!!”

这时苏定方才见到突利身后又走出来两人,一人是唐俭,他之前在边军大营见过的,另一人是一个威风凛凛、相貌堂堂的中年将军,他刚刚稍稍落后突利半步,再加之此时天色昏暗、光线不好,所以苏定方一开始并未注意到。

定远郡公,即张公谨,唐代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张公谨原为王世充属下洧州长史,与刺史崔枢一同降唐,任邹州别驾、右武侯长史。后在徐世绩等人的推荐下成为秦王府幕僚,并辅助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出任代州都督,封定远郡公。

张公谨一生之中参与的战争虽然不如李靖、秦琼、程咬金等人多,但他做了一间非常有名的事情,直接促进了玄武门之变,这件事情便是——“投龟定议,志助储君”!

武德九年六月,玄武门之变前夕,李世民让巫师焚烧龟甲占一卦,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位将军,拿起龟甲就扔在地上,说:

“凡卜筮者,将以决嫌疑,定犹豫,今既事在不疑,何卜之有?纵卜之不吉,势不可已(占卜是用来决定有疑惑的事情的,现在事情很明朗,还用占卜来干什么。如果占卜后结果不吉利,难道还得停止(政变)吗)。”

这位将军便是张公谨!

正是因为张公谨的果决,令李世民更加坚定了发动玄武门之变的决心,所以后世有人说“无张公谨、尉迟敬德,则太宗不能杀兄”。

玄武门之变,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被杀时,其属下冯立、薛万彻、谢叔方等人率两千精锐兵马快速奔赴玄武门,准备为主子报仇。张公谨勇力过人,独自关闭大门,将冯立等人挡在门外,冯立等人最终溃散。

张公谨也因为玄武门之变的功劳,年仅三十三岁便升为左武侯将军,获封定远郡公。这般升迁速度,在贞观朝还是比较罕见的!

贞观元年,张公谨出任代州都督,节制代州兵马。

在李泽轩的影响下,今年四月,李二令柴绍、尉迟敬德率军剿灭梁师都,期间颉利为阻唐军攻城,竟派麾下狼骑南下,悍然入侵大唐边境,驰援梁师都。所幸唐军对此早有预料,柴绍在狼骑去朔方城的路上设伏,恰好偶遇天狗食日天象,利用地形和先发优势,大胜突厥狼骑!

再加之七月,突厥国师秘密潜入炎黄书院,盗取书院机密资料,一路破关斩将,与其率领的五万狼骑在龙门关外汇合,并在龙门关外与唐军爆发激战!

数月之内,突厥狼骑两次入侵大唐境内,令李二意识到大唐与突厥之间的国战将会很快到来,不仅在朝中做了紧急备战部署,李二在边关各州也做了许多军队官职调动和安排,包括设立云州都督府!

(历史上,李二是在贞观四年三月,唐军灭掉东突厥后,设置了顺、祐、化、长四州都督府,以及定襄都督府、云州都督府,在此之前,云州并没有都督府,也没有都督,只有三万边军。历史的进程再次因为李泽轩发生了偏折)

由于云州地处边关,只下辖了云中县一个县,而且与代州相邻,张公谨也因此而“升官”,升任代州刺史、云州刺史,兼任代州都督、云州都督,节制两州兵马,并总管两州之政务!

此时云州在大唐的战略地位,差不多相当于是一个“军事缓冲带”,因为地处边关,直接与草原接壤,如果大唐与突厥发生冲突,云州将会第一时间陷入战火,所以云州之地人烟稀少,百姓们经过这几年突厥经常南下劫掠,能南迁的大多都南迁到代州、朔州、并州一代了。

将云州作为“军事缓冲带”,在这里设置边军大营,突厥若南下劫掠,唐军可在此拒敌于国门之外,而代州则可以作为云州的后勤保障,源源不断地为前线提供补给和兵源!

李二让张公谨总管两州的军务、政务,便是想让其统领好两州的力量和资源,为大唐守好国门!

傍晚的时候,在代州都督府的张公谨收到苏定方手下传来的消息后,连忙快马加鞭,赶至云州大营,接见了突利,并且派援军去追苏定方,协助苏定方从草原上帮助突利残部撤出草原。

“呵呵!苏将军不必多礼!”

都是同龄人(苏定方还比张公谨大两岁),而且都是大唐军方将领,另外,张公谨与李靖的私交也不错,对于苏定方,他自然没有恶感,他上前拍了拍苏定方的肩膀,道:

“定方,小可汗的九万部众全部撤出草原了?”

苏定方点了点头,道:“是的!小可汗的九万部众全部撤入了云州,现在驻扎在城外。而且在草原上,我们并没有遭遇到颉利派遣的追兵!”

站在一旁的突利,此时喜形于色道:“好!太好了!什钵苾代替麾下部众多谢苏将军援手之恩!”

这九万部众算是突利的“政治本钱”,并非是他打算东山再起,而是他如今既然已经下决心投靠大唐,他手中的人马越多,到时候就能从大唐朝廷得到越多的好处,九万部众加上随他撤出草原的那一万轻骑,他总共为大唐带来了十万人,投靠大唐朝廷后,获封一个王爷的爵位肯定是没跑的了,而且到时候李二说不定还是会将这十万人划归他官制。因此苏定方也算是帮了突利一个大忙!

“小可汗客气!”

苏定方摆了摆手。此次深入草原救援,其实他并没有做什么,中间的过程顺利的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他原本还以为会在草原上遭遇到颉利的军队,但并没有!突利的九万残部竟然就这样畅通无阻地撤出了草原!

“定方一路辛苦了!咱们进帐再细说!”

张公谨不像突利那样高兴过头,他稍一琢磨,便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于是他看了看众人,说道。

几人自是应允。

片刻后,众人回到中军大帐,张公谨自是坐在中间首座,苏定方、唐俭、突利、倪属拓分列左右,张公谨开口问道:“定方,你方才说,你们在从草原撤退的过程中,没有遇到一支颉利的军队,可是实情?”

苏定方抱拳道:“千真万确!不仅末将带领的那支队伍没有遇到过颉利军队,其余九支队伍也都没有遇到过,所以小可汗的九万部众,无一人在撤退的过程中伤亡!”

满脸喜色的突利此时也回过神来,他皱了皱眉道:“这貌似不太正常!咄苾恨某入骨,要不然也不会鼓动铁勒诸部三十万大军合围本汗,午后本汗率领部众撤出草原,咄苾肯定收到了消息,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派狼骑追杀!即便是追不上本汗麾下的轻骑,但本汗部众里的老弱伤兵,他们肯定能够追得上!”

张公谨点头道:“小可汗的话,也是张某想说的!颉利此人生性残暴,小可汗率领部众撤离草原,在其眼中无异于叛逃突厥,以其性格,定会一路穷追!你们在撤退途中竟然未遇到一个追兵,这说明……”

说到这里,张公谨顿了顿,有些不太确定了。

“这说明颉利肯定是有更大的图谋,而且就在今夜!所以他没有精力去派兵追击小可汗所部!”

唐俭捻了捻须,脑中忽而灵光一闪,他拍案而起道。

“更大的图谋~?”

张公谨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帐内其余人也都是一脸若有所思。

突利想了想,分析道:“如今铁勒十部已经决定联合反抗咄苾,午后十部兵马相继撤退,本汗的人马这才得以脱离包围、撤出草原。如果说咄苾有更大的图谋的话,本汗猜测只有可能是他要镇压铁勒十部的反叛!”

苏定方面带些许疑惑道:“铁勒十部今日午后刚刚做出反抗颉利的举动,颉利怎么可能晚上就派兵去镇压?铁勒十部的实力虽然不如颉利,但他们联合在一起怎么说也有百万部众,颉利想要将之镇压,不好生准备一番、谋定后动,恐怕将会损失惨重,我不相信颉利会这么莽撞!”

唐俭断然道:“以常理度之,颉利今夜就派兵对铁勒十部进行镇压,确实不智!但颉利明知小可汗率部撤出草原、却不撤出拦截,便说明此刻他没有多余精力、不想分兵!铁勒十部联合在一起拥有百万部众,以寻常的方法确实不好镇压,但颉利若是用不寻常的方法呢?咱们决不能小觑颉利的实力!”

张公谨思忖片刻,道:“莒国公所言有理!咱们不能小觑颉利,这件事情必须警惕!既然颉利今夜无暇他顾,本将便趁机派一批斥候深入草原去打探消息,我倒要看看颉利今夜有什么动作!”

苏定方想了想,也没有反对张公谨的这个决定。因为颉利既然没有派兵追击突利残部,说明颉利目前确实是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了,今夜草原外围八成防守空虚,正好方便斥候潜入。

见无人反对,张公谨顿了顿,又说道:

“另外,本将收到消息,为使颉利有所忌惮,不敢对小可汗所部穷追猛打,陛下令曹国公率领两千轻骑精锐,前去云州边关,从云州、朔州、代州、幽州四州府兵中抽调五万兵马,陈兵于云州以北,日夜操练,对颉利形成威慑!

陛下下旨之时,尚不知铁勒十部已决意反抗颉利、更不知道小可汗已经率部撤出了草原,但为了尽可能阻止颉利弹压草原上各部落的叛乱、尽可能地为朝廷北征突厥争取时间,陈兵云州边关、对颉利形成威慑还是很有必要的!

根据斥候来报,曹国公的大军,预计会在明日天亮前赶到云州!今日草原局势突变,在曹国公来之前,我们须尽可能详尽地掌握草原上的形势,方便我们之后制定计策!今夜还得劳烦小可汗派几人协助我军之后潜入草原!”

今天早朝的时候,李二向群臣告知了昨日草原盛夏降霜、突厥国内人心惶惶、各部落近期很有可能会反叛颉利的消息,群臣振奋,然后李二令李勣率兵前往云州,调云州、朔州、代州、幽州四州兵马,陈兵边关,日夜操练,来震慑颉利,让颉利分出一部分精力来提防唐军,从而就不会将全部兵力用来围剿突利和平叛了!

这是李泽轩早就制定好的分化突厥之计,而且唐俭已经完成了分化之计中最为关键的一环!

“定远郡公放心,本汗手下的将士对草原环境无比熟悉,一定能协助您属下顺利潜入草原!”

突利连忙应声道。

他现在越配合张公谨,就越有可能立功,到时候朝廷给的封赏就越丰厚不是?

这家伙现在已经将自己当做唐人了,无时不刻不在想着立功!

“好!那就有劳小可汗了!”

张公谨笑了笑,随即道:“今日小可汗率部一路奔波,想必是累坏了,本将让人送小可汗回营帐歇息!”

突利自是没意见,他今天逃了一天,现在终于“找到组织”了,心神一旦放松下来确实有些困,本来他还想出城看望看望驻扎在城外的部众,但实在太困,也就没做坚持,同众人告辞之后,便离开了中军大帐!

“定方,莒国公,若今夜颉利真打算率大军镇压铁勒十部,本将欲派几支轻骑深入草原袭扰,二位觉得如何~?”

突利和倪属拓走后,大帐内便只剩下张公谨、苏定方和唐俭三人,这时,张公谨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开口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