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孔家
  两人一前一后落在城外此刻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能够见到许多拉着货物来往的商贩和出城寻找低级脉兽猎杀的修脉者小队,城门口的士卒此刻也是极为忙碌。

  苏逸走在前头李元跟在苏逸身后,两人朝着城内走去。一路穿过拥挤的城门口,苏逸转身对着身后的李元说道:“行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李元一听心说不能让苏逸就这么离开,孔家在这芽雨城的地位和权势只怕会惹来麻烦,何况自己也需要依仗苏逸的修为才能存活。想到这里李元开口说道

  “恩公,你可知孔家?”

  “孔家?刚才死的那个人也姓孔吧。”

  苏逸何等聪慧,李元一开口就提到孔家看来是因为死在水潭的那个人就是孔家的人,只是自己正好不了解芽雨城的势力分布,正好借着李元的嘴来了解一番。

  李元一听苏逸有了解的意思立刻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所有的事情都抖露了出来。

  孔家作为芽雨城最大的家族,在城东占据了极大的一片地方,意味着与城西的天丹坊有分庭抗礼的意思!巧的是孔家的家主是一名炼丹师最高炼制过差天道宝丹一筹的人道宝丹。

  苏逸还从李元的嘴里了解到孔家的家主修为只有六重脉门,这不禁让苏逸想到了天丹坊的卯,两者似乎没有任何可比性!

  “有点意思,一个最高只有六重脉门的修脉者家族却想着对抗开遍大陆各大城市的天丹坊?实力、财力、人力似乎都不堪一击,却能活到现在?说没有问题应该也没人相信!”

  苏逸心中暗暗给城东的孔家注了一笔小心二字。

  听完李元的描述苏逸也大概明白了他的想法,无非是猜测我的修为能够自保故而才想着提醒我。

  苏逸本想拒绝临出口时心念一动忽然转变了主意说道

  “你我结伴相比会比单人安全许多,如此就与我一道吧。”

  李元闻言大喜,连连点头答应!于是苏逸便回到了之前居住的酒店,随口吩咐了酒店的伙计安排了洗澡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洗去了一身的疲惫。

  此刻李元就住在隔壁的院落之中,两座院落相隔不过百米的距离对于苏逸来讲这点距离几乎可以忽视。房间内的李元双手略带颤抖的翻开了《火炙》开始修行,只是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李元全身精气刚刚流转了一个周天就立刻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精气不但尽数变更为《火炙》的专属火属性同时这缕精气的质量更是提高了两倍不止!这个发现让李元觉得自己所冒的一切险都值得了!

  苏逸此刻盘膝在床榻上静修,强大的魂念敏锐的察觉隔壁院落之中有一道火属性气息一闪而过!想了想就明白必然是李元开始改换功法转变精气属性导致的,笑了笑也不去打扰依旧闭上双目开始自家的修行!

  修行不知时间,很快大日从东方升起,苏逸也从修炼中醒来走到酒店的大厅内叫了一壶茶水和几碟小菜寻了个临街的位置坐下。

  刚吃到一半时就见到李元在大厅内东张西望转头见到苏逸坐在临街的位置便走了过来在对面坐下。

  “恩公,早啊!”

  “嗯,早,随便吃点吧。”

  李元点点头默默夹起一筷子小菜放入口中细细品尝,正当两人想要再来几碟点心品尝之时,一伙看起来像是打手装扮的人闯入了酒店!

  径直朝着苏逸这桌走来!

  “喂!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人!不知道这是我们五爷的位置?”

  苏逸瞟了一眼围上来的五个打手口中淡淡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不知道是这城中的哪位五爷?”

  打手头子哼了一声,左手大拇指一挑回道:“自然是孔家的五爷!小子,劝你赶紧让出来不然等五爷来了你可就惨咯!哈哈哈哈!”

  “那我要是不让呢?”

  苏逸话刚一出口坐在对面的李元脸色一变刚要站起身来道歉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逸目光一闪一道精气就无形中直接束缚住了李元使得他无法站立起来。

  打手一听苏逸的话,立刻撸起袖子作势就要到动手。苏逸当然不会惯着他们冷哼说道:“动手?那就先收拾了你们再去收拾那个什么五爷!”

  话落,酒店大厅寂静无声!下一刻所有的客人都纷纷跑了出去,五个打手一听这话站在原地哈哈哈大笑起来!

  “就凭你也敢跟孔家作对?”

  话音刚落,苏逸随手一道精气凝成的锁链就以闪电般的速度绑住了五人的手脚倒吊在了酒店的大厅内!随手又是一道印决就让这五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元一见到这个场面心里直呼完蛋!

  果然不出片刻功夫,孔家五爷带着两名家仆就来到了酒店之中!只见这位孔家五爷长得倒也算是成熟稳重之相摇着一把文扇,可惜一见到大厅内倒吊的五人和依旧坐在窗边吃吃喝喝的苏逸和李元一下子就失去了风度。

  给了站在一旁的仆从一个眼色,仆从会意立刻过来询问说道

  “这是谁干的?还有,你们做了五爷的位置赶紧滚蛋!”

  苏逸放下筷子站起身看着仆从说道:“叫你们那个什么五爷过来讲话,你还不够资格!”

  说着随意挥了挥手,这名仆从就如同炮弹一般飞出一路砸坏了许多桌椅才停下。

  孔家的五爷一看,知道面前的这个公子哥是个硬茬,当即变了个脸色上前笑眯眯的与苏逸交谈!

  “老夫孔深,在孔家排行第五。这位少侠喜欢这个位子我就换个位置好了,何必如此啊...不知可否放了我这些下人?”

  苏逸看着满脸是笑的孔家五爷孔深心里有些恶心,故而一摆手收了捆缚这些人的精气绳索放了五名打手。

  眼见苏逸如此简单就放了人,孔深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道了声谢也不留下吃饭就离开了酒楼。

  李元此刻才回过神来,走到苏逸身边感叹道:“这下这个仇可是结大了,我说恩公啊,他们喜欢这个位置你就给他们就好了何必折辱这孔深!按照孔五爷的性格只怕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势必要找回场子!”

  苏逸毫不在意的笑笑道:“那就让他们来吧。”

  说完转身就去到了后面的院落之中,李元看着苏逸的背影又瞧了瞧孔深离开的方向,呢喃了一句:“风雨欲来啊。”

  说着一路小跑的也回到了自家的院落准备好好提升一番修为以求自保。

  孔家。

  孔五爷孔深从酒店出来就只觉得一股恶气始终盘踞在胸口堵得慌,别看一路回来脸上都是笑盈盈的,暗地里熟悉孔深的侍卫远远看到就知道不好!孔五爷这是要大发雷霆的征兆啊!

  于是乎侍卫一般见到这个时候的孔五爷通常都是躲得远远的,恰巧今日有个新来的侍卫在门口执勤二十几岁的年纪加上初入三重脉门的修为也算的上是个凡俗的小天才。平日里五位老爷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远远瞧见孔五爷孔深满脸是笑的走过来,自然以为是自家运气来了,再加上孔深平日里传闻对所有下人都还不错于是壮着胆子就上前想要跟五爷打个招呼!

  “五爷,您今天心情不错啊!”话还没说完,孔深左掌精气涌动!只一下就把这位小天才拍了个血肉模糊!迈进孔府大门的孔深终于露出了真实的性格!上一刻还笑意盈盈的脸立刻变得极度阴沉,双目寒光四射如同要择人而噬一般!一掌拍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孔深胸中的气也舒缓了几分!

  挥手散了下人的孔深阴沉着一张脸就朝书房走去!一把推开书房的门对着正在练字的孔家大爷说道

  “孔午,把雀舌卫借我用用!”

  孔午头也不抬的说道:“雀舌卫没有大事不能动用,你应该明白!”

  “如果我说关乎到孔家人的性命和一本修脉功决呢?”

  孔午笔尖一顿抬起头来盯着孔深问道:“你确定关乎到修脉功决?”

  孔深点头同时说道:“一日之前,天丹坊的拍卖行出现一本名为《火炙》的修脉功决被一散修拍走,我当时在场派出孔已前去争夺!孔已至今未回只怕是遭了毒手!可那天的拍下功决的散修我今日倒是见到了!”

  孔午放下笔在书房内来回踱步思考,十几个呼吸之后握了握拳头问孔深

  “几成把握?”

  “雀舌相助!五...不!五成半!”

  “干了!”孔午重重的一拍桌子说道,回头在桌子下一按一道暗格在墙壁上浮现,孔午伸手摸出一块青色玉牌递给孔深,

  “如何召集雀舌不用我说了吧!我只有一个要求,功决必须到手!”

  “放心吧,大哥,有雀舌在那两个小子都要死!我会做的干干净净!”说完一摆袖子就离开了书房。

  孔午站在书房里看着远去的孔深心头忽然一跳喃喃道:“希望我这一步走的是对的吧...唉。”

  孔深拿着令牌来到孔府外看起来极为寻常的一间民房内,对着手中青色的玉牌结出一道印决,青色玉牌轻轻抖动着,发出青雀的啼叫传了出去!

  不多时,三十三道身影从窗外落入屋内,清一色的青色短衣脸上带着雀羽铸造的面具让人看不清具体的模样,三十三道身影身上散发的气息如同一体,个体虽然只有三重脉门的修为合在一起却能威胁五重脉门的修脉者!

  孔深满意的点点头,对着众人说了几句话!话音落下,三十三道身影四散离开眨眼便无迹可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