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芽雨
  大牛见到苏逸回来忙着上前问道:“兄弟你脸色看起来可不太好?你咋了?”

  苏逸对着大牛笑着说道:“没事,这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嘛!”

  “那就好,那就好!”大牛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神秘兮兮的跟苏逸说道

  “兄弟,跟你说个好消息!”

  苏逸嗯了一声看着大牛等待着下文

  “嘿嘿,如果车队行进的顺利今天傍晚就能到芽雨城。”

  “那太好了!”苏逸大力的锤了大牛胸口一下,两人顿时哈哈大笑引得一旁的其他人看来。

  车队再次出发,苏逸坐在马车中盘算着申屠家族下一次的追杀何时到来以及自己到了芽雨城一定要先大量购买疗伤的丹药!

  西方,申屠家族腹地!申屠戮坐在大厅的中央位置笑盈盈的和一名老者交谈,随意的询问着今年以来申屠家族的收入!听着老者的汇报申屠戮喝茶微眯着双眼显得极为享受!

  一名仆从从后堂出来站到申屠戮旁,申屠戮瞥了一眼仆从,心头一跳似乎发生了什么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顿时没了兴致,匆匆打断老者的汇报表示自己还有事,便自顾自转身离开朝着后堂走去。

  仆从跟上后申屠戮淡淡问道:“出什么事了?”

  “回老爷,祠堂中申屠儒的魂牌碎了。”

  申屠戮猛地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这名仆从!区区一重脉门的仆从根本无法抵抗七重脉门的威压当即跪在地上浑身汗水横流,头死死的贴住地面!

  一个呼吸后申屠戮深吸一口气收起了威压,仆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去库房领一瓶玉莲丹,就说我说的。”说完挥了挥手,仆从脸上立刻流露出谄媚的笑容退了下去。

  等到仆从退走,申屠戮的表情愈发阴沉,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剑门!苏逸!你们都要付出代价!”

  说完快步走入后堂之中失去了踪迹。

  苏逸这边当然不会怕更不用说剑门了,作为雾华大陆四大正派之首其底蕴绝非一般人可以动摇的!

  车队行进的非常顺利,在傍晚时分就走在了大道上远远望去依稀能够看到芽雨城的轮廓显现。

  芽雨城,南域最靠近东边的城市也是整个南域和东域的必经之城!繁荣奢华热闹,凡是你能想到的这里都能找到,当然前提是你需要有足够多的钱!

  芽雨城名字的由来是因为这里盛产一种茶,每年春季的第一场雨后这种茶才会冒出极为细小如同银针一般的茶芽,故而被称作芽雨!这茶据传能够使人悟道,第一杯效果尤为明显,曾有当今的四大门主之一万法门的长老,在一杯芽雨茶后顿悟连破六十个窍穴直入九重脉门巅峰!这一下子让芽雨茶被尊为悟道茶名声大燥!

  车队终于在天黑前到达了芽雨城,在入城出交了一笔费用后才得以入内!跟着车队行了一路的苏逸此时提出要离开,大牛和铁铜略有不舍上前各自锤了苏逸一拳说了句江湖再见!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逸也是颇有感慨,短短三天三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足够建立起不浅的友谊,更让苏逸看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也如修脉者一般充满了危机。

  这一刻,苏逸的魂一阵膨胀收缩等稳定之后发现居然长高了那么几毫米的高度,雷、火、剑、浩然正气的大道纹理也清晰了几分。

  从现在开始苏逸才入了这滚滚红尘!

  在原地站了许久,朝着车队离开的反方向离开走过几条街道后随意找了一家看起来占地极广的酒店住下!芽雨城因为修脉者占据了大部分所以在这里只能用气脉石交易。

  在前台缴纳了十块中品气脉石之后掌柜的亲自带着苏逸到了他的专属院落前。前倨后恭一番后被苏逸随手打发,在院落中随意巡视了一番满意的点点头,手腕一抖几样材料飞出就化为一座阵法把整个院落笼罩在内!

  来到芽雨城的第一夜就平静的度过了,恢复了一整个晚上的苏逸此刻神完气足强大的波动酝酿在内部,经过前天的大战和昨天感悟让苏逸的修为无形中有了些许进步,现在已经把修为彻底稳固在了五重脉门。

  走到前台的苏逸发现掌柜不在,正要离开,客栈的小二跟苏逸打招呼拦下了就要离开的苏逸

  “这位爷,您可是要问点什么?”

  苏逸点了点头并不否认,小二一看有戏来了劲头!

  “爷,您尽管问,我在这芽雨城少说也有百来个年头了只要是这城里的事,我门儿清!”

  想了片刻,苏逸自觉反正自己瞎逛也太浪费时间于是说道:“好!这芽雨城最有名的丹坊是哪个?”

  小二眼睛一闪立刻回答:“要说芽雨城最好的丹坊当属城西的天丹阁,天丹阁的丹药都来自丹门药效极好,同时那里还是这城中最大的拍卖场据闻有传说中的天道丹拍卖!”

  苏逸道了声谢随手丢出一颗中品气脉石给小二就离开了酒店,直奔城西而去!

  城内并不禁止飞行于是苏逸架起剑光赶路,惶惶的苍蓝色剑光横空而过!空中的其余遁光都是远远避开!苏逸心内疑惑道:“我这剑光如此可怕?”

  剑光遁速极快眨眼间便是千米的距离可还是足足飞行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看到远处的城西标志性的建筑天丹坊!

  隔着一定距离苏逸落下步行朝着天丹坊而去!门口的伙计见到苏逸靠近,伸手拦住了苏逸不客气的说道:“站住!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哦?不知需要何等条件。”为了不多生事端苏逸只能耐心询问道

  伙计哼了一声道:“想进我们这天丹坊有两个条件,满足一个就可以!这其一便是四大正道的弟子令牌,其二嘛...你要是有百万以上的身价照样可以入内!”

  苏逸沉吟了片刻,心说:“两个我倒是都符合,只是我是表明剑门弟子的身份还是亮出财富呢,这倒是有些头疼!”

  看到苏逸站在门口一副在思考的样子,伙计立马不耐烦的上前想要推开苏逸!苏逸经过多场战斗早已不是那种单纯的人,在伙计手触到自己的时候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反应!精气在体表炸开瞬间就把伙计轰飞砸在了天丹阁外墙上!

  这下子呼啦一下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另一名伙计见状就要跑到阁内向高层汇报!外面行走的路人则是围过来看热闹,毕竟很久没有人敢来天丹阁闹事,这可是不能错过的热闹啊!

  “啧啧啧,打成这样有意思!上一次闹事的我记得是七百年前的一个叫普度的和尚吧。”

  “这位老哥,你家刚通传音吧?多久前的消息了,上次闹事的明明就是三百二十五年前的霍氺!”

  ......

  就在两人激烈争论的同时,进去报信的伙计已经迎着一名矮胖的男子走了出来!这男子浑身肥肉横生看起来像是一个球一般从远处挪了过来!看到这个模样苏逸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沈浪!不过随即摇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压了下去!

  “沈馆主!就是他!没钱还打伤了钱一三!”

  手指指着苏逸大声告状!一旁看热闹的路人一阵惊呼沈馆主亲自出手,看来这小子完蛋了。

  被路人称作沈馆主的肥胖男子走到苏逸面前说道

  “小子,你现在有两条路,第一赔偿我天丹阁的损失共计十万上品气脉石!第二是我废了你的修为然后我亲自送你离开芽雨城!”

  苏逸愣了愣,这沈馆主跟沈浪还真的像!动不动就狮子大开口!

  “我要是说不呢?”苏逸嘴角勾了勾

  “看来你是选了第三条路了啊...”面带无奈之色的沈浪摇了摇头看起来像是苏逸逼他一般,浑圆的身体猛地爆发出强大的气势!

  苏逸眼睛一眯心道好强,缓缓从背后抽出道剑摆出了一个剑招的起式!

  “嗯?御剑...!!”

  沈馆主浑身气势眨眼收敛!一张胖脸瞬间爬满了笑容把本就不大的眼睛挤压的更小几乎变成了一道缝隙!

  突然的态度变化搞得苏逸呆住!心说:搞什么?

  不过能不打就不打,苏逸倒是乐的开心,随手收起道剑。沈馆主上前热情的说道

  “这位公子,啊!贵客!你刚才用的可是...啊!我们先进去再说可好?”

  苏逸点点头也不怕他们设埋伏,沈馆主上前亲热的拉着苏逸就进了天丹阁,外围看热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苏逸和沈馆主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一时间都在原地呆了呆才神情恍惚的离开。

  话说苏逸跟着这位沈馆主进了天丹阁内,倒是让苏逸打开眼界不单是内部的装修极度奢华竟然比苍山城的清吟馆还要奢华好几倍!

  从各个角落传出的丹香更是让苏逸震惊!各种丹香夹杂在一起居然让苏逸感觉到有些飘飘欲仙之感!这一定是有远远超出自身承受极限的丹药存在。

  随着沈馆主一路带着苏逸前行,所有障碍都不存在。一路畅通无阻后两人进入了一间包间之中,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的感觉如同踩在云端一般,柔和的灯光静静洒落!

  两人相对而坐,苏逸环视一周忍不住开口

  “沈馆主,真是好享受啊!”

  “哎!自家兄弟别说两家话,沈金只是我的假名,你可以叫我卯!”

  苏逸一听就知道问题在哪里了,子、辰现在又出来一个卯!十二地支?难不成以后还会遇到其他的地支名的人?

  苏逸心头的疑惑正想开口询问,对面的沈馆主,哦!卯!双目深邃的说道

  “不可问!不可问!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逸心脏漏跳一拍,心道:读心还是脉术亦或是秘术?

  想着想着苏逸就出了一身冷汗,突然反应过来幸好这句话他不知道。

  下一刻,卯开口:“天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