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风云变幻
  岩仞盯着对面暗红色的赤魔和足有数百米的怨婴,忽然笑了出来

  “区区邪祟蜗居一隅也就罢了,今日居然敢来犯我四门之地!”

  说完哼了一声朝着口中丢了一颗丹丸,丹丸入腹就见到岩仞周身气势猛地暴涨!就连肉体的力量也是疯狂暴涨,肌肉隆起青筋突出。

  “这是..血脉丹!岩仞师兄服用了透支潜力的丹药!”

  太白背靠大树勉强站起身来,望着空中凌空而立的岩仞背影,双目之中满是自责和愧疚!

  岩仞大笑着手中“灭魂”缓缓出鞘!一道又一道黑色的剑光随着灭魂剑的出鞘散逸出来!黑色的剑光不断散逸,偶尔有几缕落在对面赤魔的身上溅射出大量火花,看起来威力要比在太白师兄手中大了许多!

  很快整把灭魂剑完整出鞘,剑身上忽的燃起黑色的火焰,深邃且炙热!

  深邃的能吞噬一切灵体,炙热的能焚烧所有实体!

  赤魔一时间也不敢上前似乎也感受到了灭魂剑的威力,站在原地不住的发出怒吼!

  站在巨大怨婴头顶的白羽见到赤魔如此模样不由得大怒,手中令牌一挥,赤魔立刻如同吃了十全大补丸一般,怒吼着就朝着岩仞冲去!

  白羽发出了享受的声音,不慌不忙的端坐在怨婴的头顶如同在看一场极度精彩的表演一般。

  这边赤魔和岩仞很快就接触到了一起,灭魂剑和赤魔的利爪撞击在一起迸发出大量火星,咚咚咚的碰撞声是两人接连不断的轰击对方肉体发出的声音。

  苏逸在城墙上扶起已经苏醒的璇玑和摇光,目光担心的追随空中正在激烈交战的岩仞等人,苏逸的修为只能勉强看到黑色和暗红色的流光不断碰撞!

  璇玑和摇光的眼中却是不同,两人能够清晰的看到空中一人一魔的一举一动!在两人眼中空中的两人目前算是势均力敌,无论是肉体的强度还是对于术法的碰撞。

  苏逸心神一动忽然起了一个想法,既然我的魂比寻常的意志更为强大,为什么不尝试着用魂来观察呢。

  想着便调动了两缕魂念来到了眼部,经过弯弯绕绕的细小脉络,两缕魂念落在了瞳仁上!

  霎时间,空中所有的飘落的雨滴,一人一魔对战的动作甚至地上的虫蚁的爬动都极度清晰!雨幕再也不能阻挡苏逸的目光。

  就在苏逸能够看清楚的刹那,空中两道流光再次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拳和一剑激烈的对抗着!黑色的剑光如同狂暴的巨龙暴力冲撞着对面,暗红色的魔火释放着惊人的灼热不断磨损黑色剑光形成的怒龙!

  分开再撞击!这次岩仞一拳打在赤魔长满尖刺的脸上,赤魔满口狰狞的牙齿顿时有好几颗带着血丝被轰飞!

  赤魔当然不会示弱,也是一拳狠狠落在岩仞的胸口,拳落骨断!一拳落下岩仞的胸口肉眼可见的坍塌明显是胸骨断了几根!

  下一刻两人分开,一人一魔伤势以非人的速度快速愈合!一个眨眼不到的时间就已恢复完全!

  苏逸看清后不由的为岩仞担心!要知道岩仞服用了禁忌的丹药才有这等效果,只是丹药的药力终究会有穷尽的时刻,反观对面的赤魔大有愈战愈勇的气势。

  “岩仞师兄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苏逸低声担忧说道

  璇玑和摇光听到苏逸的话语也是叹了口气;白羽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慵懒的表情上闪过一丝不耐烦。

  “玩够了,动点真格的吧!”白羽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再次取出令牌看了看,邪笑着割破手指几滴鲜红色的精血被逼出落在了令牌上!

  令牌很快散发出了迷蒙的红色光芒,奇特的射线飞出没入了不远处正在激战的赤魔身体中!

  “吼!!”红色射线一进入赤魔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原本苍白的骨刺眨眼被黑色的浸染闪着令人心悸的锋芒,威力提升了不止一倍!

  一个交错!岩仞的鲜血就从腹部喷出!随后赤魔抬手一掌轰在岩仞的左侧肩膀!岩仞大口吐着鲜血倒飞出去足足千米的距离才捂着鲜血直流的腹部半跪在地上。

  “啊~这就不行了?没意思啊!”白羽俯视着城内的人,嚣张但是强大!

  苏逸想要出去迎战却被璇玑和摇光死死拖住!

  “小师弟,你不能去!你去了就是送死!赶紧给宗门传讯等待救援吧。”璇玑无奈的说道

  “这次邪派玩真的了,赤魔和这个巨型怨婴恐怕在邪派中也是独一份了!堪比九重脉门巅峰的奇特生物...咳...真是下了血本啊!”

  璇玑话音刚落,城外数百米高的怨婴和接近两米的赤魔就开始了行动!

  巨大的拳头和赤魔的暗红色火焰呼啸着落在大阵上,大阵的涟漪急促的晃动着似乎在下一秒就要被破开。

  城内,唐富贵跪坐在地上两行眼泪就这么冲了出来流了一脸,所有散修和民众只能呆滞的望着天空,期盼着大阵能够挡住这等可怕的怪物!

  苍山城这下子彻底乱了!妇女不断安慰着哭泣的孩童,一群屠夫拎着杀猪刀站在自家的铺子前大声咒骂着剑门和唐富贵没有能力,人生百态,红尘千姿在此刻淋漓尽致的展现。

  怨婴和赤魔合力重重的一击,大阵爆发出强烈的光芒随后发出碎裂的声音,裂缝不断地蔓延,一个呼吸后大阵被破!碎裂的光幕就像破碎的瓷器一般炸裂。

  “邪派子弟还在等什么?盛宴开始!”

  白羽的声音刚刚落下,四面八方忽然有无数邪派弟子狞笑着冲出来!拎着各种法器冲进人群之中!

  一个刹那的时间就有上百人直接爆碎开来,内脏和肢体混合着漫天的血雨落了一地,雨水一冲刷形成了一条小溪!不过很快,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杀死,小溪变成了小河!

  站在城墙上看着眼前的杀戮,苏逸双目充血目呲欲裂的盯着半空的白羽!白羽此时也盯着苏逸,只要苏逸等剑门弟子有一丝异动,猛烈的攻击就会降临直接抹杀众人!

  “现在,还坚信你心中所谓的正义?你看看你的正义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看看正在被屠戮的这些人,你的正义有用吗?不如...”白羽笑了笑

  “加入我们!随心随性不好吗?被条条框框界定的你已经不再是你了!”

  苏逸冷冷的盯着白羽死死的咬着牙,攥紧的拳头不知不觉间都已经流出了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苏逸挣脱了璇玑和摇光的拉扯,一步一步向着白羽走去手中一道暗金色的光芒,那是“掩日”!

  太白大喊:“小师弟!不要冲动!”

  苏逸的步伐不受影响,坚定的向前迈去!白羽嗤笑挥了挥手!赤魔一个闪动就挡在了苏逸的面前。

  “让开或者死!”

  “唉..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做无畏的牺牲!你就这么着急想死?”白羽顿了顿,随后自嘲的笑了笑

  “我还是心慈手软,赤魔!杀了吧。”

  话音落下,赤魔化为一道流光冲向苏逸!眼见苏逸掩日出鞘想要抵挡即将到来的攻击!

  “当~!”悠远大气的钟鸣想起!

  千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时间流动停滞!除了苏逸之外,所有的人都停留在了这一刹那!

  苏逸抬头看向天边,云隐古刹的主持慧法手持一尊青铜古钟出现在天边,下一刻一步迈出就落在了苏逸旁边!对着苏逸眨了眨眼,嘟囔了一句

  “这云真难看!”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古钟!

  “当~!”钟鸣再度扩散,空中足有上万米的乌云被肉眼可见的涟漪一冲当即就散去再无一丝踪迹,柔和的大日光辉洒落了下来。

  “造孽啊!阿弥陀佛!让老衲度尔等一程!”

  说着再弹青铜古钟!钟鸣所过之处所有邪派弟子纷纷爆碎化为一团团天气精气散逸回归天地!

  苏逸点了点怨婴和赤魔,慧法拍了拍额头笑着说道:“哦,忘了这两个!老啦老啦!”

  说着手中又谈了谈古钟,赤魔像是沙粒一般化为一抔尘土,散落了一地。

  巨大怨婴则是化为一缕缕黑烟被青铜古钟震散!

  四道天地精气如同洪流一般冲入苏逸以外的四人身体,很快四人伤势尽数恢复!

  时间也在这个时间恢复了流转!白羽眼前一个恍惚,就感到一双大手牢牢的控制住了自己顺带封禁了体内的脉络使得自己无法调用一丝一毫的精气!

  “死秃驴!放开我!赤魂宗不会放过你的!”

  白羽大喊大叫着不断挣扎,慧法手上一道青莲飞出包裹住了白羽!结果就是白羽一丝声音都无法传出!

  青莲缩小到十几厘米的大小落在慧法手上

  “这个人就交给你们剑门处理了,老衲也应该跟四门门主和隐世宗门的几个老家伙聊一聊了。”

  “苏小子,你未来的成就只会比我高,但切记本心坐在,秉承天地之心方能...”

  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说的有些多了,总之,你我缘分未尽早晚会再见的。”

  说完慧法大师就化为一缕清风散去,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离开的,这等身法当真是如鬼神般莫测!

  苏逸叹了口气,往好的方面看至少苍山城总算是保住了,虽然蒙受了损失但是大部分的凡人总归是逃过一劫!

  璇玑、摇光、岩仞、太白四人落到苏逸身边,听闻苏逸讲述了一遍来龙去脉,太白颇为感叹的说道

  “这个世界还有许多我们并不知晓的存在啊,之前是我们太过于坐井观天了啊...”

  “苍山城有唐富贵打理善后,宗门也会陆续指派人手前来帮助。我们这就回宗门复命吧!”

  五人找到唐富贵吩咐了几句就架起剑光朝着剑门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