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盛宴序幕
  可怜的唐城主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该死的邪派来苍山城干嘛!

  一肚子火的唐城主只能垮着脸回到了城主府中!

  当天夜里,太白与苏逸站在剑居的屋顶眺望着整座苍山城,苏逸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座大城最后能存活多少民众,又能存活多少修脉者。”

  太白没有说到,只是翻手间多了一柄竹制的长笛,放到嘴边缓缓吹奏一缕带着几丝愁绪的笛声在宁静的深夜传出好远!

  太白吹完一曲后,侧头看向苏逸说道:“小师弟,若是我不幸陨落你就把这竹笛交还给剑主,就说太白辜负了剑主,替我向剑主说句对不起吧。”

  说着,太白双手握着竹笛轻轻摩挲了一阵带着几分不舍递给了苏逸,接过竹笛看了看太白师兄目光中的不舍,只觉得脑海中的魂颤立着有一股情绪不受控制的涌现出来!

  这是良善,是心头的执念,是为破除邪派的决心更是为天下苍生不再立于危墙之下的愿景!

  这一刻,一道温润的乳白色的气从魂的眉心位置酝酿而出,眨眼间就化为一道大道纹路印刻在苏逸的魂上!

  气息一闪而过,对面的太白神游天外并没有发现苏逸的异常。

  轻咳一声惊醒了太白,双目恢复了神采的太白似乎又恢复了往日大师兄的气度风范,身上的气势如同大海一般深邃!双眸开阖间自有一道道剑气闪动!

  不知不觉间天边隐隐有鱼肚白浮现,异变突起!

  城外的大地猛地一个震颤,粗有十丈的巨大裂纹眨眼间便布满了苍山城外的每一寸土地!

  即将蔓延过来的裂纹被苍山城的城墙挡住,巨大的压力使得城墙摇摇欲坠!唐富贵第一时间调集了城中所有懂得阵法和修复的工匠开始加固城墙!

  幸好唐城主不是个单纯的废物!短短一周的时间就调集了不下上千名阵法师和工匠这才使得城墙没有在第一时间崩塌!随着工匠不断地填充材料修复!阵法师不断的绘制出各种加固的阵纹,青黑色的城墙爆发出了强大的防御力量!

  盏茶时间后,一道青黑色的光幕升起!苍山城布置的护城阵法开启,猛烈的颤动霎时间停止。

  太白和苏逸反应最快,在震颤开始的刹那就已经站在了城墙之上,两人合力在距离城墙数百米的距离处用剑气割出了一道深有千尺的沟壑阻挡了裂缝的扩张!

  璇玑、摇光、岩仞追寻太白留下的气息而来!自此剑门核心弟子四人内门弟子一人齐聚!每个人的目光中都是凝重和严肃!

  就连往常看起来如同废物只会享乐的唐富贵此刻也是一脸的正气!

  苍山城作为附近最大的城市,修脉者多普通民众却也不少!猛烈的震颤使得许多原本就岌岌可危的房屋轰然倒塌,不时能听到孩童和妇女的哭喊声。

  原本富庶人家的侍卫和门客都被安排出来在城中奔走救援!此刻的苍山城前所未有的团结!在灾难来临之际人类这一生物总是能够摒弃前嫌团结一致!

  城内四道冲天而起的光柱不断散发出柔和的青黑色光芒补充大阵的损耗!

  危机暂时解除,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开始!丧心病狂的邪派绝不会满足于当下,一定会有更可怕的东西降临!

  苏逸闪身来到唐富贵身边问道

  “唐城主!四道光柱应该是这座大阵的四个核心吧?”

  “正是!”唐富贵躬身回道

  “可有派人守护?”苏逸目光一闪问道

  唐富贵突然愣住,几秒种后才反应过来说道

  “没有..城中除了我和几个心腹没有人知道大阵核心所在的位置。”

  苏逸心里苦笑,表面上为了不再引起恐慌只能说道:“那就好!”

  说完回到了太白身边,低声对着太白说了一句见到太白点头,苏逸后退一步随即身影消散。

  雷音从低空划过!大阵开启后所有修脉者都无法飞行,苏逸踩着一道雷霆在低空滑翔!

  唐富贵的话自然是可信,可是苏逸并不相信那几个城主心腹!白羽和她所谓的义父既然在城中生活了如此之久必然早已有所谋划,要我是邪派,苏逸暗道,我可不会傻到正面攻打一座有守护大阵的城市!

  内外夹击!

  所以苏逸听完唐富贵的话就立刻往城主府赶去!其中一座大阵的核心刚好就在城主府的地下!

  驾驭着雷霆滑翔落在了城主府门前,苏逸走上前推开了大门走入府中!

  偌大的城主府此刻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苏逸心里一跳感觉应该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魂念眨眼间就覆盖了整个城主府!感应到东南面似乎有极其弱小的波动!苏逸一个起落间就来到了东南面的书房!上前推开书房的大门,一股血腥之气铺面而来!

  一道血色影子朝着苏逸当面扑来!苏逸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掌剑境界唯一术法—“剑出”!刺目的亮光伴随着凄厉的吼叫响起!血色影子撞碎了书房的建筑落在地上,苏逸这才看清楚模样!

  面前是一头脉兽,名叫狮猿!两道五米长的巨大獠牙从口中延伸出来,全身被赤红色的鳞甲覆盖看起来倒是有那么几分威武!

  狮猿赤红的双目死死盯着苏逸,口中一滴滴血水不停滴落砸在坚硬的石板上发出破碎的声音。

  “你的智慧不低!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入苍山城的?”

  苏逸开口呵斥!

  狮猿仰天怒吼!狂暴的气息铺天盖地朝着四方肆意的释放。

  “哼!五重脉门的实力?正好拿来当我的磨刀石!”

  再次出手!剑出!

  刺目的亮光刺激的狮猿发出震天的咆哮!剑光闪过,狮猿身上出现一道细小的伤口!

  苏逸眼神一凝,心说好强大的肉体防御!

  狮猿猛地挑起,双拳高高举起朝着苏逸站立的位置就抡了下去!苏逸嘴角不屑的勾起,一道雷光闪过苏逸消失。

  眨眼间来到狮猿头顶,道剑朝下爆喝一声,笔直的对着狮猿头顶刺下!

  叮!剧烈的反震透过道剑传来,苏逸的虎口立刻血肉模糊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眼见一击不成苏逸立刻闪开刚好避过狮猿抓来大手。

  “畜生好厚的鳞甲!”

  苏逸一边躲避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应该如何对付狮猿,一个不小心被狮猿的手指擦中胸口,当即胸口一闷传来两声骨折的声响!

  “不好!”艰难避开狮猿的下一道攻击,苏逸狼狈的翻滚开来!

  “看来不用点真本事,还奈何不了你这个傻大个了!”

  剑出再现!亮银色的剑光上有丝丝缕缕的雷霆攀附!刹那间凭空就把剑术的威力提升了三成!

  剑光狠狠落在狮猿的身上,雷霆朝着被破开的伤口涌入,麻痹的感觉一下子穿透了狮猿的全身!

  “好机会!”

  苏逸猛地跃起,空中双手翻飞接连结印

  “秘术:龙息!”

  硕大的火球从天而降,躺在地上抽搐的狮猿避无可避眼见就要被命中!

  忽然一缕寒风吹过,苏逸释放的龙息火球顷刻间被冻成了一个大冰块再也没有丝毫热力散发出来。

  “是谁!”

  一名浑身透着寒气的男子从城主府外走了进来,走到狮猿身边时左手轻轻一拍,狮猿当即浑身战栗随后恭敬的站在男子身后。

  苏逸见到这一幕自然是明白这里的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冒着寒气的男子干的。

  “你是谁?”

  男子目光和苏逸对上,一道寒气瞬移一般居然就这么通过目光传递过来,浑身精气流转的越来越慢有一层寒霜居然从苏逸的脸上开始蔓延!

  苏逸冷哼一声,阳刚的劫雷沿着脉络微微一个流转!砰的就震碎了薄薄的寒霜!

  “嗯?有点意思。”男子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勾起好像对苏逸有了极大的兴趣一般!

  脉门开启!接连七道脉门浮现在男子周身!苏逸见到眼神凝重,手中道剑收起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那把古剑“掩日”。

  男子呆了呆收起了脉门,强大的气势也随即烟消云散说道

  “我跟剑门并不是敌人,你以后会知道的。”

  说完也不等苏逸回答,激发了手中的一枚玉简一道流光闪过狮猿和这名神秘男子就已经消失不见。

  松了一口气的苏逸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彻底湿透,连带着浑身的肌肉因为长时间的戒备紧张稍稍有些发硬,收起手中的古剑掩日,看到周围没有其他人,简单布置了一个提醒用的阵法便朝着下一个核心的所在地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