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结仇
  一边感应魂念的波动一边驾驭雷霆在空中滑行了几千米的距离,最后落在苍山城的一处角落之中,一家不起眼的店铺旁,苏逸掐诀隐去了身形靠近了店铺。

  “我浪费了一枚暴雨针匣才勉强脱身,你告诉我盛宴可能要取消?不行!我绝对不同意!”

  白羽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似乎是与什么人生了冲突!

  “白羽!你是赤魂宗的人!炼血宗那些疯子一个个脑子都不好你跟着他们瞎掺和早晚要送命!”

  “我准备了好几年!才遇到一次盛宴!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白羽大声反驳着屋内另一个声音!

  “唉...小羽儿,你加入赤魂宗应该也有个十几年的时间了吧;你这脾气还是改不了,既然你决定了义父也阻止不了你,这个你拿着说不定可以救你一命。”

  听白羽义父说完这番话又叹了口气,随即听到白羽略带哭腔的声音

  “义父..对不起,可是这次机会对我真的很重要;三派的联盟义父也知道,只有参加过盛宴的弟子才有机会接触到门派的核心,所以...”

  “我懂的,放心去吧!孩子,关键时刻义父就算是...唉...没什么。”

  义父欲言又止,苏逸在屋外屏蔽身形偷听到了现在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尽管对于白羽和她义父的情感使得苏逸想起了远在汀城的父母和汀城的叔叔伯伯,但是立场不同何况无辜的几十万条人命,谁又不是没有父母亲人,为了一己私欲就枉顾他人姓名,这等事情绝对不可饶恕!

  苏逸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同情逐渐变得坚定!一丝极淡的乳白色一闪而过,半空中藏匿着的太白见到苏逸身上一闪而过的乳白色双目之中有着欣慰和震惊!

  店铺的大门开启,义父和白羽从屋内走出苏逸这才看清义父的模样!一身麻布的外衣与市井之中的凡俗之人并无区别,只是双目转动之间精芒闪动让人过目不忘!

  义父转身宽慰了白羽几句,突然双目锁定苏逸的藏身所

  “朋友,听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白羽猛的转身,取出一条长枪横在胸前,双目死死的盯着义父所盯的位置!

  苏逸自嘲的笑笑,心说自己还是思虑不周啊!

  散了手印,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我见过你,你是剑门的人!”白羽一下子就认出了苏逸,正是剑门五人中的其中一人!

  白羽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朝着四周扫视!

  义父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只有苏逸一人!

  “呵...胆子不小,剑门都是如同你这般?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呵呵,前辈说笑了”,苏逸听完义父的嘲讽并没有生气,淡然的口气让义父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

  “前辈如何知道我没有能力威胁到白羽和你呢?再说...你确定是我一人前来?”

  苏逸说完,白羽的义父脸色猛地一变!苏逸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强大的意志如同秋风一般扩散!直至笼罩大半个的苍山城!强大的意志使得所有修为较低的人如同被一头猛兽盯上了一般瑟瑟发抖!

  义父的意志来得快去的也快,一个呼吸的时间漫天意志就收回到了小小的院落之中!极度凝练的意志如同一头猛虎朝着苏逸压来!

  苏逸站在原地!强大且凝练的意志加身想要穿透肉体直达苏逸的脑海!

  被白羽称作义父的男子明显是打错了算盘!对付一般四重脉门的人也许这招立刻就能让对面失去战斗能力,可苏逸可是秉承上古炼气士的先天一气凝聚了传说中的魂的人!区区意志之力能耐他如何?两者相比天差地远,如果说魂所产生的魂念是一颗钻石,那么义父的意志就是一颗鸡蛋!

  再多的鸡蛋也不可能损耗钻石分毫!所以苏逸的感知里只觉得请风拂面!

  白羽的义父瞧见苏逸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心道:这小子修为不高,意志如此之强?

  见奈何不得苏逸,冷哼着收起了意志之力。

  “小子,就算你不惧意志之力,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说完,义父双拳用力一握!苏逸也是抽出道剑!御剑、御雷两道真诀也随着脉门的开启加速运转起来!

  一丝一缕的雷霆逐渐攀附上道剑之上!亮银色和幽蓝色的雷霆交织在一起不时发出噼啪的响动!

  “轰!”下一刻两人狠狠的撞在一起!锋利的道剑劈砍在义父的拳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苏逸只感觉自己斩在了一座钢铁浇筑成的大山,强烈的反震之力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冲入苏逸的肉体!

  重伤!一个刹那的时间,苏逸全身骨骼全部折断,血水沿着全身毛孔溢出!

  太白面色大变,从半空迅速落下,手中一粒丹丸飞入苏逸口中,强大的药力瞬间激发上万缕的药力不断修复着苏逸的身体!骨骼噼啪作响归位接续;三四个呼吸之后苏逸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身体居然如同没有受伤之前一般!如此神奇只怕是仙丹也不过如此了!

  太白此刻正在跟义父对轰!白羽自然是盯上了苏逸,双目之中喷薄而出的怒意如同火山迸发!

  翻手取出一把奇怪的伞,伞面上绘制了各种毒虫邪物!苏逸想要抢占先机,道剑直直照着对面刺去!距离白羽面门还有几尺的距离,苏逸手腕依据四宫位置接连变换!

  白羽的目光中如同四道剑光同时袭来,短短时间内居然无法分辨哪道才是真的剑芒!

  噗!伞开,道剑刺在伞上发出了如中破革的响动!

  白羽握住伞柄猛地一转,苏逸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招顿时剑势走偏连带着身形也是朝左边倾倒!

  御雷真诀!一道雷霆出现在苏逸右臂的位置朝着右边拉扯,一个眨眼的时间就稳住了身形,顺带着这股力量从下往上撩起,白羽见状只能下压伞柄依靠伞面抵挡道剑的锋锐!

  一来一回两次交锋发生在刹那之间,两人接连不断地拉开,碰撞!白羽惊骇的发现自己五重脉门的修为居然连苏逸一个四重脉门的都无法解决,顿时心头一横,趁着拉开的时间吞下几颗回复精气的丹药!极快的拉动伞柄内的一处机关!

  两道身影再次碰撞!苏逸抵挡住伞面上绘制的一道毒虫攻击,刚想退后寻找机会,伞面的边缘忽然伸出十道细长且带有小勾爪的尖针!苏逸猝不及防之下勉强挡下两道,剩余的八针划过苏逸的胸膛带起了大片的皮肉!

  鲜血横空!白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手握着伞型脉器上撩下砍逼得苏逸陷入险境之中!

  万般无奈,苏逸只得发动掌剑中唯一的一道攻击术法—“剑出”,摆出拔剑的姿态,刹那!一道极细的寒光亮起!圆弧形的寒光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划向白羽!白羽只能开伞准备防御!伞开的刹那寒光降临!伞面剧烈的抖动如同掀起的波浪一层接着一层,不过好在这伞的材质不俗抵挡下了苏逸的“剑出”!

  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苏逸怎么会放过,必杀一击开始酝酿!

  “秘术,龙息!”

  赤红灼热的龙息再次降临,硕大的火团直接淹没了白羽所在的位置!

  远处白羽的义父被吸引了一缕心神!

  太白冷笑:“与我交手,还敢分心?”

  嘴上说着手中动作却不慢!缓缓挥剑斩出的太白在常人眼中如同蜗牛一般缓慢,但在义父眼中却如同电光一闪而过,极速!天地间的极速!

  剑落!一条手臂掉落!一声痛呼出来!

  “羽儿!!”义父猛地爆发震开太白!捡起掉落的手臂卷起一阵狂风冲进了火焰之中!

  裹挟起昏迷不醒的白羽,碰出一口精血化为一道血光消失在了天边!

  在城内的打斗早就惊动了无数人!城主唐富贵带着大批人马围了过来!

  苏逸和太白打斗了一番不想应付!朝着唐富贵拱拱手,说了句:“一日后,城主府。”

  说完,两人破空而去留下一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普通散修!

  回到剑居,苏逸挥手丢出一片气脉石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就开始运转脉门吸收精气!

  一道一道粗如手臂的精气呼啸着钻入苏逸脉络之中!

  半个时辰后苏逸脸色一红,吐出一小块暗红色的血块后脸色就恢复了正常!

  太白只是损失了少量精气很快就恢复到巅峰!岩仞走过来问道

  “怎么样?”

  太白看了一眼岩仞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随后叹了口气略带遗憾的说着

  “只可惜没有直接击杀那个白羽,这下这个仇是结定了!准备好抵抗他们口中的盛宴吧!”

  苏逸吐出血块又恢复了大半天才勉强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唐富贵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知道了苏逸住在剑居,带着自己的下属一溜小跑赶到苏逸门前!

  直到月上高天,唐富贵已经面色发白两股战战,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苏逸才支使了小二把唐富贵扶了进来。

  刚一坐下,苏逸倒豆子一般把事情说了一通,唐城主被吓得不轻!扑通一声就跌坐在地上,呆滞的双眼中对人生似乎都有怀疑!

  看着唐富贵生无可恋的模样,苏逸转身离去只留下两三个城主的心腹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