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汇合
  苏逸被子氏拉着,一家三口就坐在大厅中央。

  不一会儿就有仆从流水一般的往桌上上菜,几分钟的时间就铺满了整张桌子,各种苏逸儿时爱吃的应有尽有!父母依旧还是记得自己的喜好让苏逸心头有了暖意。

  “来,逸儿!”子氏夹了满满一碗菜递给苏逸

  “这都是你喜欢吃的,快尝尝!”

  苏逸笑着点头,接过来就是一顿狼吞虎咽!

  苏尚和子氏也是笑眯眯的看着苏逸,三人很快就在愉快的氛围下把桌子上的美食一扫而空。

  仆从撤走了碗碟,苏尚捏了捏苏逸的肩膀

  “好小子!不愧是我苏尚的儿子,看看这腱子肉!”

  看的出来,苏尚多年没有见到苏逸也对自己的儿子很是想念!言语之间流露出的都是思念和对儿子的自傲!

  “逸儿,快跟爹娘说说,这些年辛不辛苦呀。”

  子氏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苏逸呵呵一笑嘴上连说不辛苦不辛苦。当下就把当年入剑门之后的事情都跟苏尚和子氏说了一遍,对于危险的地方自然是一笔带过。

  这些年苏逸经历的虽然不多但是对于生活在凡俗之中的人来说已经是极度惊人的了,哪怕苏逸抹去了一些危险的情况子氏和苏尚也是听的有些心惊肉跳。

  直到日落西山,天色渐暗才把这三年来的一切都跟爹娘汇报完毕,苏尚听完倒是双目放光连连点头对苏逸的目光中满是欣慰!子氏则是心疼自己的儿子这么小就要孤身在外不免又有些心疼。

  “对了,爹!娘!我给你们带了好东西。”

  苏逸从怀中拿出一瓶紫色的液体,又取出几大瓶固本培元的丹药。

  苏逸先把固本培元的丹药给了苏尚和子氏,叮嘱他们一定要长期服用。

  “逸儿,这么多丹药你留着用吧。”

  “不用,这类丹药我这里还有好多呢!”

  见到无法推脱,子氏才接受了儿子的礼物。苏逸又让子氏坐下,从小瓶中取出一滴紫色的液体,这正是之前夜晚遇袭之时得到的,查阅了藏经阁的书籍后才从一本笔记上确认,这瓶中的液体名为千年紫气液,一滴就可以让一名普通人贯通至少一条脉络而且气息温润根本不会有失控的风险!

  苏逸引导着这一滴紫气液,手上印决一边紫气液顿时炸开散成极细的雾气从子氏的全身没入,随即就看到子氏周身不断有黑色的杂质排出,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听到砰的一声,一道蓝色脉门就从右臂浮现!原本鬓角的几缕银丝也悄然变成了乌黑之色,脸上的皱纹也一时间淡了许多,看起来像是年轻了好几岁。

  仆从搀着子氏下去洗漱,苏尚看着这一幕心里满满的欣慰。子氏这些年常常思念儿子导致身体有些疲乏,经过苏逸的这一番调理虽然比不上苏尚的寿元却也能延寿个十几年。

  苏逸原本还想帮助苏尚调理一番,苏尚却说

  “逸儿啊,你爹我三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四重脉门的修为了,你这紫气液虽然很厉害但是也无法让你爹我突破,所以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推脱了一番,苏逸拗不过苏尚也就此作罢,子氏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大厅之中,洗漱完之后子氏脸色红润气息温和悠长,拉着苏逸的手连连称赞自家儿子的神奇。

  直到夜半,苏逸才送苏尚和子氏回到了卧房,自己也回到儿时的房间中静静的修炼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

  苏逸起了个大早,张罗了一众仆从准备好丰盛的早餐轻轻敲开父母的房门请二老出来享用。

  心满意足的享用完早餐,苏逸对着子氏说道

  “娘,今日我们去洧川看看吧。”

  “洧川那可是离汀城足有五六千里的距离,一天来回怎么够呢?”子氏想了想说道

  “爹,娘,你们来!”说完苏逸拉着苏尚和子氏走到院落中央,从储物空间戒指中取出道剑,单手一指道剑就稳稳的停在半空中,随着苏逸轻喝道剑猛然变的有百米之宽,子氏看的啧啧称奇。

  苏逸笑眯眯的拉着子氏:“娘,我们上去吧。”

  说完拉着子氏纵身一跃,轻飘的就落在了道剑上,子氏适应了一会儿后放松下来,苏逸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两把软椅,苏尚也是一跃就上了道剑,二老在软椅上坐下。苏逸则是站在一边。

  院落里的动静惊动了一种仆从,羡慕声四起,苏逸哈哈一笑,朗声道

  “看在各位辛苦劳动的份上,这次洧川之行就带上你们吧。”

  说完一道道精气匹练飞出接起一众仆从也落在了道剑之上。这些仆从虽说从小在城主府长大也见过苏尚这位凡间大高手的能力,但这种如同仙人般的出行方式也是第一次见,故而在道剑上四处走动颇感好奇。

  苏逸笑了笑也不去管束众人,单手掐诀一道无形的屏障升起护住道剑防止高空的劲风伤害到家人。随后道剑微微一滞就开始上升,直到下方的所有建筑物都变得如同玩具一般大小,苏逸叮嘱了一声站稳,道剑就咻的破开空气,眨眼间又破开音速!带着众人急速朝着洧川而去!

  脚下的大地飞快的略过,一个眨眼的时间就离开了汀城,身后的仆从杂役都是传来一声又一声惊呼。

  苏逸站在二老身边,一边讲着风土人情一边御剑。短短一个时辰道剑的飞行速度开始下降,最后稳稳落在了洧川河畔。

  扶了二老下了道剑,随手收起飞剑,一种仆从也赶忙上来服侍苏逸的父母。

  苏逸带着苏尚和子氏以及一种仆从寄情山水,游玩到兴致高涨时还使了个小法术使得洧川的大小鱼类跳出水面逗得苏尚和子氏哈哈大笑。

  一行人直到日落西山才想起归家,苏逸御剑带着众人飞回汀城驱散了一众仆从与苏尚和子氏坐在院落之中,品茗赏月。

  苏逸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爹,娘,我明日就要出发随着两位核心弟子去探查一件事情...”

  “唉...”苏尚叹了口气

  “逸儿,你尽管放心的去!我和你娘都支持你得想法!”

  子氏双眼有些泛红,略带哭腔

  “逸儿,一定要注意安全!娘等着你下次回来再一起吃饭出去玩。”

  苏逸重重的点头!

  第二日一大早,没等苏尚和子氏起来苏逸就留下一封信。

  高空之上,苏逸心下暗道:“等我回来!”

  道剑所化的剑光朝着苍山城的方向飞去!

  苍山城距离汀城距离极远,不过以苏逸目前的修为也只需要一天多一些的时间。

  一路御剑飞行了五六个时辰的苏逸此刻正落在道路旁的一座小茶摊准备来上一杯热茶解解乏

  “老板,来一壶茶!”

  “好嘞!这就来!”老板麻利的应和,一两分钟的时间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水便摆在了苏逸的面前。

  仰头喝下一杯,纵然是修脉之人早就寒暑不侵也感觉相当畅快!苏逸面上正在喝茶,暗地里却是注意到了旁边的一桌客人。

  照理来说寒冬腊月的,除了修行之人不惧之外,凡俗之辈应该都是棉袄夹衣以求足够温暖,这伙人却是不同,一个个均是单衣唯独手腕上绑着一大块貂皮似的事物,手边长刀比一般的长刀长了那么几分。

  苏逸自然不想管闲事心说这群人不来惹我,我也不愿意去管闲事。

  一刻钟后,六七匹马停在了茶摊前从马上落下七八个人,手中长刀和身上单衣与旁边桌的人相同,明显是隶属于同一个组织。

  七八个大汉瞧了瞧茶摊,见没有了位置苏逸又是孤身一人当即走了过来,长刀往桌上一放,凶神恶煞的说

  “小子,喝完了就赶紧滚!别让老子请你!”

  苏逸瞟了一眼大汉,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小子,笑个P”

  说着就抽出长刀对着苏逸的脑袋就是一刀!茶摊老板可吓坏了连忙上前阻止!

  “哎呀呀呀,几位大爷!手下留情啊,我这小摊可见不了血哟。”

  茶摊老板劝下大汉转头对苏逸说道:“这位公子还是让一下位置吧,我怕...”

  苏逸极为开朗的笑了笑

  “怕什么,这群没有脑子的憨货还能把我怎么样!”

  大汉一听这话可忍不了!一把推开老板提刀就对着苏逸砍来!苏逸双目精光一闪!长刀刹那间碎成上百块铁片把这个大汉扎了个透!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十几个大汉围了上来,老板此刻眼见事情无法善了早就逃到一边再也不敢管。

  一名像是首领的人排众而出,坐在苏逸对面

  “小兄弟好身手啊,不过看起来不像是凡俗之辈,刚才是弟兄们不懂事小兄弟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这样吧,茶钱就算在我们头上!”

  “大哥!这小子杀了阿铁,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站在首领背后的一名国字脸的汉子不服的喊道

  “啪!”

  首领模样的男子回头就给了刚才不服的汉子一个耳光,那人也是被打的有点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捂着脸。

  “小兄弟不好意思,我们铁血帮的兄弟脑子比较直,多有冒犯。”

  苏逸原本也不想生事,见到铁血帮这一群人的首领都这么说了,也不能咄咄逼人毕竟自己都已经杀了对面一个人。

  随手往桌上丢了一块金子,淡淡的说道:“给你那个兄弟的医药费。”

  说完不等男子说话苏逸就化为一道剑光破空而去。

  这下子铁血帮的人要是还不知道自己刚才碰到的是修脉之人那才真的叫傻子!

  连忙庆幸首领出面道歉的早!一场小小的插曲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

  苏逸此刻距离与璇玑、摇光二人约定的地点已不足万里,猛地催动剑光一时间遁速更是快了几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