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磨砺成剑意
  巨龙在大地上闪转腾挪,每一击都打得地面开裂看得远处的苏逸眼皮狂跳!这要是在谁身上来这么一下只怕会立马爆碎成血雾连渣都不会剩下!

  虽然巨龙的每一击都能抛飞至少两三个人,可架不住人实在太多又极为分散!三百九十人最终迈过万里之外的那道分界线的足有三百多人,巨龙眼睁睁看着三百多人冲出了自己守护的这道关卡,怨气冲天而起!化为一道电光就朝着众人飞来,眨眼间就到了苏逸一行人的面前,张嘴咆哮的龙吟就近在眼前的响起,三百多人可以听到龙口内传来的哗哗水声!

  就在巨龙的龙须冲破界限的一刹那,空中突然色变!一个无边无际覆盖整个秘境的阵法显现,苏逸尝试着正眼相看只一瞬间双目就感觉到极度的刺痛,两道血泪沿着眼角留下,足足过了许久才慢慢恢复!苏逸恢复的时候没有看到更为惊骇的一幕,法阵中垂落下上万道紫色狂雷,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一暗,橙色的巨龙就被打碎恢复了河流的模样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锢回了河床之内,河流奔腾之间众人似乎隐隐还能听到巨龙不甘的怒吼。

  一个呼吸之后,天空恢复了原样一切似乎只是镜花水月一场梦,只留下了空中慢慢隐去的黑色裂纹和惊骇的众人。

  苏逸许久后才勉强睁开眼适应了附近的光照后,才忙不迭的询问后来的情况。得知阵法开启如同灭世之力眨眼打散巨龙后苏逸不自觉的抬头看了看碧空如洗的天空,心里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冒出了一个想法:“这片天空不会也是假的,是阵法显现的?”

  想到这里苏逸在心底里多了个心眼,说不定后面会有危机从空中袭来。

  方思这时走了过来,拍了拍苏逸道:“苏师弟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方师姐,我看这秘境更像是一重一重关卡考验,根据秘境入口处的神秘声音我推测一共有九大关卡,通过后才会有各类机缘。”

  方思沉默的想了片刻也理解了苏逸的意思,点头道:“门口的一色一重天应该指的就是在秘境中的每一种颜色代表着每一重考验,只是最后这九色聚,天地碎却是不知为何意。”

  两人沉默着许久,苏逸开口劝慰道:“师姐也不必多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一路前行到时便知。”

  方思也是展颜一笑点头称是,打个招呼后转身去组织众人继续前行。

  无聊的苏逸双目从人群中扫过,忽然发现容舒站在不远处正跟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交流,只是似乎交流的并不是很开心,不时双眉紧蹙。

  苏逸想了想便走上前,站在容舒身侧开口道:“容师妹,这位是?”

  “啊!”容舒似乎被突然出现的苏逸吓了一跳,看清来人是苏逸后轻轻地吐了一口气,随即有些求助似的目光望向苏逸开口道

  “苏师兄,这位是丹门的小丹王孙元凯。”

  “小丹王?”苏逸轻咦了一声,看向这位被称为小丹王的孙元凯拱手道

  “想比阁下的炼丹技巧出神入化了吧,在下剑门苏逸。”

  苏逸自然是没有听说过什么小丹王的称号,就连林杰也没有提过,苏逸只认为是这人私下封的一个称号当不得真。

  这位小丹王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哼了声开口说道:“剑门苏逸?没听说过!我与容师妹相谈你为何要来搅扰?还不快滚!”

  苏逸的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意,内心却把这位小丹王列入了黑名单内,心下暗道:“你要不来惹我便就罢了,要是惹了我,嘿!说不得我要教你做个人了!”

  不去理这个小丹王,转头看向容舒和颜悦色的说道:“容师妹,可否陪我去一旁散散心。”

  还不等容舒点头,对面的孙元凯倒是跳了起来冲过来手指指着苏逸的鼻子就开骂道:“小子!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去勾搭人家容师妹,你以为你是谁啊,说不定容师妹都不想理你!”

  苏逸无视孙元凯的废话,看向容舒,容舒羞涩的轻轻点了点头!苏逸拉起容舒的手,两人就转身离开没有再去看孙元凯一眼。

  孙元凯仿佛被下了定身的脉术一般石化在原地,两个呼吸后才阴沉着脸站直了身体,低着头的双目中流露出强大的怨念!低声恶狠狠的道:“苏逸是吧,你等着!”

  说完转身朝着丹门几位内门大师兄的方向走去。

  苏逸拉着容舒又找到了极武,胡清秋、林杰以及李文磊四人,把容舒介绍给四人后表示想让容舒也加入这个队伍来,跟着四人一起行动。

  四人交换了个眼神,胡清秋笑呵呵的同意了苏逸的提议,众人还顺便调笑了苏逸两句直到苏逸落荒而逃才放过了他。

  方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示意所有人准备出发。又集合在一起的五人,哦!不!算上容舒现在是六人小队在飞腾之间隐隐有默契横生,配合起来极其舒心畅意。

  三百人的队伍又奔行了千米后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去路,苏逸跟五人说了一声便往前走去来到屏障旁,刚好碰到也是来检查的沈胖子,当即凑了过去低声问道:“这屏障你的破障钉能破开吗?”

  “难啊!”沈浪难得没有流露出贱兮兮的表情,反而一眼严肃的模样看的苏逸有点愣神

  “这屏障像是五千年前的东西!”

  苏逸惊讶道:“五千年?胖子你没搞错吧,什么能量能坚持这么久不枯竭!”

  也不怪苏逸惊讶,一般来说精气或气脉石维持的阵法能坚持个百年就算是很不错的了,只有剑门之类的四大古老门派的宗门大阵才能延续千年!时间一到还得重新搜集材料布置一番。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宗门的阵法或者屏障能够坚持五千年的。

  沈浪鄙视了一番苏逸后,才卖弄风骚一般的解释道:“精气和气脉石当然不可能坚持五千年;这也是我从古籍上看到传说,据说中陆上的人修脉用的不是气脉石修的也不是精气而是比精气等级更高的炁,用的是炁晶!”

  “如果是炁晶我想上万年应该都不是什么问题!”

  苏逸和沈浪沉默了许久许久,直到方思看到过来询问后才惊醒过来,苏逸把刚才沈浪的话又复述了一遍后,方思也是极为震惊许久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沈浪先开口希望能够找到薄弱点,合力攻击应该能够打开一个门户。

  方思和苏逸点点头,方思去动员所有人帮忙寻找屏障的薄弱点,苏逸则是回到了六人小队之中。

  极武见到苏逸回来和容舒一同上前询问情况,苏逸脸色黯淡的回道:“前面的屏障破除极为困难,只能寻找薄弱点攻击才有一丝机会打开一道门户通过。”

  两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苏逸的情绪低落,以为是苏逸在沉思如何破除障碍。

  苏逸此刻的状态并不是很好,沈浪的一番话让苏逸明白自己目前的修为实在是低的可怜,如同坐井观天的癞蛤蟆一般。一时之间苏逸陷入对自己的怀疑之中!

  一天,两天,足足三天过去,众人仍然一无所获,苏逸则是沉默了三天,胡清秋和容舒作为女孩子早就看出了苏逸的不正常,两人也是时常过来陪着苏逸。

  第三日的晚上,苏逸坐在临时搭建起来的草棚顶上望着高空悬挂着的银月,容舒陪坐在一边。

  三日没有开口的苏逸突然道

  “容舒,你有碰到过因为差距太大而绝望的事情吗?”

  容舒嗯了一声,想想后轻声说道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后来万法的长老见我可怜收我入门。入门后才知道原来我父母是被人杀害身亡,是裁决的人误杀!于是我疯狂的修炼同时也知道裁决是这个大陆最黑暗的势力之一,光靠我只怕....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裁决会被清除,我那时只需要有强大的实力就能做到这一切!”

  苏逸呆呆的看着容舒,心底里只有一句话

  “虽然现在的我还很弱小,终有一天我会去踏平一切阻碍站在绝颠之上!”

  这一刻,脑海中的剑意雏形似乎与当下的苏逸有了共鸣!铮铮剑鸣,傲骨不屈!

  轰!剑意,成!锋锐之气一下子从苏逸身上爆发,在容舒的感知中面前是一把出鞘的剑!

  利剑铸傲骨,百折亦不回!

  苏逸盘膝而坐,剑意在全身游走连绵不绝,噗噗的声音从周身不断传来!眨眼间就冲破了三十个穴道!脉门凝聚!轰鸣之下更是帮助苏逸建立起了共鸣!

  随着脉门的开启和共鸣的建立,苏逸身上的气势这才开始回落,一炷香时间后恢复了平静再也没有丝毫锋锐之气溢出。

  容舒在一旁看着苏逸的突破,用手捂住了惊讶的小嘴生怕自己打扰了苏逸。

  缓缓睁开双目,精光一闪而过远处的一块巨石被无声的切开,变为两半!诡异的是全程居然没有一丝声音传出,似乎连空气都被锋锐的目光切开。

  长出一口气,苏逸激动的抱住容舒在原地旋转,容舒的小脸红红的却也洋溢着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