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玄道脉门 > 血脉传承
  虚舟第四层的大厅内,苏逸和林杰二人略显局促的站在四位长老的面前,虽然天魔噬心的危机已经过去不过这么大的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在一段时间内记忆犹新。

  公孙重火朝着苏逸努了努嘴开口道:“说吧,当时什么情况?”

  苏逸装作一副愕然的模样,略显结巴的反问

  “公孙长老是指什么?”

  公孙重火一看苏逸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顿时跳了起来大叫:“别以为我们跟那些内门弟子一样好糊弄!说!天魔被抹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苏逸双手一摊无助的看向敖茹,敖茹白了一眼后也站起身来朝着公孙重火道

  “公孙老头你别急,我觉得问题未必出在苏逸身上。”

  “那你说天魔是怎么被抹去的。”公孙重火眼见敖茹站起来了也不好继续逼问苏逸,只得坐下。

  四人想了许久直到苏逸都快要没有耐心的时候,玄丹长老才开口说道

  “咳,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跟苏小子没有关系。”

  苏逸听闻顿时连连点头,玄丹接着道

  “苏小子的境界你们都看到了,区区两重脉门的修为不管藏有何等秘密都不可能力抗天魔更不用说直接抹去,所以这小子应该跟那种力量无关。”

  敖茹和湛凡柔思虑片刻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玄丹的说法;玄丹见公孙重火刚要开口反驳,抢先挥手并对着苏逸和林杰说道:“好了,你们下去好生修养,准备一下涡流秘境里的事情吧。”

  待得两人离去,玄丹才松了一口气似乎躲过了什么危机,抬眼看了三人一眼才缓缓说道

  “重火,刚才我多次示意你不要继续逼问是有原因的。”

  公孙重火一听玄丹的口气,就知道自己刚才又有些冲动。

  玄丹长老又对敖茹和湛凡柔示意,接着道:“诸位都是门内长老应该对这下大陆的密辛了解不少吧,可知血脉?”

  “血脉?”湛凡柔嘴里低声呢喃着,突然间抬头双目中满是凝重之色,继而开口道

  “玄丹长老说的可是...”湛凡柔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是有些顾忌怕引起某些禁忌的注意,哪怕这是在涡流海中!

  玄丹凝重的点点头,敖茹因为年轻对这方面并没有什么了解,公孙重火则是因为常年沉在脉器和傀儡的打造上对这类密辛不感兴趣,故而只有湛凡柔才在玄丹的指点下一下子明白!

  湛凡柔理了理思绪后对敖茹和公孙重火柔声道:“血脉是一种传承,可以是力量也可以是记忆!现今下大陆的血脉传承几乎断绝除了....那位,大部分的血脉传承都在中陆。”说着指了指头顶之上。

  “所谓血脉唯有祖上出现过十二重脉门的皇脉者才有机会布下血脉传承,所以苏逸的祖上有过皇脉者!”

  听完湛凡柔的解释,公孙重火和敖茹才明白苏逸的来历如同迷雾遮掩一般。

  公孙重火也许还只是觉得震撼,对于敖茹来说可谓是惊恐,作为剑门的带队长老手中有着每一位弟子的资料,上面详细记载了出身来历,不是清白之人绝无可能入得剑门!

  苏逸,男,十五岁经剑门凡间择徒入宗门修脉,入剑门。两年成两重脉门,沉剑池铸剑意雏形。凡俗苏家祖上三代居于汀城,机缘之下成为汀城城主。

  这是敖茹手中关于苏逸的所有材料,来历清白。现在湛凡柔和玄丹的判断下使得苏逸的身份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敖茹不禁想难不成苏家三代之上有出现过皇脉者!

  虽然被这密辛所带出的信息所震惊,敖茹还是很快的调整了心态,重新对着三人说道:“这个秘密希望三位保密,无论是天魔噬心还是苏逸的来历,诸位只能向各派门主汇报切不可传出,不然恐怕会有杀生大祸!”

  三人点头表示同意。

  翌日,经历了一连串的事件之后的苏逸一直睡到晌午才悠悠醒来,活动了一番身体之后才晃悠着来到极武的门前。

  伸手刚要敲门,极武迅速的打开大门一把把苏逸拉入房中,探出脑袋左右观察一番见没人又连忙把房门紧闭甚至还顺手开启了法阵。

  苏逸倒是被极武的这波操作搞得有些摸不到头脑,直到坐下才无奈的开口问道

  “极师兄,这是?”

  看着迷惑的小师弟,极武也是一脸无奈道:“别说了,师兄我今天上午都没有休息过门槛都快被踏烂了。”

  “这是为何?”

  “还不是因为你!”极武没好气的回了句

  苏逸啊了一声:“我怎么了?”

  极武喝了口水才对着苏逸解释道:“因为你前天跟天魔殊死搏斗,大战一天一夜最后跟四位长老一起诛杀天魔,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女弟子想要见识一下你这个大英雄!只可惜大英雄不在自家房间,不知道从谁那里听说我跟你交好,这不是都来找我打听了。”

  苏逸听到这里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许久,直到笑的肚子都酸痛了连带看到极武吃了屎一般的表情才勉强停下。

  “真是麻烦师兄了,哈哈哈!”

  “得了得了”极武无奈的挥挥手,转而正色道

  “小师弟,话说那天魔最后是怎么死的,当时你们出手太快光芒又太耀眼我都没有看清楚。”

  苏逸自然是不会暴露自己当时发生的奇异说道:“当时天魔击飞我之后似乎被林杰本身的意志所影响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四位长老全力出手就把天魔打散了。”

  “当时吓死了,还以为天魔会直接屠杀我们所有人!只是可惜了高鸿...唉”两人同时哀叹默哀了许久,苏逸才表示自己要去船上的餐厅吃点东西,收拾了心情两人并肩朝着餐厅走去。

  一顿风卷残云之后,苏逸摸着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感慨万千,要是自己真的死了只怕再也享受不到这等美食了。

  “吟!”清越的剑鸣从船头的甲板传来,苏逸精神一震随即反应过来,心下暗道:“应是秘境的入口快要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