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 第245章 只要我在一高一天,榜一的位置就只会是我的
  “你......”李清野不经意抬眸,毫无预兆撞进女孩专注的眼瞳,黝黑纯粹,里面倒映着一个缩小版的自己。
  李清野好不容易酝酿的话一下子被打乱,他的心突然重重跳了一下,随即被烫到般迅速移开视线。
  聂征:“......?”
  李清野一直垂着头不开口,看起来大有在聂征面前表演哑剧的趋势。
  聂征挂心教室看到一半的书,在沉默中逐渐失去耐心:“到底什么事?快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
  语气带着微微不满,李清野却只感觉一阵淡淡的馨香一直往鼻孔里钻,心跳快的有些不正常,明显超过一贯的频率。
  李清野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这是他以前面对聂征从未遇到过的状况。
  “我想,我想跟你宣战!”聂征彻底失去耐心正在抬步的最后一秒,李清野终于开口。
  “......”聂征默然,无语片刻:“所以?你就为了说这个?”
  李清野暗暗松了口气,先是点头,接着又点点头:“是,也不是。”
  不等聂征开口,他接着道:“你早恋了。”
  肯定的语气。
  像是怕聂征否认,他忙道:“你别否认,我都看到了,他来学校找你,你们......姿态亲密。”
  这下轮到聂征彻底惊讶了,不过转念一想又立刻释然了。
  她对会被人发现丝毫不意外。因为她根本没想着隐藏来着,她和苏霆也没有刻意隐藏。
  一开始是完全没想到这个问题。
  因为认真来讲,她一直没把自己当成未成年的高中生来着,真要论的话,她穿越之前二十二岁,正好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属实算不上早恋。
  后来反应过来则是觉得没必要遮掩,索性顺其自然。
  她意外的是第一个亲自来她这里求证的人居然是李清野——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习狂魔,再不济也应该是隋清才对。
  话一出口之后,李清野反而平静下来,他抬眸,直视着聂征的双眼,认真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做这种......”他顿了顿,紧紧皱起的眉彰显着他的不赞同,“......这种令你分心的事。”
  李清野眉眼间渐渐染上几分生气:“你这样,非常不明智!”
  他想了想,像是在努力思考怎样措辞才能显得不那么刺耳,“你很聪明,是我从小到大遇到的最强的对手,现在看来,是我高看你了!”
  李清野努力的结果显然不够成功。
  他喘了口气,从心底生出的愤怒越压抑反而越旺盛,像是一股火苗在胸腔里四处燎,后面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已然带上火气。
  说完李清野就后悔了,太过刺耳难听。
  聂征肯定生气了吧?
  李清野心里打鼓,偷觎着聂征神色,心里慌的不行。
  聂征肯定生气了……
  怎么可能不生气,若有人对他这么说话,他早翻脸了。
  李清野心里的火苗“咻”一下灭了,渐渐被懊恼充斥。
  他应该更委婉一些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联想起聂征和那人牵着手肩并肩亲密地走在一起的画面,他就控制不住的愤怒。
  这愤怒来得属实无厘头且过于灼心烧肺。
  但是现在……她肯定生气了,应该会直接和自己绝交吧?
  李清野忍不住往坏的方向想,心情渐渐沮丧。
  他从小其实一直没什么朋友,聂征算是第一个。
  没想到,现在这唯一一个朋友也要失去了。
  他果然还是只适合自己一个人。
  李清野脑海里一时间充斥着各种悲观的想法。
  “……”
  聂征闻言沉默。
  诧异于李清野的激动和尖锐。
  若是别人来跟聂征说同样的话,她可能会觉得被冒犯,但这件事放到李清野身上,聂征仔细一想却觉得可以理解。
  一切都归因于李清野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视学习和知识高于一切的人。
  聂征敬佩这种心无旁骛追求知识和进步的精神。
  所以她不仅不觉得被冒犯,反而报以最大的包容和理解。
  “你放心好了!”心平气和的聂征上前一步轻轻拍了拍李清野的肩膀,傲然道:“只要我还在桓城一高,榜一的位置就只会是我。”
  “……”
  聂征不仅没有生气,更没有要跟他绝交,这本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李清野扯了扯唇角,却无论如何都难以真正高兴起来。
  ……这心情也太不讲道理了些。
  他觉得今天的自己太奇怪了,挠挠头左思右想,却总找不到奇怪在哪里。
  啊……又是充满未知的一天。
  李清野神情郁郁回了教室。
  ……
  有了李清野这个实力强劲的对手在一旁鞭策,聂征感受到来自对手的压力,暗暗告诫自己:自己在努力,别人也在努力,甚至比你努力十倍百倍,所以千万不能松懈!
  要不说竞争对手使人进步呢!
  与李清野简单谈话过后,聂征浑身充满动力,激情四射往回走。
  甫一返回教室落座,李美钰立马凑过来,一脸八卦的问:“阿征,李清野那小子跟你说什么了?”
  聂征权当没看见她那八卦吃瓜的跃跃欲试,径自打开方才看到一半的书接着看:“……没什么事,督促我努力学习。”
  “噢……他还没放弃打败你呢?”
  李美钰闻言惊讶不已,单纯地抛开以前两个班之间的恩怨来讲,李清野这人属实是有两把刷子在身上的,单凭这执着和不服输如打不死的小强般的精神就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聂征两眼不离书本,含糊应了声,“是吧。”
  “……”李美钰啧啧两声,极有眼力见儿的缩回脑袋。
  紧邻的后排,覃奕握着笔,保持着书写的姿势许久没动。
  他脑海里回荡的是方才意外听到的那几句话。
  许久之后,宋鸿林姗姗来迟,顶着惺忪的睡眼熟练地往聂征桌上丢了两热腾腾的包子,然后才越过覃奕往里面走。
  “往前坐坐,你林哥我还没那么苗条!”
  覃奕椅背与后座之间间隙太窄,宋鸿林进不去,懒懒地敲了敲他的椅背提醒道。
  “啊?噢……”
  覃奕猛地回神,赶紧往前挪了挪让宋鸿林进去。
  宋鸿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今日这人怪怪的,难不成心里憋着啥大招?
  宋鸿林心里直打鼓,他这发小脑回路清奇,有时候他都跟不上他的思维逻辑。
  覃奕没注意好友奇怪的视线,反而被惊醒般迅速回神收回目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