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楼外笙歌 > 第三章
  许燕歌还不知晓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这马车上空间狭小,想必也是长乐这丫头使坏。她小心翼翼地在马车里坐下,尽量缩小自己的衣裳摆放的空间,避开这车里堆积的箱子。明夏跟着马车在外面随侍。

  马车往前方行驶去,此次也是整个家族发展的转折点,许家正从南方小城走向帝京,未来我们将走向更好的方向。燕歌心里清楚,她们将要去的地方是天子居所,即使爹爹官居五品,也不过是小小文官,在皇亲贵胄如云的帝京,自己必得更加谨慎行事。

  暂且不管外面如何,这个时间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知道应该避嫌,要小心处事,可是,,

  昨晚明夏收拾行李间,把那个木盒子也带上了。明夏问她的时候,也故意拿出无所谓的态度,好让她以为,自己都忘记了。只有此刻,眼前这个小木盒子,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她手上,才深切地感受到心里的那份恋恋不忘和汹涌澎湃。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对她微笑的男孩子,那个眉目如画,眼里盛满星辰大海的盛淮。

  轻轻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被烧掉一角的信纸,和一枚精致的玉佩。

  从小阿娘就教导她,要处事谨慎,思虑周全,莫要给人留下把柄。可她还是没舍得,竟没听进阿娘的话,才将这烧掉一角的信纸又从火里抢出来,还差点弄伤了自己的手。

  她缓缓地取出那张信纸,手指滑过纸间,每一个字都看得格外仔细,仿佛要镌刻进心里。

  “来日方长,思之不忘。——盛淮笔”

  他的字真好看呀,燕歌心想,他总是什么都好的!就如那从天上而来的人儿一样,完美无缺。没有见过他的人,不会明了。

  那个时候,燕歌才九岁,爹爹是羿阳的县丞,家里的兄弟姐妹都是一起上书塾。

  先帝在时,他父亲遭贬谪,被分派到了南方的一个小城,也就是羿阳。盛淮正好和大家一起念书!当初家里的姐姐妹妹都是喜欢和他说话的,也是因为他从帝京里来,见多识广,学识渊博,一股贵家公子的气质,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自然他说什么都是好的。

  后来新帝登基,心念旧臣,他们一家也就被召回帝京,官复原职。匆匆两年,离别也是匆匆。燕歌在书塾苦苦等了两日,才终于相信他们一家已经离开了。

  那个时候,阿娘也在,燕歌是最幸福的时候。

  最幸福的时光已经不再了,后来阿娘因病离世,燕歌就变得安静了不少。没有娘的孩子,只能自己心疼自己。

  ……

  “姑娘!”明夏见走了半日的路,想着自己的肚子都咕咕叫了,姑娘也该有些饿了,就问问姑娘。“姑娘,你饿吗?明夏这儿有果子。”

  明夏的呼唤惊着燕歌,她赶忙把信纸放回木盒,小心关严实。只见帘子不停晃动,明夏那胖胖的小手丫已然伸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两个果子。

  燕歌把木盒放在位置下方藏好,才从明夏手里接过果子来:“正是饿了呢,明夏,你自己还有吗?!”

  明夏又从腰间取出手绢递进去:“姑娘,我这儿还有一个呢,来,擦一擦果子再吃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