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渣男再见!我揣崽二婚你舅舅了 > 第312章 爸爸妈妈痛痛
翌日早上。
陆梨到公司,她刚下车,就听到一个老太太突然冲过来的哀嚎声。
保镖们立即将老太太挡在外面,让她无法靠近陆梨。
“丫头,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孙子吧,他还年轻,求你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向老太太跪在地上,哭得声嘶力竭。
陆梨被老太太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哪里的老太太?
现在正好是上班时间。
她扫视了一下四周,来来往往的员工和行人都纷纷驻足观看,不明情况的人可能会以为陆梨做了什么坏事。
陆梨冷静地示意保镖将老太太扶起来,但老太太就是不肯起身。
“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陆梨皱着眉头,声音冷淡的问,“你的孙子是谁?”
向老太太哽咽着说道,“陆总,我孙子就是向平啊,他已经知道错了,我老人家求求你给他一个机会,放过他吧。”
陆梨恍然大悟,原来是向平的奶奶啊。
“你孙子怂恿别人放火,做了违法的事情,害死了人,我又不是法官,你找我没用,”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送老太太去警察局。”
向老太太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她挣扎着爬起来,指着陆梨就骂,“我诅咒你以后的孩子都没有好下场,你害我向家断子绝孙,你不得好死!”
陆梨听到向老太太的诅咒,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走进公司,并未回头,只是冷冷地说道,“送她去警察局。”
保镖迅速将向老太太拉上车,向老太太继续咒骂着,声音凄厉,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老太太的嘴巴已经被贴上胶布。
陆梨回到办公室,打了内线让许凯进来。
“许特助,进来一趟。”
向老太太突然过来给她添堵,她不介意让莫二叔他们更加忙。
许凯敲门进来,“董事长。”
陆梨打开文件,冷淡地说道,“让人告诉向老太太向平真正被抓的真相,告诉她,向平是为莫二叔做事。”
“周先生不是一直想找莫二叔麻烦吗?帮他。”
许凯点点头,明白了陆梨的意思,“我马上去安排。”
许凯离开办公室后,陆梨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孩子是她的逆鳞,即便是诅咒而已她都不想忍。
向老太太敢来袋袋集团找她撒泼,估计也是莫二叔他们的手笔。
陆梨想到了莫武,也许她可以利用莫武,让莫二叔他们几个狗咬狗。
她电话让邱俊进来。
邱俊再一次被老板委于重任。
**
此时,篓子村。
孟大鱼的几个小伙伴来找他出门去河里钓鱼。
他们见到正蹲在水井那边洗衣服的陆袋袋。
几个孩子围了上来,其中一个男孩指着陆袋袋的脸,好奇地问孟大鱼,“大鱼,她为什么包着脸?像鬼一样。”
陆袋袋低着头洗衣服,她没有抬起头看他们。
孟大鱼一边拿着钓鱼竿,一边皱眉回道,“不知道,我们快点去挖蚯蚓。”
小伙伴们嘻嘻哈哈地跑了出门。
陆袋袋两只小手费劲地搓着大人的衣服,她抬起手忍不住抓了抓脸上的纱布。
这段时间脸上一直痒痒的,她时不时就会忍不住去抓几下。
孟赖这对夫妻把陆袋袋带回家的时候,对周围的邻居编了一个故事。
他们说陆袋袋的脸被烫伤,她的家人不要她了。
他们夫妻见她可怜,就领回来让她替家里干点活,至少他们会给小孩子吃饭,饿不死。
邻居听了,只觉得陆袋袋有些可怜,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孟赖的老婆黄小花从屋子里伸着懒腰走出来,她看见陆袋袋没有搓洗衣服,皱了皱眉,“丑丫,洗快点,你想洗到什么时候,太阳就要下山了!”
陆袋袋不敢继续抓脸,她低下头,继续用力搓着衣服。
她现在已经会看脸色。
尽量不要惹黄小花生气。
黄小花走到井边,看了看陆袋袋的动作,又不满地说道,“丑丫,你用力地搓洗,中午的时候,我教你煮东西。”
孟赖这对夫妻现在都叫陆袋袋为丑丫。
现在小女孩还小,等长大了自然就会忘记她自己原本的名字。
黄小花打算以后都把家里的活交给陆袋袋做。
她看了一眼陆袋袋脸上已经很脏的纱布,皱了皱眉头,有点恶心。
“丑丫,你别乱动。”
黄小花摁住陆袋袋的脑袋,她找了解开纱布的源头,直接大力的撕开贴布,然后把纱布拆开。
纱布本来就粘着脸上动刀的伤口,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黄小花这么用力扯纱布。
纱布连皮带肉地扯开,又出了血。
“啊!痛,痛,痛,妈妈,袋袋痛痛。”
陆袋袋四只挣扎着,试图将脑袋躲开,疼痛让她无法忍受。
黄小花生气的一巴掌打在她的身上,“不许哭,再哭打你!”
她嘟囔了一句,原来还没好。
她又把纱布重新贴了回去。
陆袋袋坐在地上小声的哭着。
当天晚上,陆袋袋发了高烧。
不知道是因为脸上伤口发炎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白天被吓到了。
早上,孟大鱼起床找吃的时候,习惯性地去踢睡在地上的陆袋袋。
他踢了几下,见她没有任何反应,立刻跑回屋里叫孟赖,“爸,丑丫死了。”
孟赖和黄小花听到这话,瞬间惊醒。
陆袋袋如果死了,他们就拿不到后面的钱了。
两人赶紧起床,冲向厨房。
孟赖查看了陆袋袋的鼻息,“还有气,额头很烫,看起来是发烧了。”
黄小花松了一口气,她拍了儿子的脑袋,“让你乱说话,我去拿退烧药。”
村里的人都习惯了感冒发烧自己买成品药来吃。
对他们来说吃了药,烧自然就退了。
黄小花拿了药回来,磨碎放进水里,小心翼翼地喂进陆袋袋的嘴里。
孟赖皱了皱眉,他生气地看向黄小花,“让她去杂物房睡,弄一张席子和被子给她。”
黄小花点点头,“好,我去准备。”
杂物房四周堆满了各种杂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
黄小花在杂物房里整理出一块空地方。
她去找了一张旧席子铺在地上,又拿了一床破旧的被子。
等她收拾好了,就去厨房把陆袋袋抱到杂物房。
她把陆袋袋放在席子上,又拉过被子给给她盖上后打了呵欠,走出杂物房。
大早上的折腾人。
黄小花骂了几句打算回屋里继续睡觉。
陆袋袋烧得迷迷糊糊的,被窝里面,小小的身体因为高烧而微微抽搐。
“爸爸,妈妈,痛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