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老物成精(7)
  第二天,玄音送狄闻去地铁站,顺便去了老赵的肉店。

  老赵听完玄音昨晚的情况,和一系列分析,眉头不展。他在纠结一件事情,这事是赶紧下去跟菩萨汇报,还是自己先斩后奏单干。不汇报菩萨肯定不高兴,但是万一耽误了消灭魔的最佳时机,自己恐怕成为千古罪人。

  不错,在三界之内有个通识,对一些远古的、有毁灭性的东西,人人得而诛之。无论是那些凶残的上古凶兽,还是只闻其名没见过真身的魔。

  这也是为什么猎杀齿蜛兽的猎蜛人如此受人尊敬的原因。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你朋友怎么会知道那东西是魔?还对魔形成的条件和实力大小了若指掌?”老赵问。

  玄音含糊其辞道:“他是……那位高人是和我师父同时期的人,甚至更早,也许听说过一些详情吧。”

  老赵马上想到狄闻连着两天来找他所谓何事,肯定是关于玄音口中这位高人的事情。

  他不动声色地说:“那我们分头行事。我下去查那里死过的同姓全族。你负责探查那里曾经到底是什么地方。”老赵实在不习惯说死一户口本这样的话。

  下去只后还可以顺便和菩萨说一声。老赵想。

  “好,我现在就去找汤锦兰。”玄音说。

  两人在老赵的肉店分开。

  汤锦兰昨晚等了很久也没等到玄音回电话,后来竟是趴在电话边上睡着了。早上是被玄音的敲门声吵醒的。

  “玄音大师!”汤锦兰赶紧请玄音进屋坐。

  又睡了半夜,她的气已经没了,只剩下不解。

  汤锦兰问:“昨夜我们不是说好了,在我梦里碰头,怎么您没去啊?”

  “我自然是去了,只是隐去了行踪,所以你并没有看见我。”玄音说完,接着说道,“我不仅去了,还看见了你姐姐,不是梦境中臆想出来的,而是你亲姐姐的魂魄。在危急关头,我差点出手的时候,是你亲姐姐救了你。”

  汤锦兰又惊又喜,激动地抓着玄音的袖子问道:“我姐姐?她,她还好吗?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人做梦的时候是很难控制自己感官的,你感觉不到很正常。她看起来并不太好,不过至少魂魄很完整。就是不知道脱离肉身这么久还能不能回去。你以前在梦里梦到过你姐姐吗?”玄音抽出自己的袖子,问道。

  “好像,梦见过吧,还不止一次。”汤锦兰渐渐平静下来,她回忆道,“我搬来南平市之前,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很久以前我们一家人的事情,那时候我爸爸还没有嗜赌成性,妈妈也没有去世,每天都特别开心。等搬来南平市之后,还会做梦,不过频率低了很多。”

  “我怀疑,你姐姐的魂魄可能通过某种办法藏进了你的梦里,不过这种事情你先不要跟其他人说。她决定藏起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先把眼前你做噩梦的事情解决了。”

  玄音说完,把关于魔的一些消息选择性地告诉了汤锦兰。

  “基本上就是个这么一个人为创造出来的,很邪恶的东西。你知不知道莫道小区这块地方以前是做什么的?”玄音问。

  “不知道,不过我认识一个人,他可能会知道。”汤锦兰说。

  汤锦兰带着玄音来到市图书馆旁边一个普通居民楼。她敲了敲二零一的门。

  这里住着一个专门研究南平市历史的教授,姓季,在南平大学工作。汤锦兰在市图书馆遇到过几次季教授,还帮他捡过书,一来二去就认识了。也算得上是熟人。早前季教授说漏嘴,说爱人生病的时候,汤锦兰还提着果篮来看望过。

  “谁啊?”

  季教授打开门,看到汤锦兰带着一个一表人才的小伙子站在门口。

  “是小汤啊。”季教授热情地请他们进来,嘴里说着,“我爱人前一阵子还念叨着小汤好久没来了。怎么,不介绍一下?这是男朋友吧。”

  边说还边张罗着要给他们削水果吃。

  汤锦兰满脸通红,连忙摇手:“啊,这个不是,他真不是。这是我朋友。您别忙活了,我们就是想来向您请教一些问题,真的不用麻烦。”

  季教授也是个实在人,闻言也不弄水果了,好奇地问:“哦,你想问什么呀?微信上说一声不就行了,还特地跑过来。”

  玄音走到莫教授家客厅正中间挂着的一幅地图,指着上面一小块地方,礼貌地问道:“季教授您好,我叫玄音,想向您请教一下,新建成的莫道小区,以前那块地方是做什么的。”

  听到莫道小区这个词,季教授没什么反应,不过看到玄音手指的地方,他的瞳孔明显缩了缩。

  季教授的态度明显不像刚开始那么热情了,他反问道:“你们没事问这个干嘛?”

  这一切玄音都看在眼里。这个季教授,明显知道什么。

  玄音决定赌一把自己看人的眼光。他没有废话,而是单刀直入地说:“我们怀疑,这个地方有人想人为地制造一只魔。”

  季教授没说话,而是看着玄音几秒,像是想看清楚他有没有说谎。

  玄音的眼神很坚定,语气很严肃,表情很认真。

  “唉。”季教授叹了口气,坐下来,说道,“我不知道什么魔不魔的,不过那个地方是真的邪门。之前上面一直盖着学校,没想到才不到两年,就全迁走了。更离谱的是,居然给批准盖了居民楼。”

  玄音追问道:“怎么个邪门法呢?您能详细说说吗?这对我们很重要。”

  “那个地方,古时候是一片战场,后来,抗倭战役里南平市被屠杀的同胞也埋在里面。华夏国建国之后,这里又很长一段时间是坟地。民间有传说,很多人在里面遇过鬼打墙,甚至见过……见过那些脏东西。之后和市里一些专家就联名建议,在那片建初中高中。你也知道,年轻人阳气重。而且第一批学生入学之前,也不是我们迷信,找了几位得道高僧好好地做了一场法事。”

  说到这里,季教授面色一滞,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后来呢?”玄音问。

  季教授面色凝重地说:“后来,一直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把高僧们布好的香炉什么的,硬生生地掀翻了。不过这事在场的人谁都没有往外说。学校建起来之后,也没听说过出什么事情。没想到才不到两年啊。”

  季教授长吁短叹道。

  “你们小区的开发商是哪个公司的?”玄音问汤锦兰。

  汤锦兰想了想,说道:“叫天道集团。一个新兴的房地产公司。莫道小区好像是他们投资的第一个项目。”

  “口气倒是不小。”玄音眯了眯眼睛,无不嘲讽地说,心里已经想通了七七八八。

  玄音和汤锦兰立刻季教授家的时候,季教授再三保证,之后会和其他教授一起给市里面写信,把这件事向上面反映。

  走在回去的路上,汤锦兰问:“玄音……大师,你为什么刚才要跟季教授说魔不魔的事情,这种东西对于搞学术研究的老教授来说,可能不太容易接受吧。”

  “打草,惊蛇。”玄音说完,又笑着说,“我看季教授接受的挺快啊,我还没怎么问他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全说了。顺溜地仿佛演练过好几遍似的。对了,你再说一遍,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就是我在市图书馆借完书准备回家,在门口撞倒了季教授,他当时手里刚好抱着一叠书。我帮他捡书又帮忙抱去座位上,就认识了。”汤锦兰说。

  玄音若有所思地说:“也许不是你撞的他,而是他撞的你。”

  ……

  等玄音和汤锦兰走了之后,季教授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今天汤锦兰带了一个年轻人过来,他们提到了制魔。”

  “知道了。”电话那头说。

  ……

  开满鲜花的小山谷里。

  菩萨手握一个金铲子在挖地。

  他一边挖地一边教训着老赵:“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人造魔以前又不是没出现过,屁大的事情也惊慌失措。我看你啊,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那个魔,打伤了梦神玄音。”老赵恭敬地汇报。

  “哦?”菩萨停下了手里的金铲子,随意地扔在了地上。

  金铲子旁边躺着一具已经没了头的尸体。

  老赵赶紧双手递上一块干净的丝巾,给菩萨擦汗。

  “这种挖地的事情您吩咐下人做便是,何必要自己动手。”老赵这语气像极了上面某些人恭维上司辛苦工作不爱惜自己身体。

  菩萨很受用,他擦了擦脸解释道:“我看杂志上的养生专栏说,每天稍微运动一下,对身体有好处。不打紧,你接着说,玄音被那个人造魔给打伤了?”

  “是。”

  老赵一五一十把玄音的话以及自己的一些感想和观察全部说给菩萨听。

  “看来这次造魔之人还是挺狠的。才在初期,这只魔就能在梦神的梦里伤到拥有神格的玄音。”菩萨的语气听不出褒贬。

  不过老赵明白,说那人挺狠,是因为一定杀了很多人,喂了很多魂魄,才创造出这样的魔。只是初期就不容小觑。

  “本来呢,这事我不太想插手。有个魔小打小闹的给玄音添个乱也不错。不过。”菩萨冷冷地说,“这造魔之人怕不是忘了,那些喂进魔肚子里的魂魄本来该进入冥界的吧。”

  “菩萨明鉴。”老赵不失时机地给菩萨点了个赞。

  “去吧,把那个混蛋魔给灭了,顺便把造魔之人给我活捉了。我倒要看看谁敢抢我的生意。”菩萨说。

  “属下领命。”老赵说。

  他刚准备退下,又被菩萨叫住了。

  菩萨说:“谛听没什么做人的经验,第一次失败了,你让他换个办法,想接近玄音先接近玄音身边的人,比如那个叫妙果的小丫头。”

  “是。”老赵点头道。

  菩萨又说:“这次灭魔的事情,你有私心。”

  老赵笑了,躬身道:“菩萨您真是慧眼如炬。我给那个被魔入梦的小姑娘摸过骨。等了这么多年,总算等来了我的徒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