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老物成精(2)
  “不过昨晚我在梦里见到你的时候,并没有做那个梦。唉,总算难得睡了个好觉。”汤锦兰说到。

  “嗯,我昨天进入你的梦境,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可能是我的存在才让那东西没有露面。所以才想着来你家看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凭经验看,那东西的本体很有可能在你家。”玄音说,“而且,听了你的描述,我觉得你姐姐很可能也知道些什么。”

  汤锦兰听到这话,非常吃惊:“我姐姐?怎么可能,她人都住在精神病院了!”

  玄音没有搭话,又是老赵先开口了:“精怪之类的东西其实是可以在曾经接触过的人身上留下类似记号的东西,这种记号很特别,除非有高人帮忙消除或者屏蔽,否则很容易被找到。女娃娃,我猜你姐姐肯定也像你一样,每日都做梦。就算梦不到那个东西,也时常能梦见一些可怕的场景。”

  汤锦兰绝望地看着面前的玄音和老赵,问:“这可怎么办啊?你不是说接受了我的委托吗?我妹妹那份可不可以……”

  “不可以,委托人必须亲自签字的。”玄音说完,补充道,“不过我可以接你妹妹的委托,如果她确实有关于梦的困扰。这样吧,麻烦汤小姐明天陪我去一趟精神病院。”

  “好的好的,谢谢你!”汤锦兰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激动地说。

  玄音接着说:“可以说说你们家的老物件吗?我看你客厅里面并没有沙发餐桌这类的大件家具。”

  “好多东西,我都……处理掉了。”汤锦兰面露难色。

  玄音鼓励道:“没事,说说以前有过的也行。”

  “好吧。”汤锦兰说。

  说起来,汤家很久以前也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了。汤锦兰的祖上曾经有人官至一品,不过汤家那位先祖并不是什么清廉的官,当时吃的用的都数不尽的穷奢极侈。汤锦兰家里的紫檀木圆餐桌就是从当时一直流传下来的一个老物件,不过已经破旧不堪,所以她的赌鬼爸爸才没能拿去卖钱。

  一起流传下来的东西其实还有很多,不过陆陆续续都被变卖了。传到汤锦兰这一辈,只剩下一张桌子、一个腌咸菜的罐子、一只磕了角脏兮兮的笔洗,和一对保存完好的龙凤呈祥杯。

  这对杯子是妈妈很早说了要留给汤锦兰做嫁妆的。爸爸一直想卖钱,不过因为汤锦兰豁出一切护着这对杯子,最终只卖掉了一只。

  说回汤家。自从那位官至一品的祖宗去世之后,汤家就像是被厄运缠上了。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就是各种运气差。比如四九年的时候加入了弯弯党,华夏国动荡时期从后院挖出两块金子被人举报是资本家……之类的事情多到数不胜数。

  曾经族谱上人丁兴旺的汤家渐渐凋零,全都是因为各种意外去世,居然没有人能寿终正寝。光是汤锦兰知道的,就能列出许多。母亲病逝,父亲跳楼,大伯卧轨自杀,大伯的孩子被核桃活活呛死……一直到汤锦兰这一代,只剩下她和姐姐两个人了。

  “女娃娃,我能摸摸你的头吗?”老赵笑眯眯地问。

  汤锦兰今年快三十了,被这个长相不讨喜的大叔叫成女娃娃,本就不太舒服,又觉得老赵笑容猥琐,因此犹犹豫豫。

  玄音温和地劝道:“这位是高人,我今天在路上碰见的。相遇是缘,你就让他摸摸骨相吧。”

  汤锦兰见玄音都这么说了,只好勉为其难地把头凑了过去。

  冷!太冷了!简直像零下的冰块。

  汤锦兰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头缩回来,不过老赵的手牢牢地吸在汤锦兰的头上,令她动惮不得。隔了将近十分钟,才慢慢松开手。

  “有意思。”老赵说。

  玄音催他:“别卖关子了,说吧,摸出什么了?”

  “这个女娃娃的命很有意思,注定一生孤苦,无牵无挂。本来要么遁入空门,要么英年早逝。不过再仔细一摸,呈峰回路转之势。也许遇见你我注定是一段奇遇,后面的路不可捉摸。”

  老赵这段话说得玄之又玄,半露半藏。不过汤锦兰却听出了其中的意思,是说自己原本要么出家要么死掉,不过现在这两种情况应该都不会出现了。

  不过老赵接下来的话让汤锦兰高兴不起来了。

  “不过,看骨相,你应该早已孤身一人,怎么会有一个姐姐呢?”老赵疑惑地说,像是在问汤锦兰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汤锦兰害怕地缩了缩身子,问道:“大、大师,你、你说什么?”

  “先不说这个,等我们见到你姐姐自然一切都明了。接着说家具,那些家具怎么处理了?”玄音问。

  汤锦兰只好接着说。

  在她搬来南平市的前一个星期,有个古董商去了她家。

  汤锦兰之前住在一个类似城中村的地方,这里房租便宜,她带着姐姐也比较方便。唯一的缺点就是路很难走。

  也不知道那个姓王的古董商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直接就出现在汤锦兰的家门口。汤锦兰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自己家有祖上传下来的古董。

  王古董商说,之前和汤锦兰的父亲一起喝过酒,当时他父亲就吹牛说家里有紫檀木的桌子。在场没有人相信,除了古董商。他听说汤锦兰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想着可以花钱收了这个古董,算是变相赞助一下故人的女儿。

  “王叔叔,这些古董品相都不太行,我爸爸以前找人行家估过价格。”汤锦兰很不好意思地说。

  不过王古董商表示没关系,他并不缺钱。

  “古董都是一种时光的记录。有时候,我收的并不是东西,而是一段时光。”王古董商如是说。

  见王古董商这么说,汤锦兰也不再拒绝,她还说自己家里还有一些东西,也可以一并卖给王叔叔。她拿出了腌咸菜的罐子、笔洗和仅剩一只的龙凤呈祥杯。

  “这个杯子可惜了,本来成双成对的两只价格会更高一些。不过没关系,东西还是好东西,等我以后有机会再把剩下的那只找到。”王古董商说这话时,有意无意地瞟了汤锦梅一眼。

  汤锦梅自从王古董商进门之后,就一直缩在角落里,紧张兮兮。即使汤锦兰安慰她说王叔叔是爸爸的朋友,她也不为所动,还是无比紧张。

  王古董商倒是很通情达理,他给出了一个不算特别高,但绝对能让汤锦兰在刚去南平市找不着工作的情况下,租个小房子养活她和姐姐好一段时间了。

  汤锦兰非常感激,王叔叔的这笔钱对她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而老赵和玄音都觉得,这个姓王的家伙非常可疑。很可能这人当时已经知道汤锦兰手里有老物件成精了。

  买一个或是几个精怪,这种价格可以说相当不厚道了。

  玄音和老赵对视一眼,问道:“那个王叔叔,他全名叫什么?”

  “就叫王叔叔啊,还能叫什么?”汤锦兰理所当然地说完,突然觉得自己这逻辑很有问题,她皱着眉头举起手说,“等一下!他肯定说了名字!”

  “叫王、王……”汤锦兰苦苦思索半天,最后无奈地承认,“我也记不得他叫王什么了。”

  老赵问:“那他店铺的地址你问了吗?”

  “也、也没问。”汤锦兰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老赵和玄音都无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