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老物成精(1)
  “哈哈,被你发现了。”老赵一改第一次见面时不耐烦的样子,主动拍拍玄音的后背,像是顺路一样,和他一起向巷子口旁边的地铁站走去。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

  “副业啊?”玄音问。他知道人界很多人都会上着一份班再倒腾一个副业补贴家用,老赵也需要?

  “唉,看破不说破。你也知道,现在人界经济不太好,连带着整个三界都不太好。以前人死了到了下面,逢年过节亲朋好友都会给烧纸钱、纸扎别墅,前几年还有烧豪华汽车和手机电脑的。那叫一个阔气。现在别说是家具电器,连纸钱都只是烧两张意思意思。”

  老赵摇摇头,接着说道:“世道不好啊。以前在下面,有人想见菩萨,有人想托我办事,油水总是很足。现在,哼,我家当铺没倒闭就很不错了。”

  这话虽然老赵说得不尽不实,有夸大的嫌疑,但是听起来也有几分道理。

  “菩萨没给增加点补贴什么的?我可听说了,他那个开满鲜花的小山谷可不便宜,一年四季都要靠数以千计的灵珠维持。一颗灵珠的价格可不便宜。”玄音半开玩笑半怀疑地问。

  老赵苦笑了起来,摆摆手说道:“增加补贴?他不问我们要就不错了。你是不知道,平日里我们孝敬的,可比自己拿着的要多得多。唉,不谈了不谈了。知道我为什么把店开在那里吗?每个月初一十五,旁边就有老头老太给自家亲戚烧纸钱,他们一般都会额外多烧一点,照顾照顾路过的野鬼。”

  玄音了然,接话道:“你们把店开在那里,那些野鬼恐怕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吧。”

  “怎么着,今天有活儿啊?”老赵没有否认,而是换了个话题问道。

  玄音点头说:“是啊,从对方梦里感受到的气息来看,推测可能是有老物件成精了。总之挺麻烦的。那种东西不仅难抓,还很凶。以前还好,成精了之后要来我这里登记,至少知道是什么。现在就难了。精怪越来越少,很多连自己是什么类目都说不上来,更别说主动找人界的神了。”

  “要不,我也跟去看看?我以前来人界公干的时候也遇到过。说不定能帮上忙。”老赵提议。

  “行啊,那就先谢谢你了。”玄音不清楚老赵为什么想跟着,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事,跟着就跟着吧。

  “客气!”老赵说,“就一点,我在人界开店的事情,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唉,菩萨的耳目众多,要是被他老人家知道了,我以后在下面也没法混了。”

  “当然。”

  玄音买了两张票,和老赵一起上了地铁。

  汤小姐的家离老东门四站路,是一个新建完没多久的小区。按理说,这样的新房子一般都会晒上好几个月,等甲醛味道散一散再入住。事实上汤小姐一开始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她在单位附近租了一个单身公寓。

  可惜一场疫情把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汤小姐的父母都去世了,只有一个常年住精神病院的姐姐需要汤小姐养着。疫情期间,她一直呆在家里放着无薪假,疫情一结束又被单位裁员了。还好这个房子买的早又是单位集资建房。

  房子面积不大,一室一厅加一个小书房。汤小姐用手边的储蓄加上早年父母留下来的一点积蓄刚刚能够全款买下。

  还好有副业,虽然挣得少但负担姐姐的住院费用还是勉强可以。不过再租单身公寓住就太任性了,汤小姐只能改变计划,提前搬家。

  进了小区,玄音向保安问了路,就和老赵一起去了汤小姐的家。

  四单元四栋四一四。

  “现在怎么会有这种门牌号的?”老赵不解地问。

  他记得人界无论东西方,建房子都很讲究风水,尤其是门牌号。西方基本不会出现十三,而东方很忌讳出现四。

  玄音说:“这个问题我打电话时也问过汤小姐,据说这个楼盘的开发商是留洋回来的,小区里倒是没有十三号,但四却没避讳。而且这个房型很适合单身人士居住,这个地段价格又便宜的离谱,所以她就买了。”

  “哼,真是胡闹!在哪里就要入乡随俗的道理都不懂,还留过洋呢!汤小姐也不好,便宜没好货的到底都不懂。”老赵有些不高兴。在他活着的时代,喝过洋墨水的人普遍被认为是通事理的文化人。

  玄音却说:“现在留洋的人和以前那会儿可比不了了,不能期望太高。”

  两人说着话来到汤小姐的家门口。

  “咚咚咚!”玄音敲门。

  “来了!”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

  开门的汤小姐一脸疲惫地看着门口的访客,哑着嗓子对玄音二人说:“进来吧。”

  进门之后,一眼望去,这里遍地都是待收拾的箱子和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明显能看出来,主人家刚搬来没多久。

  “你们随便坐……”汤小姐说完才觉得有些尴尬,家里实在没有能坐的地方。

  她拉过来两个沉甸甸的纸箱子,不好意思地说:“要不然,先坐这里吧。”

  玄音和老赵倒是不介意,两人坐下来后和汤小姐了解情况。

  因为在梦里见过玄音,所以汤小姐对他的实力没有怀疑,抹了抹眼泪开始开始叙述自己身上发生的怪事。

  汤小姐本名叫汤锦兰,不是本地人。母亲早逝,父亲生前嗜赌成性,变卖了家里唯一的房产,还好没多久就跳楼了,钱倒是留下了一些,没全花完。唯一的姐姐叫汤锦梅,比汤锦兰大一岁,读高中的时候突然疯了,原因不知。

  “我姐姐是那种老话里说的文疯子,没有攻击性,就是不喜欢说话。以前在老家和我住一起的时候,偶尔还能说两句话。来到南平市之后,我因为要工作,就把她送去了精神病院。医生说,快五年了,也没见她说过话。周末我去探望她也不说话的。”汤锦兰疲惫地说。

  这是玄音的要求,把情况说得越详细越好。

  汤锦兰丢了工作之后,就搬来了现在这个房子。她不是迷信的人,没觉得四这个数字哪里不好。

  “其实这种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一些传统理念,能避讳还是避讳着一些。”玄音斟酌了一下,说道,“有些东西可能一开始没什么意义,之后被人为的赋予了一些意义,或是好的,或是不好的。信的人多了,这些附加的意义就会变得强烈。”

  玄音想起了那对念兽姐妹。

  “现在后悔也晚了。”汤锦兰沮丧地说,“我现在是真没钱再租一间房子了。”

  “后来呢?”老赵出乎意料地提问了。

  老赵本来只是顺道来看看,打消玄音的怀疑,没想到听着听着觉得挺有意思的。他身上自带一股寒气,一开口就让坐在地上的汤锦兰打了个寒颤。

  汤锦兰多看了老赵好几眼,才继续说。

  她搬家之后,开始几天并没什么异常。直到一个星期之后,她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面,爸爸妈妈都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姐姐一个人抱着膝盖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汤锦兰坐在餐桌旁,一个女人从厨房端出来一锅汤。

  “趁热喝吧。”女人说,“喝完了好上路。”

  汤锦兰拿起勺子准备喝汤时,整个空间突然扭曲,天旋地转。

  然后梦就醒了。满身大汗的汤锦兰从床上惊醒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这样的梦持续了快半个月。汤锦兰的副业是在家里给公众号写软文,现在每天昏昏沉沉,分不清白天黑夜,梦境与现实。

  有一天汤锦兰浏览网页的时候发现了缘梦书店的弹窗小广告,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点了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