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二百零六章 偏心又如何
  玄音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找高大人。”崇石老人走出船舱,重新持桨,这一段并不好走。

  玄音说:“可是,我有私事。”

  “我知道,你要去长生殿。高大人就在长生殿。”崇石老人的声音传进来。虽然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但老人的声音依然沉稳。

  又过了一会儿,玄音有些坐不住了。他来到船头,和崇石老人聊天。

  “我听说什任何东西进了彩虹河都会消失,这船和桨是怎么回事?”

  崇石老人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碧树神只选了秦小姐吗?我和高大人都得到过碧树神的指引,只不过秦小姐成了代言人。”

  “那你们?”玄音有些不解。

  崇石老人的声音有些寂寞:“我们只是想活命罢了。活了这么久,还是那么贪生怕死。也许,没有人能真正做到坦然的拥抱死亡。”

  见对方感慨,玄音换了个话题:“为什么高大人会在长生殿?”

  “你猜猜。”崇石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既然是掌管信息传递的人,自然会有几张底牌。”玄音分析道,“我猜,长生殿一开始肯定是秦小姐的地盘,但是高大人不知道掌握了什么消息,觉得长生殿很重要,就用自己的办法秘密取代了秦小姐,成了长生殿的实际掌控者。每个人都有秘密,办法无外乎用这些秘密对长生殿的各阶层管理人员威逼利诱。”

  崇石老人称赞道:“不错,那个和你一起的小子在被送去长生殿之后,高大人的人就悄悄接手了一切。目前长生殿与秦小姐的府邸之间信息通畅,也只是假象。”

  “碧树神的代言人秦小姐却不知道。”玄音自言自语道。

  他内心很震惊,碧树神还有影子侍卫,这样都发现不了。

  崇石老人用一种冷淡的声音说:“这人啊,一旦养狗养的时间长了,就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这乖巧的狗一辈子也不会咬主人,自然放松警惕。却忘了,狗急了也会跳墙。”

  船一路不停地行驶,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下来。

  长生殿到了。

  崇石老人没有带玄音去赌场,而是来到居民区,走了一会儿才在一个不起眼的骨头房子门前停下。他用两长三短的敲门声敲了四次,里面的人才开门。

  进去之后,又见地道。这地道修的很宽敞,可以同时并排走两个人还有余。

  崇石老人解释道,这地道和长生殿的密室联通,是高大人特意修的,就是为了此时此刻。

  “你们这里的人还真喜欢修各种密室和地道。”玄音忍不住吐槽。

  崇石老人无奈一笑:“有些东西,期待着永远用不上,却一定要早早准备好。居安思危啊。”

  高大人的手下在前面领着,一路无论玄音问什么,都不说话。

  崇石老人劝道:“你就别想让他们开口了。高大人御下比我和秦小姐都要严格。”

  玄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从前方一片黑暗里传来一个声音:“你们来了。”

  密室没有一点光亮,仿佛一个能吞噬一切的黑洞。等地道里的所有人进来了,关上门,才有一束光自上而下照下来。

  光来自手电筒。一个高个子驮着背举手手电筒。

  借着手电筒的光玄音才看清眼前的高大人。

  这是一个声音低沉沙哑的中年男人。他的皮肤惨白,又瘦又矮。像是畏光一样,他站着,虚睁着眼睛,整个人缩在一件黑色斗篷里。

  高大人身边放着一张椅子,少白瘫在上面昏迷不醒。

  “你朋友被灌了一些……酒,再过几个时辰会醒过来。”高大人说。

  玄音听出了高大人的玄外之意,问:“作为交换,你想要我做什么?”

  “帮我杀了沈无极。”高大人说。

  他没有称碧树神,而是直接说了一个名字。

  沈无极,无极村的创始人,很多年前沈家家主沈天地的弟弟。

  浮游秘境千里之外,一个苏式庭院里。

  “北风已经回来复命了。您放心,那边的事情不复杂,高志勇知道怎么做。”短发姑娘一边说一边蹲下来,替轮椅上的老人轻轻掸掉落在身上的一片树叶。

  老人坐在轮椅上眯着眼睛,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仿佛一个垂暮之年的邻家大爷,老态龙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漫不经心地回道:“嗯,地藏家那一个角的畜生也在?”

  短发姑娘强忍着笑意,回道:“在的,不过他只是看着,没有出手。”

  不知地藏菩萨若是知道,自家在外威名赫赫的谛听被眼前的老人称为一个角的畜生会作何感想。

  “对了,司命星君来信了,他……”短发姑娘犹豫道。

  “还没死心啊。”老人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倔了。他伸手,凭空抓了一把鱼食。

  短发姑娘赶紧把轮椅推到池塘边的青石旁,这里是喂鱼的绝佳位置。

  老人不紧不慢地撒着鱼食。他手里鱼食源源不断,仿佛无穷无尽。

  见老人不接话,短发姑娘只好硬着头皮回道:“是,他还没死心。他说,他说……您偏心。”

  老人的手顿了一下,突然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啊,我就是偏心。”

  他慢慢站起来,身上突然迸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老人傲然道:“那又如何?”

  一旁的短发姑娘大气不敢出。

  “偏心是不对的。”

  庭院里不知何时进来一个愁眉苦脸的中年男人,他坐在石头上手托着脸,有些难过地说。

  老人瞥了中年男人一眼,身上气势全无。他慢腾腾地坐回轮椅,做回那个风烛残年的老大爷。

  “行吧行吧,那就再给他一个机会。”老头不耐烦地摆摆手,随即又像个老顽童一样冲短发姑娘眨眨眼,一脸得意地说:“反正就算再给多少个机会,他也赢不了我看中的人。”

  这时,从树上跳下一个少女,她不满地看着中年男人道:“给那么多次机会又算不算作弊?我的人还没入局呢。”

  中年男人小声:“之前那次不是出了意外嘛。”

  少女不甘示弱地回道:“那说明他随机应变的能力太差,而且局中人都知道了,这就不好玩了。”

  “再给一次机会吧,再给一次机会吧。”中年男人似乎有点怕这少女,他没和她不争辩,而是走到老人的轮椅旁边蹲着反反复复地嘟囔道。

  “最后一次啊,这次要是他没把握住,那就怪不了别人了。”老人回道。他从空中抓了一把鱼食,又开始喂起鱼来。

  少女愤愤不平地拂袖而去,边走边说:“每次都这样。”

  中年男人笑的一脸小人得志。

  老人摇摇头,嘴角浮出的一丝微笑显示他此刻心情甚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