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九十章 选择
  玄音看着少白兴奋的脸,沉默了一下,问出了一个很尴尬地问题:“内存条是什么?”

  从情感上来说,他实在不想打击少白,可玄音对电脑的了解程度仅限于知道鼠标、显示器和处理器,用途也仅限于浏览新闻和看视频。和所有长辈一样,他一直不喜欢手机、电脑这种现代科技的产物。原因是,这种高科技太过繁琐和复杂,比较难立刻掌握,另外心理上也有比较抗拒。

  少白耐心解释道,“内存条的全称是随机存取存储器,是与CPU直接交换数据的内部存储器。它可以随时读写,而且速度很快,通常作为操作系统或其他正在运行中的程序的临时数据存储介质。”

  少白不愧是计算机高手,专业名词的解释信手拈来。不过看玄音的表情明显没听懂。

  少白无奈,只好用比喻的方式解释道:“额,怎么说呢,比如当我们在使用文档处理文稿时,当你在键盘上敲入字符时,它就被存入内存中。”

  “我以为存东西的地方叫……硬盘。”玄音皱着眉头回忆着他为数不多的电脑词汇。

  少白补充解释:“还是那个例子,当我们选择把文稿存档时,内存中的数据才会被存入硬盘。”

  玄音还是没太理解,不过他不想纠结下去。他看着像是打了鸡血的少白诚挚的问:“所以?”

  “我刚刚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把这棵树比作一个电脑,我们明显进入了机箱内部,算是硬件部分,那么一定还有软件,就是屏幕上显示的程序。那么,假设以上的推断都成立了,那么,妙果和曹成是不是进入到软件部分了?”少白推断道。

  玄音催促道:“说重点!”

  “重点就是如果是真的,我们可以通过这条河进入软件,也许能找到妙果和曹成。但是……如果真的有人在CPU,那我们就必须呆着这里才有可能找到那人。而进入了软件,再想回来可能就没这么容易了。”少白脸上的兴奋表情渐渐消失,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沉重。

  玄音想了下,总结道:“就是跳不跳河的问题对吧?跳下去可能会找到妙果和曹成,不跳继续在这里转悠,可能会找到沈无极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少白说。

  玄音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着少白问:“那要是直接毁掉这里呢?”

  “不知道,也许在软件里的人会出事。玄音,你那个主意吧,我听你的。”少白说完,面露内疚之色,“之前好多事情,我都做错了,对不起。关于……我是百草的事情。”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低不可闻。

  “这些等出去了我们再好好谈谈,现在,先解决目前的问题。”玄音收起笑容,沉吟了很久,才接着说,“我们先找沈无极!妙果,我相信她可以的。她长大了,不能什么都依赖别人。这只是个秘境而已,以后,她要面对的情况比这种复杂的多。我不可能永远在她身边。”

  “那问题就回到了最开始,怎么过河。”少白说。

  ……

  再说妙果和曹成,两人沿着石洞终于回到了停着船的河边。因为石洞在不断缩小,这一路刚开始还能走路,接着变成了爬行,最后是靠像蛇一样挪动才在最后关头逃了出来。

  曹成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问:“姐,你有没有吃的啊?我好饿,也不知道现实里过去了多久,我出了桃花源突然觉得饿的抓心挠肺,太难受了。唉,现在好想念余洋,那家伙身上总能掏出吃的。”

  “我找找。”妙果翻遍了全身,只找到一颗黏糊糊的水果硬糖。

  曹成吃完糖意犹未尽地说:“唉,还不如不吃,感觉更饿了。姐,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妙果不知道如何作答,她记得这里只有一条路。

  两人从进来就发现树洞没了,所以才会沿着这唯一的一条路一直走,之后进入桃花源发生一系列的事情。

  “我也不知……”妙果的“道”字还没说出口,她无意间抬头一看,一条全新的路出现在不远处的河对岸。

  妙果不确定地指了指前方:“那个好像是……路?”

  “还真是!”曹成用轩辕剑撑着地站起来,和妙果一起上船划向对岸。

  上岸后,两人沿着这条突然出现的崭新的路一直往前走。这条路颇有些“要想富,先修路”的风格,除了路面上铺的石板,两侧光秃秃的很是荒凉。

  走着走着,一片竹林突兀地出现了。出于上一次的惨痛教训,两人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和玄音、少白一样,选了一边沿着竹林走,企图绕过去。不过走了一会儿,两人就意识到,这只是徒劳。

  妙果看着眼前这片竹林,纠结地问:“竹子?咱们一起想想,什么东西和竹子有关。”

  “梅兰竹菊四君子?”曹成脱口而出,这应该是所有华夏人提起竹子最先想到的。

  妙果摇头否定:“不对,那是只是象征高尚品格的四种植物,再想。应该是和人有关的。”

  曹成立刻又说:“画竹子最好的……是不是郑板桥?”

  “你觉得这里面,就会放一个郑板桥对付我们两个人?除非是像周婶丈夫那种,大力士郑板桥。”妙果质疑的同时吐槽道。

  曹成顺着自己的思路再提了个想法:“有没有可能是和郑板桥同一时期的扬州八怪?不过我不太知道是哪八个人,古人名字都好难记。”

  “金农、郑燮、黄慎、李鱓、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我也觉得很难记,不过这几个人的作品伍先生和玄音都收藏了好多,之前有时间还串过好多次门,所以就记得了。”妙果马上报出了八个人的名字,说道,“要是这几个人反而好办了,毕竟还挺熟的。不过……”

  “姐,不过什么啊?”曹成问。

  “不过,总觉得没那么简单。竹子只有老郑画的最好,但其他七个人和竹子之间的联系就有些牵强了。而且这八个人之中,有几个关系其实不太好。”妙果说。

  曹成见妙果不太认可扬州八怪的猜想,又说道:“或者是苏轼?我姐的偶像苏轼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人不够的话,可能是苏轼三兄弟?”

  妙果没吭声,她想到了一个更靠谱的可能性。

  “可千万别是那七个抽五石散的疯子!”妙果小声嘀咕道。

  曹成没听清,问:“姐,你说啥?”

  “我说,还有一种可能,不过刚才可能是我内心太过抗拒了,下意识漏掉了。”妙果无精打采地回道,“你听过竹林七贤吗?”

  “好像是……”曹成努力回忆道,“春秋战国时期的?”

  “春秋个毛线!他们是魏末晋初的七个神经病。分别是:山涛、阮籍、刘伶、嵇康、向秀、阮咸、王戎。估计因为影响不太好,历史书上只是一笔带过,所以你没什么印象。”妙果无奈,只能解释道。

  曹成期待地看着妙果问:“姐,这七个人你认识不?”

  “不认识。那会儿应该还没有我,连玄音也没有。虽然玄音没有明说过,但我猜他是南北朝时期的人。”妙果说。

  不过她并没有说明自己的猜测移居,而是回到竹林七贤这个话题上,接着说:“像竹林七贤这种历史上很有名的人,我认识的人里面总有和他们接触过,比如伍先生。所以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