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迷糊与清醒
  被江河掌握的万虎帮很快就成了东昌县势力最大的帮派,经营的项目也从争地皮、收保护费变成了给有钱人做保镖、撑场面之类,收入比之前翻了好几番。大家私底下都说这个江河靠着给有钱人逆天改命来赚钱。

  不过说归说,万虎帮的兄弟们日子结结实实比之前好了许多,反对江河的声音越来越少,最后零零散散的一些也消失了。

  江河和一个叫无极村的村子在民国三年谈成了一笔交易。具体内容长贵不清楚,似乎是来找一个什么东西。江河说了,这趟买卖特别危险,很可能就折在里面了。跟着他去的人,只要有命出来,每人一千块金锭子,之后无论去留帮里也不干涉。说白了,就是富贵险中求,一锤子买卖。要么从此发达成了人上人,要么无声无息地从这世间消失。

  江河还特别强调了一点,如果这趟过程中死了,什么都拿不到。一句话,让许多有家室的人都放弃了。

  当时的长贵已经在万虎帮混了二十多年。因为人不够聪明不够圆滑,尽管二十多年了,还只是一个头目,高不成低不就的。他上没有老人下没有妻儿,孑然一身,无牵无挂。而且都四十五岁了,再不拼一拼,晚年可怎么办。

  抱着这样的想法,长贵报名了。一起报名的还有六个兄弟,和他的情况都差不多。

  就这样,江河把万虎帮的管理权暂时交给了一手提拔的副帮主,自己则带着长贵他们七个人踏上了求富贵的路。

  他们到了无极村,在村子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由一个叫茹珺的女人带着,出海去了一个叫浮游秘境的岛。那江河平时对所有人都没好气,却对这个叫茹珺的女人格外尊敬。

  到了岛上之后,除了没有遇见梼杌掉下悬崖,江河一行人的遭遇和妙果他们差不多。一共八个人一起进的迷雾幻境,第一个出来的就是长贵。和余洋一样,长贵见到的也是自己死去的母亲。

  最终只有四个人出来了,还有四个人永远的留在了迷雾幻境。

  接着他们走进了一个庙,江河说这里是藏宝阁,地上的东西每人可以拿一样,供台上的东西不可以碰。除了逐个翻看两侧箱子的江河,长贵三人都拿了自认为最终的金子。

  “喏,就是这个。”长贵说着,把脚边的一个帆布包打开,里面是一顶金灿灿的皇冠,上面还镶嵌着许多硕大的宝石。

  “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他苦笑了一下,继续说。

  三人把自己选定的东西塞进包里,才扭扭捏捏把长贵推出去和江河说商量,要不然就到此为止了。反正金子也拿了,就算回去没有那笔钱,这辈子也吃喝不愁了。

  没想到江河异常坚定地拒绝了,还拿出一把匕首,扬言谁敢退缩就杀了谁。

  其他人没办法,只好跟着江河继续朝里面走。不出意外,他们也遇到了梦影。

  长贵梦见了自己并没有被亲身父母抛弃,而是从小就锦衣玉食,后来上了私塾,又准备出国。就在准备出国的时候,他一直佩戴的那块无字羊脂玉牌突然滚烫,长贵一把拽下自己胸口的玉牌,却发现周围全都变成了碎片,在一片片掉落。他忽然就失去了意识,等再醒来时,就看到了江河。江河说长贵是从上面的树叶里掉下来的。

  长贵的玉牌是他从一个落魄的地主家里抢过来的,据说是那家的传家宝。他一直佩戴着,连洗澡都不摘下,并不是有多喜欢,只是听人说这个能无字的玉牌能辟邪。长贵这一行做的缺德事多了,难免会迷信一些。

  江河戴着的手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转动,虽说不知道时间,不过应该是等了很久。直到他们把各自身上带着的罐头吃掉了三分之二,也没等到剩下的两个人。

  听到这里,妙果和曹成交换了一下眼神。按照长贵所描述的,他们遇到的梦影应该已经是被胡燕来改造过的终极形态。

  后来,江河和长贵决定先进去把要找的东西找到。因为这趟活儿出来之前就说好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谁折在里面也怨不得旁人。两人一拍即合,立刻收拾东西准备进入树干。这么一大棵树,两人呆到现在早就摸清楚了,树根的地方有个洞。

  “后来,我们一前一后进了那个洞。”长贵的脸上浮现出一种被背叛的愤怒,“我先进来的,可是江河他……他居然没进来!他反悔了!等我再想去找那个洞,哪里还有洞!早知道如此,之前在藏宝阁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同意原路返回?肯定是江河自己一个人回去了,回去之后就谎称说去找了没找到,跟着去的人都死了。这样他就能独吞所有的钱!还不会被人揭穿!”

  长贵的话在妙果和曹成听来却豁然开朗。玄音和少白不是先走了,而是进来的时候就不在同一个地方。不过两人没吭声,继续听长贵说。

  长贵在猜测完又狠狠地骂了一阵子江河之后,才怏怏地接着说:“然后我就来到这个村子。”

  和妙果二人一样,长贵划着船来到洞口,进来之后受到了众人的礼遇。每天都有人请他吃饭,每天在不同的人家里睡觉,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七天。这七天里长贵讲述了自己所在时代发生的事情,每一次都能获得惊叹和掌声,大家把他当成英雄。

  这七天里,长贵也提了好几次想离开,却不停地被人挽留。这里实在太漂亮了,不用干活,每天还被好吃好喝地供着。长贵被挽留了几次就不再提起。直到第八天,长贵在周婶家的房间里醒来,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周婶的大儿子,容貌也变成了自己十三四岁的时候。

  周婶是长贵进村子之后第一天晚上留宿的人家。长贵去的时候,周婶只有一个丈夫,没有孩子。

  变成村民之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虽然每天都和和睦睦,但长贵只能说符合自己人物设定的话,自己真正想说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长贵经常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他清醒的时候知道自己是东昌县万虎帮那个四十五岁中年人长贵,迷糊的时候脑子里面出现的记忆却是,自己从小在桃花村长大,是周婶和周大伯生的今年十四岁的儿子长贵。长贵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迷糊的时间越来越长。

  直到妹妹小六子来了。白天里,长贵所有的时间都变成了迷糊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