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梦影-玄音篇
  曹成依旧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他的右手食指非常痛,痛到整个手都像是在被灼烧。

  “怎么不说话?你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啊?”曹功看着一直在忍痛没有出声的曹成,笑着说,“你呀,也不要太焦虑了,以你的成绩,清北大学肯定没问题的!就是选哪个专业的事情了。听说热门的专业可不好考,万一分数不够,被调剂到了冷门专业……”

  姐姐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曹成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的手一直在抖,并且抖得越来越厉害。曹成觉得自己痛到快爆炸了。

  “叮叮叮!”闹钟还在响。

  姐姐伸手想关掉闹钟,不过这次曹成快了一步。他用完好的左手一把抓起闹钟。

  闹钟变成了一把剑,是已经认主的轩辕剑。

  曹成一下子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们一起进去。”玄音内心被书店这帮伙计感动了,不过表面上还装作淡定。

  余洋提问道:“老大,进去之后如果和迷雾幻境里面的情况一样,我们走散了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谁先出来就等一下其他人。”玄音说。

  这里是梦影,里面什么都是假的!曹成“仓啷”一声拔出轩辕剑,双手握着剑柄,对着面前的姐姐砍去,却在离曹功头顶半寸的地方忽然停了下来。

  对面的姐姐也不躲闪,她平静地问:“你下的了手吗?我可是你姐姐。”

  “你不是我姐姐!我姐姐是清北高材生,现在在京都做沈家大少奶奶!她,永远不可能,安于现状,不求上进!”曹成说完,手里的轩辕剑重重落下落下,眼睛都没眨一下。

  整个空间突然震动摇晃,“哗啦”一声,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像碎片一样破裂、消失。

  等一切散去,曹成发现自己站在一颗巨大的树下面。这树不算高,却枝繁叶茂。展开的树枝向周围弥漫开,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绿色海洋,一眼望去看不到头。

  “你是第二个出来的,速度算快了。”玄音靠在树干上,捂着肩膀对曹成虚弱地笑了笑。

  曹成第一次见到玄音这副仿佛不堪一击的孱弱模样,印象里,玄音永远处事不惊,云淡风轻。

  “我现在没办法相信你,换句话说,怎么证明你是玄音?”曹成没有贸然跑过去扶玄音,而是警惕地看着他问道。

  “终于长心眼了。你一个月六千块钱还要不要了?”玄音虚弱地笑着骂道。他忽然喷了一口血,手一直捂着的肩膀处也开始渗血。

  “老大!”曹成眼睛都红了,他跑过去扶住玄音,嘴里不停问,“谁干的?谁干的?你跟我说,我搞不死他!”

  “我干的。”玄音平静地说。

  曹成吃惊到手都忘记扶了,他磕磕巴巴地问:“老大,你这是……自己砍自己?”

  玄音没理睬他,自顾自地说:“我进去之后,就发现不对劲了。”

  玄音是在青雉殿的床帏内醒来的,这里是王的寝宫。

  “你昨晚又贪杯了。”王站在窗口,回身看刚刚睁开眼睛的玄音,笑吟吟地说。

  玄音没吭声,这是一个很高明的梦境。床幔的布料、窗边投进的阳光,王的声音,每一个细节都比真实更真实。

  但这不是真实的,作为梦神,玄音自己很清楚。可他不愿意拆穿这一切,因为这是他自千年以来,第一次在梦里见到活着的王。

  贵为人界诸神之首的梦神,却没办法在梦里见到自己最想见的那个人,即使好不容易构筑成功,王在梦里也永远是躺在棺材里面,一动不动。玄音用尽办法之后,也只能沮丧的接受这一事实。

  而现在,王就在梦里,活生生的。

  玄音从善如流地自嘲道:“是啊,我又贪杯了。”

  “你昨夜说的话可是真的?”王望着玄音,哀怨地问。

  这语气让玄音清醒了一些。王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哪怕大敌逼近,王城失守。王永远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语气沉稳得令人心安。

  “下臣不知昨夜说了什么。”玄音下床之后,不动声色地退后了半步,回道。

  “你说了你的心意。我,当真了。”王继续用哀怨到令人作呕的语气说着。

  “下臣惶恐。”玄音又退后半步。

  “何必自欺欺人。你对我的心意,瞒得了全天下,瞒得了所有人,又怎么能瞒得住你自己?就算捂住眼睛不去看,那份心意也无从消去。”王妩媚地笑了。

  玄音忍无可忍,他实在受不了这个梦境继续亵渎他心目中的王。玄音凭空抽出一把杖剑挡在前胸:“梦影,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希望你不要再继续下去。我是受人所托进来调查事情,你莫要阻挡我。”

  “若是我说不呢?”王脸上的媚态消失了,她往凌乱的床上一坐,顷刻间气势全变,变成了驰骋沙场的飒爽将军。

  “那我只能……和你撕破脸。”玄音叹了一口气,拔剑出杖。

  王笑了,不是之前轻薄的笑,而是带着三分看戏七分不屑的笑。她这一笑颇有王本来的风范,让玄音呆了呆。

  “怎么,你想以下犯上,来行刺我不成?”王揶揄道。

  “下臣不敢。”即使知道这人是假的,玄音仍然本能地脱口而出。

  王拂袖而起,走在前面,说道:“陪我散步吧,满城的桃花都开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沿着王城的中轴线向外走去,心照不宣。

  王用一种漠然的语气说道:“我在这里也好些年了,遇到过许多人,像你这样能一眼看出我是谁的,还挺少见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梦神,也造梦。”玄音简短地回道。

  王露出了一丝诧异:“梦神不是周公吗?”

  “家师已经仙去。”玄音解释道。

  “原来是遇到同行了。”王捂嘴浅笑半天才说,“你不是一个人进来的,你的同伴也在做梦呢。我给他们都安排了最好的人生。”

  “再好的人生也是梦,梦是不真实的。”玄音不吭不卑地说。

  王微怒:“你在讽刺我是不真实的吗?”

  “很早以前,沈家有两个兄弟,其中一个就是无极村的老祖,他创造了梦影。”玄音说道。

  梦影摇摇头,用冷漠地语气说:“我是我,我只是我自己,我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玄音停下脚步,抬起头怀疑地问:“你是你自己?”

  “任何东西时间久了之后都有灵,你不知道吗?”梦影鄙夷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是沈无极创造出来的,我是他意志的投射。但你搞错了一点,真正给了我生命的人是胡燕来。而胡燕来,他从来不觉得我是他的延伸。周公那么了不起的人,怎么会有你这种蠢货接班人。”

  玄音不想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纠缠下去:“我受无极村村长的委托,进来调查供桌上丢失物品的踪迹,麻烦行个方便。”

  梦影摘了一把桃花,慵懒地说:“是无极村那群不人不鬼的东西叫你进来的?那我要告诉你一个很无趣的真相,你被骗了!不过别难过,你不是第一个被他们骗进来的。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