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七十章 凌霜
  昨天累了一天,晚上所有人都是饿着肚子睡觉的,精神并不太好。早上起来,由恢复最快的妙果和终于醒过来的少白去给大家找吃的。一夜未眠的玄音则是被余洋和卓阳替了下来,坐在角落里打盹,没过一会儿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妙果和少白去了外环西面,那里有一种长得像樱桃的果子,茹珺称之为红果,学名叫欧李,因果实含钙高又称钙果。果实酸甜可口,风味独特,其钙和铁的含量为水果之最。钙果在人界卖的很贵,不过在浮游秘境里倒是不少见,至少外环的西面到处都是。

  采摘钙果的时候,居然碰上了那对梼杌母子。是的,母子。玄音说了,本来是三只梼杌,不过一家三口死了一只。

  “这是什么情况?我记得上来的时候,这两只还在狼群的包围下吧?怎么在这儿出现了?”正在一边摘一边吃的妙果看到梼杌立刻警惕了起来。

  对面几棵树旁边的两只梼杌也看到了妙果和少白。这两只上古凶兽明显还记得他们,小梼杌跃跃欲试想上前打一场,被梼杌妈妈一口咬住后脖子叼起来。转身,头也不回就往树林深处走去。

  “玩过游戏吧?我觉得这两只梼杌很像是被无极村的老祖强行留在了浮游秘境里面充当看门的npc。无论在什么位置,都会第二天回到设定好的地方,继续看门。”少白猜测道。

  妙果觉得有道理,但也有地方说不通。又摘了一会儿红果,妙果才想到哪里说不通:“那梼杌爸爸呢?如果死npc的话,怎么会死被……玄音的朋友打死?”

  少白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憋了半天才出了一句:“只能说,玄音的朋友实在太强了。”

  吃完早饭,玄音领着书店众人终于来到了迷雾幻境的入口。这个入口不难找,森林的正南方向走到尽头就是。

  “进去之后不要理会任何让你们留下来的邀请,不要吃他们的东西。直接找出口。如果找不到出口就原路返回,如果没办法原路返回,就在原地等我。不要被表象迷惑,迷雾幻境里面出现的人都是现实里已经消失的人。消失的就是消失了,就算再留念,也不是真的。”玄音看着那个透着彩虹光晕的入口,心情复杂地说。

  因为茹珺说到这个迷雾幻境的时候语气含糊,所以玄音也不确定里面到底有多危险。出发前,他让大家回了趟放行李的小木屋,把便携易保存的食物拿出来,每个人都分得一部分。至少如果在里面耗时太久,也不用像昨晚一样饿肚子。

  既然清楚没人里面的情况,剩下也没什么好交代的,大家沉默着,鱼贯而入。

  余洋一进来,前面的和后面的人都消失不见了。周围一片黑暗,前方隐约有一团暖黄色的光亮。

  他从背包里掏出一根香肠,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余洋每次遇到紧张的时候,都靠吃东西缓解压力,当然,其他时候馋了也会吃。他身上大部分时候都会准备许多小零食。昨晚饿肚子是因为在山崖底下能吃的都吃光了。

  一根接着一根,带来的香肠很快被余洋吃光了。等到他打了个饱嗝,前方的暖黄色光亮这才清晰了起来,是屋子里面的灯光。一栋小屋孤零零地立在飘着小雪的夜色里。窗边还坐着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像是在等什么人。

  余洋环顾了一下黑漆漆的四周,除了眼前的小屋之外,什么都没有。不会这么巧在等我吧?想到这里,他咽了咽口水,磨磨蹭蹭的不太想进去了。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忽然,窗边的人影动了。余洋以最快的速度,从身后拔出他的开山斧,心里打定主意,无论一会儿里面出来了什么,先一斧头劈上去再说。

  “吱呀”一声,门被从里面打开了。从里面出来的人让余洋瞬间愣住。他努力了好几次,那一斧头始终没好意思劈上去。

  “洋儿,外面下雪了,不进来坐坐吗?”说话的是余洋早已去世的母亲。她穿着一身漂亮的绿色丝绸连衣裙,和家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余洋的母亲叫凌霜,是神木族的人。各地世袭的山神一脉都喜欢和神木族联姻。神木族的族人寿命长,聪慧,且无法离开自己的本体太远。他们通常独来独往没有亲朋好友。

  可是神木族的女子其实并不能生育,这一点不是秘密。无论是妖怪还是人类,都是以本体的血肉之躯孕育子嗣。可是神木族的本体是草木,当她们生出新生命的时候,自己也会迎来死亡。所以神木族的女子,除非非常的爱一个男人,不然都会本能的抗拒婚姻。谁又想生完孩子就挂掉呢?

  这也是余洋想不通的地方,在他看来,他那个天天混吃等死、买个新手机还要背着爷爷用的爹简直一无是处,连爷爷也说了,之后以后直接隔代传位,他爹不会被纳入考虑范围内。不过他爹也不在乎,依旧整天乐呵呵的。

  这样一个废柴,何德何能能赢得母亲的芳心,还心甘情愿用命替他生小孩?这个问题困惑了余洋很久。

  虽然余洋和他出生那天就去世的母亲不太熟,但到底是给予自己生命的人,余洋没好意思下斧头。

  现在这场面有些尴尬了,余洋不知道自己该进去还是在继续在外面呆着。

  像是看出了儿子的尴尬,凌霜温柔地笑了一下,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放心,我不留你,也请你吃饭,就进来说说话,行吗?”

  余洋本来想拒绝,可话到嘴边变成了:“好啊。”

  他在凌霜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期待。

  小屋里面没什么家具,窗边放着一张木桌和两个木凳子,连张床都没有。桌子上只有凌霜这一侧放着一杯茶,余洋面前什么都没有。

  “想问一下,你确实是我母亲吗?还是……迷雾幻境编出来的一个虚幻的想象?”余洋彻底困惑了,不是说里面消失的人会想办法留人或是蛊惑人吃东西吗?

  对面的凌霜一脸满足地看着余洋,半晌,才开口说道:“虽然只是一缕精魂,但我确实是你母亲。观潮肯定已经告诉你了,但还是重新介绍一下,我叫凌霜。你出生的那一刻,我刚好去世,所以,今天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余洋内心一震,余观潮是余洋亲爹本来的名字,母亲去世之后,他爹不顾爷爷反对,非要改名字,改成了现在的余默。这么多年,余观潮这个名字已经没什么人记得了,身边的狐朋狗友都亲切地喊余洋他爹——老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