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纯倾公主(1)
  我是纯倾公主,后来又被封为固伦纯倾公主。我姐姐是固伦纯禧公主。我阿玛是康熙的弟弟,恭亲王常宁,我额娘是庶福晋晋氏。史书上公主不记姓名,只记封号,更不用说我额娘,她连全名都不曾留下。

  不过我记得,她叫晋媛,特别好听的一个名字。额娘唤我小秋,唤姐姐春来。我也不知道这是大名还是小名,没人说过,所有人都喊我们公主。

  是的,公主。只有皇帝的女儿才能被称为公主。我们是……康熙的养女。

  史书上,康熙只有一个养女,就是我姐姐。我彻底被抹去了所有存在过的痕迹。我猜,可能是因为康熙太害怕了吧。

  我阿玛常宁是世祖顺治的第五子。顺治一生共有八个儿子,其中有四个长大成人。他们是玄烨、福全、我阿玛、隆禧。这四个人里,纯靖亲王隆禧又是十九岁就去世了。所以说,康熙的同胞兄弟中就只剩下,福全和我阿玛。

  可是康熙不喜欢我阿玛,我阿玛去世的时候,连谥号都没有,丧事也草草办完,康熙甚至都没有来送我阿玛最后一程。

  这一切,只因为那个算命的一句话。他说,常宁的长女会毁了大清朝。

  虽然我叫小秋,我姐姐叫春来,但我们几乎是同时出生的。倒也不是双胞胎,我和姐姐长得很不一样。姐姐像阿玛,我像额娘。产婆实在记不清谁先谁后了,但又不敢说,就说姐姐先出来的。不过我一直觉得,我才是先出来的那个。

  我跟姐姐说了这事,还特别得意地让她喊我姐姐。不过说完之后,姐姐一脸紧张地捂住我的嘴,偷偷叮嘱我一定不能说出去。那时候的姐姐已经是进宫五年的纯禧公主,而我还是纯倾格格。

  姐姐和我完全是两种性格,她温柔又安静,是真正的大家闺秀。而我不一样,我特别顽皮,整天上蹿下跳惹阿玛生气。很久以后我每次想起那段日子,都忍不住后悔地想,要是当时没惹阿玛生气就好了。可惜现实没有如果。

  我第一次被发现与众不同,是来天葵的日子。正常的姑娘家都要到十四五岁,甚至更晚。而我七岁就来了天葵。

  天葵来的那一晚,我做了个梦。我梦见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路上有铁皮包着的东西在移动,遇见的男人都没有留辫子,女人都不缠足。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又小又薄的砖块,有人对着小砖块大声说话,有人盯着小砖块看得聚精会神。我刚想凑上去看看那个小砖块里面有什么,就被醒了。

  我是被贴身丫鬟翠儿叫醒的。翠儿跟我很亲,她总是在我做噩梦的时候轻轻把我摇醒,然后像个大姐姐一样拍着我让我再次入睡。

  翠儿给我理了理被褥,忽然她身体僵住了,她的手摸到了一摊黏糊糊的东西。翠儿举着右手,贴近灯光想看个究竟。

  “翠儿,那是什么啊?是不是血?我闻到了血的味道。”我坐在床上兴致勃勃地问。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些兴奋。

  “别说话!”翠儿压低了嗓子重重地说,语气很凶。

  这让我觉得挺委屈的。不过看见她面色发白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

  翠儿像是石化了一样,就这么站在那盏灯前面一动不动。不对,也不是一动不动,我看见她的影子在轻轻晃动,翠儿在颤抖。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三更了,我等得不耐烦,打了个哈欠:“别管血不血了,先换个被褥,你家小姐我想睡觉!”

  “不,不是血!小姐,那是……红油漆!”翠儿强装镇定地瞎说八道。

  我彻底迷惑了:“你瞎说什么啊?”

  “小姐,那是红油漆!明天我洗被褥的时候,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这么说。”翠儿继续坚定地胡说八道。

  现在想来,那时的翠儿不过十五岁,真的不容易。

  不过这事没撑到第二天,房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来的人是我额娘。她看见穿着单薄中衣的我坐在床上,身上连个东西都没披,张口就想训斥翠儿。可是很快,我额娘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她看见了灯光下,翠儿举着带血的手,脸色白的像纸一样。

  我额娘的脸色也刷的一下白了,她晃了晃身子,差点跌倒,还好跟着来的周嬷嬷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我额娘。

  额娘稳住身子后的第一句话,是对在场的另外三个人说:“这件事,谁都不许往外说!明天翠儿亲自洗被褥,不,现在就洗,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就说……”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说辞。

  还是翠儿机敏,替我额娘说道:“就说是红油漆!”

  “对!就说是红油漆!”额娘郑重地重复道。

  周嬷嬷神情复杂地看着我额娘,说道:“翠儿洗被子,老奴洗褥子,这样快一些,最好天亮之前就洗完。”

  第二天,有人问起来,翠儿就按说好的说辞笑着抱怨道:“小姐白日里身上蹭着红油漆了,这不没注意,蹭到了床上。小姐身份尊贵,怎么能睡脏的被褥,所以发现了就赶紧换下来洗了。”

  其实这话有漏洞,换下来之后,被褥不一定要当天晚上洗。可惜才十五岁的翠儿想不到那么多,额娘当时慌了神也没想到。唯一能想到的应该是周嬷嬷,可她什么都没说。

  直到一道恩旨下来,康熙认我做养女,我被封为了纯倾公主,我才恍然大悟。周嬷嬷大概一直就是康熙放在我额娘身边的眼线。他不放心。毕竟我和我姐姐几乎是同时出生。

  从那以后,我开始称呼一个陌生人为皇阿玛,另一个陌生人为皇额娘。而这两人我之前都没怎么见过,真有意思。更有意思的是,我阿玛和额娘见着我之后还得行礼。

  进宫那天,我远远地看见了姐姐。虽然姐姐和我见的次数屈指可数,但血浓于水,我知道,她很爱我。我冲她挥了挥手,有些高兴。心里想着,是不是以后都能经常见到姐姐了?

  姐姐明显看见我了,可奇怪的是,她却捂住脸背过身子。好像是……哭了?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宫里的生活特别无聊,出去见人都要通报。不知道是我这样还是大家都这样。平日里还好,就是听嬷嬷教导各种规矩。而我来天葵的时候,所有人都如临大敌,我只能被关在寝宫,连出去看看花都不行。

  时间久了我也发现有点不对劲。按理说我这个年纪应该开蒙识字了,连我姐姐都有学上。可是周围所有人都好像忘了这件事。我偷偷问了一个小宫女,怎么才能安排我去识字。那宫女和翠儿不一样,她像是被吓着了,立刻跪了下来什么话也不说就知道一个劲磕头。

  后来王嬷嬷来了,当着我的面让人杖罚了那个叫红儿的小宫女,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

  不过这难不倒我,我每个月天葵来的时候,都能整晚梦见那个奇怪的地方。在梦里,我变成了一个小学生,学习各种知识。那些知识都很有意思。唯一遗憾的是,在梦里学到的文字看起来和我们大清朝的字不太一样,少了好多笔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