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哈代的猜测
  “茹珺姐,村长喊你。”门外传来手下的声音。

  茹珺揉了揉微红的眼眶,手拿开时已经恢复了平日里强势独立女性的模样。

  “知道了,这就来。”茹珺回道。

  村长称病看来是假的。茹珺进房间的时候,哈代正坐在摇椅上带着老花镜看一本书。

  他指了指旁边的凳子,中气十足地对茹珺说:“随便坐。”这精神抖擞的样子,哪里像是生病的人。

  茹珺心里一沉,村长果然是故意对玄音避而不见。

  “我昨晚让小桃子给你带话,让你别把林子里那对母子梼杌透露给玄音,你没说吧?”村长抬眼看来看茹珺,问道。

  茹珺摇摇头:“没说。”但她紧接着又加了句:“那林子挺大的,玄音他们未必就能遇到梼杌。”

  “没有你的地图,他们和梼杌相遇是早晚的事情,要想进第二环迷雾幻境,他们根本避不开梼杌母子。你可能猜到了。当年老祖天纵奇才,捉了一对梼杌来作为外环的看守,看的就是这迷雾幻境的门。可惜,那只白泽后来不知道怎么进来了,打死了那只公梼杌……”村长慢条斯理地分析道。

  茹珺越听越觉得难以置信,忍不住打断哈代的话:“为什么?山茶花交易所就这么想让玄音死吗?他可是梦神啊!人界诸神之首,他现在连个徒弟都没有,死了之后谁来继承神位?可是,村长,你为什么也会希望他死呢?”

  说到最后,茹珺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水,她直视着哈代的眼睛。茹珺生气了。她一直很珍惜和玄音直接的友谊,把妙果当亲妹妹一样。还有那个傻呵呵的愣小子……

  哈达欣慰地说:“不错,你进步了。就算不忍,还是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照着做了。这么多年,总算学会不意气用事了。记住,我是无极村的村长,我做什么事情都是以咱们村长为重。你,会是下一任村长,所以你要学会把个人感情和村子的事割裂。

  不错,我是和山茶花交易所达成了协议。但谁说我要玄音死了?我只答应他们不给玄音提供任何帮助。”

  “他们里面只有妙果的战斗力还能看,但是对上梼杌还是太危险了。何况玄音,玄音他……”茹珺不忍再说。在所有人眼里,玄音根本就是个战五渣。

  哈达放下手里的书,缓缓说道:“你太低估妙果了,什么叫还能看?你可知,北冥山一战,妙果在和轩辕古离缠斗的过程中,进化了!提升的还是最难的火属性!呵,这个小丫头的身世被玄音捂的死死的,但可以肯定,来头一定不简单。我翻遍了无极村历任村长留下的笔记,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妖能通过战斗而非修炼进化的。”

  茹珺露出茫然的神色,北冥山之战可以说非常轰动了,一直到现在都被三界津津乐道,越传越离谱。但一个共识是书店众人是历经千辛万苦,才侥幸躲过了轩辕古离的杀手,逃了出来。她和妙果聊天的时候,也问过。可是妙果每次都一笔带过,从不细说,倒是对莫河镇的各种零食侃侃而谈。

  听村长的语气,妙果和轩辕古离居然势均力敌?

  “别觉得很惊讶,妙果比从前的你拎的清楚。她不说一定是玄音嘱咐的。这事一旦传开,妙果的身世就捂不住了。总有那么个把好奇心强烈的人会刨根问底。也别对妙果心生芥蒂,这个小丫头不容易。看玄音的反应,小丫头的身世若是爆出来,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哈达宽慰道。

  “是我失态了。”茹珺欠了欠身子,对哈代说,“可是,我们为什么要答应他们?是山茶花交易所威胁您了吗?”

  村长哈哈大笑:“茹珺啊茹珺,我刚刚还表扬你,这会儿你这个思想又回去了。他们能威胁我什么呢?我什么都不在乎。威胁村子?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咱们村几百个人,个个都是好样的,个个都是精兵强将,还怕人威胁?”

  “那……我想不出来原因了。”茹珺皱着眉头说。

  哈代走到窗户前,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除了威逼,剩下的手段自然是利诱了。他们承诺,给我们提供改良的方子。”

  茹珺面色一惊:“您相信了?方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改良,老祖天纵奇才……”

  茹珺还想说话,却被哈代制止了:“老祖是天纵奇才,可天纵奇才的人不止老祖一个。科技都进步了,连人界的人都能坐着船去外太空了,方子改良有什么稀奇的。我们做不到那是我们能力不行,可人家……山茶花交易所不是普通的地方。我看了改良方子的前半截,确实比咱们现在用的强上百倍。”

  哈代说到这里,面露哀伤。这个方子,是无极村里所有人永远的痛。

  没等茹珺开口,哈代又说道:“再说了,我不觉得山茶花交易所是真的想对付玄音。更像是……一种试探。像是在试探玄音的深浅。我有种感觉,山茶花交易所里面一定正在发生着什么特别巨大的变化。不过那个层级的变化,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无法想象也无法插手的。

  你有没有想过,北风为什么会刚刚好出现在临江市的宏福赌场?”

  “那自然是临江市有委托,又有七宝玲珑塔上的镶嵌物,而且华夏疫情刚好也结束了……”茹珺说着说着忽然语塞。从玄音和妙果的描述中来看,这一切都是完完全全的巧合,可是北风的出现绝不是巧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北风应该是山茶花交易所三支王牌部队里的一员。那三支部队很神秘,连名字都不为外人所知。那种人,最后被你抓到了我们村子,怎么可能仅仅是巧合。那么,从玄音决定去临江市开始,这就是一个有预谋的事情。查查玄音为什么去临江市,再问问,佘家父子那段时间怎么就刚好去了宏福。”哈代说。

  茹珺不解地问:“如果按您的猜测,这是一个局,做局的人想要试探玄音,可是这局如此复杂,一旦其中有一环扣不上,那不就白做了?”

  “怎么会白做。他们想试探的东西,这不都一点点试探出来了吗?玄音去找七宝玲珑塔的镶嵌宝物,说明他恋旧,专一,执着。看他旅途中对书店里的伙计的态度,就知道他御下宽厚,不刻薄。

  到了临江市先处理委托才去赌场,说明他做事分得清轻重缓急。遇到佘家父子愿意出手相助,说明他心善,心善之人容易结善缘。遇到赌场的求和,他会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来找你却不要你还人情,而是要和咱们村交易。说明他有脑子。”哈代露出赞许的笑容。

  “都试探出了这么多,接下来他们还要试探什么呢?”茹珺问。

  “可以试探的多了去了。看看他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能不能临危不惧。看看他会怎么处理梼杌母子,看看他能不能带着所有人出来。那么大一个浮游秘境,在我们眼里,那是圣地,在山茶花交易所眼里,那不过就是个给玄音带队通关用的关卡罢了。”哈代自嘲道,“我甚至都怀疑,咱们村藏宝阁被盗也根本不是偶然。不过是山茶花交易所设局的一步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