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零六章 梁君儿
  玄音和佘耀林当即又兑换了一个筹码,这次他们选择的下注对象是一个得了骨癌的女人,她叫梁君儿。

  要说这个梁君儿,在全国来说也算是个知名的人物了,她的经历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

  梁君儿今年三十岁,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父母不知。从高中开始就开始半工半读。她相貌出众,成绩优异,不仅拿到了全额奖学金,还考上了华夏最好的大学——清北大学,学习金融。

  大学期间,梁君儿就开始各种倒腾做买卖,她摆过地摊,租过门面,还跟人一起合伙做过两年进出口。毕业后也没有进金融公司,而是用在学校里赚的第一桶金做了线上购物网站。从一个小公司慢慢发展成庞然大物。总之华夏经济发展最快的三十年她刚巧赶上了。

  都说猪站对了风口都能飞起来,何况梁君儿这样双商极高的人。不过关于梁君儿,大众讨论的最多的不是她的事业,而是她令人啧啧称奇的三段感情。

  梁君儿的初恋是大学学长胡兆乐,曾经和她一起合伙做过两年生意,却在毕业之后被梁君儿一脚踢开。

  离开学校后,梁君儿在事业方面蒸蒸日上,感情上也遇到了第一任前夫石文卓。石文卓是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成功企业家。当时的梁君儿把线上购物做的风生水起时,又搞起了即时聊天应用,资金链紧张。石文卓方面曾一度放出风声要和她合并公司,但是随着两人闪电结婚又闪电离婚,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大家都是梁君儿是想抱石文卓的大腿,结果没抱成,被人家甩掉了。

  不知道为什么,舆论几乎一边倒,对梁君儿这个白手起家的女企业家满满的都是恶意。胡兆乐和石文卓在离开梁君儿后,还通过电视访谈,热搜等方式隐晦地踩过梁君儿,反观梁君儿这里,闭口不谈两位前任,就像没事人一样正常工作,正常休息。只是有心人发现,梁君儿瘦了很多。

  再就是第二任前夫汤谷初。汤是个年轻的艺术系教授,这段婚姻也只维持了不到一年,两人就和平分手。汤谷初没有像梁君儿其他前任一样不停爆料,他离开了华夏去了K国,两人的社交媒体上一直保持互相关注的状态,不过都没再更新过。

  之后的梁君儿就不再想着谈恋爱了,而是努力奋斗搞事业,她毕业后不到二十年,就把自己送上了华夏富豪榜第九位。

  直到两年前,四十二岁的梁君儿被查出得了骨癌,她开始了漫长的治疗过程。

  是玄音选的梁君儿,按照推算,她会在明天的正午十二点去世。即使已经身价千亿,玄音还是觉得梁君儿的面相太苦了,私心里他希望梁君儿走的舒服一些,不要被赌场打乱了离世的时间。

  和佘家父子约好了时间后,书店所有人一起去了玄音所在套房的客厅,老板有话要说。

  “我昨晚入梦时发现,王胜财的梦被人提前动过手脚。”玄音皱了皱眉头接着说:“被人人为地断开了。”

  在场除了妙果和少白,其他人一脸懵逼。

  曹成最先出来问:“老大,不懂就问,什么叫被断开了?”

  玄音解释道:“这类临终回忆类梦境,一般都是一个场景紧接着另一个场景,会出现许多做梦人意识深处最重要的回忆。可是昨天我进了梦境却发现,王胜财梦中第一个场景和第二个场景之间,被人为地塞进了一大段黑暗,伪装成梦境结束的样子。

  这人是个高手,可惜学艺不精,如果我来处理,会直接把梦的后半部分剪掉或者修改,而不是伪装。”

  “可是,玄音,这世上能处理梦境的人,不是只有你吗?”妙果想不通了。

  “也不是,梦神这一脉每次选择继承人,会先收五个根骨奇佳的徒弟,在摸清这五人秉性之后,只会选一个人来继承神格和职位。继承者才能学到全部,其他四人只算触到了皮毛,根本不可能去操控别人的梦境。”玄音说。

  余洋提了一个可能性:“那就奇怪了,老大,这人会不会有什么厉害的法器?”

  “可能是可能,不过即使有,法器也只是辅佐。”玄音说。

  欧阳树虔给出了另一种猜测:“也许是这人自学成才呢?”

  “这倒有可能,师父师祖挑的徒弟,一定有过人之处。”玄音比较认可这种猜测。

  “玄音,那今天晚上怎么办?”少白问。

  “不怎么办,按照计划进行。”玄音摇摇头,他猜到少白想说什么。

  还是卓阳直接,他把少白想说的意思直接问了出来:“老板,我们要不要合力除掉那人?”

  “除是肯定要除的,这个人的存在只会扰乱梦境的秩序。但不是今晚。”玄音说完,换了个话题:“说说梁君儿吧,我知道你们都认识她。”

  “见过几面,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我欣赏她在商场上的杀伐果决,以及在感情上拿得起放得下。而且没多少人知道,她热衷公益,每年都匿名捐一大笔钱,伍先生主导的拯救珍稀动物活动,梁君儿也有参加。”总算到了少白熟悉的领域,他评论道。

  “可是为什么每一个前任都说她不好呢?”曹成下意识地反驳道。

  “你只看到前任们说梁君儿不好,但你有看过梁君儿说哪个前任的坏话吗?”妙果毫不客气地回道。这次她和少白都站梁君儿。

  众人品了品,好像是这么个理。

  ……

  晚上,佘正明来找玄音,两人一起进入了梁君儿的临终回忆梦。

  梦里的第一个场景是福利院,梁君儿最好的一个朋友被人领养了,儿童版梁君儿抱着膝盖坐在福利院的树后面哭。一个小姑娘哭的撕心裂肺,令人心酸。

  画面一转,转到梁君儿接到通知书,她考上了清北大学。可是接受表彰的少女梁君儿并不开心,县里说好奖励她的五万元被层层扣押,最终拿到手的只有八千元。可是这事她不能说,不能有一个字的抱怨。少女梁君儿选择了沉默。

  玄音不知道梁君儿后来是怎么解决问题的,但是场景变了,变成了大学毕业的梁君儿正在和初恋胡兆乐吵架,原因是胡兆乐非要拿他们所有的积蓄和自己朋友去炒股,朋友说那只股票肯定涨。梁君儿当然不同意,两人谁也没说过谁,最终决定把钱对半分,顺便分道扬镳。

  本来这件事就算结束了,可胡兆乐炒股票赔的血本无归,梁君儿的生意却越做越好。于是,有对家花钱来请胡兆乐黑梁君儿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接了。

  胡兆乐签署的文件后来终于曝光了,可惜梁君儿的名声那时候已经臭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