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八十八章 柳仙(2)
  玄音看了看门外,像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怎么回事?”蒲云峰彻底糊涂了,在他看来,自家的客厅和平时没两样啊。

  “在梦里自然看不出来。蒲云峰出不去,那就蒲老爷子跟我来一趟。”玄音回头对蒲家爷孙说。

  “我怎么就不能……”蒲云峰刚想争辩。

  蒲援朝发火了:“让你呆着你就呆着!”

  虽然不知道爷爷在说什么,不过蒲云峰能看出来他在发火。蒲云峰缩了缩脑袋,认怂了。

  蒲援朝跟着玄音走出了门,他没看出来哪儿不对。

  “大师?”蒲援朝喊了一声玄音。

  玄音专注地看着从蒲云峰房间里飘出来一小朵一小朵金色花瓣,没有作答。

  蒲援朝只好绕到玄音面前,再喊一声:“大师!”

  “知道步步生莲吗?传说王母大婚时,地上铺了九九八十一朵金叶莲,她每走一步,就会有一朵金叶莲盛开,走完这条莲花路刚好到了……天公身边。”玄音没有直呼其名,而是用了尊称。

  “这跟我孙子有啥关系?”蒲援朝不解地看着玄音。

  “这八十一朵金莲被养在王母花苑的景湖里,每隔九十九年,就会有一朵莲花随机投生人界,初入轮回。再由一朵新的莲花补上。不过人界的莲金叶莲转世都活不长。”玄音闭上眼睛,似有不忍。

  “为什么活不长啊?”蒲老爷子不解地问。

  “你见过投入河里的鱼食有剩下过吗?哪次不是被一拥而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什么投莲入世,为人界祈福。不过就是闲着无事抓一把鱼食扔进水里,看一阵热闹罢了。”玄音睁开眼睛,没了之前的不忍。

  “你孙子蒲云峰就是金叶莲转世投生。他身上飘出的金色花瓣只要是修行的人都能看见,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石,只是不知为什么,这个磁石至今只吸引了柳善平一个人。再结合他的遭遇,我猜你孙子应该是百年不遇的天煞孤星命格,也就你命硬,扛到了现在。”

  玄音说完,径直走进了蒲云峰的房间。眼前,一个呼噜打的震天响的胖子躺在床上,睡得很沉。他两个眼珠在眼皮之下快速地转动,表明他正在做梦。

  梦里的蒲云峰看见爷爷和玄音离开梦境之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心想反正什么也做不了,不如睡觉。他从小到大心态特别好,心宽体胖。要是一般人遇到这么多糟心的事情,早就疯了。

  “大师,你能不能救救我家云峰?这孩子打小就可怜。”蒲援朝给玄音跪下了,老泪纵横地说。

  “你不觉得这事有问题吗?为什么正常会被人抢得头破血流的金叶莲转世,现在只有柳善平一个人问津。”玄音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个问题。

  经他这么一点破,蒲援朝也觉得有问题了。他皱起了眉毛。

  “你之前说,你上山下乡那会儿就遇到了柳善平?”玄音问。

  “正是。”蒲援朝说。

  “那就奇怪了,我知道的轮回转世不会这么早就订好了隔世的命运?但是这件事怎么看都像是柳善平早就知道了一样,还昭示了所有权,连让你在家里供奉的也只有他一人。”玄音轻声自言自语道。

  “大师,我就想知道还能不能保住我孙子了!”蒲援朝跟在玄音后面,没听清玄音说的话,他有些急。

  “明晚我们去和柳仙谈判。放心,一般情况下,我都会想办法保住我的委托人。今天天快亮了,我要先回去了,明晚八点之后见。”玄音说完走到画的门旁,打开门。

  玄音的这一晚结束了。

  另一边,少白的夜晚刚刚开始。凌晨两点半,他要参加一个秘密的拍卖会。

  这是一场凭邀请函参加的拍卖会。

  “这场的票特别难搞,听说是有个百年才会出一次的拍品,所以价格要比我们之前说好的翻两番。”

  少白想起重阳节的话,心想,要是价格合适,除了那两个自己必得的拍品,那个百年一遇的拍品也值得收一收。

  拍卖会在晚霞镇交子庄举行,还特地花钱请了价格不菲的山茶花交易所旗下的安保队。

  少白要收的拍品分别是顺位第二的金圈和顺位第三的银圈,这俩是七彩玲珑塔上丢失的镶品之二,分别来自冥中城和晚霞镇的神秘收藏者。重阳节花费了很多人脉才得到的消息。

  自从轩辕古离不做掮客之后,各方都想要取代他原先的位置,这其中重阳节争的最凶,最是卖力。少白能和他谈成这笔生意,除了金条和一些稀有的珍宝之外,还有原因是少白答应重阳节,以自己为代表的的东北月湖家族会表态支持他。

  这些日子少白哪里都没去,就住在重阳节的店里等拍卖会开始。

  少白进场之后,在角落里环顾场间,他看见了自家的表妹月湖浅草,不过这种场合不适合寒暄,只能作罢。东北五家仙除了柳仙都到齐了。还有许多实力雄厚的妖族也出现了,四大家族自不用说,连最近几百年落魄的厉害的佘家也派了个代表。

  沈家家主沈云飞坐在倒数第二排,此时正闭着眼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他身边的私人助理沈夜正在向他汇报什么。可能是感觉到了少白的目光,沈夜朝少白这里看了一眼,不过应该没有和沈云飞汇报。沈云飞眼睛都没睁开。

  看来北冥山的事情对他影响很大,连家主都来了。少白心想。

  这点上少白错怪了沈云飞,他只是喜欢参加这种场合而已。

  轩辕家来的是个总管轩辕千盛,他是个逢人就笑脸相迎的好好先生,不过少白记得,小时候每次参加完轩辕家族的宴席,母亲在回家的路上都要告诫少白和妹妹满夏,要小心像轩辕千盛这种笑里藏刀的人。

  少白小时候不明白母亲的意思,等长大了满世界跑了一圈之后才知道母亲当年的告诫。

  龙族穆家来的是龙王爷穆成山的长女穆夕语。这位大小姐是一个比男人还要强势的存在,被称为最像穆成山的子女,没有之一。少白看她的时候,穆夕语正在翻看拍品的介绍小册子。似乎感应到有人在看自己,她抬头回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少白及时收回来目光。他对穆夕语最深的印象是她面不改色地当着大人面说谎,说满夏打了她,结果满夏回家就被母亲揍了一顿。那时候的满夏还很委屈,可是母亲说这顿打不是因为她相信了穆夕语的话。至于原因她没说,可是少白长大之后渐渐理解了。

  在场的东北四家仙来的都不是太爷太奶这样的家主,而是一群三四代。不知道为什么柳家这次没来,一般这种场合,东北五家仙都会抱团参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