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六十章 百草的任务
  少白对玄音说谎了,他没有回家。昨晚他确实收到了一封信,但不是来自妹妹满夏。

  这是少白第三次对玄音说谎,玄音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不知道是过于自信还是过于信任,少白猜测两者皆有。

  狐妖形态的少白像一道红色的闪电,在茫茫沙漠里跑得飞快,好像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回忆就追不上他了。

  月湖家族的男性看起来不用承担家族责任,比家族里的女性幸福很多。但其实他们从出生就自动隶属于山茶花交易所旗下的一支秘密部队,代号叫百草。

  百草的人平时需要呆在指定的地点,有着很好的掩护身份,在必要的时候,执行一些任务。任务没有规律,有些甚至看起来完全不合常理。一直到他们的下一代出现男孩,百草的身份自动解除,开始培养下一代百草。

  这个部队里的人身份很杂,除了同一个家族的人,大家彼此都不认识。

  少白听父亲说,这是月湖家族的老祖宗言束和上古一个叫做七友山的组织签订的契约。不然,以当时言束的实力,想要脱身不会那么轻易。七友山,就是后来的山茶花交易所。

  这个组织很有意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顺应时代改个名字。华夏国建国初期,它叫胜利银行;清代,它叫状元商会;明代它叫长明钱庄;宋代,它叫慕胜金银铺……

  每次改名,这个组织都会用寄信的形式通知所有知道它的人。方法简单粗暴,三界之内却没人敢嘲笑它。因为,虽然看起来不问世事,只是老实地做着生意,但真要论综合实力,连官方都不是它的对手。

  少白的指定地点是玄音身边,身份是玄音的晚辈兼伙计。

  从唐初到现在,他执行过三次任务,这是第三次。

  第一次是杀死慈海方丈。那时候少白、妙果和玄音就住在寺庙对面,大家关系很好,少白还经常陪妙果去蹭斋饭。所以少白接到任务后,犹豫了很久也下不去手。直到家族收到警告:如果慈海不死,所有月湖姓氏的人都会代替他死去。

  少白清晰地记得当时自己满手的血,以及方丈临死前看过来的眼神,有惊讶,有解脱,还有一丝开心,唯独没有怨恨。少白至今没想明白原因,却对这个神秘的组织有了一丝发自内心的害怕和敬畏。因为父亲说,组织从来都是言出必行。

  那次事情,玄音没有怀疑到他身上。

  第二次任务,是假装无意间透露给玄音一个消息。消息很奇怪,只有六个字:桥乡的水化了。

  少白查过,华夏确实有地方叫桥乡,可是那里四季如春,从未冷到结冰,何来化了一说。所以,这个桥乡明显不是人界的地名。当然,这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少白思考了很久,决定通过和妙果聊天的方式说出来。

  他和妙果聊起了自己去过的很多地方,胡诌地说:R国有个地方,英文名字翻译过来叫桥乡,那里常年冬天,只有夏天谁才会化开。少白约妙果,等桥乡的水化了,一起去旅游。

  当时玄音明显听到了,他拿着茶杯的手在空中悬了很久,忘了放下。

  后来没过多久,玄音就搬去了南平市,并且把自己喊到身边帮忙。

  这次是第三次,又是杀人。一个少白不认识(他当时不在店里),但玄音一定认识的人,周雨凤的管家,姓王。

  纸条上只有时间、地点和人名。

  少白要在晚上九点半,去盐边市中心的鼎盛夜店,找坐在吧台从左数第二个位置的王管家。把他的心脏摘出来,埋在周家老宅的院子里。方法无所谓,但一定不能被人看到。

  少白来到酒吧,一眼就看到了王管家,一个穿衣花哨,正在和年轻美女谈笑风生的老头。

  周雨凤去世之后,一直负责打理周家财产的王管家不再老实,手开始伸进周家的钱袋子里,连周雨凤做慈善的钱也贪。他现在很有钱。

  少白调整了一下表情,嘴角上调,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变成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这是多年来少白在全世界到处跑练就的技能,像变色龙一样随时伪装自己。

  趁着美女上厕所之际,少白走了过去,往王管家身边一座,自来熟地搭讪道:“有两下子啊,那么辣的妞都能泡到。”

  又对酒保说:“两杯威士忌,我请这位老哥喝一杯。”

  “兄弟,同道中人啊!”王管家看少白一身行头价格不菲,又在恭维自己,来了谈兴,接话道。

  “要不要玩点更刺激的?”

  两人一起对舞池里的美女品头论足了一会儿,少白邀请王管家。

  “怎么算更刺激?”王管家被吊起了胃口。

  “刚才后门有两个喝醉的,我藏起来了,怎么样,一人一个?”少白本就长得好看,这会儿眯着眼睛看王管家,看得对方心痒痒的。

  这还是个荤素不忌的老头。

  “行啊,我提供地方,你带路。”王管家果然上钩了。

  他也不等美女回来,直接就跟着少白走了。哪里是看上什么喝醉的美女,王管家馋的是眼前这个举手投足贵气十足,却透着一股子妩媚的公子哥少白。他寻思着,这小哥才一米七的个子,看起来很好对付。

  如少白所愿,王管家跟着自己来到一条僻静的巷子里。是个动手的好地方。

  “怎么没有美女呢?不会是你想约我吧?”

  王管家一步步逼近少白,色眯眯地看着他。

  “你还挺聪明。”少白平静地说。

  他不再伪装,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一把短匕首,对着王管家直接割喉,一刀毙命。

  王管家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很迷糊,怎么看起来像是猎物的漂亮男孩子,一下子就变成了猎人,还杀了自己。自己吃了长生糕,连癌症都没了,怎么能这么草率的死去!

  少白没留给他继续思考的时间,他把王管家的尸体拖去了自己提前找好的一个废旧的仓库。

  仓库里,少白戴上手套,有条不紊地剖开王管家的胸腔,找到那颗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他的动作很精准,所以血流的不算多。这是少白第二次的杀人任务,但明显不是他第二次杀人。

  少白的动作很流畅,很娴熟。

  按照纸条上的步骤,少白拎起装着王管家心脏的塑料袋去了周家老宅。已经没用的尸体,也被裹了一层塑料一同带去埋在了荒山野岭,

  也许某一天尸体会被雨水冲出来,但从现在开始,很长一段时间内,王管家会是一个被记录在案的失踪人口。

  处理好了心脏和尸体,少白还不忘回到那条僻静的小巷和废旧的仓库把血迹处理掉。

  做完这一切之后,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少白像没事人一样,找了家还没关门的烧烤摊,就着啤酒吃了顿正宗的东北烧烤。

  他一边吃一边想,虽然骗了玄音,但自己是真的喜欢妙果,这一点,从没变过。

  另一件事少白没敢想。如果有一天妙果和百草的任务起了冲突,自己会选择哪一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