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林深番外
  《神异经(西荒经)》:“西荒之中有人焉,长短如人,著百结败衣,手虎爪,名曰獏。伺人独行,辄食人脑,或舌出盘地丈馀,人先开其声,烧大石以投其舌,乃气绝而死。不然食人脑矣。”

  林深十七岁时在西湖边第一次见到玄音。

  那时候的他,已经噩梦缠身了整整十年。

  彼时的玄音正在西湖边上开茶楼。因为是上一个委托人的产业,所以虽然茶楼地理位置很好,装修也精美,租金却只是象征性地每个月收一百块。

  这便宜捡的,让妙果开心坏了。

  林深和同学玩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奈何还是学生,囊中羞涩,景点附近的店又太贵,转了很久还是没找到合适歇脚的地方,倒是捡到了一个样式很新的钱包。

  这两个学生也是实诚人,在原地站了很久等到了回来找钱包的少白。

  钱倒是无所谓,关键那钱包里面有一张他和玄音、妙果三个人的合影,少白实在舍不得不要。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少白邀请林深和他同学去缘梦茶楼坐一坐。

  “你们这里还解梦?茶楼加上解梦的模式我还是第一次见。”

  林深的同学好奇不已,在茶楼里到处转悠。这位同学是学画画的,满室的画作他却被一幅没有署名的绢本人物画深深吸引,画中正在女子正在低头礼佛,光看侧影都能想象面容有多美。

  “这幅画太好看了,作者是谁啊?”林深的同学好奇地问。

  “你真有眼光,作者是……”

  妙果刚准备回答,却被玄音打断:“妙果,给客人再上一些点心。”

  “谢谢。”玄音又对林深的同学敷衍地回道。

  此刻,玄音的注意力全在进店后坐在角落里,沉默又疏离的林深身上。

  “你好,我是这家店的老板,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玄音主动走过去搭话。

  “没,没有。”林深连忙摆手,店老板的态度让他有些受宠若惊,“店里的茶很好喝,小点心也很好吃。”

  “我说的是另外一方面,你是不是经常做噩梦?需要解梦吗?”玄音在林深对面坐下,大大方方地问。

  “又能有什么用。”林深摇摇头。

  他已经停止了倾诉,习惯把所有事情放在心里。从小到大,每次和别人说自己的梦境,都会找来各种嘲笑和白眼。无论是疼爱他的外公外婆,还是和他交好的同学。

  “解梦有两种含义,解释梦和解决梦。一般的服务是解释梦,但我这里,可以解决梦。”玄音也不气馁,继续解释道。

  “嗯,我是真的没什么钱。”林深哭笑不得,他觉得玄音是想赚钱。

  “你帮了少白,所以我也帮你一次,不收钱。只需要在一本无字佛经上签下名字即可。”玄音也不生气,认真说。

  “真的不收钱?不会解到一半问我要钱吧?”林深迟疑地问。

  “不会,你若是不放心,我们可以签协议。”玄音说。

  “不不不,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我这个梦太离奇了,从来没人相信我,我怕你说我是骗子。”林深赶紧否认。

  “但说无妨。”玄音微笑鼓励道。

  “你说说呗。”

  “对呀,你说说嘛,我也没听你说过。”

  早已竖着耳朵偷听的少白、妙果以及林深的同学都聚过来了。他们围坐在林深身边,鼓励他。

  林深看着大家善意的目光,决心再说一遍,无所谓会不会被嘲笑了。

  “我叫林深,今年十七岁,我家里是开棺材铺的。”

  林深说完,偷偷看了一眼周围人的表情,他很怕被歧视。

  见到大家都在很认真地听,他才接着说:“梓航棺材铺是我爷爷开的,他叫林梓航。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只有三十五岁,后来奶奶靠着扎纸人养大了我爸爸,所以我从来没见过爷爷。但是我从七岁开始,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他。”

  “你梦见了什么?”玄音问。

  即使每晚都会做同一个噩梦,这会儿林深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地害怕。

  “我梦见我爷爷正在满屋子找东西,他身后出现了一个长得像人一样的怪物。那怪物穿的破破烂烂,长着一双尖利的爪子,舌头伸出来特别长。

  那个怪物偷袭了我爷爷,吃了他的……脑子。我每次都躲在旁边的柜子里面看,那个怪物吃完之后,好像发现了我,朝柜子这边走过来,然后梦就醒了。”

  冷汗从林深苍白的脸上流下来。他无法释怀的是,整整十年,即使知道是梦境,自己也没有勇气从箱子里冲出来,哪怕一次,救下爷爷或是提醒爷爷。

  “不要自责了,就算救下了你爷爷,现实中他也不会复活。而你自己却可能真的受伤。”妙果安慰道。

  “这是不是一种死亡印记?那个怪物是傲因?”少白想了想,问玄音。

  “是什么今晚就知道了。”玄音回答道。

  下午六点,林深的同学被送回旅社之后,林深迎来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两个小时。

  玄音说解梦八点开始。

  还是那个梦,七岁的林深在柜子里睁开了眼睛,透过缝隙看到自己的爷爷正在走来走去。

  他第一次没有害怕的感觉,因为小小的衣柜里还蹲着玄音和变回狼狗本体的妙果。

  那个怪兽来了,可以看见他一点点靠近林梓航,却始终没被发现。林梓航像是着了魔一样走来走去,或者说是在踩地砖。

  柜子外面的声音无法传进来,发生的一切好像默剧。

  林深按奈不住想要冲出去,却慢了一步,有一个人推开了柜子门。

  是玄音。

  玄音推开柜子门,带着狼狗,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

  而怪物的反应也是很耐人寻味。它和林深的爷爷同时看向了柜子处。表情从警惕到惊喜,随着玄音一步步走近,又变成了极度惧怕。

  “是我啊,傲因,这么久了,你的视力还是那么糟糕,不过记性倒是不错。怎么?在我手上吃了两次亏,终于长记性啦?”玄音仿佛在和老朋友打招呼。

  傲因趴在地上,作俯首状,身体早就抖成筛子。

  一边的林梓航皱着眉头问:“你们是谁?怎敢随意闯入我家!”

  一直跟着的七岁模样的林深,从玄音背后探出头来,怯生生地喊了一声:“爷爷。”

  林梓航瞬间眼眶红了。

  他们没见过面,却一眼认出对方是亲人。

  那种神奇的东西叫做血缘。

  “爷爷,你在找什么?”林深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

  “我没找东西,我在测试密室的入口是不是够隐蔽。”林梓航蹲下来,看着林深的眼睛说。“我们家的密室里,藏着一批国宝,我走了之后,你要记得上交给国家。密室里面还有我们林家的祖传结界,我做了些许改良,用法和示范都在里面,你切勿弄丢。”

  林深懵懂地点点头。

  “好了,时间快到了。”玄音催促道。

  “终于见着了,谢谢你们。”林梓航朝玄音鞠了一躬,然后就消失了。

  “我爷爷呢?我爷爷呢!”林深惊呆了,他冲着空气一顿找,又朝玄音吼道。

  “他的时间到了。”玄音无奈地说。

  傲因看没人注意自己了,想偷偷溜走。一直监视他的妙果跳起来,从上到下划了长长的一道,深可见骨,傲因青色的血喷了出来。

  像是没见到这一幕,玄音继续对林深说:“你爷爷用燃烧自己灵魂的方式,留下了一道死亡印记,把傲因,就是这个怪物的灵魂和自己的灵魂一起锁进了印记里,放在你家铺子的某个角落。应该是你七岁时,无意中打开了印记,才开始做梦。

  而你爷爷,为了等到亲人,把这个信息说出去,他等了不知道多少年。每天晚上都在重复临死前的那一幕。你,莫要辜负他。”

  林深的怒气被傲因的血冲的干干净净,他不敢再大吼大叫,而是畏惧地看着玄音,点点头。

  “今天太晚了,你先睡觉吧。”玄音对林深说,说完又转过头对满身青色血的妙果说,“收拾一下扔进赤域。前两次都让他逃了,这次要看紧了。青色血的上古凶兽很稀有的。”

  后来的林深,把抗战时期爷爷为故宫转移的文物还给了国家。看完爷爷留下的日记,他才知道,当年那批文物,胡同里的街坊邻居都有参与掩护,可是迟迟没见林家归还国家。

  动乱时期,有许多人闯入林家找那批文物,没人找到。邻里们怀疑林家已经偷偷卖掉了。

  林家成了胡同里大家公认的仇人。

  那天市文物局来接收那批文物时,很多街坊都在场,却没人相信运走的就是那批文物。

  有些偏见已经根深蒂固了。

  林深也没有和任何人解释。他知道自己的爷爷林梓航是英雄,他很自豪。这就够了。

  他是那么内向的一个人,直到遇到那个吃货。

  林深曾经帮玄音藏过一个人,两人合作很愉快。所以当玄音再来找他时,他答应了。三十七锭金子,加上之前攒的钱,他很快就能搬出这个胡同了。

  这次藏的是个吃货富二代,第一次见面居然把林深认错成女生。

  林深没有试过喜欢谁,可是每次那个吃货把舔的干干净净的碗递给他的时候,他虽然嘴上抱怨,心里却很开心。

  有时候那个吃货吃完饭会在大厅里唱情歌。林深在厨房里洗碗,听见了会吐槽走调走的不成样子,脸却不知怎么的红了红。

  直到临死前,林深最后一个念头都是对吃货的愧疚。

  对不起啊,周雨凤,承诺你的三套鸭只能下辈子再做了。

  下次,给你做一辈子好吃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