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四十五章 穆成峰
  门口站着玄音如遭雷击,久久回不过神。

  “请问,您是梦神玄音吗?”家丁打开门,看见来人后,小心翼翼地问。

  “我是。”玄音平复了一下情绪,说。

  家丁朝玄音鞠了一躬,才说:“我家主人遭遇不测的前一天,曾说过您这段时间会来。他让我代为转告,您藏人的地方不安全,请尽快赶去那人身边。”

  说完,就要关门。

  “等一下,什么意思?你家主人到底是怎么死的?”玄音拦住了即将合上的门。

  “具体我不清楚,但是他说,您没时间进来祭拜了。我家主人是……自杀的。”家丁说到这里,哽咽了。

  门缓缓地关上。

  玄音拦着门的手无力地垂落。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双手捂着脸,感觉自己无法呼吸。

  怎样的压力能逼得一个神自杀了!虽然夜游神官位低微,但那也是拥有神格的正神啊!努力了千百年得以晋升神位,却要亲手让自己神魂湮灭。

  现在当务之急是去找周雨凤。玄音站起来,攥紧了拳头,心里告诉自己:早晚有一天,血债血偿!

  盐边周家老宅。

  周雨凤刚走,王管家就给所有佣人放了一天假。

  王管家今年七十一岁了,看着并不显老。他二十六岁开始做周老爷的秘书,后来专职做周家管家,至今已经四十五年。他见证了周少爷的出生,目睹了周家生意的崛起,还亲手料理了周老爷的后事。是周雨凤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王管家曾经有过两个儿子,可惜都夭折了。后来他妻子患肺癌去世之后,王管家就一直没再娶,单身至今。但这并不意味着王管家从此清心寡欲,相反,他很喜欢认识漂亮的姑娘,在宾馆里给他们指导人生。

  这些周雨凤都知道,谁没有点自己的小爱好,你情我愿之事也没必要上纲上线。周少爷对他持放任自流的态度,只有一条,私生活不能影响本职工作。

  王管家曾经觉得自己应该会在周家干到死,直到有一天,他得知自己真的快死了。

  那天加州的天很蓝,周管家拿着医生给出的癌症确诊报告,从医院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周宅。

  肺癌晚期这四个字犹在耳畔回荡,王管家知道自己完了。紧接着,他开始担心当时怀着双胞胎的妻子。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当天下午,周老爷接待了一个从国内来的客人,那人叫穆成峰。

  不知道穆成峰和周老爷说了什么,让周老爷那么有涵养的人把杯子都给摔了。

  就听见门里传来“啪!”的一声,那只名贵的青花瓷杯被砸得粉碎。

  紧跟着是周老爷愤怒的声音:“老王,送客!”

  一直候在门外不远处的王管家赶紧叫来菲佣,去收拾地上的碎片。他自己则送客人出门。

  穆成峰快出门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肺癌晚期了吧?想活命晚上来春季酒店找我,417房间,穆成峰。”

  得病这事,王管家还没告诉任何人,他惊了一下,又立刻恢复镇定。处事不惊是职业管家的基本素养。

  王管家当时没吭声,也没把这事告诉任何人。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去了春季酒店。

  “你怎么知道我肺癌晚期了?”进来之后,王管家不安地问。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想活下去吗?”穆成峰居高临下地问。

  本来他就准备了两套方案,而去找周老爷只是备选方案B,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是王管家。王管家的确诊报告比正常时间晚了一天才到他手上,因为穆成峰提前看过了。

  这附近离周家最近的私立医院,是沈家的产业。

  “想!”王管家急切地回答。

  “哪怕不择手段,丧尽天良吗?”穆成峰又问。

  “对!”王管家毫不犹豫地说。

  “哪怕是用你妻子和你两个没出生的儿子的命交换?”穆成峰继续问。

  “对!”王管家迫不及待地说。

  这个答案一点都不出乎穆成峰的预料,能背着怀孕的妻子偷偷搞外遇的货色,遇到生死大事肯定先顾着自己。

  “我会给你订两块长生糕,帮你续命,条件只有一个,周少爷的所有行程,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事无巨细都要向我汇报。一周之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来拿货。记住一点,我们能让你活下来,也能让你轻易死掉。”

  “喂?”

  手机里的声音把王管家从回忆里拉回来。

  “玄音和少爷都走了。”

  尽管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做贼心虚的王管家还是尽量压低声音。

  “地址?”电话那头问。

  “少爷去了橡山市,斜阳区,状元胡同,梓航棺材铺。玄音我不清楚。”王管家小声说。

  “知道了。玄音你不用管,周雨凤有联系你吗?”电话那头又问。

  “暂时没有。”王管家说。

  “等他联系你,你再找我。”说完,电话那头就挂了。

  王管家长舒一口气,把手机收好,心里盘算着晚一点去主城找刚认识的妹子喝酒。

  申阳市。

  穆成峰从网吧出来之后,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又订了最近的一班飞橡山市的航班。然后才不急不慢地离开。这

  附近有个工地,他要去看一看。

  穆成峰每天都会帮沈云飞筛查各种信息,然后按重要程度标记整理,再送给沈云飞过目。早上一条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伍先生去了申阳当地的一个工地,后带着玄音店里的两个店员租了一辆车离开,不知去向。

  穆成峰没有把这条消息上报,他决定自己来看看。

  还是熟悉的工地,还是熟悉的保安。

  “你谁啊?”保安冲穆成峰喊道。

  这次对方只有一个人,应该是个好捏的柿子吧。

  三分钟后,保安被扔进了保安室。他的四肢都断了,嘴里堵了块抹布,疼却叫不出来。

  穆成峰手里拿着保安的工作牌,没多久就到了保安给出的位置。

  看起来只是个平常的墓。

  穆成峰研究了一会儿,一无所获。他猜到伍先生走之前一定会把痕迹清理干净,只是没想到这么干净。

  穆成峰笑了笑,倒也没多失望,他只是来碰碰运气而已。

  不过等穆成峰到了橡山市,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遇到了和周雨凤一样的问题,那个该死的梓航棺材铺到底在哪里?

  这么一个小胡同,穆成峰来来回回走了八百遍,就差挨家挨户翻了。到底是不想引起众怒,他最终放弃这个想法,决定还是低调行事,先找个酒店住一晚,明天接着找。

  下午懒洋洋的阳光照进林深不知处,呆在结界里的周雨凤透过窗户,看见有个穿着讲究的男人在街上走来走去,还到处找人询问,好像那天狼狈的自己。

  “他不会在找我吧?”周雨凤问。

  “谁知道呢?就算找也找不到,这个结界的方法是我家祖传的。战乱的时候,我爷爷帮国家运过国宝,就放在棺材里面,做一层结界,外面人看就好像里面躺着尸体一样。”林深自豪地说。

  “真厉害。”周雨凤由衷地说。

  林深每次说起他爷爷,眼睛里都有光,语气无比骄傲。

  周雨凤喜欢这样的林深。

  “别光顾着说话,鸡蛋饼快凉了!你到底吃不吃啊?不吃我不烙了!”

  林深有点嫌弃周雨凤,天天从早吃到晚,食量大的惊人。自己说什么都积极应和,语气还特真诚。这货一定是图自己做饭好吃,哼,吃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