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十六章 “姐妹”(2)
  “我叫周倩倩。”姐姐停了一下,不自然地加了一句,“或者说,我们叫周倩倩。”

  “我很喜欢把自己的精修照片发到网上,算是个……小网红吧。可是,现在的姑娘,谁不P图呢?前段时间网上很流行欧美的长相,我就把照片往那个方向P了。”姐姐沉默了,接下来的部分她不知道怎么开口。虽然说了无数遍,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大概过了半年,我开始做梦。”姐姐缓了缓,接着说。

  “梦里面,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我。”姐姐攥紧了手里的墨镜口罩,声音有些狰狞地说,“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她。刚开始,她是背对着我的。后来我发现,她每天都会转过来一点点,不多,只有一点点。”

  “一直到一个月后,她彻底转过身来。”姐姐声音忽然平静了下来,平静里透着阴冷和绝望,“第二天起床,我看到梦里的那个女人在床边对着我笑,她活了。”

  “她自称是我妹妹,还说我得了精神病。我爸爸妈妈也不认识我了,以为她才是我,我只是个借宿的朋友。我身边的亲戚、闺蜜、男朋友,甚至工作单位,都认为她才是我。她还去派出所补办了新的身份证。这样她还不肯放过我,非要说我是她姐姐,要把我关进精神病院。”姐姐的语速越来越快,最后歇斯底里。

  要不是少白冲上去按住她,她可能会抓破自己的脸。

  “你是说,你梦到了精修版的自己,还梦想成真了。”玄音总结道。

  “对!”姐姐缩在沙发角落里,披头散发看不清表情。

  “你是怎么找到缘梦书店的?”玄音问。

  “我没了身份证,连酒店都住不了,只能去黑网吧过夜。半夜上网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弹窗小广告。”姐姐的语气弱了下来,听起来有些可怜。

  妙果和玄音同时看向少白,少白一脸无辜地摊手,他也是万万没想到那个小广告会在春节前引来这种麻烦的委托人。

  “这个案子我们接了。妙果,让她签字吧。”玄音沉吟片刻,同意了。他们师门里面一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在能力范围内,在情感不排斥的情况下,能帮则帮。是缘分,也是行善。

  周倩倩犹豫了一下,在那本无字佛经上签下了名字,并且随手合上。她神情平常,速度又很快,以至于连玄音都没有发现,佛经上的名字没有消失。

  “你先出门逛逛吧,晚上八点之前回来,今晚住店里。别担心,类似的案子我们以前接过,不会有事的。”妙果同情地看着周倩倩说。还给她塞了一袋自制的小零食。

  姐姐出门之后,店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少白率先打破了沉默,皱眉说。

  “想不通就别想啦。玄音,里面那个,要不要放出来?”妙果冲着空门方向努努嘴。

  “先不放了,过了今晚再说。”玄音说。

  他沉吟片刻,忽然问妙果:“还记得三塴子村的大马猴子吗?”

  “我刚才安慰周倩倩的时候,想到的也是这件事,不过心里特别没底,毕竟那是一个村子的信念,而她只有一个人,怎么能做到呢?”

  “你确定只有一个人吗?”玄音反问道。

  “那个周倩倩是网红,想必粉丝不少,这么多人都相信她长这个样子,数量上已经多过一个村子了。说不定她朋友圈里的亲朋好友也经常能看到。”少白耐心像妙果解释完后,好奇地问玄音,““大马猴子我知道,但是三塴子村是什么啊?我都不知道,说来听听。”

  “你们东北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玄音诧异地问道。

  “我大部分时间不是跟着你们就是满世界跑,对我家那边的事情还真是知之甚少。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呐,给你吃苹果,昨天刚收到的我妹妹从老家寄过来的。”少白随手扔了个苹果给玄音。

  “好吧,看在满夏的份上。”玄音接过苹果,说道。

  “那是唐初,我带着妙果第一次去你家,拜访你奶奶。那时候我们还没开店,妙果当时身体又有些问题,我们走走停停,过了不知道过久,好不容易到了东北境内。”玄音望着手上的苹果,陷入了回忆。

  “那天晚上在一个叫三塴子的村子借宿。村子里的人热情好客,好吃好喝的招待了我们。而且看我们一个年轻人带着个小孩子,还把把村长儿子的房间给收拾出来让我们住。只有一点,晚上不能出门,尤其是小孩子,连声音都不能发出来。问起原因,村民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我虽然好奇,但也不方便问。第二天早上被村子媳妇的哭声吵醒。村长家儿子半夜起来想上厕所,结果不知怎么回事,把窗户打开了。人就这么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觉得应该帮一帮,人家好吃好喝好住地招待了,这事又被我们遇到了,也算是缘分一场。我就,稍稍露了两手,暗示了一下自己的身份。那时候的村民还是挺淳朴的,终于肯开口说了。

  这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传说有种叫大马猴子的怪物,会在半夜来吃小孩,谁家小孩哭就吃谁。一个村子,四百多个人。大家一传十十传百,都开始那这个话吓唬家里不听话的小孩子。结果没想到两年之后,大马猴子真的出现了。第一个消失的是村口周大勇的儿子,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小孩子自己晚上出门玩走丢了,后来接二连三的出事,才发现这事不简单。郭寡妇有次哄哭闹不止的女儿睡觉,在窗户上看到了大马猴子的影子,那个影子,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

  后来我设了个局,抓到了大马猴子。这东西是所有听过传说的人的信念凝聚而成的,很难消灭,而且跟野草一样,只要还在流传,就没办法从根上除掉。有个比较特别的特点是,这东西会根据传说的改变而改变。比如现在网上流传的东北大马猴子,更多是娱乐性质的,年轻人根本不相信甚至找出了一种猴子说是原形,这样的大马猴子虽然可能还存在,但是无法再作恶。”

  “那村长的儿子还活着吗?你当时是怎么消灭大马猴子的呢?”少白忍不住问。

  “我们找到村长儿子的时候,小孩子已经奄奄一息,还好最终捡回一条命。”玄音只回答了前一个问题,就端着茶杯上楼了。

  不知道为什么,少白从玄音的回答中听出了一种叫做内疚的情绪。

  妙果在玄音开始回忆三塴子村的时候,就找了个借口出门了。她不想听少白的问题,也不想听玄音的回答。虽然那时候她还小,但是已经有了记忆。

  她记的很清楚。那天,年轻的玄音坐在河边忧伤地自言自语:“如果牺牲一个人能救几百人,救不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