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六章 母亲(2)
  “做的不错!”妙果满意地拍了拍少白的肩膀,打个哈欠,转身去开书店的木门。刚好少白在这里可以看会儿店,她还想睡个回笼觉,反正一大早不会有什么生意,

  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拉着行李箱风尘仆仆的男子。看他动作,似乎正准备敲门。

  “早上好啊,解梦还是买书?”妙果一扫满脸倦容,笑脸相迎,分分钟无缝切换成营业模式。

  没人会这时候拖着行李箱来买书,这位肯定是下一个客户。从头到脚全名牌的行头,看着就价值不菲,说不定这次出差能住上五星级酒店!上一个客户因为是个学生,他们为了省钱住的是快捷酒店。这也是玄音定的规矩,在必要花销方面要根据客户的财务能力进行调整,甚至有时候客户太穷,他们还得自己掏腰包。

  赵然看着眼前说完话就一直在笑得很开心的姑娘,有些疑惑。他后退两步,重新确认了一下牌匾,才开口:“你好,我在网上看见你们的广告,说是可以解梦?”

  “对对,就是我们。进来再聊,外面冷。”妙果立刻反应过来,殷勤地帮赵然把行李箱拉进去。还顺手掸了掸沙发。昨天月圆,妙果化形晒一晚上月亮,之后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怕上面有狗毛。

  少白看在眼里,觉得很好笑。他上前问道:“请问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咖啡谢谢。”赵然礼貌地点了一下头。

  咖啡也喝上了,沙发也坐下了。赵然觉得该说正题了:“情况是这样的,我叫赵然,是临都市一家制药厂的……”

  “等一下!”妙果有些尴尬地制止,她和少白对望一眼,无奈地接着说:“我们老板这会儿还在睡觉,你再等等行不?解梦的主要是他,为了不重复说,麻烦你再坐一会儿吧,不好意思啊。”

  玄音习惯每天晚上八点准时睡觉,早上八点准时起床。除非处理客户的委托,不然雷打不动。如果因为委托没能准时睡觉,他会抓紧时间在车上、飞机上甚至吃饭间隙闭眼打盹。在睡梦中,他要处理人界各种突发状况,打探消息,偶尔还要抽空吓唬一下烦人的邻居。最近他一直在找庾礼口中那个看不清脸的人。这十二个小时的睡眠时间非常重要。如果不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妙果是绝不会打扰玄音的。

  赵然只好耐着性子等待。刚好早饭在飞机上也没吃饱,他出门买了些豆浆油条包子,还给少白和妙果各带了一份。

  包子都是猪肉馅的,最近猪肉涨价到妙果都不敢吃肉包子了。赵然这一举动简直像在包子皮上刻了两个大字——“款爷”。果然财大气粗啊!妙果幸福地想,这次五星级酒店有着落了。

  八点半,洗漱完毕的玄音下楼吃早饭。

  “今天早上吃包子啊?老远就闻到香味了~”玄音愉快地说。自从猪肉涨价,家里都戒了好一阵子荤腥了。

  楼梯下到一半,他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赵然。玄音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赵然身上的死气极重,却隐藏的很好,连妙果和少白都没能看出什么。这对于普通人类很不正常。

  “玄音,这是新委托人赵然。”妙果热情地介绍。刚才那会儿除了没说具体情况,三个人还是拉了一会儿家常,主要是妙果和赵然在说。像所有的技术宅一样,少白在不熟的人面前很沉默。

  “我知道了。早饭等会儿再吃,先听一下委托内容。”玄音在赵然对面的沙发坐下,没有摆弄茶具,而是双手交叉,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赵然。

  赵然被玄音盯的有些不自在,他低下头,开始说自己的情况。

  “我叫赵然,是临都市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老板。一个月前我母亲去世了,是自然死亡。之后我按照老家的风俗给她办了葬礼,位置也是找的大师挑的,总之,一切都很正常。”赵然深吸一口气,“可是从三周前开始,我时不时会梦见她。”

  “这很正常,亲人去世之后,一些人的思念会投射到梦境中,具象化。”玄音冷静地分析。

  “我觉得,情况不是你说的那种。”赵然摇摇头,抬头看着玄音说,“她总是坐在一扇绿色的门前,盯着黑色的门把手。表情特别严肃。我觉得她很紧张,虽然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有件事你们不知道,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我是我妈一个人带大的,我们感情很深。她紧张我能感觉到。”

  “她应该是在等敲门声。”玄音叹了口气,这次的委托很复杂,“当然,能敲门还是好的了,就怕有东西直接破门而入。你母亲那不是紧张,是害怕。”

  “那是什么?”赵然紧张的问。

  “晚上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问点别的,你母亲去世时多少岁?”玄音开始洗茶。

  “刚过完六十大寿。我妈阴历生日是1959年六月初八,我阴历生日是1994年七月十五。我妈三十五岁生的我,我今年二十五岁。”赵然想都没想一股脑全说了。他不安地看着玄音,手上的手机被无意识地点亮好多次。

  “果然是中元节生的啊。”玄音摩挲着茶壶,轻轻说,“好了,我知道了。你跟妙果走个流程,晚上八点之前过来,今晚就在店里睡觉吧。”

  “没有别的要问了吗?”赵然愕然。

  “没了。看样子别的你也不会知道,我明天晚上直接问你母亲好了。”玄音说。

  “问我妈?怎么问?”赵然瞪大眼睛,不解地问。

  “当然是进你梦里问,不然怎么解梦?”玄音反问,“好了,你先回酒店呆着吧,明天晚上八点之前过来睡觉。”

  赵然在无字佛经上签了名,不知所措地拖着箱子走了。

  “玄音,他好像有点不对劲。”刚才那会儿,少白终于发现有点什么。

  “嗯,他身上死气特别重,但是被人为地藏起来了。手段挺巧的,不容易发现。”玄音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喝茶。

  “我怎么没看出来啊?”妙果好奇地问。

  “因为你笨。”玄音理所当然地说。

  “……”妙果、少白。

  “对了,这次应该不出差,五星酒店什么的就别想了。不过委托结束的时候,你可以让他捐一笔钱做慈善。今年地震频繁,不太平。”玄音吃完包子,心满意足。

  “玄音,你为什么猜他是中元节生的?”少白皱眉想了一会儿,问。

  “七月半是地官诞辰,祈求地官赦罪的日子。那天,下面的人被允许回家探亲。怎么说呢,气氛有点像过春节,大家都很放松。”玄音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有一个熟人在下面打工。有一次和他聊天听说的。身上业障很深,但是家里有钱的人,会提前打点好各路,大到判官,小到狱鬼。占好位置,就等着这一天占个位置,再入人道。”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玄音说完之后,半晌没人说话。

  “这事没人管?”妙果惊讶地问。

  “如果人人都能从中获利,确实没人想管,甚至还会帮忙遮掩。”少白沉声道。

  “真是不公平。”妙果撇撇嘴。

  “是啊,真是不公平。”少白附和。

  玄音拿着佛经上楼:“中午做红烧肉吧,太久没吃肉,馋了。”

  “你明明早上才吃的肉包子!猪肉馅的!”妙果立刻被转移注意力。

  “肉太少,不解馋。少白也吃,别每次都把自己那份留给妙果。”玄音上了二楼之后,声音竟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