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引子
  瘦西湖边上有家茶楼昨夜正式倒闭。

  “玄音!就算要走,能不能提前通知我一下!说搬就搬也太匆忙了喂!”妙果一边气呼呼地收拾行李,一边抱怨道。

  “我也是昨夜占星才发现,这一次王的转世是他自己的后代。嗯,有些麻烦呢。从出生到20岁会有三次劫难,除此之外,什么都卜不出来。”玄音喝着茶,慢条斯理地说出了原因。

  “又是王,哼哼。”妙果嘟嘟囔囔,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

  “这次做什么生意?先申明,我不想再开茶楼和饭店了,工作量太大,你又不管事!古董行和当铺也不要,但凡有点喜欢的你就据为己有,每次都赔钱。”妙果问。

  “书店怎么样?清闲又自在。解梦的同时卖卖书。说来,你近些年似乎很喜欢看仙侠志怪的小说啊。”玄音轻笑道,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那次是意外!”妙果明显也想起来了,脸涨得通红。

  “嗯,还是先联系下少白好了。前些年他说喜欢上了一个女子,要定居在南平,也不知道成了没。”

  玄音不想让妙果生气,这姑娘的性子有些火爆,一点就着。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他随手抽出一张符咒准备写信。

  “就他那个狐臊味儿!哼!肯定成不了!”妙果忿忿地说,语气里有连她自己也没发现的不高兴。

  “等下,符咒?你不会想飞纸鹤告诉他吧!我说玄音啊,都9102年了诶!上次他走的时候没给你留电话嘛?”妙果震惊道。

  “说到留电话嘛。”玄音也不说破,瞥了一眼一脸懊恼的妙果。

  “十年前上元节你们两个斗气,二十年前上元节你把人家尾巴给烧了,三十年前……算了,我以为你不想要呢,我又不用手机,就什么也没留过啰。”玄音幸灾乐祸地说。

  后者气急败坏地解释道:“谁叫他嘴巴那么坏!每次见面都喊我狗子!人家有名字的好吧!”

  “所以我们每十年上元节才聚一次啊。但是这次不一样,为了王的事情,你们可能要在一起呆好几年。”玄音的面色忽然严肃了起来,“你要学着克制下自己。”

  玄音很少这样严肃地说话,但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么说话的时候,说明事情很重要,最好听进去。

  “知道啦。可要是那只狐狸欺负我呢?”

  “他不会的。”

  “你总是向着他。”

  “哪有啊!收拾完记得去订机票哦,明天一大早出发。我去睡觉啦,晚安~”

  南平,三面环山,一面临江。有龙蟠虎踞之势。曾为六朝都城。

  南平机场某接机口。

  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子正嚼着口香糖等人。他剑眉丹凤眼,高鼻梁薄嘴唇瓜子脸,嘴角似有似无地上挑,乍一看像是某个明星,又像是一只妖冶的狐狸,倾国倾城。

  好吧,不是像,人家本来就是一只狐狸精。

  格子衬衫加牛仔裤配休闲皮鞋的码农风,硬是让身材比例极好的狐狸先生穿出了一种奇异的帅气。

  这,就是所谓的看脸吧。

  似乎有些无聊和不耐烦,狐狸先生一只手半插进裤子口袋,另一只手一直在反复看手机上的时间。

  然而攥紧手机、用力到泛白的手指暴露了其内心真实的想法。

  他现在很激动,很期待。很紧张。

  过了一会儿,陆陆续续有人出来了。即使之前装作满不在乎的狐狸先生,也忍不住垫脚在人群中快速地寻找。

  是的,垫着脚。看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狐狸先生什么都极好,就是一米七的个子,有点矮。所以啊,老天果然是公平的。

  没一会儿,他就等到了要等的人。

  “少白!少白!”出口处的妙果明显也看到他了,高声喊道。声音里透着开心,完全忘记了之前的吐槽。

  “嗯!”少白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雀跃,想继续装作云淡风轻,然而被走到面前的妙果一个大大的拥抱给破功了。

  “喂喂喂!狗子你轻一点啊,我快被你勒死了。”傲娇的狐狸先生立刻变身小孩,开启了吐槽模式。

  “!!你再喊我狗子,我就…就…玄音,你看他又欺负我!”妙果立刻向一直站子一旁当背景板的玄音求助,眼神可怜巴巴。

  一旁的玄音也不说话,笑眯眯地看着这对欢喜冤家。明明不在一起会互相挂念,在一起的时候却总是吵吵闹闹。

  少白的座驾是一辆低调的黑色SUV,和他跳脱的气质完全不符合。

  “说来,上次你要追的那个女子,成了么?”一上车,后座的玄音就开始八卦起来。

  “女子?什么女子?”少白明显忘了自己说过什么,愣了一下,“哦!对!女子!咳咳,别说了,这不是没成嘛~”

  说完又恢复了标志性的笑容,只是不知为何,这笑容里多少带些唏嘘和苦涩。

  “Lying there

  Listening many voices in my head

  And I don’t care

  What they talk about

  Sitting here

  You walking on a dark side of the street

  And I don’t care

  What you think about

  ······”

  车载收音机里面想起了VFSix的《I Don’t Care》。少白有些恍神,思绪回到了十年前的上元节。

  少白喜欢妙果,喜欢了很久很久。这事玄音知道,伍先生知道,慈海方丈知道,学经堂的讲师知道,寺院里的五树六花知道,老家的妹妹知道,甚至每一个接触过的客户都能多多少少看出来一些。

  只有妙果自己不知道。

  妙果是狗妖,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即使修成人形一千多年,仍然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少白曾经怀疑过,妙果也许早就看出来了,只是用这种方式委婉地拒绝。然而尴尬的是,经由玄音旁敲侧击后发现,这只傻狗子是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不直接表白呢?这是所有人的疑惑。答案是,少白不敢,他怕说出来被拒绝了之后,连朋友都没得做。这么玩世不恭的人,却小心翼翼地藏着这个秘密。

  十年前上元节是少白最后一次尝试。在夫子庙的灯展上,他和妙果争论一个灯谜。

  这题是少白提前买通老板的。谜面是:飞蛾扑火虫已逝,学友无子留撇须,偶尔留得一人在。一个很简单的字谜,谜底是:我爱你。结果当然是再一次无疾而终。

  妙果看完后,坚持认为谜底是一只有迁徙行为的动物。这脑洞让少白彻底崩了。临离别的时候,少白假装洒脱地说要留在南平追妹子。

  哪有什么妹子,从头到尾只有你啊。不过是找个借口体面地离开,舔伤口罢了。

  少白心里想着,自嘲地摇摇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