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是三千世界主 > 第八章 青藤书院的惩处
  财不露白、贵不独行。

  道理楚铭自然清楚明白。

  可是有心低调,奈何形势不允许啊。

  谁能想到,突然会冒出个灵武要打要杀。

  除此之外,居然还有头妖禽。

  这就如同西方故事中。

  正义凛凛的骑士。

  为了搭救落入大魔王手中的公主。

  四处征战,扫荡魔王手下,从而不断成长。

  再到最后上门挑战。

  一举功成。

  结果到了这边。

  敢情大魔王看中的是自己?

  甚至都不会派出小喽啰供他成长。

  大魔王亲自找上了门。

  根本不给任何成长起来的机会。

  如果还藏着掖着。

  怕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是的。

  从一开始,楚铭就没有打算隐藏任何东西。

  面对庞山以及赤瞳金雕。

  既然不会按对方意思摆出个苟延姿势去求饶。

  那么就彻底豁出去。

  拼的一身剐,指不定能将皇帝拉下马。

  而且认真算起来。

  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天道树的玄妙暂且不论。

  这大半年时间,在负面情绪的激发下。

  猛犸象时不时的就会浮现。

  每一次出现,对楚铭来说,都如一次伐毛洗髓。

  到了现在。

  单臂晃动就有三五千斤膂力。

  要是能抓住些许机会,任谁都要吃个大亏。

  毕竟,他连灵武都不是,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他赌的就是这么一丝机会。

  可惜,虽然赌中了开头,却没有赌中结尾。

  庞山端着架子,不可运用血脉天赋。

  自然就是机会。

  然而随后的攻防。

  立刻就让他明白,短时间内,想要教对方吃个大亏,非常不现实。

  于是很快就转了注意。

  既然对付不了大魔王。

  那还是先剪除其羽翼吧。

  虽说这羽翼太过厚实。

  骤然袭杀下,有多少斩获算多少。

  不得不说,伏虎境的力量,很是带给楚铭许多自信。

  当然有一点,任是谁都想不到的。

  那就是楚铭眼里从来没有强弱、高低之分。

  有的唯有两字。

  那就是生死。

  世间除生死之外都是小事。

  所以面对灵武、面对赤瞳金雕。

  他都能直面相迎。

  另外,之所以最后关头,他会选择向赤瞳金雕发起攻势。

  最关键的原因在于,他现在非常饿。

  伐毛洗髓固然痛快。

  可对于能量的消耗也非常巨大。

  所以在看到赤瞳金雕的时候,已经自动将对方视作肉山。

  所以才会发出雕之大,一锅炖不下的感慨。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赤瞳金雕的实力。

  身为妖禽。

  即便是最为低阶的妖类。

  似乎都不在单纯的依仗本能行事。

  灵智渐渐打开,已经有了更多的自我意识。

  一扑、一爪。

  比起灵武来也不遑多让。

  只是就连楚铭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

  最后关头,赤瞳金雕居然会收力。

  甚至还起了畏缩、惊惧、震怖的心思念头。

  而这,就给了楚铭非常大的机会。

  “趁你病要你命!”

  气血振荡,浑身骨头欲碎。

  好容易平复下来。

  顾不得其他,翻身而出,踏动轻身术,几步就抢到了近前。

  “给我多少留点东西吧!”

  掌势如刀,凶狠劈下。

  瞬间鲜血飞溅,足足有七八斤的血肉被劈落。

  似乎受到了极大惊吓,赤瞳金雕被打退后,神智都变得混乱。

  在没有任何灵动之感。

  以至于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劈伤。

  “找死!”

  赤瞳金雕被打伤。

  庞山眼中厉芒闪动,直接就要出手。

  他倒不是怕赤瞳金雕吃亏。

  而是怕赤瞳金雕负伤后狂性大发直接生撕了楚铭。

  换做先前,死就死了。

  可现在,他倒是很想得到天道树。

  “一个瓦盆,居然能让妖禽害怕,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

  目光凝聚,对于挂在腰侧的天道树,庞山很是认真的打量了好久。

  并没有看出什么玄妙。

  但这不妨碍他出手抢夺。

  “看来你们精力都很旺盛啊。”

  霍地,有声音响起。

  随后就见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在场中。

  “居然还有妖禽。”

  被劈杀的赤瞳金雕察觉旁边又多出一人。

  本就吃痛发狂,双翼如刀直接就劈了过去。

  “妖物就是妖物,凶性太盛,也不怕伤到人?”

  这人随口评赞的同时并指如剑轻松就将翼刀毁去。

  “先闪去一边。”

  破去翼刀,指掌变幻,猛地一巴掌拍出。

  然后就见足有小山丘大小的赤瞳金雕发出悲鸣直接就滚出去三五十米。

  “你……”

  战宠被打飞,不断发出悲鸣,想要挣扎起来都困难。

  庞山本能地生出怒意。

  只是很快就低下了头。

  因为来人目光逼视过来,如两轮小太阳,身为灵武的他居然都无法直视,心神都涌现出强烈惧意。

  “书院内禁止同门相残,规矩应该都知道吧?”

  说话间,目光扫视全场。

  但凡接触者,全部如庞山般低下了头。

  个别人更是体若筛糠,暗自惊呼道:“秦长天!秦护法!怎么是他?!”

  灵气爆发后十年。

  旧有秩序被打破。

  人族虽然觉醒血脉天赋。

  依旧跟不上异族的进化速度。

  双方对峙、大战。

  人族始终处于下风。

  从而导致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

  不过人族数量毕竟占有优势。

  新生势力彼此联合,依托城池自保。

  内中如青藤书院这类,隐隐倾向于古时宗派的势力。

  往往就会依循旧例,按势力权责划分出如长老、护法的职位来。

  这些人平时很少会出现。

  大多不是在闭关,就是在外杀伐。

  比如秦长天,近两年一直就在外猎杀妖族强者。

  声威极强。

  不过真正令人闻风丧胆的则是两年前。

  秦长天大开杀戒。

  据说在城中以一己之力就灭杀了足足三四千人!

  所说那些人也是死有余辜。

  妄想投靠妖族。

  但毕竟杀的太多。

  以至于己方都有很多人颇为忌惮、畏惧。

  “看你们这样子应该也都知道书院的规矩。”

  秦长天收回目光,语气淡漠道:“既然如此,那么就罚你们去壁垒高地探查妖族活动踪迹吧。”

  “什么?壁垒高地?那个号称死寂之丘的地方?探查妖族?”

  原本人人都被秦长天声威压地抬不起头。

  可乍听到这么一句,全部忍不住发出惊呼。

  尤其庞山脸色都猛地变得苍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