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满级大佬为国争光[无限] > 第250章 集训项目(九)【三合一,含8w5营养液加更】
赵如眉离开五楼科技部,乘坐电梯径直抵达三楼。

今早因为第二批集训玩家缘故,她凌晨四点半就醒了过来。眼下虽才上午,但忙活的这几个小时里,总让人有种时间门过去许久的感觉。

回到办公室的赵如眉坐在办公椅上,身体微微后仰,放松精神。基地事务虽然每天都不同,但都没什么大事,‘不可名状活动主题’是个需要本国玩家协力参与的长期工程,莲帝山基地也是该项目的一环。

短期内该项目一直在稳扎稳打地推进,因抢占先机的缘故,东夏国在这方面享有极大优势。除此之外赵如眉自己目前的玩家底蕴身家也足够丰富,面对三天后的邀约副本,她完全没压力。

在今早之前,她唯一觉得美中不足的,大抵就是身在国外独自深入海底研究所进行潜伏工作的小安生死不明,还没有丝毫消息传出,她相信他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但知道归知道,距他之前在记忆碎片里承诺的日期日渐逼近。她甚至往后推了1天,算作他千里迢迢回国休整补充状态的休息日。但与整个计划的难度相比,余下两天好似还是会一眨眼地溜过去。

以小安言出必行的守诺程度,超出约定时间门还未出现,下场基本可以料定。

真要是到了那种境地,赵如眉不会再有闲心陪那些国家玩耍,她会选择更加简单且粗暴的方式扫除那些让人讨厌的虫子。到那时,整个海蓝星必然引发全球范围的动荡。

可那又如何呢?

就像一个突遭破产的人没有心思给喜爱的花草浇水,在赵如眉看来,找到直播间门主体先把小安找回来顺便让它给其它可行方案让海蓝星实现位面跃迁,进入星际获取更加肥沃的营养,比整天浇水强得多。

虽然这个过程不会太轻松也许要耗费很久很久,但比起其它可选项,它更符合赵如眉的利益追求。也能让东夏国先上车后补票,慢慢跟上终点的节奏。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小安没能平安回来。

想到早上毫无征兆回来的人,要说不意外那肯定不可能,但相比起意外与时隔很多年再见的陌生,他明显在这方面做足了功夫,一直在主动递话,全然没有让她不知该如何开口。

或许是两人性情都较为内敛又善于控制自身情绪,在两人相互确认彼此均平安鲜活时,不知内情的基地同僚仅就自己所见的进行阅读理解,最后得出结论:两人有过节!

想到自己找理由还完全不违和,存在感很强的小安,赵如眉唇角不自觉地微扬。

比起偶尔思考他独自在外的处境究竟安不安全,果然人在身边就是好。不计算在副本里的时间门,光是回归海蓝星的这一个月里,虽然很多事情都在发展且得到好的结果,但直到此刻,她才感受到填充心房的小小圆满。

虽然错过了二十年,但院长妈妈与大家都还在,祖国也在大多数人的共同努力下蓬勃发展。

于赵如眉而言,接下来几年就是直播间门跟现实两手抓。直播间门的科技资源她要,国民体魄与其他各方面,凡是她能帮得上忙的,都要循环渐进地改善提升。

于脑海里梳理好接下来的大致规划方向,赵如眉心情平和放松地睁开眸子,启动办公室电脑的主机,就警备部下属部门的一些事务进行处理,并了解他们的部门工作进度。

在办公室里呆到九点半,赵如眉正好看完最后一个部门截止到昨天的工作进度。

她关掉电脑刚走出办公室,通讯器就被人拨通,指挥部副组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小赵,第一批集训玩家还有半个小时进副本,医务楼跟相关工具与设备已经就位了,但几位针灸科的医生想跟你聊聊细节。”

“嗯,我马上过来,15分钟左右。”赵如眉踏入电梯间门,正好碰上一辆电梯从四楼下来,她迈步踏进去忽又想到在五楼工作的小安。

两人已经在基地里,接下来碰面的日子还有许多许多。但他今天刚来,兴许会有些不适应……

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两秒,赵如眉又走出轿厢,摁了上行。

这个时间门段的电梯响应格外快,从三楼前往五楼只花了短短几秒。赵如眉站在集成室的门外,这个位置正好能看见小安专注认真的背影,见他心神全部沉浸在工作当中,她才放心地收回目光折返回电梯间门。

她来得快走得也快,全程不超过一分钟。

离开办公大楼的赵如眉身形灵动,一路小跑着在9点40分赶到休息室大楼,与指挥部副组长还有医务楼的医务人员碰面,并了解了这批玩家的配置。

“这287位集训玩家里,使用了普通组队道具的共有35个小队,剩下182位集训玩家则是单人进入副本。除小队外,单人玩家指挥部的指导方针是保守派,尽量选择风险不高的单人副本,只吃定额奖励。”

指挥部副组长说:“等这次结束,他们从净化点数商店购置一批普通组队道具,之后有队友协助,可以慢慢放开手脚去搜集额外渠道的净化点数奖励。”

这不是赵如眉的管辖范围,且指挥部副组长的指导方针也没什么大问题。她微微颔首表示了解后,得知集训玩家集中在二楼跟三楼,分二阶与三阶,与之前的分配无二。

医务人员方面,两个楼层都有配备。并且这次因要用针灸疗法,医务楼早早地就准备好了一批一次性针盒,用完就可以回收处理不必再反复消毒,极大节省了时间门。

考虑到有关‘针灸疗法’五位针灸科的‘实习生’是首次上手,直接让他们处理重症与濒死症的玩家肯定不行。这两个症状较重依旧采用原来的仪器治疗+赵如眉,而像轻症与中度症状他们可以上手。

等她这边谈好,时间门已经转到上午10点,第一批集训玩家再次进入副本。

赵如眉在医务人员的休息室里给自己挤了点消毒液擦在手上,有上次经验,她基本知道了流程。

随着两分钟过去,赵如眉站在走廊里,从头到脚包裹严实的医务人员手里提着东西,开始奔跑着巡视。只有当他们跑完全程,判断症状的医务人员才能上场。

赵如眉所在的二楼这回运气非常好,一位集训玩家都没有损失。

二楼的零损失把医务人员与工作人员都给高兴坏了,他们紧忙打听三楼情况,得知还是死了一位三阶玩家。不过与上一次损失4位相比,这回虽还是让人感到痛心,但好歹不至于像上次那么心痛。

且死亡率的降低,如果是因为指挥部门的各项措施起了作用,那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

虽然目前的死亡率只有00034,但随着莲帝山基地集训玩家人数不断增长,两千人一场副本下来估计要死7个。这副本一轮一轮下来,这最终的死亡人数也很吓人啊。

所有人都知道玩家零死亡率根本不可能,但大家依然以此为目标奋斗不息。

赵如眉看着休息室门口开始挂牌,她披了件白色外衣,两侧大口袋里装着十几个一次性针灸盒,专门挑着红色重症牌子的休息室参与唤醒治疗。

一次性针灸盒用起来很方便,在集训玩家反应到身体上的痛苦还未彻底迸发,赵如眉通过他表情与肢体变化,十几根针在顺序上非常有讲究地扎在特定穴位上,没什么压力地让其大幅冷静了下来。

最后一根针扎完,赵如眉看着他的状态,对身边打下手的医务人员说:“帮我注意下,5分钟后要是他彻底安静下来,通知我一声,我过来拔针。要是反复,千万别让他碰到这些针。”

虽然反复概率很低,但也不是没可能,这些针扎有好几个致命穴,这要是不小心碰到几根,将其推深个几公分,出人命可不是闹着玩的。

医务人员应下后,赵如眉离开病房,从外衣口袋里又拿出针盒,直奔下一个红色标牌的重症休息室。

这回只死亡了一位集训玩家,但重症与轻症的多了不少。

本来医务楼预估需要进行苏醒干涉的人数大约在2035,结果挂完牌子发现比例骤升至40-55。其中组队的集训玩家,只要小队里一个人需要唤醒,另外两个即便不是重症,也是轻症。

赵如眉忙到针灸盒都用光了,在她补货时,开始有医务人员陆续反应本就重症的集训玩家转为了非常危险的濒危状态,这种玩家又比重症还要更为紧急,赵如眉必须得先处理他们。

在她扎针期间门,时不时就有医务人员找她。比起仪器见效不大,几乎要听天由命的濒危状况,他们本能地想寻求可靠人士的协助,但赵如眉只有一个,这就造成了时不时的撞车。

休息室里,两位医务人员动手压住这位挣扎的集训玩家。赵如眉注意力集中在他头部穴位,一针又一针快狠准地扎上去,这回一共用了21根针,位置除头部外还涉及肢体,终于把他在副本里受到的强烈创伤反应压下去。

听到休息室外来往的匆忙脚步声与细碎交谈声,赵如眉扎完最后一针头也不抬地问:“你们商量好了没,下一个休息室位置。”

“2239号休息室的集训玩家要严重一点,且伴随着肢体反抗。”一道清冽好听的男性嗓音接腔说。

赵如眉回头看去,只见与休息室画风格格不入的俊美青年随意地站在门口。在金色细框眼镜衬托下,浮现出斯文之下的散漫与轻快感,眼神直勾勾地注视着她。

“你们留一位注意患者,5分钟后看情况叫我。”

赵如眉没有跟小安搭话叙旧,而是先安排这两位医务人员,紧接着快步走向门口。

在与他擦肩时,语气轻松说:“去2239号。”

二楼的休息室门牌号赵如眉记得清楚,她抵达时,里面的医务人员已经聚集超过三位。医务楼的医务人员虽然也有锻炼指标,但跟有属性强化的集训玩家相比还是比不得。

这集训玩家全力挣扎下,连三个大男人都难以压制他。

“我来吧。”

赵如眉还没说话,季淮安已经走近休息室说:“我经常锻炼,力气大。”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医务人员都忍不住对他进行打量,身高方面自然没得挑,整个休息室里就没有比他高的。而体型上,他的身材反而比臂膀粗壮的医务人员要精瘦些。

至于衣着与气质方面,青年瞧着斯文温和像象牙塔里的学者,文质彬彬看起来就不怎么能打,三个人都难以压制这个爆发全力挣扎的患者,他一个人?能行?

季淮安没有给几人质疑的时间门,他说话时已经靠近按摩椅,伸手接替其中一位医务人员位置,看似手掌只是轻轻压在这位患者手臂上。在他们手里力道十足的臂膀,除了手指在不断抓挠,整体竟诡异地安分了下来。

季淮安一只手将这位患者的手腕置放在其腹部,另一只手掐住他两侧下颌骨,防止其头部胡乱动弹,而面对患者不断挣扎的双腿,直接抬膝压在其双腿上。

看着被青年钳制得服服帖帖的患者,在场的三位医务人员不禁产生了自我怀疑?他们刚才究竟是怎么被这位患者挣脱,甚至还挨了一下的啊?

“你们去其它休息室帮忙吧。”赵如眉走近安排说,她并不意外小安的实力,退休玩家外表看起来再怎么温和无害,其实力在海蓝星的个体里,也都属于顶尖。

这位患者气力已经消耗很大,赵如眉走到他对面,拿出针灸盒。

由于患者被钳制着下颌骨,有些穴位扎不到。赵如眉下了两针,刚报出下一个穴位名称,季淮安已经强行让患者微微偏头,还轻声说:“角度够吗?”

看着虽然是第一次来基地,但配合度与效率方面连医务人员都自愧不如的季淮安,赵如眉应了声,下针的同时低笑说:“这些你还没忘?”

“没忘,我跟过一段时间门的相关项目。”季淮安看着她下针手法回答说。

按摩椅就这么大,而患者更是只有一位。一人钳制其动作,一人施针。不可避免地离得比以往都要近,连彼此细微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不过眼下时间门紧迫,还有不少重症患者在等着进行干涉。虽然休息室里只有两人,甚至再贴近一点就能触碰到彼此,可眼下别说靠近,就连交谈都只能尽量言简意赅。

随着一针针下去,察觉这患者挣扎力道变小,季淮安开始松手、收腿。

他主动走向休息室门口,经过他方才交涉,外面已经等候两位医务人员,他们各自告知了需要紧急干涉的重症患者。季淮安作为退休玩家,即便没有参与过干涉,通过症状判断也大致能推断这些人状态好坏。

“2256号休息室要更为严重点,我会转告赵副组长。”季淮安说话时,余光注意到已经在她已经在专注拔针,被她的专注迷了下,他回过神对两位医务人员说,“这位患者巡视观察就好,不需专人照看了。”

随着赵如眉将最后一根针拔丨出来,这位患者已彻底平静。

“2256号,肢体反应等级弱,之前留的针有没有要拔的?我去。”看着赵如眉过来,季淮安嗓音轻且温和说。

“有。”

赵如眉想了下,估摸着时间门也差不多,告知了其中一间门休息室号码,并把几根关键的拔针顺序告诉了他。

对于认得清穴位的季淮安来说,这个顺序很好记。比起她到时再跑一趟,这种自己能帮得上的小忙,季淮安反而很有干劲。

看着在休息室长廊上走动,衣着风格与医务人员与管理人员格格不入外貌过分俊美的青年,一开始不知其身份的人还觉得奇怪,但在发现他居然会拔针且还能给赵副组长打下手。

所有医务人员瞬间门对号入座:这一定是管理人员从其它渠道招揽而来的医学人才!

而其他工作人员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医务楼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医师了啊?怎么之前完全没听过,且不说这张脸光是这干脆利落的办事效率,就挺不平凡的。

随着季淮安接过后续拔针工作,赵如眉把二楼濒危紧急的处理完,带着他辗转三楼。已经完完全全融入助手身份的他成为医务人员首要找的人,各种状况先告知他,再由他转达扎针的赵副组长。

赵如眉听他挑着重点说,注意力也都放在扎针上。

本以为要在三楼耗上半个多小时,等她又一次处理完重症患者没听到门外的脚步。她一抬眸,恰好捕捉到季淮安站在门口脑袋靠着墙,精神状态看起来很好,但还是泄出了一抹疲倦。

察觉到她的注视,守在门口的季淮安回望过来,注视她明眸双目慢半拍地无声笑了笑,整个人就像块让人想咬一口的蜜糖。

“重症患者已经全部处理好了,剩下的都是轻症,目前由仪器与另一批针灸师正在进行干涉。”季淮安站直身躯,拂去慵懒与些许疲倦,说起她想知道的讯息。

“你信息部那边的工作处理好了?”赵如眉把一次性的针灸针丢进医疗垃圾桶里,朝他走近温声说。

“优化方案全部弄好了,接下来只要按照方案填充与修改。”季淮安看着她回道。

赵如眉抬眸,视线掠过他金色细框眼镜下方的密长眼睫问:“下午有空吗?”

“有。”

季淮安不假思索说。

赵如眉问完查看当前时间门,再有15分钟就是12点:“这边重症要是不再反复,我带你去食堂。”

“好。”

他满口答应,什么也没问。

两人处于重要且紧急的工作状态时,均是以工作为主。哪怕眼下重症患者已经处理完毕,赵如眉在没有离开休息室大楼前,注意力大部分还是集中在患者与医务人员的汇报上。

直到确认轻症患者医务人员可以处理,而重症也都转为了轻症,她才放心地带着季淮安乘坐电梯下楼。

今天因第一批集训玩家进副本,第二批集训玩家需要安置,五个部门轮流忙。赵如眉这边清闲下来了,指挥部、后勤部、行政部都在加班,科技部门因优化系统,接下来估计也要忙一阵。

此刻的晴朗天气有些晒人。

哪怕已经逼近12点,笔直的水泥路上几乎看不到几个闲逛的身影。

“你昨晚,几点回的国?几点到的基地?”放下休息室大楼的事务,赵如眉才有足够注意力与空间门问这些。

“昨晚7点正式抵达的国内,凌晨4点45分到的基地。其实还好,进基地前我都在车上休息。”季淮安偏头看着她的侧脸,声线不像工作那般高效,听起来轻且柔和。

从理论上来讲,小安如果是昨晚7点回来补觉,一直到进基地的早上7点。12个小时对长途跋涉的成年人来说不至于恢复全部精力,但让意识与身体机能维持运作是没问题的。

尤其是退休玩家各方面本就比正常人还要强,12个小时的休息或许能恢复大半状态。

但这是最理想化的状态。

他昨晚7点抵达国内,这次出门从毒丨品加工厂的爆炸开始,一直到现在才回来。一共十几天,这期间门联络过的外部人员与带来的变化跟搜集的情报,总要跟国内相关部门进行及时对接吧,再怎么做好准备,2个小时总要是的。

之后是海底研究所的大笔收获,那是他冒了莫大风险弄来的东西,以他的性情绝对会在赶来基地前,全部安排好,这姑且就算2个小时。

而在他出门期间门,之前由他打理的事务随着他回来,即便他想要再忙里偷闲几天。大事上肯定要有所了解,这也算1个小时。才算到这里,他就已经花去了5个小时用来办正事。

除了这些必要事务外,即便莲帝山基地的审批程序有下属协助。他能知道她在这里当副组长,有关于她的资料不知递了几沓在他面前,看资料总归要1个小时吧。

这所谓的12个小时‘休息时间门’,已经被掐去6个小时的水分,这还没算他辗转走动,即便他真有休息时间门,赵如眉估摸着4个小时顶天了。

或许也正是知道她不好糊弄,所以他才含糊说‘进基地前都在车上休息’。

没来基地前,他说不准压根没睡。

“这点休息时间门还是太辛苦,等吃完午饭,你下午去我宿舍补个觉,我宿舍还有个房间门能睡人。或者科技部要是给你安排了宿舍,去你那边也行。”赵如眉直截了当说。

早在她问起时间门,季淮安就知道她肯定会联想到睡眠。本来不用脑速加快优化方案的速成,以他的精力还能再撑几天,如今他躯体状态良好,精神确实有点疲倦。

“我有点困,但睡不着。”季淮安看着她如实说,“除非躯体气力全部耗尽,否则想正常入睡只能等大脑意识累到强制昏睡,或是在濒临昏睡时花几个小时慢慢入眠。”

“退休因素?”

赵如眉倒不知道是这个原因,她步伐顿住看向他问。

“嗯,这些东西直播间门禁止透露,我也属于个例。”季淮安解释说,“绝大部分退休玩家没有这种情况。”

“那你之前,怎么入睡?耗到意识强制昏迷吗?”赵如眉追问,几天不用休息听起来似乎很美好,但当精神状态下滑到一定程度却还无法正常入睡,这其实已经是一种折磨。

“工作,把精力耗完自然就睡着了。”季淮安说。

“在精力消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能通过体魄锻炼加快睡眠吗?”赵如眉一边思索着派得上用场的穴位按摩,一边说。

“那样做需要的锻炼量非常大,且会刺激大脑促进大量兴奋因子分泌,除非短时间门里的锻炼量达到一个极高阈值,不然体力大概率不减反增。比起锻炼,精神消耗睡眠法会相对可控一些。”季淮安轻声说。

这个本领放在副本里属于实力与速推的保障,可放在现实,反而成为难以入眠的困恼。

赵如眉迈出两步拦在他面前,白皙面容微抬,看着他说:“我正好会一点促进睡眠的穴位按摩,你先感觉下,看有没有效果。”

由于身高缘故,赵如眉一米七也不算矮,但对上小安这一米八几身高,她白皙额头才到他下颌位置。想要触碰到他头部穴位,得抬高双手才行。

看着只要自己抬起双手就能完全揉进怀里纤细而柔软的身躯,季淮安压下唐突念头垂下视线,站姿比以往更加标准规矩。触碰到头部穴位的手指意外的软且轻,他甚至担心自己头太硬让她觉得手疼。

“你精神放松一点。”

察觉他的身体明显紧绷,赵如眉轻声说:“我知道力道,不会伤到你。”

“嗯……”

听到提醒才知道自己过度紧张,季淮安主动调整自己精神状态。不知是不是穴位缘故,他视线抬起见到眼前专注的她,本来只被勾出一点的困意,忽然强烈了成千倍。

想睡觉,想抱着她。

这强烈渴望来得突然,连他的理智都没有任何准备,就这么席卷了大脑占据主导权,在他抬起手时,他看见她脸上浮现笑意说:“看来效果很好,先去吃饭,等吃完饭我帮你按一下穴位助眠。”

被本能暂时压制的理智瞬间门拿回主导权,他连忙收回双手,比起那点找刺激的小失望,更多的还是庆幸。

从小到大她明明没怎么生过气,即便有也不是针对他。

但或许是小时候见过她高烧醒来后,坐在病床上不接受道歉,嘶哑着嗓音不顾自己身体反复质问另一个小孩为什么要把他关在仓库里,导致他就是莫名很怕她生气。

怕她哭,怕她伤害自己。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种怕产生了些许变质。他既怕举止过线惹她生气,却又在阴暗角落里贪念狂热地想吻去她溢出的每一颗泪珠死死吞掉她所有声音,这种渴望随时间门日渐强烈,却在她失踪后戛然而止。

如今她回来了,但在没有消除二十年空白带来的隔阂前,季淮安的理智占据绝对地位。在理智认为时机不成熟前,那些不受控制的、冲动的、痴迷而狂热的存在,都被理智牢牢压在脑海深处。

在赵如眉收回双手时,季淮安也抬手借着调整眼镜的空隙,重新修补自己最体面与最具亲和力的理智外衣。

“你下午还有工作安排?”

重新并肩而行的季淮安放下手,主动问身侧的她。

“嗯,6点下班。”赵如眉说。

“科技部还没有给我安排宿舍,我下午能不能去你的办公室午睡?”科技部可能安排了,但他还没问那就是没有,季淮安坦然征求说。

赵如眉闻言,也没问缘由地说:“办公室里没有适合躺睡的家具,会影响你睡眠质量。”

“只要有凳子就可以,我坐着也能睡。”季淮安说。

“那舒适度比凳子还是要强不少。”

赵如眉笑了下说,真要是只剩下凳子,倒是可以考虑去警卫队借个折叠床。

两人赶到工作人员食堂时,时间门刚好转到12点10分。

空旷干净的食堂里,只有食堂工作人员在,来吃饭的还不见几个人。

两人靠近点餐卡领取点,各拿一张谁也不干扰谁。不过在勾选时,两人余光都有点忙碌,但偏偏两人又都不是纠结的性子,赵如眉把笔放回原位,伸手押住他那张点餐卡进行短暂互换。

满足了彼此对对方食物口味的了解,赵如眉又换回来,拿着自己的点餐卡跟餐盘靠近取餐口。她把点餐卡递给厨师时,余光注意到小安正好拿起桌上的点餐卡。他也拿了个餐盘靠近,正好排在她后面。

从点餐再到两人都拿到午餐,并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上,两人都没有进行过交谈。

一来没有需要在这种场合交谈的话题,二来吃完饭去办公室还有大把时间门,两人都不着急。而两人的举动落在食堂工作人员眼里,就是关系平平的同事。

不然哪有熟人一句话都不说的呀。

食堂桌子配套的凳子在设计上就是斜着来,没有两个凳子的位置完全一致。安静干饭的两人只花了六七分钟就把饭菜都吃完了,彼此都还剩一大碗新鲜水果。

“蓝莓要吗?”

季淮安看着自己碗里的水果,以前他会直接给,但现在他不知道她的口味有没有发生变化。

“我现在是副组长,当面拿下属的东西传出去了影响不好。”赵如眉一本正经说罢,动作却很诚实地从他碗里拿了一颗蓝莓含进嘴里,“这次给你个警告,下次不要这样了。”

食堂工作人员:??!

虽然这话听着明面上没什么问题,给的东西还是水果,但这连在一块怎么感觉怪怪的?

以为她至少会先放在碗里的季淮安视线跟随着那颗蓝莓,猝不及防地就看她吃进了嘴里,而自己却被挡在外面,他金色细框眼镜下的眼神有点幽怨。

一颗幸运的蓝莓,呵!

食堂水果的分量一般在200g左右,吃完正餐再吃一份水果基本就饱了。

虽然小安品尝水果时很安静甚至优雅,但从他脸颊的咀嚼肌动作来看,还是能看出力道使得不一般。赵如眉看了下自己碗里仅剩的几颗蓝莓,不禁怀疑这水果很难嚼吗?!

两人从食堂出来时,时间门才12点20分。

往办公大楼去的时候,正巧碰上前来用餐的大部队,在一声声招呼声中,这些工作人员都见到了赵副组长身边外貌实在俊美的青年。

这才一个上午,绝大部分人都知道了这位青年是科技部新来的工程师,并且疑似与赵副组长有过节。据说两人在基地门口一见面就起了冲突,据说这位工程师有点抠门,据说他工作状态气场特别可怕……

这些工作人员虽然好奇为什么这两位有过节的会走在一块,但他们也不敢直接问赵副组长,只能眼睁睁目送两人离去,之后交头接耳地推测缘故。

赵如眉带着季淮安回到办公大楼时,该去吃饭都已经离开,基本没几个还留在楼里的。

两人乘坐电梯畅通无阻地来到三楼,赵如眉用工作证打开警备部办公室的电子门,主动走近办公桌后把自己的黑色办公椅拽了出来。

“你就在这上面休息吧,这个可调节,跟躺椅差不多。”赵如眉把这办公椅拉到办公桌一侧小走道上,由于旁边是单人沙发跟小茶几,也就这个位置跟办公桌后方宽敞些。

但办公桌她还需要办公,自然没法让他睡在那里。

季淮安目光打量一圈这间门不大不小干净整洁的办公室,走到办公椅前坐下。随着调节,椅背被放到极限,确实是个办公款的躺椅。

不过躺椅总归比不得睡床,只是背部舒服点,腿放不直。且因为身高缘故,他后颈正好挨在椅背最上方位置,比椅背高出大半个脑袋。

赵如眉见他已经躺好,站在他身后,将手搭在他太阳穴位置,指腹揉动时,一点一点施加力道。

静谧封闭,温度适宜的办公室里,季淮安试着闭上眸子,睡意蓦地浓烈起来。

但这点睡意还不够,他的大脑还在活动。即便意识与理智告诉它们应该休息,但它们完全不听,也不想听。

“眼镜能摘下来吗?”在助眠按摩唤醒睡意步骤结束时,赵如眉嗓音温和问。

“……嗯。”

已经昏昏欲睡的季淮安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应了声。

赵如眉记得他以前并不近视,按理说成为退休玩家后,视力应该不减反增才对。她双手拿着金色细框眼镜两端,将其取下。事实上没了眼镜遮挡,他的俊美反而更盛一份。

赵如眉把这眼镜放在办公桌上,等她回头,季淮安也睁开了眼睫密长的眸子。

他视线里还带着睡意,即便如此,随着眼镜摘下,他斯文温和的气质被锋利而具备军事风格的肃冷所取代。他脸上分明没什么表情,却让人莫名觉得冷漠,带着攻击性。

“你原来是担心自己气质不够像工程师才配了这副眼镜?”赵如眉看着完全未被他气质影响说。

“嗯。”季淮安清隽眉眼浮现笑意,瞬间门冲散了锋利与肃冷感,看着她走近说,“就这样过来,他们会觉得我是来打架找茬的。”

赵如眉听得一笑,显然,他对自己气场有非常清晰的认知。

“聊聊天。”

赵如眉走到他身后,双手十指重新搭在他头部穴位,转移他注意说:“这次来基地除了优化系统,还有别的事务安排吗?”

“有,要抽时间门破除、整理生命工程的相关数据与情报。”

在这静谧平和全是她气息的氛围中,季淮安闭上眸子,放松精神说:“我们国家也有生命工程项目,比起套用这些数据,将其整理后弥补本国生命工程体系缺失与不足之处,这比盲目取代更好……”

有关生命工程,季淮安聊了许多各国目前追求的最前沿情报。毋庸置疑,生命工程是追求更高发展的基石,一旦生命工程被卡,那想要超越甚至碾压其它国家,基本不可能办到,武力碾压也不行。

目前大国普遍态度就是你敢搞我,我就拉着你还有整个海蓝星一块死。

直接掀棋盘,大家都别玩。

但这种平衡最怕的就是慢性衰亡,在大家都在努力进步的情况下,原地踏步就是一种慢性衰亡。而想进步,就需要先进的生产资料,这里的生产资料非常广义。

如小安这般,就是其中的顶级生产资料,基本没有国家能拒绝得了他提供的价值。但该生产资料已经被其中一个国家拥有,忠诚度硬得镐头一碰就废,这如何不让那些没得到的国家羡慕嫉妒得抓狂。

即便小安呆在国内,他最安全的地方不是绝密基地,也不是围成人墙的警卫人员。

而是除‘季淮安’外,任意的身份与称呼。这不光是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与他接触的任何人好。

他聊着聊着意识与精神便在穴位按摩作用下沉沉睡了过去,在睡着之前还问她能不能等他彻底睡着了再去工作或是干别的,赵如眉收回手走到侧面,看着他呼吸平缓尽显疲态的安静睡颜。

她本来只打算欣赏片刻,最终还是没忍住用手指轻轻碰了碰他颈部温度,转身打开办公室的电器调控箱,把温度调低了2c,好让他睡得舒服点。

赵如眉搬了个小椅子放在办公桌后方,用座机通知下属部门凡是非紧急且重要的事务,今天整理好发到她的工作账号上,不必把纸质文件送过来了。

她的办公室里有打印机,这个临时安排除了节省下属部门打印时间门增加她的时间门消耗外,并没有其它影响。

下午太阳最烈时,赵如眉在打印机‘嗡嗡嗡’的运行声中,靠近窗户把窗帘放到严丝密合,遮住了最后一丝光。拿到打印文件的她发现页数不少,又搬了个沙发摆在躺椅旁边,舒舒服服坐在上面翻看这些文件。

可能是办公室里多了个人,还睡得特别香的缘故。

赵如眉发现自己也被传染在打哈欠,看完手里文件确认没有新文件,她索性靠着沙发睡了会。

她这边小憩醒来,小安还睡得很沉。

她就在这办公桌与打印机的方寸之间门来回走动,看文件处理文件盖章……一直到下午五点半,把最后一份文件解决,确认不会再传过来,她走到窗边把窗帘重新打开。

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赵如眉倒不担心被人发现办公室有个人。温度适宜,事已办妥,快要临近黄昏的光洒进来,平白添了一层漂亮的橘金色。

“嗡嗡——”

赵如眉欣赏不到两分钟就被通讯器的震动打断,她走近办公桌拿起通讯器摁了接听,科技部副组长焦急的声音瞬间门从里面传出来:“小赵!你有没有看见季工程师啊?!他说四处逛逛,结果逛到现在都没回来!”

坐在沙发上的赵如眉看了眼身旁还在熟睡的青年,但也没有隐瞒说:“他在我这里。”

“啊??!”

科技部副组长人都懵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他在你这里?不是,他怎么会在你这里啊?这,你们不是……他不是,不是对你态度不怎么好吗?”

因为太着急而差点说漏嘴的科技部副组长及时把话拐了个弯,急吼吼问:“你没动手打他吧?!”

赵如眉:“?”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就在赵如眉思索着该怎么回答这个误解颇深的问题时,季淮安听到极细微咋咋呼呼的刺耳声音。或许是本能没有察觉危险,他缓缓睁开眼,精神上有些陌生的充盈与满足感,让他都快忘了上次睡饱醒来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

季淮安下意识回想才记起自己所有对未来的规划、期待甚至美好体验,全部定格在得知她失踪的那一刻。后来他穷尽一切,得到的只有绝望、欺骗、空落的梦——

不,她已经回来了!

在思绪触动那段思之即痛的疮口,季淮安忍着精神上的强烈刺激,视线一转蓦地看见了就坐在身旁沙发上,侧脸被橘金色光芒映照着,离他近得好似梦境场景的她。

在好多好多个有她存在的梦里,他永远都像这样,看不见她的脸。

但后来有一次,他感觉她真的回来了。

那天是个雨夜,他躺在刚爆炸过的废墟里,感觉身体好似千钧重。说不出话,无法动弹,不知道是血还是水糊在眼睛上,看东西很不方便。她蹲在面前让他快点站起来,说要履行之前的约定带他去玩。

他不知道自己手脚还在不在,那场爆炸很大很突然几乎吞没了所有人,他试了他真的试了想要从废墟里爬起来,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似乎是被他的敷衍惹毛了。她生气表示不想去那就不去,扭头就要离开。

那是他第一次彻底崩溃狼狈绝望到哭喊着想要追上她。

“他……”

赵如眉酝酿完,刚说一个字,手臂忽然被一股大力握住。

这办公室里除了自己只剩小安,赵如眉第一反应不是挣脱而是回头看去,却看见了已经坐起身体,两个手紧紧抓着她手臂,眼眶无声泛红好像使出了莫大力气几乎快要哭出来的他。

赵如眉心底一突,她第一反应是挂了科技部副组长的电话,看也不看地将通讯器丢在办公桌的文件上,从沙发起来俯身贴近他用另一只手轻拍在他宽阔背部,脸颊靠近他耳廓关切问:“怎么了?”

两人的姿势其实已经趋近与拥抱,而季淮安圈着她腰与背的双臂更是坐实了这个拥抱。

察觉到泪珠掉在自己脸上,赵如眉原本还为这过于亲密的拥抱感到不太自在,她倒不是排斥,而是委实没有与人这么亲密过。但小安这状态明显出了问题推开只怕会适得其反,她只能低声安慰:“别哭。”

她一声声耐心十足到近乎纵容的别哭,反倒让季淮安浑身颤抖着拼命将这具身躯与灵魂往怀里抓,他没有说出一个字,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眼泪大颗大颗滚落。

这是他当年濒死时候,精神崩溃绝望哭喊着却没有流出来的泪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