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18章 受伤(含入v通知)
第二天,两个学校的志愿者正式碰面了。

来到这个地方总共他们两个学校的人,一队主力一队后勤,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不分你我了。

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

这么多人里面,弥月是一眼出挑的那一个。

少女奶白的皮肤,眼眸灿若桃花,身形高挑纤瘦,说起话来甜美温柔,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女神。

她烧了热水,晾凉了之后一杯杯给大家送过去,又问谁想吃泡面,谁想吃她就马上给泡。

不娇气也不露怯,大大方方讨人喜欢。

做事也迅速果断。

z大这些国防生,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看见这么漂亮的姑娘,一个个干起活来别提多起劲了。

休息间隙,赵天磊忍不住和宋砚说起弥月。

“这比唐凌还漂亮,一笑起来简直温柔死了。”

赵天磊头一次有血流冲顶的刺激感,只因他接水的时候弥月对他笑了一下。

宋砚垂眼,眼里一片黑漆漆的,不知道在没在听赵天磊说话,总之他一直沉默。

“她要是一直在这,我能干一整天不停。”

弥月这时候又泡了几桶方便面,凉着热水,忙过一阵后,忍不住往宋砚那边看。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小时了,他一直在那边忙,忙的都是体力活,可他什么东西都没吃。

甚至一口水都没有喝。

弥月还是很关心他的,特别是看他不吃饭,她就担心的直忐忑,总想看着他多吃一点。

虽然现在只有方便面吃。

可不管是方便面还是什么,吃了总比饿着肚子不吃好。

弥月找了几个好吃的小面包,正想给宋砚拿过去,可他起身,又抬腿往河堤那边走。

她动作又停了下来。

今天还是在下雨,只是比起昨天已经小了很多,水位也保持的很好,几乎没有见长。

大家好歹能够轻松一点。

所以今天的主要任务,是查漏补缺。

水位见涨,分流也很重要,现在连平地都有积水,另开一条水沟,流往百米外的田间,能适当的减少洪讯压力。

“把防洪布再往上拉。”上面的人扯着嗓子在指导,声音洪亮,彻响天地。

再往下进到河里去,就需要拉安全绳了,当然那些高难度的工作,都是由军兵完成。

赵天磊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搬了两趟东西就眼前发黑,头晕目眩,他喘了两口大气,往前走时,脚都在晃。

就在下一秒,他一脚踩空了。

后面有人惊呼了一声,还没喊出声,旁边宋砚反应过来,俯身就去拉他。

河堤上砂石滚动,宋砚拉住他的时候,他半边身子已经落了下去——

水流正急,这边除了宋砚在,其他人都在另一边。

一声动静,所有人都往这边看,察觉不对,赶紧过来帮忙。

宋砚右手拉他,左手却没有力气撑住自己,那瞬间疼的他大脑紧绷着的一根弦都断掉,头皮发麻,黑色衣服上,瞬间浸出血腥。

“赵天磊,你自己抓住1宋砚沉声开口。

他人晕沉沉的,脑袋都磕在石头上了自己也不知道。

宋砚这一喊,他才清醒了一点。

“你脚踩住,千万别掉下去。”宋砚知道自己可能撑不了多久,可他死死的咬牙,血都浸红了一片泥土,他也没有放手。

还使劲往上拉了拉,想再保险一点的把人拉上来。

十几秒后,周围人过来,七手八脚的把赵天磊拉了起来,直接把他扛起往回跑。

“你们两个人先把人带到棚子里去1村支书指挥大家,“其他人继续,都要小心1

周围嘈杂了起来,却只有宋砚还在原地,很艰难努力起来,就已经再动不了。

他左手没有一点力气,反而不停的在抖,只能用右手把左手死死的按祝

在场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因为没有人知道,宋砚左手的情况。

他站起来,回头看了眼地上的血迹。

这次是真的,不行了……

“宋砚。”弥月跑过来,看他脸色苍白,一下子被吓到了。

再靠近,她分明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这肯定是宋砚身上传来的。

“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她问了一句,声音一直在抖。

弥月着急死了,她头一次看到宋砚的脸色那么不好,他自己手都那样,怎么还有力气把别人救上来……

手!

弥月突然想到什么,马上就拉他左手袖子。

宋砚想往回躲,可手根本没有力气,衣袖直接被弥月拉了上去。

他眉头紧皱,疼的不由闷哼一声。

弥月看到他的手,震惊的呆住了。

手臂上鲜血横流,顺着手腕处往下滴,有砂砾摩擦掉的血痕,而那原本的残端……

触目惊心的伤。

宋砚只觉得羞耻和自卑,他这么丑陋无比的身体,在这样的地方被她直接看到,甚至是比之前更加可怖。

他想往回收,可根本没有这个力气。

反而因为着急,他更加是满头大汗。

弥月那么怕脏那么爱干净的人,让她看到了该有多嫌弃。

他可以让很多人嫌弃,但不想被弥月嫌弃。

许久都没有听到声音,宋砚眉头紧皱,都不敢抬头看她一下。

弥月眼泪啪嗒一下就落了下来。

泪水落在他手臂上,有瞬间的温热。

宋砚愣了下,慢慢抬眼。

眼前弥月眼里盈满了泪水,看着他的手,咬唇才不让自己哭出来。

“宋砚,你手疼不疼啊?”她声音发抖的问。

已经忍不住要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伤成这样?

肯定很疼,都流那么多血了……

没等宋砚反应过来,弥月已经又把他袖子拉了下去。

这次小心翼翼,生怕哪里碰到他会把他弄的更疼。

她没有害怕,更加没有嫌弃。

她竟然为了他的手哭了。

她也只问他疼不疼。

“走,我们去医院。”弥月牵住他的右手,哭的稀里哗啦,一边抹眼泪一边拉着他往前走。

弥月走在他身边,一边走一边哽咽着安慰他。

“没事的,等下到了医院就不疼了。”

“宋砚,你再忍一忍埃”

她用劝小孩子的语气,那么情真意切的安慰他。

他心窝里钻得疼,听着她说话,苦涩又难过。

却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机械的被她拉着往前走。

村里要去医院的话,还有一段路程。

而且路不好走,又下着雨。

于是现在村里的卫生院简单处理一下。

弥月全程守在宋砚身边,半步都不肯离开。

弥月很少见到他的左手,所有次数加起来,也不超过三次。

那是他羞耻自卑的地方,他从来都捂的严严实实的。

不让别人看到,更加不会让弥月看到。

可弥月真的难以置信,他这只手已经变成了这样。

比她最初记忆里的样子还要令人难过。

医生给他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清创,宋砚脸色苍白,加上这几天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刚包扎好没多久,他人晕沉沉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医生说让他先待着观察一下。

弥月眼睛已经哭肿了,坐在床边发愣,眼神定住一动不动,脸颊上还有落下的泪痕。

“宋砚,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弥月突然想起他没有吃东西,肯定很饿了,于是轻声的告诉了他一句。

宋砚躺着没动,应该是睡着了没有听见。

于是弥月不再出声打扰他,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找点吃的。

可就在这时候,一只手伸过来,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

“月月。”他喉间似有低低一声。

弥月手腕上的皮肤瞬间被烫到,竟然像被灼烧了起来,她察觉不对,马上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怎么那么热!

弥月想去喊医生来,可他死死抓着她的手,怎么都不肯放。

弥月眼睛又红了,却又着急,可也没有强行挣脱,只是往前了一点,放轻声音,温柔的和他说话。

“你先放开,我去喊医生好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