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17章 背你
晚上志愿者们轮流值守,检测水位变化。

男生们负责下半夜的值守,弥月和另一名女生守到十一点,就等着人来换班了。

天黑路也难走,弥月拿着仅有的一个手电筒独自往回走,提心吊胆的看路,五分钟了才走上几十米。

就在这时候,手电筒暗了。

弥月关了又开,才发现是没电了。

手机也只剩下一点电,再开手电筒的话,没两分钟就得关机了。

弥月停下来,看到旁边有一个小棚子。

好像有人在。

弥月往那边走,想能不能借到手电筒,或者有电池也行。

可她靠近时,却听见有人在说话。

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娇俏柔和,像是在……表白。

“我都追了你两个月了,你真的就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我是为了你才会来这里的,每天晚上都陪着你,你真的……就不能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弥月不是故意听别人说话的。

她知道这样不好,可正要离开,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能。”冷冰冰带着磁性的声音,毫不犹豫的拒绝,“是一点都不喜欢。”

“我说过让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女生的呼吸都滞了一下。

随后她难过的说:“反正你也没有女朋友,我跟着你怎么了。”

她很执着,坚定铁杵磨成针,只要坚持下去,没有什么冰块是融化不了的。

“我有喜欢的人。”他打断她的话,顿了几秒,冷声强调,“我只喜欢她。”

这样冷漠无情又丝毫不给人余地的拒绝,任何一个女孩子听了,都会伤透了心吧。

接着好一会儿,没再听见有声音。

弥月也正准备离开。

一转身,脚踩在石头上滑了一下,脚扭住,一不小心喊了一声出来。

刚喊出声她就赶紧闭上了嘴巴,转身急着离开。

可周围太黑,她根本走不快。

才走两步,和宋砚迎面撞上。

这是时隔四个月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宋砚皮肤比之前黑了不少,是少年独有的刚硬之气,他穿着一件黑色外套,却浑身泥泞,抬眼看到弥月时,有片刻捉摸不到的惊讶,随即又恢复平静。

弥月眼色冷了冷,招呼都不打,抬腿继续往前走。

可天黑路陡,她走着脚下直打滑,差点摔了一跤。

好在她及时扶住了。

弥月只觉得又丢人又恼火,不管不顾的站起来要继续走。

可这时候人都站不稳了。

她眉心紧紧的皱起。

前面有雨水汇进,慢慢的汇成了一条小沟,漫到小腿处。

得淌水了。

就在弥月纠结该怎么办的时候,宋砚伸手扶了一下她,轻声道:“我背你吧。”

哪怕在暗色里,他也能看到弥月脸色苍白。

她还瘦了很多。

宋砚手碰到她时,弥月低头看了一眼。

他手上还有没干的泥土,身上更是脏的厉害,因为累了一整天,哪怕是在这寒冷的十月,他也出了一身的汗。

浑身汗味。

宋砚意识到自己现在很脏,马上把手收回来,在衣服外套上擦了擦,然后又把外套脱了下来。

“不、不会很脏的。”冰冷傲骨的少年声音沉下,说话还结巴了,避开眼神,不敢看她。

弥月是很爱干净的。

而他现在,脏的很恶心。

可弥月才不是因为这个。

宋砚突然离开,没有任何的道别,之后更是毫无音讯,弥月这段时间里,都总是在想,自己究竟有多讨人厌。

宋砚见她不说话,又想起自己手的事。

他心里有些涩意,喉头动了动,低声开口,话语里却十分不自信。

“我,背得起你的。”

他的手确实和平常人不一样,也从来没有背过人,在弥月眼里,他要背她,应该就是一件会出丑的事。

其实没有,他背得起。

他连那么重一袋的沙土都能够抗,怎么会背不起弥月呢。

她比沙土袋要轻多了。

弥月低头看地上的水。

水流越来越急,浸过小腿往上,加上天黑又要淌水,她一个人肯定走不过去。

可是……真的要让宋砚背吗?

弥月犹豫了很久。

“那,过了这里你就放我下来。”

这段路也就十多米,淌过了了水,之后应该就好走了。

弥月这是第一次让别人背。

以前只有爸爸背过她,但那是很小的时候了。

少年一只手使不上力,只能落在她腿弯处,可他依旧背的稳稳当当。

弥月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弥月想起刚见他时,他十分瘦弱,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身体也变得结实有力起来,肩背宽厚,莫名给人一种安全感。

夜路安静,周围只有流水潺潺的声音。

偶尔有细雨洒下。

但比起白天已经好多了,这个时候停了雨,总算让大家可以松一口气。

不然总是盯着水位,一晚上不知道有多累。

弥月心脏明显跳的快了起来。

她不知道原因,只是觉得有一些异样的触碰。

于是小心的呼吸。

双手圈住他脖子时,她整个身体往前,更是格外的……不自在。

特别是在这样的寂静中,亲密的有点怪异。

“你是不是……不习惯这里的气候?”宋砚突然问她。

这里和柏市气候相差大,她脸色不好,又瘦了,肯定是不适应。

弥月点了点头。

“嗯,不太适应。”

“那为什么要来这里?”这次组织了很多大学生志愿者,前往前线各个村落,可大多是男生。

宋砚没有想过,弥月也会来。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弥月反问,话脱口而出。

可刚说出来她就后悔了。

宋砚为什么会过来……肯定是因为他经历过这些灾难,所以不希望再看到更多的人遭受。

于是这话之后,两人之间又沉默了。

他们之间说熟悉,却其实又陌生,像这样离别了许久之后再见,竟都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就像弥月真的很想问他,为什么一走了之。

可她问不出口。

这段路不知不觉就走过去了,等弥月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到他们休息的营地了。

她一惊,赶紧让宋砚放她下来。

“我到了。”她说。

宋砚顿了下。

背上是她的温度,是少有能触碰到的温度。

他手指握了握,竟然不舍。

“让我下来。”弥月又说了一句,声音已经贴近他的耳边。

宋砚还是没说话,可他蹲下身,已经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了下来。

弥月双脚落地。

这下是干燥平坦的地面了。

宋砚已经送到,他就准备离开。

才转身,弥月喊住了他。

“宋砚。”弥月咬着嘴唇,其实还是难过,可她却说:“我做的有什么不好的,或者让你不高兴了,你直接告诉我好不好?”

“我可以改的。”

少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声音愈小,又带了哭腔。

她真的在很用心的对待宋砚,甚至在自己高三那么重要的时候给他做饭,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家人。

可他报志愿,离开家,一句都没有告诉她。

弥月想了很久都没想清楚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她想,至少宋砚给她一个答案。

那……她可以改的……

为什么他们不能好好的呢。

他可以继续住下去,可以把她的家当做自己的家,也真的把她当做家人。

“你真的很讨厌我吗?”弥月小心翼翼的问他。

这么久了第一次开诚布公的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真的想知道答案。

讨厌她也要讨厌的明白吧。

宋砚慢慢低头,手上拿着衣服,衣服下,手紧紧的攥祝

他不敢回头,甚至不敢开口。

夜里风吹起时,冷的他人都冻僵住了。

弥月问他是不是讨厌她,他心里疼的一塌糊涂。

他打扰她很长时间了,非亲非故,却给她带来那么多麻烦,他没有脸再继续住下去。

未来该做什么,又该怎么做,他有自己的规划。

可其实弥月还想问,如果真的那么讨厌她的话,为什么还要给她抢回手账本。

他这个人太怪了,怪到根本让人看不明白。

弥月顾自的出声,小心翼翼,声音弱的可怜:“我们不是家人吗……”

是,她把他当家人,他的心思却肮脏的见不得人。

宋砚还没回答,这时候后面有人在喊弥月。

“弥月,外面很冷,别站着了快进来吧1同学们都很关心她,想着这么晚了风又大,怎么一直在外面站着都不进来。

“是很冷,你把衣服穿上吧。”弥月小声又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往回走。

回到营地,同学们都很关心她。

大家都还没睡,七嘴八舌的问她怎么样了。

弥月回答说“还好”,就没有心情多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