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16章 大学
宋砚报了z大,弥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很震惊,找到他问的时候,宋砚只说,z大答应减免学费,给助学金。

所以他答应了。

弥月竟然不知道这些,她觉得宋砚应该去清北的。

他就算有理由,那也不能是学费和助学金。

不是说z大不好,那也是仅次于清北的学校。

只是……只是明明能够去更好的……

弥月不知道能怎么说,她只是觉得,宋砚不应该这么做。

可宋砚自己的选择,她也没有资格插手。

就在这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宋砚不见了。

弥月做了他喜欢吃的芝士紫薯披萨,想跟他聊一聊学校的事,可当她去敲门时,发现房间里没人。

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干净到像是从来没有住过人一样。

当时弥月心里咯噔一下,转身跑出房间时,慌张无措的打量周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蒋雁说,宋砚收拾东西先去了学校。

那孩子自尊心强,性格又冷漠孤傲,蒋雁知道,他想离开这里,却又不想让弥月知道。

他上了大学,马上成年,他不会再依附于这里。

他有自己想做的事,也有自己计划好的未来。

蒋雁答应他,转告弥月。

她当然也不会阻止。

“他都不跟我说一声?”弥月声音一下子没了力气,还是不敢相信。

她不相信他们之间已经冷淡生疏到了这个地步,到他连离开都不会和她说一声。

弥月马上拿手机给宋砚发消息。

一如既往的,没有收到回复。

电话也打不通。

弥月又失望又生气,闷闷的坐在客厅里。

她心里空落落的,像少了什么东西。

明知道有些事情会到来,她却一直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改变,直到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击。

她的付出,根本没有半点意义。

没有任何人会看见。

他对宋砚的好,宋砚也一点都不会领情。

他这个人,果然冷漠不近人情,而且一点良心都没有。

弥月眼睛红红的,不争气的哭了。

她咬着下唇,努力的眨了眨眼想忍住,可眼眶已经湿湿的,脸颊也一阵凉意。

就是难过,说不上来的难过。

弥月低头拿着手机,顿了好一会儿,然后把宋砚的微信拉黑了。

又把手机扔到一边。

那一整个夏天,是弥月长这么大以来,唯一不愉快的一个暑假。

她如愿去了美院,八月底收拾东西,和恬甜一起出发。

大学生活不如弥月期盼的那样,还有这座陌生却又向往的城市。

九月的军训把人折磨的掉了一层皮,弥月前后瘦了快有五斤。

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她不适应z省的气候,换季的时候身上会起小疹子,特别是八九月时暴烈的炎热,让她差点熬不过去。

幸好寝室教室都装了空调,不然她在这里可能要经常光顾医院了。

今年十月份反常的进入了雨季,接连几天的大雨,水位不停上涨,简直有漫堤而出的趋势。

十月中的时候,弥月跟着学校社团一起去参加了一个志愿者活动。

最近雨水多,近郊临山傍水处水位不停上涨,消防队员和村官们在日夜不休的加固河坝,他们社团凑钱买了水和方便面,给他们送过去。

弥月虽然身体不舒服,可她觉得这个活动很有意义,还是参加了。

从学校坐车过去,地处偏僻,路弯弯绕绕,弥月晕车,脸白的厉害。

旁边的同学见她不舒服,漂亮的脸蛋白成这样,都觉得心疼,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一瓶水给她。

“没事,马上就到了。”同学安慰她。

弥月这样长得漂亮又看似娇弱的女孩子竟然会来参加这个活动,很多人都觉得很吃惊。

“谢谢。”弥月接过水,声音都虚了。

“你不要看旁边,看着前面,实在不舒服的话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车在路边停下时,外面还在下着小雨。

他们还要把物资往里运才行。

大概还有一百来米。

车没办法再往前了。

这样的体力活,都是男生们一手包揽,女生就负责清点分发工作。

弥月下车时腿在发软,可她不想拖累大家,强撑着继续往前走。

半个小时后雨下大了,他们就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作短暂休息。

这里信号也不好,弥月坐在棚子最角落的地方,才终于恬甜发来一连串的消息。

【弥月,我刚刚知道一个特别震惊的消息,你肯定不知道。】

【十班的那个郑好不是和我在一个学校嘛,我今天上公共课碰到她,和她聊了几句。】

【她说那天宋砚在他们班和人打架,是为了拿回一本手帐本。】

【我一猜就是,那肯定是你的手账本。】

和大多数的女生一样,郑好也喜欢宋砚那样长得好看的人。

可她亲眼看见了宋砚在教室里和人打架,凶的要把人打死的样子,郑好被吓到了。

那之后,就不敢再喜欢他了。

看到这里,弥月怔住了。

她的手帐……

确实是宋砚打完架之后的第二天,她的手账本就出现了,但她当时并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是压根没有想过还有这样的可能。

但现在恬甜这么告诉她,她还是不敢相信。

宋砚……会为了她打架?

这比他会和人打架这件事还让人震惊,震惊到她所有的认知都被颠覆了。

她想给恬甜打个电话过去仔细问一问,可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又没信号了。

她只能先把手机放回了包里。

“前面好像是z大的1有同学喊了一声,引得大家都凑到前面去看。

有z大的不算什么惊奇,主要是有好几个都长得很好看。

有一队男生在帮忙搬运砾石沙袋,加固河堤,已经浑身泥沙,脏的乱七八糟。

“弥月,你看那个穿黑夹克的,长得好好看埃”

鼻梁高挺,五官精致,薄唇紧抿却不见笑意,更冷淡的引人注目。

别人双手搬起沙袋都吃力,他却用单手,一只手扛起,大步往前走,腰都没有弯下来一点。

隔得远其实看不清脸,弥月也没有心思看,还在想刚刚恬甜说的那些话。

后面几名女生却是视线完全被吸引了过去,甚至还拿出手机偷偷的拍照。

汛情严重,z大组织了一批志愿者,来到抗洪前线。

其余的志愿者只是做后勤工作,z大这一批大多是国防生,与消防官兵们一起,参与了最重最累的工作。

这是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三天。

前线工作脏乱苦累,只能吃到泡面馒头,这批大学生们却咬紧牙能吃苦,没有任何一个人抱怨,喊苦喊累。

大家休息下来时,只有宋砚还在继续。

“宋砚,你这今天都扛了五十多趟了,你先下来休息吧。”赵天磊仰头喝了一大瓶水,见宋砚还在搬,忍不住劝了他一句。

他们是长期接受训练的国防生,都受不了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宋砚他一个法学生,竟然日夜不休。

而且还只用一只手。

宋砚又搬了一趟,才过来坐下。

两个人身上都是泥土,不好坐凳子,直接就在台阶上坐下了。

如果不是身体真的有点撑不住了,宋砚是不想休息的。

大雨,洪水,还有泥石流。

这些能轻而易举联系起来的一切,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他拼命,贡献自己仅有的一点力量,不过是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人遭受灾害。

赵天磊咬了口馒头,生涩无味,也只能强迫自己往下咽。

“再坚持几天,等汛期过了,我回去大干它一顿好的1

赵天磊一手搭在宋砚肩上。

“约不约火锅?”他问。

赵天磊是真的敬佩宋砚。

他这个人,脑子好成绩好,骨子里硬的不行,什么都能忍。

宋砚喝了口水,没说话。

“宋砚,外语系的系花唐凌真的在追你?”赵天磊一个大男人也八卦,主要还是那位系花长得太漂亮,是好多人心里的女神。

宋砚刚入学军训时,唐凌就一眼看上了他,放下所有的架子来追他,到今天,都快两个月了。

还没有放弃。

这次为了他,甚至还一起过来当了志愿者。

当然她一个女孩子干不了粗活累活,只能做后勤。

宋砚没心思和他说什么唐凌不唐凌的事。

汛位检测显示水位又有上升,而雨越下越大,情况不容乐观。

宋砚一直盯着前面的消息。

没等赵天磊把话说完,他又起身,大步走往前面。

“继续加固,不能停。”宋砚眉心紧皱,喊大家起来。

能帮一点是一点,消防比他们更累,他们都还没有要休息。

连着几天几夜的戍守,饭也没好好吃。

赵天磊放下水瓶,边把袖子往上拉,边站起来往前走。

“来了1他应了一声,扬声给其它人打气。

“为国家,为人民,我们不喊累,今天拼了命也要把这守住1

这是他们国防生的气概。

宋砚都这么拼命,他们不能说不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