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13章 手帐
惊心动魄的高三还剩下最后那些时间,却发生了一件事,让那位年级第一的少年彻底跌下神坛。

事情起源是弥月的手帐丢了。

她有做手帐的爱好,每天回家学到再晚再忙,都会在手帐本上写上几句话。

那是陪伴了她三年的本子,特别心爱。

可三模过后,搬了次书桌椅子,弥月好好放在桌子里的手帐,就不翼而飞了。

弥月找了个遍,都没找到本子的踪迹。

下午上完课之后,她一个人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盯着门口的方向,一动不动。

恬甜坐在她身边,也搭着下巴在桌子上。

弥月看着门口,恬甜就看着弥月。

“你会不会落在家里了?”恬甜说:“你家那么大,说不定随手放哪被你忘了。”

弥月没动,只是难过的摇头。

家里她都找过了,确定没有。

而且她清清楚楚的记得,最后一次看见它,就是在考试收拾东西的时候。

是真的丢了,不是她粗心那种。

“那就算了嘛,咱们可以从头再来。”

“十八个月后,又是一条好汉。”

自己宝贝了很久的东西突然丢失,难过的不仅仅是那样物品,更多的,是它包含的记忆和她那么那么珍重的态度。

她每天写一点点,看着上面被慢慢的填满。

上面有她生活的痕迹,更加有很多她隐秘的心事。

现在,全部不见了。

怎么可能不伤心呢,心里简直就像空了一块。

还是要怪自己那一下太着急。

应该把本子放包里随身带着才对。

可事情过了才知道后悔,那叫做马后炮。

是最没用的行为。

“恬甜,我没办法好好学习了。”弥月难过的不得了,眼里暗下,没有半点神采。

“我真的太难过了。”

如果真的丢了,再也找不回,那她也是永远好不起来的那种难过了。

十分钟后同学们陆陆续续都回教室了,弥月还保持着原本的动作。

后面有同学喊她,她仿若无闻,喊了好几声后,才慢慢的转过了头。

眉头拧巴到了一起,模样恹恹。

“天呐,盛弥月,是天塌了吗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同学惊讶,看着她这样子,眼睛都瞪大了。

反应太夸张了。

恬甜瞪了她一眼,让她不要再说了。

火上浇油。

弥月却认真的点头。

“是天塌了。”她说。

高三分十个班级,按成绩分班,最后两个班,当然就是全年级垫底。

高三(十)班作为最差的一个班,鱼龙混杂,班上成绩最好的人,也不过能到一个本科线。

和前面几个班的人相差千里之远。

即使马上要高考了,全班上下,没有任何人有紧迫感。

依旧玩的飞起。

今天尤其热闹。

有男生在班里拍卖,说是女神的手账本,价高者得。

拿着本子的男生模样有点虎,大块头,扬着本子,一脸骄傲的展示给大家看。

“二班的盛弥月大家都知道吧,贼漂亮那个小女神。”

李高拍了拍手里的本子,扬声道:“这是她的手帐本,里面不仅有女神的味道,还有女神的秘密1

“我们怎么知道一定是她的?”底下有人喊了起来,“万一你随便拿个本子来糊弄我们……”

这东西太容易造假了,不是小女神的东西,谁乐意花钱买埃

那不是活生生冤大头。

“女神的字。”李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张盛弥月的语文试卷,摊在桌子上,又打开了手帐其中一页,展示给大家看。

是一模一样的字体。

而且里面还贴有盛弥月的照片。

应该就是她的没错了。

后座几名男生互相看了一眼,随即最前面那个站了起来,伸手就要去拿本子。

“给我看看。”

李高眼疾手快,及时拿了回来。

“谁都能看的话,那这还有什么意义。”

“说了拍卖蔼—”

“三百起拍。”

三百说贵不贵,说便宜也不便宜。

可那就是一本本子。

有几个男生热闹看够了,摇摇头,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只剩几个真的有兴趣的,在后头跟李高商量价钱。

“咱几个要不拼单买了得了,轮着看呗。”

这个提议刚要被采用,就有人否决了。

“不行,我要单独买。”

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差点吵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身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

“东西还我。”

宋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眼睛死盯着那本手帐,许久后,才转而看向了拿着手帐的李高。

他眼神冷的能杀死人。

前段时间百日誓师大会,出尽风头的宋砚,他们当然都认识。

最讨厌像他这种道貌岸然的人了。

以为自己成绩好就有多了不起。

不就是比别人多考那几分嘛。

“谁拿你东西了?”李高警惕的看着他。

觉得他莫名其妙。

宋砚看了眼手帐,说:“这是我的。”

李高翻开扉页。

上面明明白白写着“盛弥月”三个字。

字体镌秀。

宋砚又往后翻了一页。

后面有宋砚的名字,还贴了一张宋砚的证件照。

李高这下愣住了。

他一时间竟然真摸不准这到底是谁的东西。

但其实这事,也不是讲道理能说通的。

李高他不知道从哪里拿了这本子,管它是谁的东西,到他手里就是他的。

再说了,不就一破本子,他不信谁真能去计较。

“哪班的人滚回自己班上去1李高开始赶人。

宋砚目光愈沉,道:“那是谁进了我们班偷东西。”

“偷”这样的字眼,无论是谁听了都会觉得恼怒羞耻。

李高拿到它,过程确实不光彩。

在这方面他不占理。

可就算不占理也不能示弱。

“你放屁1

“教室里有监控,去保安室现在就可以查,本子里有一张古币,价值三千,我现在报警,可以立案。”

宋砚以冰冷平淡的语气叙述这些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的话,但明显李高开始慌起来了。

谁敢闹到警局去啊,为了一本本子。

“谁拿你东西了……”李高还在狡辩,眼睛看向垃圾桶,想直接把手里东西给扔了。

宋砚一直盯着他的动作,注意到他想扔,伸手要去抢。

这时候后面男生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宋砚,听说你左手是废的?”

他喜欢的女孩子在班里天天花痴宋砚,说宋砚长得多好看,说她有多喜欢。

要论长相他们确实比不过宋砚,可他还是残废,怎么配跟他们比。

残废那都是拿残疾证的,他都不是正常人。

李高原本还恼怒的目光渐渐变得戏谑起来。

“行啊,把手给大家看看,本子就还你。”

后面那个男生,存心想让自己喜欢的女生看看,她喜欢的品学兼优的男神,其实是个手都没有的残废。

于是他紧紧按住了宋砚的右手,同时去拉他左手的袖子……

马上要上晚自习了,弥月还在找手账本。

她已经找了一天了,难过之后,还是觉得要努力努力。

万一真是落在哪个角落,被她忽略了呢。

弥月还抱有一丝希望。

“小弥月,我送你一个吧。”恬甜拿了一个新本子给她。

也是一本漂亮的本子,比手掌厚,硬外壳上还有精致的浮雕。

不是本子的问题。

弥月没收,但还是说:“谢谢恬甜。”

她突然想问一问宋砚知不知道。

转头往宋砚的位置看,却不见他人。

都快晚自习了,他去哪里了。

“恬甜,你今天有看见宋砚吗?”弥月问恬甜。

“我不知道。”恬甜摇头。

今天弥月心情那么不好,她哪里还有心思去注意别人。

“你找他干什么?”恬甜想,现在弥月心情不好,怎么还想起来要找宋砚了呢。

找宋砚也不能就找到她的手帐埃

“没什么。”弥月摇头,随口回了一句。

还是算了,她想。

弥月正坐下,这时候,外面突然有人在喊什么。

“十班有人打架了1

十班打架就打架,有什么好稀奇的。

他们班男生经常闹。

不过接下来一句话,让弥月瞬间傻眼了。

聂杰从楼上跑下来,到教室门口,一脸惊讶的和大家转述自己刚刚看到的。

“你们知道是谁在和他们打架吗?”聂杰放大了音量,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是宋砚1

“宋砚竟然会打架,我要不是亲眼看到,肯定不会信。”

弥月陡然一下站了起来,难以置信道:“宋砚打架了?”

聂杰点头,应下后继续说:“而且他真的是个残废,我刚刚看到他的左手了,那骨头都——”

聂杰话没说完,弥月脸色惨白,抬腿往外走,差点绊到了桌子摔倒下来。

她心好像一下子就不在胸腔里待着了,她想起少年慌张拉下袖子的模样,就觉得天真的塌了下来。

弥月毫不犹疑,拔腿就往楼上十班跑。

班里的人看着她的背影,面面相觑。

“咱们也去看看。”恬甜拉了李璇还有几个女生,一起跟着跑了出去。

恬甜没什么其它的想法,她就是在想,万一那边真的在打架,波及到弥月身上,她去的话,起码还能保护保护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