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12章 新年
除夕临近,弥月的爸妈也从云南回来了。

高三的假期不多,过年总共放五天,除夕前夜开始,到初四就得要回学校上课了。

这是一个没有寒假的学期。

可弥月爸妈愧疚于这三个月的缺席,除夕夜准备大办一常

让弥月和宋砚把想吃的都写在纸上,什么都可以满足。

弥月想吃的那可多了。

她一道一道写下来,足足有十二道,全是分量重的大菜。

她把纸小心翼翼递给宋砚。

这段时间两人关系不是太好,已经很久都没有怎么说过话了。

弥月也反思过,自己做错了什么,突然间让宋砚那么讨厌。

可她也没有想明白。

是宋砚的脾气越来越古怪了。

弥月猜测,可能是高考要到了,宋砚要把所有的心思放在高考上,就不希望她再打扰他吧。

毕竟高考对他来说,是人生中仅有的孤注一掷。

他珍重看重,弥月能理解。

可宋砚看了一眼那张纸,放在一边,什么都没写。

弥月不信他会没有想吃的,而且是除夕夜,有点小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他既然不写的话,那就尽量合一合他的口味吧。

“你想吃清淡一点还是重口一点的?”弥月询问道。

“随便。”宋砚淡淡回答。

弥月怔了下,随即笑了起来。

“那我猜一猜你喜欢什么吧,按你的口味来。”

她最关心宋砚平日里吃饭的情况,所以回过头去想一想,也能清楚的明白他的口味。

偏清淡一点,他会吃的多一点。

备注完,弥月就听到樊林在外面喊她。

“盛弥月,快出来1

“哦,听到了。”弥月应了一声,拿起纸条,就跑了出去。

樊林买了烟花。

每年过年,小孩子们最期盼的事情,就是放烟花了,前些年还小的时候,弥月经常跟着樊林一起放烟花,跟在他后面看他点火。

弥月放不了大一点的烟花,她只敢玩玩仙女棒什么的。

蒋雁看见两个孩子在玩,忍不住和弥月说:“你把宋砚也喊上,人多热闹。”

“我想喊他的。”弥月委屈,“但他又不会理我。”

还不到十八岁的女孩子,虽然性格好,但也不是那么的大度无私。

她努力的对宋砚好,可他的态度依旧那么冷冰冰的,反而对她有一种越来越讨厌的感觉。

当初把他从梨山带回来,是真的心疼他,想着他没有家了,那她愿意当他的家人,给他一个家。

她以为她付出的好,宋砚都会知道。

可其实不是那样的。

蒋雁也明白,宋砚那孩子什么性格。

他受过太多的苦,虽然什么都不表露出来,可仅仅十七岁的他,早有了超乎同龄人的成熟。

于是她轻叹口气,没再说什么。

“小心点玩,我去买菜。”蒋雁嘱咐她。

樊林期末拿了市第一的好成绩。

他脑子太好使了,理综直接满分,打破了柏市这么多年来的理综记录。

他问弥月:“你想考哪所大学?”

“我想去南方读大学。”弥月没有具体的目标,可她却有点向往江南的水乡,那样温柔缠绵的地方。

樊林点了几根仙女棒,递到弥月手上,听她这么说,又笑了起来。

“看不出来,小糊涂蛋还挺有自己的想法。”

“我进年级前三十了好不好。”弥月不满他还说自己是糊涂蛋这样的话。

小时候不太聪明,被他说一说也就算了。

现在她很聪明。

“我数学上次差点考到了一百三。”

真的就差一点点,如果不是有一道选择题她看错了选项,就能再一次突破自己的瓶颈了。

看她这得意的样子。

樊林把手上的打火机递给她,又拿了个“冲天炮”,冲她挑了下眉:“试试?”

弥月摇头:“我不玩这个。”

她胆子小,也不适合。

樊林也不强求。

天色昏暗,夜色里寒风冷冽,樊林看她脸颊被吹的通红了起来,目光不由停了停。

“提前跟你说一句新年快乐。”

樊林说:“新年愿望是……希望你考上喜欢的大学。”

他把新年的第一个愿望送给了她,来祝愿她。

他自己不需要祝愿。

弥月却在心里对着烟花许愿。

来年,希望家人,平安顺遂。

她的家人,包括宋砚。

春日料峭,三月已到。

百日誓师大会上,宋砚代表高三文科上台发言。

春天明明已经来了,他的性格却好像停在了冬天,独来独往,更加的冷漠孤僻。

台下覃悦拿着个小小的相机,在偷偷的拍台上的宋砚。

他大出风头,底下却有同学在讨论,说宋砚到底是不是一个残废。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说宋砚其实只有一只手,左手从来没有动作,是因为那只手,是残疾的。

这样的说法不是无迹可寻,理由也很让人信服。

确实,从来没看见他的左手动过。

在学校里那么孤傲冷清的宋砚,年级第一,又长得精致好看,谁会想到,他有这样大的缺陷呢?

流言纷纷,大家看待宋砚的目光也日渐变得怪异起来。

恬甜在下面指了指覃悦,眉头皱了起来。

“她真的喜欢宋砚埃”

他们二班的人都知道,像宋砚这样的人,是不会喜欢任何一个女孩子的。

永远也不可能。

覃悦这样优秀的女孩子,何必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

弥月也看着覃悦正积极兴奋的拍着宋砚。

台上那个好看到不真实的少年。

他左手垂在身侧,拿着演讲稿,声音清冷好听。

弥月抬头多看了两眼,没有说话。

恬甜抬头,一直看着什么,眼睛不由自主亮了起来。

她拉着弥月过来,小声和她说了自己心里的秘密。

“我发现……我有点喜欢肖倬。”

上次路过篮球场,她碰到了肖倬在打篮球。

阳光活力,笑起来那么好看,恬甜看着,就觉得心脏不由自主的跳的快了起来。

她意识到,那应该是喜欢。

少女时期隐秘的暗恋,只敢说给自己亲密的人听,视线跟随着他,一刻都不舍得离开。

但恬甜也只是说一说而已。

现在是高三,是寒窗苦读十年之后,最紧迫最关键的时候,在这样的关头,谁都不可能把心思花在谈恋爱这样的事情上。

恬甜也不可能那么没趣的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人家。

所以也只是说一说。

“你说……肖倬应该没有女朋友吧?”

恬甜还盯着前面人的背影。

应该没有。

肖倬和宋砚都是学校里数一数二长得好看的,可两个人性格却天差地别。

宋砚这样的,女孩子就算喜欢他也不敢靠近,肖倬却不同,他对谁都笑,篮球也打得好,是小说里才会有那种男孩子。

恬甜零零碎碎说了好多,弥月却没有回答。

于是她忍不住拍了拍弥月。

“你干嘛呢1

弥月反应过来,指了指台上。

“宋砚在演讲,不要说话。”

说话不尊重人。

恬甜讪讪闭上了嘴巴。

宋砚演讲结束,从台上下来,往教室走。

覃悦在后面追着他。

“宋砚,我拍了几张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覃悦跟在他后面,边走边说:“你选几张,我到时候可以洗出来给你。”

覃悦一直喜欢摄影,以前学校里有活动,都是她负责拍照。

这次借着百日誓师,给宋砚拍了好多照片。

说是拍活动,到她这里变成了拍单人。

宋砚不想理她,可她一直追着,路上的同学频频朝他们看了过来。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宋砚对谁态度都不好,冷冰冰的可怕,这时候垂眼看向覃悦,那目光竟是让她后背一阵发寒。

覃悦不自主看向他的左手。

那些流言她也听到了,其实她也好奇,是不是真像大家说的那样。

宋砚注意到她的目光。

他冷冷瞥了她一眼,随后质问道:“看什么?”

“啊?”覃悦只觉得那一下他的声音格外陌生,和刚刚台上演讲的那个品学兼优的少年截然不同。

她突然间慌张无措起来,话在嘴边打转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

难道真的是有什么,宋砚才会对手的事这么敏感。

可没等覃悦反应过来,宋砚已经转身离开。

覃悦挫败,没勇气再追上去了。

她知道,现在高三的关键时候,宋砚这样的好学生,肯定不会希望有其它的事来打扰他学习。

可她就是……害怕碍…

喜欢的东西就要去争取,万一晚了一步,就到了别人手里,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覃悦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少年的背影,越走越远,直到从视线里消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