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8章 意外
近至腊月,温度骤降。

宋砚照例在凌晨五点起床,一打开窗户,寒风扑面,刺骨的往人脸上刮。

昨天还能只穿一件单薄的毛衣,今天就得套上棉袄了。

宋砚拿了一本英语词典,站在窗边,开始背单词。

他有自己的学习计划,每天早上会被三十个单词。

英语是他的短板,他要往上拉分数,能多则多。

到五点半左右,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以往他这个时候就开始做题了,可今天破天荒的,他拿起了抽屉里自己几乎没怎么碰过的手机。

手机是弥月之前的旧手机给了他,说是方便联系,但他拿到之后,没怎么用过。

一直放在抽屉里,一个月只充一次电都完全够用了。

微信里联系人不多,十个手指头数的过来,其中聊天页面中,却只有弥月一个人。

还有几条未读的消息。

显示已经是两天前了。

宋砚点开,看到她发的几条消息,神情渐渐凝滞。

她碎碎念说了好些话,但他的视线却停在了最后一句话上。

弥月说,她没有带厚衣服,快要冷死了。

这几天温度确实很低,是显而易见的降温,天气预报显示,马上就快要接近零度了。

一下子降十几度。

宋砚盯着手机屏幕。

房间窗户他还没关,一阵风陡然吹进来,往身上每一个角落钻,冰寒的手脚瞬间没有了温度。

少年眉心皱起,眸间担忧,盯着窗外好一会儿,转身出了房间。

上到二楼,推开了弥月房门。

弥月没有锁门的习惯,甚至很多时间连房门都不会关,总是虚掩着。

哪怕是她不在家的时候。

宋砚直朝着衣柜走过去。

他从里面拿了两件厚外套,拎在手里,径直下楼。

背包只有那么大,装下两件外套,已经很勉强了。

宋砚拿手机搜了一下地址。

是在柏市一所大学的新校区,已经临近郊区,坐公交过去的话,都要转上好几趟车。

斟酌了下,还是坐大巴方便。

车站离这里不到一公里,他坐大巴过去,一个多小时能到。

于是宋砚出门了。

宋砚到车站的时候还太早了,没考虑到这个时间点的问题,车站的车都还没有开始运行。

于是他又等了半个小时,坐了最早的一班车。

九点左右,他就到了。

宋砚来到柏市一年,几乎没出过远门,每天就是家和学校,除了学习,也没有其它的事情。

他对市区的路都还不熟,更别说郊区了。

还得拿手机开着导航,边走边找。

看导航显示也不远,走路过去的话,十五分钟就能到了。

只是路越来越窄,不像市区那么宽敞,路边风景不错,越近乡村,越给宋砚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来柏市一年了,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地方。

宋砚脚步渐渐就慢了下来。

前面是上坡,有个奶奶蹬着三轮慢慢开了过来,到上坡时,她显然吃力,踩不动了。

喘着气,连车子都渐渐的不动了。

老人的背影孤单瘦弱。

宋砚把背包往上背了背,大步走过去,一手扶住了车。

少年虽然瘦弱,又只有一只手,可力气却不小,往上推着用力,车子肉眼可见的又继续动了起来。

十多米的一段路,宋砚全程推着车子往上,到平地时,他才松开了手。

寒风凛冽,他却出汗了。

老人家回过头来,连连说“谢谢”。

“小伙子真是辛苦你了。”老人家一双手在这冬日里已经冻的皲裂,往口袋里揣了揣,拿出两个糖果,往宋砚手里塞。

“来,乖孩子吃糖。”

宋砚不想要,可奈不住老人家硬往他手里塞,他没办法,只能收下了。

“谢谢。”

老人家要离开,宋砚顿了下,又说:“天冷风大,您小心。”

确实,越到郊外的地方风越大,这路又不好走,确实要小心。

老人家离开后,宋砚看了眼导航,发现自己绕路了。

这导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这里有一条小路,但明明没有,他回过头去走,又提示他要重新规划路线。

附近也没人,不然还能问路。

宋砚只能往回重新找路。

写着十五分钟的路程,他绕了快半个小时,才找到了校区的侧门。

他没给弥月发消息,直接进去了。

新校区还在建设中,宽阔空荡,一眼望过去,就只有几座孤零零的大楼,这个时候这个天气,学生也很少,安静的可怕。

宋砚之前听弥月说过,他们集训是在设艺学院,这个时间点,估计还在上课。

设艺边上就是篮球场,体育生正在训练。

篮球砸到宋砚脚步,肖倬跑过来捡球,一眼认出他,笑着朝他打招呼。

“一起埃”

男孩子都有招呼别人一起打球的习惯,特别是冷不丁一下看见眼熟的人。

之前宋砚不肯参加篮球赛,让二班丢失了参赛资格的事,他们整个年级的人都知道。

肖倬还挺好奇的。

男孩子打篮球那不是天生就会的事嘛,宋砚为什么宁愿被那么多人骂,也不肯参加比赛。

“咱们现在没在上课,就休息时间玩玩呢。”肖倬见宋砚不理,解释了一句,又招呼道:“来呀,打一常”

宋砚摇头。

肖倬也就是问一句,没一定要强求什么,既然宋砚没这个意愿,他捡了球也就转身要离开了。

就在这时候,赵瑶从教学楼跑出来,一眼看见肖倬,停下来,慌的不行。

“你看见弥月没有?”

肖倬皱眉,疑惑的摇头。

赵瑶脸色发白,快急哭了。

说话开始颠三倒四。

“我们一大早去生壶山写生,中途弥月说她有事要先走,我以为她回来了,可是刚刚上课她没来,我又去宿舍找了,也没看见她。”

“我都找遍了……发消息不回,电话也打不通。”

赵瑶还替弥月打了掩护,才瞒过老师,现在弥月不见了,她一是担心,二也害怕。

万一弥月是在山上出了什么事,那……

赵瑶简直都不敢想。

她赶紧出来找,抱着一丝希望,她或许已经回来了。

“生壶山的哪里?”肖倬还没说话,宋砚已经出声问了一句。

少有的见他情绪波动了起来,黑眸里瞳仁缩紧,手上拽着背包,手指也一下子捏紧了。

“南边的小路上去,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在那写生。”

赵瑶回答:“再上面路很陡了,而且天这么冷,我们也——”

赵瑶话没说完,宋砚人已经离开了。

肖倬放下篮球,神色也紧张起来。

“这件事你还是去告诉你老师,万一弥月她真出什么事,光我们也解决不了。”

说完他也转身,大步往后跑。

生壶山就在校区南门后不远。

因为紧挨着生壶山,新校区也被叫做生壶校区,这个天气冷,寒松独立,是写生的好去处。

宋砚背包很重,他背着已经走了一路,可上山的步伐和速度半点不减,如履平地。

边走边在给弥月打电话。

一直都显示无人接听。

打不通。

他眉头锁紧。

生壶山这么大,他也不知道弥月究竟在哪里,或者说,到底在不在。

不过越往上面走就越冷。

底下可能还有四五度,到山上海拔越高,越趋于零下。

到一块平地时,终于有点痕迹,看起来是一群人来过的迹象。

应该就是他们写生的地点。

宋砚看了一圈后,沿着路继续往上走。

走了不到五分钟,他突然看到地上落下一块橘色的丝巾。

宋砚一眼认了出来,这是弥月扎在马尾上的。

“弥月。”宋砚大声喊她的名字。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喊她,明明是日日相处的人,可名字喊出来,竟然那么生疏。

前面路窄,下面是小陡坡,宋砚往下看了两眼,有一种预感,弥月就在附近。

他顺着陡坡慢慢下去,到一半时,就看到下面露出的衣角。

他手一松,差点直接滚下去。

弥月不知道掉下来有多久了,一眼看到她脚踝上有细小的划痕,幸好天气冷穿的还算厚实,才没有伤到更多的地方。

宋砚大跨了两步,差点摔倒。

弥月浑身冰冷,快和这寒冬的温度融为一体,宋砚拍了拍她,轻轻的喊她:“弥月,弥月1

没有反应。

宋砚是在山里长大的,再恶劣的环境都见过,可现在看到弥月躺在这里,他整个人紧张起来,又手足无措。

他看到弥月脸色惨白。

他先探了探鼻息,又检查了下脑袋有没有撞到,确定人情况还好后,宋砚松了口气。

宋砚握住她的手,掌心触到冰凉,他放嘴边呼着热气给她暖了暖。

起码让人先回温,再冻下去不行,会冻出问题的。

宋砚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进怀里,想到包里带了外套,赶紧拿了一件出来,给弥月严严实实的裹上。

怀里人的手似乎抖了一下,昏迷间身体冷的在一直颤,宋砚把她抱的更紧,严丝合缝,甚至不让任何一丝风钻进去。

当初在泥石流里被埋了一天一夜,他都没有流露出丝毫慌张害怕,甚至爬出来都能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鬼门关走过一趟的惊恐。

可就是现在,此时此刻,他全身像落在冰窖里,害怕的冰冷。

宋砚握着她的手,放在手里轻轻的搓着,冰冷的手指终于回温了一点点。

她的意识也跟着回来了一点。

她在抖,是冷的不行。

宋砚喉咙生涩,靠近她耳边,声音轻柔。

“不怕,马上就不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