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4章 一模
星期一到星期二两天进行全市高三第一次模拟考试。

早自习开始布置考常

各自的桌子上都堆着很多书,布置考场又是一场大动作,得把书都清到教室外面的桌子上去,再按照高考的形式布置考常

七点多了,弥月还坐在自己桌子上背书。

临时抱佛脚这种事,虽然不提倡,可不得不说,它很有用。

抓紧这点时间,能多背一点是一点。

她桌子上空荡荡的,东西早有人帮她搬出去了。

弥月长得好看,出落的惊艳,加上性格好,温和爱笑,和谁都处的好,班里同学什么都愿意帮她。

特别是仅有几个男同学,格外殷勤。

她还没反应过来,李璇这个大胖高个就已经帮她把书全部搬了出去,还给她找了个好位置放下。

他自己的东西他都没搬的这么积极。

同学们收拾完,陆陆续续都去吃早餐了。

弥月背的差不多了,收起书,抬头见教室里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个同学。

回头一眼就看见宋砚。

只有他的书还摆在原位。

弥月起身,走过去到他桌前,伸手就要帮他把书搬起来。

还没碰到,宋砚已经伸手制止。

“不用。”他冷冷出声,“我自己来。”

搬书这样的事,是所有人轻轻松松都能做到的,甚至班里的男生都会帮着女孩子搬。

他不需要女孩子反过来帮他。

弥月却很担心他的手。

那两个箱子那么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搬回家的,肯定花了好一番力气。

可这几天又看他好像没什么异样。

“手痛不痛?”弥月小声的问他。

掩饰着自己的眼神,小心翼翼往他手边看。

校服袖子遮的严严实实。

“没事。”宋砚敛了神色,更加冷漠。

他总是这么拒她于千里之外,好像有多要和她避嫌一样。

这样子的小忙,弥月觉得自己能帮上一点是一点,他手不方便嘛,那搬一搬而已,又没什么的。

可显然,宋砚连话都不愿意和她多说。

他右手把书往桌边移,高高的一摞,他牙关紧咬,一手直接抬了起来。

少年只有一只手,显然很吃力。

可他却有极强的忍耐力,哪怕疼的额头一下子出了汗,他也面不改色。

弥月看着他的背影,心都揪了起来,好担心他强撑下去,手会越来越疼,连累到接下来的考试。

她反应过来,赶紧把他的桌子往后拉了拉,和前面的书桌对齐。

宋砚转回来的时候,两只手都垂在身侧,额头上浸了一圈密密麻麻的细汗,正准备移桌子,发现弥月已经帮他弄好了。

“谢谢。”他还是礼貌的道谢,语气冷漠。

弥月讪讪的抿唇。

一点小小的事,还是跟一年前一样,总跟她说谢谢。

每一句谢谢都冷漠生疏。

好歹在同一个屋檐下一年,弥月是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家人。

就像她和表哥谢禹程那样——

家人之间,小事不言谢,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帮就帮,以后长大了,进了社会,也都要相互扶持的。

这是很简单平常的道理。

可显然,只有弥月这么想。

“弥月。”弥月正要说话,外面恬甜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刚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偷听到几位老师讲话,兴致勃勃的要传达给弥月听。

“大字报要重出江湖了。”恬甜小声的说:“还有,公告栏里专门留了二十个位置,分别给文理科的前十名,每进行一次模拟考试,就要换一轮。”

又打荣誉战和心理战。

前两年的时候二中废除了大字报这类做法,说要维护好每个学生的尊严,可不过持续了两年,还是发现,缺少竞争力,学生们就缺少上进心。

不比较,就不知道要进步。

弥月问:“大字报截止到多少名?”

二十个位置她就不用想了,肯定没她的份,也就大字报还能有点机会。

一样都占不上的话,会很丢人。

这个恬甜也不清楚。

“一百个吧。”

整个高三两千多名学生,文科班八百多名,前一百也算是佼佼者了。

“一百个啊?”弥月拿手指比了个数,皱眉,有点为难。

她上次考试,排名年级九十多,是很危险的名次。

而且一模考题,肯定比平常的考试要难。

“我还是再抱抱佛脚吧。”弥月叹气。

“……”

凉爽的秋日里,也带着考试的燥意。

说好了考完一门就过去一门,不对答案,恬甜还是忍不住的翻书找题。

好几个题,明明都见过,可真到试卷上就怎么也弄不明白。

弥月和她一起对了几道。

她们两个的答案没有任何借鉴性,对着过家家玩一样。

第一天考试结束,弥月想着等宋砚一起回去。

主要还是担心他的手。

想劝他去医院看一看。

一年前去医院拍过片子,医生说他的左手基本上已经废了,可还是要少用力多养护,不然情况越来越严重,造成萎缩崎岖,甚至连累到身体其它部位,才是回天乏术。

这个时间点教室里没人。

除了宋砚。

扎着高马尾的女生探头往教室里看,鼓足勇气,足足五分钟,才终于踏进了教室。

覃悦也是年级里出了名的漂亮。

她从小学习舞蹈,气质上佳,一米七五的个子,更是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

被富养长大的女孩,是全家人宠着的娇娇女,永远的骄傲又自信。

只是这时候她有些紧张,不停的咽着口水,脚步越来越轻,快走近时,脚步僵住,甚至都没办法再往前。

“宋砚。”覃悦试着喊他的名字。

宋砚头都没抬。

夕阳落在窗户边,教室灯却未亮起,少年坐在窗边,脸颊有夕阳打下的光亮。

高三神一般存在的人物,清高孤傲,高岭之花。

尽管别人说他的家境有如何难堪,可青春期的少女们,还是按捺不住看见这张脸时的疯狂悸动。

谈婚论嫁时才考虑家境,青春的少女,只喜欢长得好看的人。

“老秦昨天在我们班夸了你,说你上次数学小考考的很好,还说你的笔记也整理的井井有条。”

覃悦说出在心里演练了七八次的一段话,最后才终于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能借你的数学笔记本看一看吗?”

“就借今天一天,明天就还给你,我保证不会弄坏,一点点都不会。”

想借他的笔记本好好学数学是真的,想认识到他,慢慢接近他,也是真的。

宋砚听见了,依旧没有抬头,道:“不借。”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很平淡的一句解释,却让覃悦脸色变得难堪起来。

她也没有说很过分的话,仅仅是借一下笔记本,本来以为,一定会借到的。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

宋砚没有要再搭理她的意思。

覃悦没有久留,默默的退出了教室。

她刚走没两分钟,弥月过来,敲了敲教室门。

“今天大家都不上晚自习。”考试期间,教室还是维持考场的布置,一般不提倡学生在教室上自习。

所以考完之后大家陆陆续续都回去了。

弥月去办公室帮老师的忙,才耽误到现在都没走。

她回教室一看,果然宋砚还在。

“我们回也家吧。”弥月站在门口,弯唇笑了笑,眼里盛进了夕阳,亮腾腾的模样。

弥月见宋砚不动,过来要帮他收拾书。

果然,她一开始动,宋砚就起来了。

弥月一副八卦的神情,侧头多看了宋砚两眼,还是忍不住问:“覃悦刚刚找你干什么?”

弥月在楼梯口就看见覃悦进了教室,她估摸她就是来找宋砚的,所以特地等在外面没有进来。

本来还以为要多等一会儿的,没想到不到两分钟,人又出来了。

“你和覃悦什么时候认识的?”

覃悦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从高一开始,她就是整个学校都知道的女神。

弥月是高二之后才起来的风头。

之后大家就喜欢拿她们两个来比较。

当然弥月觉得这样的比较很无聊,因为她也很羡慕覃悦可以长到一米七五。

比她高出快十厘米。

弥月问了一堆,宋砚起身背了包,只回答了一句:“没什么。”

弥月更加好奇了。

她觉得覃悦肯定喜欢宋砚。

这样的猜想会让人觉得很兴奋。

她希望有很好很优秀的来来喜欢宋砚,他太苦了,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那多一点甜蜜的喜欢,生活也会因为变得亮堂起来,说不定他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孤僻沉闷了。

“覃悦很好的,她长得漂亮,气质好,上个学期她在晚会上跳的那支舞,特别惊艳。”

弥月边走边说:“我还有视频呢,你要不要看?”

她零零碎碎说了一大堆,宋砚却不知道在没在听,只是脚步走的越来越快,弥月都要跟不上了。

他还在走在她前面有两米远,这下完全不听她说话了。

弥月又默默的把话往肚子里咽。

怎么宋砚好像看起来对覃悦也不感兴趣埃

那么漂亮那么优秀的女孩子他都不感兴趣吗?

那还能对什么感兴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