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2章 初来
去年也是秋天,桂花盛开的时候。

宋砚被弥月带回来。

少年刚来时极瘦极瘦,是瘦骨嶙峋到没有半点营养的地步,穿着一件不合身量的白色t恤,身上干净,背包却沾着泥迹。

从梨山一路回来,路途遥远迭荡,坐的长途火车,更是有一段长长的山路要走,最后才终于到了柏市。

他一路沉默,都没怎么吃东西,到家的时候饥肠辘辘,饿的前胸贴后背。

盛家在别墅区,住着漂亮的小洋楼,家里围着小院子,院子里种着小雏菊,是弥月精心养护的花。

进屋脱鞋,入眼就是宽敞大气的客厅,白色皮质沙发,桌上摆着一束新鲜的桔梗,少年坐在一侧,和这别墅精致的景象显得格格不入。

桌上是弥月父母准备的接风宴。

十菜一汤,鸡鸭鱼肉,中间还摆着一大盘的螃蟹。

弥月知道宋砚一定很饿了,因为上楼梯的时候他手扶着栏杆都在晃,唇色苍白,一路上看着他几乎什么也没吃,弥月担心他,但不敢和他说话。

他刚刚经历巨大的变故,家和生活在顷刻之间覆灭,他死里逃生捡回一命,是村子里唯一活下来的人。

弥月不敢想象,一夜之间失去双亲,失去了生活十几年的家,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是何等致命的打击。

他被埋了两天两夜,最后是自己一点点爬了出来,左手在事故中被砸断,垂在身侧血已经干凝,浑身泥浆,气息奄奄,触目惊心。

他之后沉默,一言不发。

直到今天来到盛家。

弥月也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安。

他坐在桌前,只夹自己面前的菜吃,不吃肉,光吃青菜,饭也就那小小一碗,没有再添饭的打算。

正在长身体的少年,只吃那么一点怎么够。

可宋砚也知道,这是在别人家里,他第一次来,怎么有脸面大吃大喝。

他包那么脏,都没有地方放,放哪里都怕弄脏了这漂亮的房子。

弥月给他夹了一个大鸡腿。

她不敢揣摩宋砚现在的心情,也不会擅自大鱼大肉往他碗里夹。

因为知道,要小心翼翼维护他的自尊心。

“谢谢。”宋砚低声说了一句,礼貌道谢。

他把鸡腿吃的干干净净,碗里一粒米不剩,然后他放下筷子,等着他们吃完,主动说去洗碗。

“家里碗都是我洗的。”弥月拦住他,笑得眼睛弯了起来,“我最喜欢洗碗了,是可以减肥的饭后运动。”

弥月知道,他现在想做点什么,可她也不希望他这么拘束,一味的干活。

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而且他左手不好动,只剩一只手……不方便干活。

要是让他把碗洗完,是在为难他。

可那天晚上弥月出来倒水喝,看见他一个人默默在厨房打扫卫生。

他动静很小,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因为只能用一只手拧抹布,他动作又轻又慢,仔细的擦着过去。

锅里还剩下几个小包子,是弥月喜欢的小红豆包,她蒸多了,没吃完,忘在锅里了。

宋砚抬头时正好看见了,他动作顿住,又看了两眼。

还热乎着的包子,是带着香味的,红豆甜腻,饱满诱人,虽然小小一个,可松软绵乎,是光闻味道就让人想吃。

宋砚却只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去洗抹布。

小包子而已啊,喜欢吃的话就多吃一点。

长身体的时候,要把肚子吃的饱饱的,才有力气做其它的事。

可弥月只能揣测着宋砚现在在想什么。

他肯定不会愿意在这个时候看见她。

可她又好想告诉他,没关系的,吃完不够她都还有,想吃的话就多吃一点吧。

她那瞬间眼睛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过去又不敢。

毕竟她和他也不熟,又是在这样敏感的情况下,她远离一点,让他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着应该更好。

说的太多的人,是会招人讨厌的。

人贵有分寸自知。

在弥月认知里的宋砚,就是沉默寡言,孤僻安静。

她会认识他,源于一个对接资助的公益项目。

十五岁时,弥月跟着父母投资挣到了点钱,恰逢来到梨山,第一次见识到还有那样贫穷的地方,她大为震惊。

在那个公益项目中,她选择了宋砚作为她的资助对象。

只因她记得,第一次远远的见到少年,是他坐在年迈的奶奶身边,和她讲书中的故事。

他穿的简单干净,声音也清澈好听,阳光洒在他侧脸上,鼻梁高挺,好像远离俗世的谪仙。

他和她一样,出生于九九年,她六月十七的生日,他六月初二,比她要大上半个月。

是同龄人,也同级。

所以那一年带他回家后,宋砚也进入了她所在的班级继续读书。

梨山教育资源落后,哪怕再聪颖再努力的人,他接触到的是那些,学到的也只能是那些。

于是入学后第一次考试,他不过恰好及格。

满分一百五的英语,甚至只打了七十分。

弥月知道成绩后,远远看他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安慰的话到了嘴边也没说出来。

成绩不重要嘛,重要的是身体。

他那么瘦,到了她家也从来不会多吃,弥月每天都想着,他不要有那么多芥蒂,哪怕能多吃一点点也好。

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关系平淡如水,宋砚会接受盛家对他的好,也清楚明白自己是怎样的处境。

不多掺和,不多拿,甚至不多吃。

这天下午弥月用新烤箱做了蛋挞,特地放在桌子上喊他出来吃,然后她回房间洗澡去了。

难得有一天晚上不用上晚自习,弥月还想着去阳台坐一坐,吹吹风,看看她新买的画册。

再想想明天早餐做什么。

可等她洗完澡下来,发现蛋挞原封不动的放在桌子上。

他只吃了一个。

是她做的不好吃吗?

于是弥月自己尝了一个。

外皮香软酥脆,奶香浓郁,和外面卖的比起来,味道一点都不差。

弥月想,她做了这么多,宋砚不吃的话,她一个人也吃不完。

蛋挞这东西,冷了就不好吃了。

弥月给自己留了两个,剩下的用盒子装起来,拎着就出门了。

隔壁小楼已经亮了灯。

弥月刚走两步,就碰上了樊林。

弥月直向他招手。

“我做了蛋挞,正准备给你送过去。”既然遇见了那就正好给他了,不用她再去敲门。

弥月把盒子交到樊林手上。

樊林狐疑,打开看了一眼。

“呦,还挺厉害。”

闻着挺香。

“我一直很厉害。”弥月不满的拱了拱鼻子,转身就准备回去了。

九月末的风凉了起来,吹起胳膊上起鸡皮疙瘩,细小的绒毛跟着微风在轻轻的扇。

弥月刚洗完澡出来,穿着一身短袖睡衣。

头发在洗澡的时候随便扎了个丸子头。

樊林又喊住她,眉头皱了下,忍不住说:“你出门多穿点,都深秋了。”

高三的学生了,哪个不怕感冒埃

也就她,这种天气还穿着短袖在外面晃。

“我知道,又不冷。”弥月摸了摸自己肩膀,眼睛弯了起来,又在笑。

她最不怕冷了,身体也好,不会吹一吹就有事的。

樊林看她笑起来,明媚灿烂,少女眉眼长开后,更加的灵巧生动,亭亭玉立,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

两人也算是一起长大,小学初中都同班,只是后来一个学文一个学理,高中甚至都不在一个学校。

记忆里可爱又娇憨的小女孩,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长成明丽的少女了。

樊林目光移了移,转移话题,“马上要一模了,你加油埃”

小脑袋瓜不好使,也不怎么爱学习,读了高中后,成绩一直在中游徘徊。

不像樊林,理科大神,市前十轻轻松松。

弥月很敷衍的答应了一声。

怎么身边全是学霸呀。

她回到家,正好碰到宋砚出来上厕所。

他眸色漆黑冰冷,一如既往的冷漠,两人目光对上半秒,弥月先开口说话。

“看你好像不喜欢吃蛋挞,我刚刚就给樊林送过去了。”

弥月说:“明天早上我做个芝士焗红薯吧,我努力做好吃一点。”

她厨艺确实不够,没有她妈妈做的好吃,还就喜欢捣鼓一些新鲜的玩意。

不过现在高三,她也没什么时间可以捣鼓了。

宋砚面色平淡,点了点头,应了一句“好”,就再没说什么了。

他到底喜欢吃什么。

弥月想很久了也想不通,问他他说什么都可以,可吃起来又不多吃。

不过说起来也真奇怪,他哪怕吃的不多,这一年以来,个头也在不停的往上冒,眼看着一米八几了,弥月都只到他胸膛前。

两人之间依旧生疏,也没有其它的话能再交流。

宋砚这样冷漠又礼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很难和任何一个人保持良好的关系。

哪怕他们已经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近一年。

“我先上楼了。”弥月指了指楼上,拿上剩下的两个蛋挞,就脚步轻快的上楼了。

宋砚往楼上看了一眼。

他面色平淡,随后也回了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