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1章 谣言
下午两点的时候,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刚入秋的时节带着桂花清香的凉爽,雨滴滑过绿叶,嗒嗒落在地面,弥月穿着白球鞋,拿着伞追过去。

她撑开伞,快跑了两步才跟上周恬甜。

周恬甜一向大大咧咧。

下小雨而已,打什么桑

她挽住盛弥月的手,和她说下节课是体育课。

“今天有篮球比赛,我们去看吧。”

步入高三后,课程也紧张削减了下来,本该早没有体育课这项安排,可今年校际联赛,学校还是给了每个班级一个机会。

一个参加选拔,替校出征的机会。

九月的高三,还剩下四节体育课。

高三(二)班是文科班,一共只有六个男生,其中一个体育生外出参加集训,于是就只剩下了五个。

是组不到一个够格的篮球队,但刚好够打一场比赛的人数。

前几天班里那几个男生还在张罗篮球比赛的事,也不知道上场比了没有。

盛弥月却没什么兴趣。

她不喜欢淋雨,下雨天还是待在教室做题更好。

于是她问恬甜:“新发报纸上的两道政治大题你都背了吗?”

恬甜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难得的放松机会,为什么还要提背书那么扫兴的事。

政治老师为全班同学都订购了报纸,一个星期一张,上面的时事新闻,要求背诵,她每周五抽查。

明天就是周五了。

盛弥月声音清澈,说:“还是回去背书吧。”

即使下了小雨,篮球场上的比赛仍在继续,恬甜扫兴的要跟弥月回教室,就听见旁边几个同学在议论他们二班。

高三几个班级中,二班最垃圾。

连一支篮球队都凑不齐。

聂杰和肖森亮从篮球场回来,满嘴脏话。

“他妈就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和他在一个班造了孽了。”

“狗屁东西,天天甩一张臭脸好像自己有多拽一样,谁不知道他是乡下穷地方来的。”

周恬甜忍不住拦住他们,问:“你们在说谁?”

聂杰冷哼一声:“还能是谁,咱们班大名鼎鼎的宋砚。”

班里就剩五个男生,隔壁三班取笑他们连比赛都参加不了,聂杰可是气势磅礴的喊话,要打他们个屁滚尿流。

全班男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可偏偏在宋砚身上翻了车。

他不肯参加比赛。

怎么都不肯。

哪怕其他人轮番上阵劝他,说只是让他去凑个数,最多耽误他一个小时。

他上场了哪怕站着不动都没关系——

宋砚还是不答应。

于是一场比赛泡了汤,他们连上场资格都没有。

除了骂宋砚,他们没有其它发泄的方法。

肖森亮手里还抱着篮球,额头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也骂道:“宋砚这个狗东西1

话音刚落,少年从楼梯上走下来。

他身形削瘦,却长得高,背上黑色书包,已经被洗的破旧,细碎的雨滴落在他鼻梁上,少年面庞精致好看。

凉风过时,吹起他周身冷意,少年冷冷抬眼,扫了下眼前的人。

时间有瞬间的停滞。

他看过来时,盛弥月也看向了他。

随后他移开目光,冷漠的继续往前走。

对那些辱骂的话充耳未闻。

最近学校关于宋砚的流言确实很多。

说他来自贫穷的大山,说他是死了父母的孤儿,还有说……他成绩那么好,肯定是作弊抄来的。

他刚来学校的时候每门分数刚能及格,这短短一年,怎么可能就到年级第一了。

没有朋友的人,被传坏话都没有人替他辩解。

聂杰可真是看不惯他那副清高的不可一世的样子。

忍不住牙痒痒的想把篮球直接往他头上砸。

“你看他拽什么,以为自己多牛似的。”

班里女生花痴似的喜欢他那张脸,可他孤僻冷漠,几乎不和任何一个人打交道。

他这样下去,要被整个学校孤立。

“宋砚不是这样的人。”弥月忍不住替他讲话,声音轻软似微风,“他很善良,很正直,考试也不会作弊。”

打篮球的事她没法解释,可作弊这样的罪名,弥月觉得他们不应该再继续传下去。

对一个高三的学生来说,作弊是很大的污点,特别那个人还是年级第一名。

周恬甜拉着弥月往前走。

“班上那群男生正是义愤填膺,你这个时候就不要和他们作对说宋砚的好了。”

即使她是大家心里的女神,也会免不了把“战火”迁到自己身上。

而且弥月说再多的好话,宋砚都不会领情的,他不和班上任何一个人有交集。

总之好心当作驴肝肺。

弥月却摇了摇头。

“三人成虎,谣言要及时制止。”

她抬头,朝着宋砚离开的方向看。

少年挺拔,孤傲如松柏。

那一年的秋天还是凉爽里带点燥意,步入高三的紧迫,和那些在谣言里生长的人,都一点一点化成了记忆里的寒冰。

下午回到家的时候,雨还没停。

弥月到院门口时雨下大了,包里手机在响,她躲进门卫亭,拿出手机接电话。

“月月,我和你爸今晚的飞机飞云南,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登机了。”

“有快递放在门卫亭了,你到家后去拿一下。”

弥月对着手机屏幕点了点头,问:“多久回来?”

“三个月。”

等他们回来都快过年了。

弥月想,怎么每次都离开的那么突然。

可他们工作性质就是这样,突然要离家,一走好几个月,弥月理解,从来都是乖乖答应。

她有能照顾好自己的能力。

电话那边蒋雁有些愧疚,觉得对不起女儿。

她高三了,作为父母,他们应该陪考,好好照顾她。

弥月挂了电话后,回头在亭子里找快递,一眼看到那两个大箱子。

她看了眼快递单。

好像是一台小洗衣机和一个烤箱。

弥月试着去搬了搬。

都太重了,她咬牙只能抬起来一点,坚持不到两秒手臂就酸了。

外面还在下着雨,她如果搬东西回去肯定也打不了伞,虽然不到一百米,但肯定全身都要淋湿了。

还是去找人帮忙吧。

门卫大叔不在,弥月打着伞蹭蹭往邻居家跑,到院子里探头去敲敲门。

喊了几声也没人应。

隔壁樊阿姨一家人都很好的,樊林和她还是初中同学,因为是邻居,有什么都会帮衬着。

今天他们好像都不在家。

弥月泄气,想着只能等门卫大叔回来请他帮忙,或者,等雨停了再说。

雨停了她就自己一趟一趟往回搬。

于是她转身往家门口走。

打开门,她一眼看见那两个大箱子,端端正正的摆在客厅里。

弥月怔了下,换了鞋就跑过去看上面的快递单。

确实是刚刚门卫亭里的箱子。

她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看着门口另一双破旧发白的球鞋,少女俯身又去试着搬了搬那两个箱子。

真的很重,要是她从门卫亭搬到家的话手得酸到没力气了。

弥月一直想要一个烤箱,这次得偿所愿,她却没有急着打开看,反而先从冰箱里拿了两个冰袋出来。

最角落的房门紧闭着,安安静静,像是不存在一样。

弥月过去敲门。

里面少年淡淡应了一声:“在。”

“我给你拿了冰,你敷一敷吧。”弥月急切,言语里是明明白白的关心,好声好气的劝他。

“手肿了会更疼。”

弥月见他没回答,于是把冰放在门口:“我先放这里了,你记得出来拿。”

说完她转身离开,去拆快递看自己的新烤箱了。

暑假的时候她在家研究烘焙,一直念着家里什么都有,就是少了一个烤箱,让她缺了好多发挥的机会。

现在终于到手了。

弥月拿手机翻教程,跃跃欲试的今晚就想做点什么,可家里材料不够,她还得再出去买。

或者先简单的做点什么试试水。

她兴致勃勃的研究,后面房门轻轻打开,少年手指修长白皙,把那两袋冰拿了进去。

关上门,他把冰敷在了自己右手上。

右手手臂微微酸胀。

左手早没有了知觉,挽起衣袖,入眼手臂骨头是畸形的残断。

他额头上浸出细汗,牙关紧闭,眉心皱成了“川”字,忍了很久,身体还是微蜷起来,右手紧紧的按在左手手臂上,压的皮肤颜色近乎惨白。

伤口早就愈合已经废掉的手,却还是会在这样的雨天带来入骨的疼意,针刺般密密麻麻的疼,少年忍耐力极强,一声不吭。

额头上的汗却越来越多。

不知过去多久。

外面传来敲门声,弥月声音清亮,又含喜悦,“我做了蛋挞,已经在烤了,你等下出来吃。”

他手指掐的愈紧,低声貌似轻淡的应道:“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