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45章 打架
到家快十一点。

弥月妈妈做了一桌子的菜, 专门等着弥月回来吃,虽然已经这么晚了,饭菜都还腾腾冒着热气。

门外灯亮着, 风吹过伴着寒意, 盛爸走在最前面,问樊林要不要一起来吃顿饭。

樊林说已经吃过,就先回家了。

踏进大门时, 弥月恍然间有种回到几年前的错觉。

几年前她刚带宋砚回家时, 经过了遥远跌荡的路程,也是拖着行李,在这样一个晚上, 抵达了家门口。

那时候妈妈也是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等着他们。

那日种种仿佛还在眼前,却实际已经三年过去了。

这个家已经冷清了很久, 这次弥月和宋砚回来, 多了点人气,多了写说话的声音,才显得不那么空旷冷清了。

太晚了没什么胃口吃东西, 让弥月惊讶的是,宋砚却吃了两大碗。

他之前住了那么久,从来没有哪一次会吃这么多。

不过男孩子多吃点好,多吃才长得壮。

晚饭后近凌晨,该洗漱睡觉了。

弥月有话想跟宋砚说, 只是家里爸妈都在,她说什么都不方便, 就连坐餐桌上的时候一人一边,隔得很远。

这次着急忙慌的回来,两人关系却和之前不一样了, 在爸妈面前说话做事,都觉得别扭。

弥月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说。

第二天一早,弥月起床来做早餐,进到厨房时发现妈妈已经在忙了。

“难得放假回来一趟,怎么起这么早?”

自家女儿一向独立,她这几年工作忙,连高考都没怎么顾到她,现在有时间,也希望可以多照顾她。

弥月感觉得到,宋砚昨晚心情不好,她又没机会和他见面说话,于是想着做点好吃的哄哄他。

“我来烤披萨吃。”弥月笑着打开冰箱,“妈,你做你的,不用管我。”

筠兰摇头,无奈的笑。

别人家女孩子回家肯定躺着等吃,她倒好,起这么早来做早饭。

“听说昨天晚上樊林还去接你了?”

筠兰昨晚听了八卦,现在还好奇说:“樊林那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是挺不错。”

人品性格她都清楚,两家关系又好,筠兰昨晚还在想,这要是真成了,那她嫁女儿也就嫁个几十米。

想想就真好。

“嗯,不错。”弥月低头预热烤箱,心不在焉,随口答应。

自家女儿也快二十了怎么还不开窍,筠兰着急,旁敲侧击的说:“他下午才到家,一听说你回来,屁股没坐热就去接你了。”

弥月正在想,她这次换做烤肉披萨,该怎么做食物的味道才会更好,毕竟之前没尝试过,害怕翻车。

筠兰又说:“反正你要是喜欢,我和你爸绝对没有意见。”

话说到这,弥月听明白了。

她低头,准备食材的动作慢了下来,说:“我跟他差个血缘关系,不然就是亲兄妹了。”

他们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樊林就像她的哥哥一样。

他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稳重,和弥月聊的最多的也都是成绩,未来这些。

至于其它的,弥月从来都没有想过。

白天恬甜约她出去,弥月一整天不见宋砚人影,于是偷偷把吃的都藏到他房间去了。

还给他留了纸条。

【宋砚同学请好好吃饭/笑脸。】

和恬甜在一起就是逛逛吃吃,两人也好久没有见面了,待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恬甜提起肖倬的事,说他最近和女朋友分手了。

恬甜也没有特意去关心他的动向,只是她前段时间参加一个校外的活动,正好和肖倬碰到了,机缘巧合,他们还需要一起合作一段时间。

恬甜喜欢肖倬,已经成为这么多年她隐秘的心事,到后来时间越久,就越难再说出口。

看过肖倬那么多个女朋友,恬甜也能大致看出他的喜好。

他喜欢长得漂亮,又可爱会撒娇的女孩子,她们有千百种模样,唯独不会是恬甜这样。

傍晚在公交站等车的时候,恬甜说,她有时候偷偷去看他前女友的微博,想过学着成为那样子,可又笨拙的发现,那不是她,她羞赧又难以学会。

她也只能躲在暗地里偷偷的看着他们,偶尔看到她们提到他的只言片语,会觉得羡慕。

羡慕她们至少和他在一起过,享受过他的好,有过那些亲昵。

她的事情,弥月不好多说什么,之前就劝过她,喜欢的人一定要说出来,不然将来后悔也没办法了。

可恬甜下过无数个决心,就是没能迈出那一步。

弥月到家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多。

爸妈已经回房间休息了,客厅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更加没有任何声音。

宋砚的房间就在一楼,门缝里似乎透出一点光来,仔细听,也没有动静。

弥月轻轻的走过去,想着这个时间点还早,宋砚应该没有休息。

于是她抬手敲门。

敲了几下里面都没有反应。

弥月推门进去,发现房间灯亮着,书桌上还摊开着书和笔记本,但人却不知道去哪里了。

宋砚去哪了?

她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厕所和厨房那边也没亮灯,难道……他在二楼?

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于是弥月抬腿正准备上楼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是樊宇打来的,樊林的弟弟。

刚接通电话,他那边就在着急的说,说他哥和宋砚在打架,让她快点过来。

弥月人懵了,听樊宇话语急躁,说的语无伦次,反正就一个意思,她快去就是了。

“就在小区西门亭子这里,你快来,快点!”

弥月挂了电话往门外赶。

小区其实还挺大,绕过几栋楼到西门,跑一趟也花了十几分钟。

一下跑的太着急,弥月小口的喘着气,脸因为跑起来吹了风简直红透了。

她四下看,都没看见有人。

弥月一边继续往前找,正要再打电话给樊宇,一抬头,看到前面两个人坐在路边台阶上。

这身影太熟悉,弥月一眼就认出来了。

弥月往那边走,可靠近时,她脚步又不由的慢慢停下。

宋砚脸上有淤青,嘴角红的最厉害,衣服上沾着泥是脏的,她甚至看到他裤子膝盖处都被磨破了。

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两个人坐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樊林唇角都是带着笑意的,他还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和宋砚说话。

当然,宋砚狼狈,樊林更狼狈。

据弥月所知,樊林是有洁癖的,他全身上下从来都是干干净净,容不得沾上一点的泥渍。

可现在他一只裤腿都是脏的,甚至能看到还在滴水。

可能是一脚踩进水坑里面去了。

弥月走近的时候,樊林抬头,看见了她。

他和宋砚两人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

樊林低头看了眼自己脏的在滴水的裤腿,然后才抬头看向弥月。

弥月就在几步远的地方,脸上担忧又心疼,整个眼里似乎只剩下了宋砚,眉头皱起来,心疼的快要哭了。

樊林拍了拍宋砚肩膀。

沉默片刻,他说:“剩下的,下次再说。”

他朝弥月点点头,貌似轻描淡写的说:“先回去了。”

然后他抬腿往前走。

弥月一直看着宋砚,隔近了看才发现,他下颌处还有一道浅浅的擦痕,冒了小血珠子。

因为今天白天还挺热,他穿的是短袖,左手原本的伤疤上,好像也有伤。

“疼不疼啊?”弥月轻轻的问,声音柔的似水。

没有问他为什么打架,只是在想,怎么都流血了,还不知道去医院,最起码,也要先处理一下伤口啊。

她那么紧张的找过来,宋砚生生看得心脏抽疼了一下。

他没有说话,弥月伸手,拉了拉他的手指,语气里带点娇意,和他说。

“我们先回家吧。”

家里有药箱,可以做一下紧急处理。

她的一双眼睛,滢滢看着人的时候,总是那么容易让人动容,那让他觉得,这个世上原来还有那么在乎和挂念他。

有她在,所以有家。

宋砚的手上也脏,他松开弥月的手,在自己衣服上使劲擦了两下,可不知道在哪染的黑色,擦也擦不掉。

他不想把弥月的手弄脏。

弥月看他直擦手,皱了下眉头,又去牵他的手,有些埋怨的说:“干嘛啊,又不嫌弃你。”

“走了。”弥月拉他往回走。

晚饭轻拂时,他心脏热的厉害,风吹不凉,却在剧烈的跳。

他已经那么那么喜欢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还可以更喜欢。

弥月坐在床边,仔细的给宋砚处理伤口。

外面能看得见的伤口都不是很严重,就是细碎又多,偶尔冒出血珠子。

处理的差不多了,弥月盯着他膝盖上破了的地方。

“你——”弥月话卡了下,“把裤子脱了吧。”

“脚上是不是还有伤。”

脱裤子。

这话说的太有歧义。

宋砚听见愣住,喉头紧住,低头间对上弥月的眼神,他呼吸也一滞,瞬间人都僵了。

弥月看着他,眼睛眨了眨,小声说:“都在家了,你去换了睡衣吧。”

睡衣宽松,可以把裤腿卷起来,更方便一点。

宋砚房间不是很大,是书房改造的,所以里面没有单独的洗手间,就放着一张床,一个书桌,还有一个衣柜而已。

以前弥月有提议过让他去楼上住,还有一间客房可以当他的房间,但宋砚不愿意,就连弥月要给他添置东西他都拒绝了。

所以这个房间才显得格外简单简陋。

“走,我们去楼上。”弥月环顾一圈后,拉着宋砚往楼上走。

二楼右手边第一间房是她爸妈的,左手边再往里是她的房间。

刚进去,门还没关上,外面突然传来妈妈的声音,试探的喊了一句:“弥月?”

弥月吓了一跳,下意识拉着宋砚就往门后躲,直到听见脚步声传来,她慌慌张张的应了一声。

“晚上吃饭没有?”妈妈在问她。

“吃过了。”弥月咬着下唇,捏着宋砚的手指力气不由越来越紧,眼角余光瞄着半开的门口,生怕什么时候门就被推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