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42章 发烧
凌晨一点。

窗外压下一片黑沉沉, 宋砚没注意看时间,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才知道已经这么晚了。

他手上的活已经干的差不多, 明天抽时间再收个尾, 就能交上去了。

宋砚往回翻了翻。

明明夜越深周围温度也降了下来,心口却一阵烧的疼,宋砚眉头越皱越紧。

他下意识回过头, 看见弥月整个人都藏进了被子里, 只露出一缕头发,因为她瘦,被子也只隆起一点幅度, 不仔细看的话,都看不到那里有人。

宋砚总觉得不对, 又多看了两眼。

他心里咯噔一下, 当即起身,大步往床边走。

伸手往弥月额头上探了下。

是滚烫的。

宋砚脸色陡变,手在她额头停下, 接着往被子里伸了伸,才出声喊她:“弥月,身上怎么这么烫?”

她怕冷,身上温度总是要偏凉一点,现在身上却是滚烫的。

弥月没睡熟, 含糊着回答:“应该是发烧了吧。”

之前怕冷,裹在被子里发抖, 那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要烧起来了。

可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她也不说话, 就一直躺在床上,甚至一点多的声音都没有。

“怎么烧这么厉害都不说话?”宋砚声音明显在抖,“我带你去医院。”

弥月不肯,摇头不去。

“你在学习,我不打扰你。”

宋砚一时觉得心疼又好笑,弄不明白怎么不舒服也忍着不说,就因为不想打扰他。

“应该没烧到385c,不用去医院,可以擦一擦就好了。”弥月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很笃定的说,“你摸嘛,真的没有烧很厉害。”

她说了不算,还要拿体温计量一量。

弥月乖乖的把体温计夹住。

宋砚看着时间,过了七八分钟,让她拿体温计出来。

381c。

家里没有退烧药,就怕她再烧下去。

宋砚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再次劝道:“弥月听话好不好?我们去医院。”

弥月拽着被子,还是摇头。

“我不要去。”

“刚刚温度一直在升,现在都好多了,拿酒精擦一擦就没事了。”

弥月自己还在反省,喃喃自语的说:“难怪前两天肚子不舒服,原来是要发烧了。”

虽然也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但弥月就一副了然的模样。

宋砚拗不过她,在床边停了停,然后去厕所打了一盆水过来。

他用毛巾拧了温水,先给她擦了擦脸。

脸上挨了水之后有微微凉意,弥月唇角舒展了些,声音糯糯的叹道:“好舒服啊。”

擦了耳后,脖子,还有手臂,身上烧着的温度似乎退了一点,让人迫不及待的想接触再多一点的凉意。

弥月迷迷糊糊的开始解睡衣扣子,拉着宋砚的手往自己腰上去,含糊的说:“这里也热。”

她腰肢细的似乎就够一握,皮肤细腻娇嫩,自己把衣服脱的不剩,就留一件奶黄色的内衣。

她非要宋砚把她身上也擦一擦,脑子像是烧糊涂了,只知道怎么舒服怎么来。

宋砚目光隐晦不明,眼帘半垂,给她身上都擦了一遍。

他收回手,正想去换一盆水,可手才拿开,弥月伸手圈住他脖子,鼻尖轻轻的蹭了蹭他的唇瓣。

她皮肤是烧着的热,这温度都传到他身上来了,灼烧的触觉清晰又敏感。

宋砚手指紧紧捏住,唇角动了下想说话,可话像是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宋砚同学,你下午的时候,是不是吃醋了?”

弥月睁着眼睛看他,软声笑着问。

“我比赛的时候,他们都在为我加油,可我都没有听见你的声音。”

“要不是肚子不舒服,我其实也很馋冰淇淋,西瓜,和冰奶茶的。”

刚刚跑完步又那么热的时候,谁不想咕咚咕咚喝点冰冰凉凉的,更别提又甜又多汁清凉的西瓜了。

“在给你加油。”宋砚哑声说:“弥月很厉害,还超了一名。”

他下午有课,课结束之后回家里做了饭烧了热水,就是怕她比赛完喝冰的,才拿保温杯装了热水给她带过来。

她跑的时候他在后面看着,没过去打扰她。

很多人在喊她的名字,他都听到了。

盛弥月从来都是耀眼又讨人喜欢的,她只要站在那里,就能轻易吸引人的目光。

“我不厉害,我体育很差。 ”弥月很诚实的摇头。

她皱着眉头,想起来自己刚刚问了宋砚什么。

他还不回答她的话。

“你说,你到底是不是吃醋了?”她非要问。

她脑子迷糊,眼睛却灼亮,盯着他,等着他回答。

她看到宋砚点了下头,然后听到他说:“嗯,吃醋。”

何止吃醋。

他远远看着,当时就想带弥月走,不要待在那里。

弥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咧嘴笑了起来。

弥月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弯着眼睛笑着说:“宋砚乖,吃醋不委屈的。”

她家宋砚还爱哭,肯定都偷偷吃醋。

不过弥月更喜欢他说出来。

说出来,才能更体会到被爱啊。

而且,听宋砚说吃醋,她总觉得奇妙又很有趣。

“你以前也吃醋吗?吃醋的话会做什么?”

弥月还非要追问:“吃谁的醋啊?”

高中的时候,班上确实有几个男生追她,隔壁班也会有搭讪的,只是弥月从来都没有理过他们。

只是几个同班同学会说说话,那是不可避免的。

不等宋砚回答,弥月轻哼了两声,又顾自道:“应该很晚了吧,我好困啊。”

白天跑了步,加上身体不舒服,脑袋昏昏沉沉的,自己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眼皮子已经开始上下打架。

弥月手还圈着宋砚的脖子,就这么睡着了。

宋砚看她眼睛慢慢闭上,脸色不太好,看得他心上一阵阵抽的疼,想让她躺下去睡的舒服一点,可她手圈的紧,不愿意放开他。

他额头碰了碰她的额头,感受到依旧没有退下去的温度。

她睡着了,宋砚却不敢睡,只能侧躺下让她抱着,手在轻轻拍她的背。

被子把人捂得严严实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身上出汗了。

宋砚给她把身上的汗擦了擦,然后又拿体温计给她量,弥月睡的熟,除开非要抱着他不放,也没有要醒的迹象。

宋砚左手被她枕着,已经麻的没了知觉,他也困的头疼,依旧没有睡着。

拿出体温计看,375c。

温度好歹降下去一些了,虽然还没完全正常,宋砚也算松了口气。

弥月有些梦魇,睡梦中突然不安稳,宋砚心跟着紧张,轻轻拍她的背,哄道:“弥月不怕,弥月不怕。”

弥月哪怕睡熟了,也听得出宋砚的声音,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有他在,那瞬间的躁动也一点点的被抚平了。

房间窗帘紧闭,有光从缝隙里偷溜进来。

弥月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浑身酸软,骨头像是散架了,又像是通体舒畅,原先身上那些不舒服,都消失了不见。

她有点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记忆里自己一直在睡觉,开始还总是做梦,后来睡的安稳,一觉到天亮。

“你醒了?”宋砚问:“还觉得热不热?”

弥月愣了下,怔怔的点头,应道:“热。”

宋砚一晚上几乎没睡,一直在给她擦汗量体温,直到半个小时前她体温终于正常了,他才稍微眯了一会儿。

说是有半个小时,但感觉也没多久,好像一闭眼睛,才过去几分钟而已。

宋砚摸了下她的额头,并没有感觉到温度升高,他顿了下,又转身去拿温度计。

弥月皱眉,也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

怎么了?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抬头看见宋砚拿着温度计过来,她更加疑惑,马上摇摇头,说:“是你身上热。”

随后她嘀咕了一句:“烫死了。”

宋砚动作顿住,脸色一下子变了,他手指抖了抖,马上掀开被子,要下床去。

他左手被弥月枕了一晚,手臂往上到肩膀处都麻的没了感觉,起来动了一下,酸麻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弥月坐起来,担心的问他。

被子从她身上滑落,皮肤接触到空气中的凉意,她低头,看见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衣。

弥月怔了几秒,眨了眨眼,又抬头看向宋砚,和他目光对上时,周围空气都有片刻的凝滞。

她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宋砚正要解释,却见弥月唇角滑出一抹笑意,然后说:“宋砚你我拿件衣服过来,我要去洗澡。”

身上黏糊的很不舒服,应该是出了很多汗,弥月虽然记不清了,也猜到昨天晚上她可能有点发烧。

这几天身体都不太舒服,下午的时候偶尔也发低烧,但是她没有太在意,想着这几天注意一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谁知道比赛之后,整个身体防线全面崩溃,一下子人就扛不住了。

“好。”宋砚点头。

刚抬腿走了没两步,后面突然传来“砰”的声响,弥月轻“啊”一声——

宋砚当即转过身,看她人往下掉,伸手一把把她捞起。

“怎么了?摔到哪里了?很疼吗?”宋砚目光飞快扫了一圈,看这周围并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

弥月眉头皱着,又马上摇头,道:“有点疼,但没关系,一点点。”

可能躺太久了,手脚发软,刚刚没注意滑了一下,自己摔下来都撑不住自己身体。

“你手不要用力,伤口才好的。”弥月反而是担心他,赶紧嘱咐。

“我疼没关系,宋砚不能疼。”她很认真的这么说,好像自己有多厉害一样,其实最怕疼了。

宋砚扶她再床上坐好,还没直起身,已经被弥月伸手轻轻抱住。

“你昨晚是不是没有睡觉?因为照顾我,你都没有休息是不是?”

她看他脸色不好,真的很心疼,轻声的说:“你好好休息吧,我自己去洗澡,然后不打扰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