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41章 甜吗
前段时间在这里住的时候, 弥月陆陆续续添了一些小东西,原本冰冷狭小的房子,也逐渐变得温暖起来。

再加上现在入了春, 暖和多了, 房间也不再冷冷的像个冰窖。

隔绝了外面的燥热,反而还让人觉得有点舒服。

弥月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很诱人的香味。

她顺着香味过去,看到厨房里正热着的菜, 打开, 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都是你做的?”弥月看到这些,不敢相信。

除开他之前说的排骨汤和糯米圆子,还有醋溜土豆丝, 豆腐酿肉,炸茄盒, 这些普通的家常菜。

弥月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看着那盘土豆丝,在想切的真细。

“这是你自己切的吗?”宋砚的手不方便,他切东西的方式肯定也和平常不一样, 对他来说,要切的这么细,还是有点难度的。

只因为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弥月随口说过一句。

说她喜欢吃切的细的土豆丝,越细越好, 粗一点的她都不想动筷子。

宋砚站在门口没进来,他看了两眼门框上有灰, 想着等下吃完饭要打扫一下卫生。

弥月问,他就点了下头。

“那……你做了多久?”弥月在想,这么多菜, 做完得花上很久的时间吧。

而且他们两个人,也就两张嘴,吃不了多少。

做这些太多了。

就怕吃不完浪费。

宋砚摇了摇头,回答:“没多久。”

他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弥月才不相信。

不过宋砚不愿意说,那她也不追问。

“先吃这个。”宋砚走过来,盛了一小碗酒酿圆子,把碗递给弥月。

酒酿混着糯香,是弥月最喜欢的味道。

她眼角一喜,伸手正要接过,突然看到宋砚手指上的伤口。

像是被利器划的,快有一厘米长,血迹还没干透,幸好划的不是很深。

“怎么受伤了?”弥月神色一紧,马上把碗放到一边,低头仔细看他的手指。

“我去拿碘酒。”之前给宋砚换药,家里的棉签和碘酒还没用完,弥月想着赶紧要去拿。

刚迈出一步,被宋砚拉住。

“不用了。”他说:“碘酒开封,只有七天有效期。”

是吗?

弥月都不知道这个。

“那我下楼去买。”

“这点伤,没关系的。”宋砚又拦住她。

他看了看手上的伤,抬眼目光转向弥月,眼色波动,像是有另外的意思。

弥月怔了几秒,看他有意盯着手上的伤,想着刚刚看到他切的土豆丝,突然反应过来。

她伸手圈住宋砚的脖子,趁他没注意,飞快在他嘴角亲了一下。

“你故意的。”她嘴角含着笑,“明明用水冲一下或者可以贴个创口贴的。”

她知道宋砚是个很能忍的人,无论多痛多难以忍受,他都能一声不吭甚至面不改色。

而同时,因为自己身上的病,这些年也有了一定的医学知识,一点点小伤口,也会自己第一时间处理。

她知道这点伤没关系,还故意让她看到。

弥月太了解他了,直接就戳破他的心思。

话音刚落,宋砚喉头动了下,目光有霎时的躲避,话在嘴里过了一遍想该怎么解释。

“但是有女朋友心疼你啊。”弥月轻轻握住他受伤的手指,柔柔的呼了两口气,“女朋友最心疼你了。”

她说着,又在他另一边嘴角亲了一下。

弥月唇瓣碰到他嘴角时,停了一秒,她抬眼,突然看到厨房外面有个人影在晃动。

这外面是个大庭院,这一层的住户共用的,有些人在外面养了花,偶尔会去这里浇花。

厨房为了通风,窗户是开着的,加上又没有窗帘,外面如果有人的话,可以一眼就看到里面的情况。

弥月脸色一下子变了,又红又白,然后松手,退了两步,就退到了厨房外面。

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她害羞的抿了抿唇角,在想刚刚那个人应该没有看到什么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认识的人,要是之后上下楼碰到了,还是有点尴尬的。

见宋砚还站在原地,她在门外向他招了招手,放低了音量,说:“你把酒酿端出来给我吧,再不喝要凉了。”

宋砚眼角余光瞄到窗外,停了下,过去把窗户关上了。

然后他才端了碗走出来。

弥月赶紧从他手里接过。

她拿着勺子,低头小口小口的吃,这碗盛出来放了一会儿温度正好,弥月吃着更饿了,不由更大口了起来。

一碗很快见了底。

她吃完,舔了下唇角,捧着碗抬头去看宋砚,笑着说:“还想吃。”

宋砚第一次做这个,以前都不知道他的手艺这么好,比她妈做的还要好吃。

一碗根本不够。

宋砚把空碗接了过来。

他说:“先吃饭。”

这只能算是甜品,一碗一碗的喝下去,等下把肚子填饱了,饭就吃不下了。

弥月问:“你这个是怎么做的?闻着特别香,吃起来也好甜好甜,圆子都比别人的糯一点。”

唇齿留香,意犹未尽。

“很甜吗?”宋砚他是第一次做,在网上搜了教程,严格按照教程来做。

他对甜度没什么概念,之前尝了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是啊。”弥月回味着刚才这味道,又点了点头。

“我尝尝。”

宋砚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到她耳边时,似乎离的格外近,弥月抬眼,刚想说那你也去盛一碗,可话没说出来,唇上已经像火一样烧了起来。

她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炙热,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天气的原因,那种热从唇瓣传到了全身,弥月近在咫尺的,听到他急切的呼吸声。

窗户虽然关上,外面却还能听见有人打电话的声音,隔着一扇窗,好像就在身边一样。

他亲了很久,到最后离开时,弥月感觉到他手指都烫起来了。

两人目光对上时,宋砚顿了下,不太自然的移开眼,伸手绕过弥月,去把碗拿了过来。

“我去端菜出来。”他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宋砚默默的把菜都端了出来,因为有点多,还走了好几趟,最后又提了电饭煲出来。

弥月一直看着他,视线直勾勾的,就没有离开过。

她嘴唇都被亲红了,脸颊也染着莫名的红意,看着宋砚把一张小桌子都摆满了,才慢慢的反应过来。

“真的很甜?”弥月小声的问他。

“嗯。”宋砚在盛饭,点了应了一声。

弥月看着他,又说:“我们这几天运动会,都没有课。”

“而且昨天晚上才查了寝,今天肯定不会再查了。”

话说到这,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弥月拉了拉他的手,握着他的手指,甜甜道:“那女朋友今天晚上陪你睡觉好不好?”

她突然又想起来。

“对了,你们查不查寝的?”

光想着她都忘了宋砚他们学校了,也不知道他们管的严不严。

宋砚声音低的发沉,“一般不查。 ”

他之前干很多份兼职,经常零点才回去,宿舍楼都是刷脸进,也没管的那么严。

“那我吃饭了。”弥月今天心情很好,就是莫名的特别好,她总觉得,连呼吸着的空气,都是甜的。

就算光吃饭没有菜也觉得很开心。

晚上弥月洗完澡出来,宋砚正在整理资料。

他习惯学习到很晚,是因为觉得时间很宝贵,不要浪费最好。

弥月开学前和他一起住过几天,那时候他的手伤还没好,弥月晚上睡觉都是乖乖的躺在一边,特别怕碰到他手上的伤。

她头发吹的半干,披在肩上,末尾发梢还有些湿湿的,她想等着它自己慢慢干。

弥月小心翼翼的走到宋砚身后,看了两眼他手里的资料,随口问道:“你这个课题什么时候结?”

宋砚头也没抬,回答说:“快了。”

他是怎么能做到又兼职又住院,还同时把课业也完成的那么好,宋砚这么聪明优秀,真的好像世上就没有他做不成的事情一样。

弥月了然的点点头,默默的掀开被子去到床上。

她随手刷了会儿新闻,看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弥月打着哈欠,脑袋昏沉沉的,实在忍不住要睡了。

宋砚却没有丝毫要睡的意思。

他一学起来就完全聚精会神,而且依他的作息,还能再学两三个小时。

弥月放下手机,往宋砚那边看了一眼。

“宋砚,我先睡了。”

“你也要早点睡啊,不要太晚了,对眼睛不好,对身体也不好。”

“记得啊。”弥月又嘱咐他:“你不要趁我睡着了不知道就到很晚很晚才睡。”

“那我就算睡着了也会梦到你不乖乖听话的。”

她说了这么多,宋砚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朝她点了下头。

“知道。”

房间灯不是特别亮,弥月睫毛上挂着水珠,在光照的映照下,眼睛晶莹透亮,像玻璃珠子,闪着光,照到了人心里去。

宋砚目光顿住的瞬间,心口也紧了紧。

那是他慌乱又心动的不可自制。

“我在这里,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宋砚之前学的太入神,没有察觉到时间已经到了很晚。

弥月和他的作息不一样,她犯懒的时候,早睡晚起。

“我去客厅看吧。”说着他要站起来。

“不要,你坐下!”弥月摇了摇头,“你就在这里。”

“你在我才睡得着,不然我害怕。”

她埋头进被子里,低低的在说话,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我今天头好晕就想睡觉,明明有二十多度怎么那么冷呢……”

弥月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也听不清,只是她睡着的快,没几分钟,已经响起了入睡后浅浅的呼吸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