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40章 短袖
弥月跑第三棒。

她们几个看起来就很没有竞争力, 隔壁那队都是体育生,赛前热身,足有架势, 准备起跑。

今天下午格外的热, 弥月把头发扎起,随便盘了个丸子头,碎发落在额角脸颊, 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她左下腹还是隐隐作痛, 咬咬牙忍住,想着短短一百米,坚持跑完就好了。

不知道是谁上午的时候在学校万能墙上投了稿, 说下午盛弥月会参加运动会,于是这时候, 围观的人多了好多。

盛弥月是他们美院出了名的小美女, 皮肤白,长得好看,身材好, 标标准准小女神一枚。

她比赛,大家当然都愿意来为她加油。

或者说等她比赛结束,给她送送水,趁机认识一下,就最好了。

张琼是第二棒, 她跑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倒数的位置。

弥月接棒, 拔腿就跑。

她身体素质一般,以前跑八百米的时候,都是勉强及格的成绩, 每次跑完,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像百米跑这种项目,需要爆发力和冲刺,她也都一般。

这次是比赛,她还是会尽量发挥一下。

底下有人在扯着嗓子喊“盛弥月加油”,浑厚的男声,就差在看台上直接拉横幅了。

弥月跑起来的时候,感觉脸颊边有风飞速的刮过,下腹撕扯着痛了一下,她脚步却没有停下。

直到把手里的接力棒交到黎夏手里。

弥月捂着腹部,稍微弯腰才勉强舒服一点。

她这时候抬头去看才发现,自己竟然还超过了一个人。

从倒数第二变成倒数第三了。

最后十几秒的时候,黎夏跑的十分拼命。

她算是寝室里最有运动天赋的一个,好几次体测都名列前茅,所以才承接了最后一棒的重要任务。

弥月拿到手机,皱着眉头,给宋砚发消息。

【跑完了,好像是第五名。】

【还是很不错的,本来以为会是倒数第一。】

宋砚他平时很忙,回消息会比较慢一点,但只要看到了一定都会回。

所以弥月也没等着,只是在顾自的一直发过去。

【就是……肚子还是好痛啊……】

弥月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抿着唇角,脸色落寞,显得委屈。

她比赛前还特地吃了止痛药,结果也没什么用,特别这一剧烈运动之后,疼的更厉害了。

“盛同学,喝水。”旁边有人递了一瓶水过来,可能考虑到今天很热,特地买的冰水。

弥月抬头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又有人,端着半边西瓜到她面前。

“盛同学,这是刚切的冰镇西瓜,特别甜,你尝尝看。”

身边围了好几个人,有两三个递水的,有拿西瓜的,还有刚买的雪糕和冰淇淋,眼看在太阳下就要被晒化了。

这一下子都凑上来,弥月左右看了看,眼神有些懵,不由往后退了退。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一片乱七八糟消暑的食物里,突然出现一个保温杯。

漂亮修长的手指赫然于眼前,在阳光下指节有种近乎透明的白,接着她手被握住,杯子就顺着塞到了她手里。

“喝热水。”宋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一伸手过来,一个白色的保温杯,显得和这些东西格格不入。

所有人的视线几乎都转到了他身上。

宋砚冷冷的扫过一眼,眼神里有敌意,然后直接在弥月身边坐下。

弥月看到宋砚的脸,愣过之后反应过来,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抿唇笑了起来。

“好。”她点头,把保温杯打开了。

一股清香传来。

是加了枸杞的花茶,袅袅热气飘出,温度正好。

“是不是还很痛?”宋砚很担心她,神色紧张,小心翼翼的问:“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是刚刚跑步了,才会难受。”弥月紧巴着脸解释,“我休息一下,再喝点热水,就会好了。”

“不过你怎么来我们学校了?还找到这里来了……”

弥月当然惊讶。

她去过宋砚的学校好几次了,可宋砚还从来没来过她的学校,而且他还直接找到这里来了。

都没有事先和她说。

宋砚握着她的手,从刚刚到现在,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就没有离开过。

“怕你疼。”

弥月拿着保温杯,小口小口的喝着,也没停下来,不自觉就喝了一大半。

虽然天气比较热,可她喝的胃里都是暖暖的,疼痛随之缓解了不少。

她把杯子放下在一边,刚想和宋砚说话,突然被他伸手抱住。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的,似乎是哄她的语气。

“我抱一抱弥月,是不是能好一点?”

他摸了摸她的头,就一直抱着她,直到手臂力气越收越紧时,弥月都清晰感受到了他胸膛上传来心脏跳动声。

旁边原来围着的人都散开了,只有个男生不知道为什么,还一直在盯着他们。

远远的几个人,目光些许怪异。

大庭广众之下,弥月不好意思了,伸手偷偷的拉了拉宋砚衣服。

宋砚松开手,没什么异样,只是把一旁的保温杯又拿了起来。

“等下该凉了,现在温度正好。”

“好。”弥月应了一声,双手捧住杯子,正要继续喝,突然注意到——

宋砚今天穿的是短袖。

在弥月记忆里,他从来没有穿过短袖。

即使是酷暑天里,他也穿长袖,哪怕在家里休闲的时候,他也不会穿短袖。

从来都不会。

可是今天,他第一次穿了短袖,露出他的左手。

手术之后,原本畸形的手上又多了一道伤疤,已经愈合,却盘桓的更加扭曲。

少年五官精致,长得十分好看,这样又能掀起一番波动的人,左手却——

很多人都看到了,惊讶又觉得好奇,虽然知道多看不太礼貌,还是忍不住。

弥月看了看宋砚露在外面的手,又抬头和他目光对上,她急切又心疼,拉了拉宋砚的手指,满是担心的看着他。

她知道宋砚对手的事情有多敏感,才更害怕别人的目光伤害到他。

她不希望他有一点点的不开心。

她希望他的宋砚,可以一天比一天快乐。

宋砚反手握住她的手。

“走,带你去吃饭。”他直接牵着她离开。

从运动场一路走出来,宋砚脚步平常,牵着弥月的手,神色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反而是一路上多有人回过头来看他们。

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会更加吸引别人的目光,特别是两个好看的人走在一起,引来的回头率,那也是双倍的。

只是……更多的是在回头之后,又注意到宋砚的手。

“宋砚。”弥月的手被他牵着,乖乖走在他身边,脸颊上出了汗,走起来微风拂过,反而有丝丝凉意了。

“怎么了?”宋砚停下脚步,问她。

弥月看着他,话在嘴边犹豫的停了停,还是小声问道:“今天也不是很热,你怎么就穿短袖了?”

她声音轻的几乎不怎么能听见。

宋砚低头看了看自己露出空气中的这一只手。

“很丢脸吗?”宋砚小心的问她。

“不是。”弥月连连摇头,赶紧否定他的话。

“这才四月底,又起风了,怕你冷。”

宋砚摇摇头,弯了弯唇角,回答说:“我身体好,不冷。”

弥月之前都不敢多看他的手,现在他大方的露在外面,弥月好奇心重,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宋砚:“你喜欢看?”

这回答说喜欢不太好,说不喜欢也不好。

于是她问:“为什么?”

为什么第一次愿意把自己的手放在阳光下。

宋砚手臂往后收了收。

他今天第一次穿短袖,还有点不太适应被多看几眼。

他知道,要慢慢习惯。

“因为……只要弥月不嫌弃,别人怎么看,都没关系。”

他的自卑来源于自己,也来源于太在乎她。

可弥月那么好,她看见他的手,她会哭,会心疼,却一点都不会有嫌弃。

“哦。”弥月笑容已经藏不住,了然的点点头,“所以宋砚的意思是说,我最重要,是吗?”

本来以为宋砚会不说话表示默认,可谁知道,他点头了。

弥月笑容藏在嘴角眉梢,更加甜的像掺了蜂蜜。

“在我这里,也是宋砚最重要。”

她捏了捏他的手指,靠近他身边,轻轻的告诉他说:“我们宋砚长得这么好看,眼睛好看,鼻子好看,连耳朵都好看,所以别人才会多看你。”

“我也喜欢看啊!”

她的夸赞很真心,话说的也很好听。

弥月又拉了拉他的手,问:“我们去吃什么?”

刚刚宋砚拉她出来,说带她去吃东西,弥月还很好奇呢,他要带她去吃什么东西。

宋砚没回答,反而是问:“肚子到底还痛不痛?”

弥月连连摇头。

“我肯定是前天晚上吃了一个冰淇淋,就吃坏肚子了一直没好,今天跑完步之后有点痛,可现在反而全身都舒服了。”

“冰淇淋?”宋砚眉头皱了下,“前天还下雨,你吃了冰淇淋?”

弥月不好意思了,小声解释说:“那天晚上突然想吃,就买了一个。”

说完,她马上又接着道:“所以我都知道错了,我这几天喝的都是热水,以后天再热我都喝热水的。”

“那……回家吃?”宋砚试探着问。

弥月一时没反应过来,见她神色愣住,宋砚解释说:“我炖了土豆排骨汤,还煮了甜酒小汤圆。”

“第一次做。”他说。

都是她喜欢吃的。

“好。”她马上点头,“回家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