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9章 勋章
简单收拾了下东西, 弥月就去楼下买了些菜上来。

老小区附近不到一百米就是菜市场,弥月下个楼才十分钟的工夫,已经提了一袋大菜上来。

这都是她对着食谱准备的。

医生说了, 要优质饮食, 身体才能好的更快。

等宋砚洗完澡出来,弥月已经做好了三菜一汤。

小房子里弥漫着浓香,迅速的勾起人的食欲来。

弥月在给宋砚盛饭。

“宋砚, 我们吃晚饭了!”弥月把碗放下, 过来牵他的手。

她手指拉住他的手指,指尖软软的,坐下之后还没有放手, 转头去跟他介绍自己今天做的这几道菜。

“这个红烧猪蹄我新学的,一回来就炖上了, 你一定要先尝尝它。”

“还有, 排骨汤你一定要喝,里面我还加了玉米和土豆。”

弥月把饭碗往他面前移了移,极力推荐她的拿手好菜。

“大块的土豆炖起来最好吃了!真的, 香甜软糯!”

弥月说着,见宋砚不动,不禁疑惑。

“怎么不吃?”

她愣了下,低头,发现他的手还被自己拉着。

弥月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马上把他的手放开了。

“来,你快吃。”

在她都催促下, 宋砚拿起了筷子。

弥月不是专业的大厨,之前也没怎么做过菜,这么正经的一桌, 还是第一次。

可味道落在唇齿间,十分的香甜可口。

宋砚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他上大学以来,为了赚钱,饮食变得更加不规律起来,有时候少吃一顿,或者实在受不了了,应付着吃个面包。

常年这样的生活,给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只是这样的小问题和其它的比起来,就变得不值一提。

热乎的,丰盛的,精心为他准备的饭菜。

弥足珍贵。

看宋砚吃了两碗饭,弥月也觉得欣慰。

自己做了饭之后反而不是那么想吃,会更喜欢看别人吃。

宋砚喜欢吃,她就已经饱了一半了。

饭后,弥月吭哧吭哧的去拿碘酒和棉签纱布那些东西。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把东西一一摆在面前,然后对宋砚说:“你把外套脱下来,然后卷起衣袖上去,我会尽量快一点,不然会着凉。”

灯光下,宋砚脸色似乎有些发白。

他左手垂在身侧,掩在衣服下面,就这么静静的落在一边,不特地去看的话,也察觉不了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停顿了十几秒,宋砚在她旁边坐下,把外套脱了下来。

里面穿了一件单薄宽松的衬衫,卷起衣袖来,露出他的左手手臂。

刚做完手术出来时,整个手臂上都被纱布缠的满满的,几乎不露出一点皮肤,可现在伤口正在愈合,原本一圈圈缠着的纱布,也变成了仅仅一块覆在伤口上。

他所有的自卑和缺失,完全暴露在了她面前。

是永远都没办法再好起来,只能勉强保住它的存在。

好歹看起来是健全的。

弥月她从来都不会对他的手抱以任何异样的目光。

从前如此,现在依旧如此。

她一心想着换药的步骤,屏气凝神。

“我要是弄疼你了,你一定要说。”弥月很担心自己手法不对,一直在嘱咐宋砚。

知道宋砚是很能忍的人,有时候就算真的很痛了,他也一句都不会说的。

房间没有暖气,弥月怕宋砚冷到,赶紧开始换,一点都不敢耽误。

她已经把自己的手洗的干干净净,低头认认真真的把伤口处消毒三遍,然后盖上纱布,用胶布固定好。

“宋砚你看,我是不是弄得还挺好?”弥月抬头,求夸赞。

抬头对上宋砚的目光,她愣住,又下意识低头看了两眼他的左手。

他从来藏的很好,哪怕是弥月和他在同一屋檐下住了两年,也没有哪一次真的清晰看见他这只手的模样。

这一次,是他主动的放到了她面前。

她离得这么近在看,他也没有收回去藏起来。

“没关系。”弥月轻轻的说:“我们宋砚,虽然遭遇了一些不好的事,失去了一点东西,可我们宋砚有的,远比别人多的多。”

他不是圣人,自卑和怯懦,是少年时深深刻在骨子里的。

弥月希望他能再好起来一些,生活里,能再多一些阳光。

弥月目光看向他,坚定又充满信念。

“这是宋砚的勋章啊。”

是他努力活下来的凭证。

弥月的手指被他握住,下一秒毫无征兆的,他的吻落在了她的手指上。

轻轻的一吻,却引得人酥麻战栗。

“谢谢弥月。”他低声的向她道谢。

千言万语到嘴边,再多也只剩下了一句谢谢。

弥月脑袋嗡嗡的,心脏瞬间跳的快了起来。

绯红从她脸颊蔓延。

她咽了咽口水,咬着下唇,声音甜甜的,含糊着点头应了一声。

“嗯,不用谢。”

入春后,紧接着就开学了。

弥月他们学校开学要早两天。

得搬回宿舍了。

说起来弥月还有点舍不得。

虽然那个小房子里总是冷飕飕的,可和宋砚待在一起,不觉得冷,反而有一股自心底而上的暖意。

弥月回到宿舍的时候,其它几个人都已经收拾好东西了。

黎夏在说自己过年拿了不少的压岁钱,要请大家出去吃一顿好吃的。

趁着现在刚开学,还有几天的空闲期,赶紧该玩玩该买买,下班学期课程又多了,几乎每周的课都安排的满满当当。

于清清最喜欢凑热闹了,听黎夏这么说,她一口一个答应说“好”。

“弥月,你带不带你男朋友一起来?”张琼正在和她男朋友打电话,突然探出头来问了一句。

去年大家一起去攀岩,当时见到那个男生,应该就是弥月的男朋友了。

不仅人长得好看,攀岩时爆发出来的速度和力量,更加让人惊叹。

本来她们还以为,弥月说有男朋友,是骗她们的。

没想到是真的。

弥月下意识摇头。

寝室聚餐而已,为什么要带男朋友?

再说宋砚马上开学了,他要忙的事更多,弥月会尽量少打扰他。

“你男朋友是z大的吧?”张琼又问。

没等弥月回答,她接着说:“他高考多少分?应该挺厉害的吧。”

能考进z大的人,文化成绩一般都不错。

弥月很骄傲的点头,应道:“那当然了。”

“他可是我们的市状元,本来能去清北的。”

“状元?”黎夏听了,不由惊叹,“怪不得,看起来就是一副学习很好的样子。”

“那为什么没去清北?”张琼听了就觉得好奇,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高考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关,谁都是把自己的分数极尽其用,特别是国内这两所顶尖的学校,都挤破了头想进去。

既然有这个分数,也有这个实力,为什么没有去呢?

张琼停下手上的动作,探出头来盯着弥月,特别想听到她的回答。

弥月神色一愣。

黎夏回头看了一眼,看出来弥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开口岔开话题,说到马上要举办的运动会。

她说,现在班上没什么人报名,到时候恐怕是要强制要求了。

实在不行,她们一个寝室的人,先抢占一个4x100的接力,不然到时候被发配去跑什么1500米的,就真的完蛋了。

“弥月,你说行吗?”黎夏说完,询问弥月的意见。

“啊?”弥月心思不在这里,没注意听黎夏刚刚说了什么。

黎夏复述:“我是说,要是大家都没有意见,春季运动会上,我就报名4x100的接力了。”

弥月点头:“我都可以。”

黎夏说:“行,就这么决定了。”

运动会在四月底,立夏时节,褪去寒冬的冷意,天气回暖,偶尔也有燥热。

这几天天气好,每天几乎都是烈日当空。

中午正热的时候,可以穿半袖了。

于清清从寝室出来的时候,上面穿了连帽卫衣,下面穿了运动短裤,她大大咧咧的,顾着哆嗦了两下,但也没喊冷。

“下午到我们比赛了,你们都知不知道?”黎夏提醒大家。

还是上个月刚开学的时候大家报名了运动会,当时是因为没人参加,她们才想着去混个项目,以免被分配到不好的项目。

报了名之后就完事了,谁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突然收到通知,说下午要比赛。

张琼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有些不太愿意去参加。

她本来今天下午还准备去逛街,晚上没有课,逛完街还可以去看看电影。

现在倒好,一切安排都被打乱了。

黎夏注意到弥月脸色不是很好。

“怎么了?”她担心的问她。

弥月唇角紧抿,摇了摇头。

“没什么,就是肚子有点痛。”

这两天她身体都不太舒服,本来想着没什么大事,忍一忍就好了。

但下午要是跑步的话,她觉得自己可能不太能撑得住。

“黎夏,你那里是不是还有止痛药?”弥月说:“你给我两粒吧,我下午要还是不舒服,就先吃了顶一顶。”

黎夏点头:“是还有,我等下拿给你。”

“不过你自己不要硬撑,真的不舒服的话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实在不行,大不了不跑了。”

弥月眉头微皱,应道:“我知道,自己会注意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