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7章 牵挂
弥月出去买早餐了。

宋砚还在水池边洗衣服。

因为一只手拧干衣服不方便, 只能用另一边手肘撑着,借来使力,然后一点点的把水拧干。

天气太差, 外面雨雪交加, 衣服要是不拧干一点,晒在这个地方,吹再久都还湿哒哒的。

他把衣服全部晒好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宋砚看了眼时间。

随后他看向窗外, 看到有雨水落在窗户上, 有些担忧。

昨天晚上弥月出去买吃的,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回来了,现在过去这么久了, 她怎么还没有回来?

宋砚犹豫了几分钟,拨通了弥月的电话。

没有人接。

就在这时候, 外面有护士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开口就问。

“你小女朋友是不是穿了个白色绒绒的外套?”

宋砚神色一紧,追问道:“怎么了?”

护士说:“刚刚下面保安打电话,说有个姑娘从楼上摔下去了, 找不到家属,就说——”

护士话没说完,宋砚已经拔腿往外跑。

科室在五楼,外面六台电梯都显示还在二十五楼。

宋砚转身从楼梯走。

这个时间正好吃早餐,楼梯上人比较多。

都是低楼层的病人家属们, 不想等电梯于是选择楼梯上下。

这个突然跑出来的少年,急色匆匆, 几乎是跑过一瞬,就不见了踪影。

停在一楼大厅时,他慌张又迅速的往周围看。

身边传来几人说话的声音。

说刚刚那个小姑娘, 摔下来直接晕了,脑袋摔出好多血。

没有人管,摔下来近五分钟都没人发现。

死不死的不知道呢,毕竟摔了脑袋不是小事。

被急诊来人推走了。

七嘴八舌的声音传来。

宋砚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彻底底,手脚更是冰冷到没有任何温度。

少年懵在原地,脑袋里的意识在艰难的告诉自己,他现在应该去急诊。

他对这里不熟,住了十几天的院可从来没有出去过,他不知道急诊在哪里。

宋砚反应过来,跑出了外科楼的大门。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孩子,撑着伞跟在他后面,把伞举高起来,想给宋砚挡雨。

“小哥哥,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宋砚却完全没有听到有人在说话。

后面的女孩子多看了他两眼,一心想着能搭讪上这帅气的小哥哥,加快了脚步,几乎是拦在他前面给他打的伞。

宋砚本来没有反应。

可他往前走的路被拦住了。

他抬头看了眼路标,急诊是路口左转。

女孩打着伞正要再说话,宋砚目光阴戾,冷冽的凶了一句:“让开。”

明明上一秒还含着泪,现在就是要杀人的眼神,女孩被吓到,讪讪停下脚步,害怕的往后退了退。

却就在这时候,他抬头过去,看到弥月迎面走来。

她手里提着两三个袋子,是跑了好几个地方买到的早点。

因为想买宋砚喜欢喝的南瓜粥,可附近几家店都没有,她想着反正都出来了,那走远一点也没关系。

到第三家店的时候,才终于买到了南瓜粥。

买完她赶紧往回走。

弥月穿着白色毛绒外套,衣领半寸高,围住脖子,长发扎成马尾,垂在脑后,是少女的青春洋溢,看到宋砚时,她愣了下,随后扬着手里的早餐袋子朝着他笑。

她见宋砚不动,小跑着到他面前。

“你怎么下楼了?”

弥月看了他一眼,不由道:“外面好冷的,你怎么连外套也不穿?”

宋砚从来不喜欢别人看到他的左手,可他现在就这样跑出来,手上缠着纱布,露在外面,神色慌张,好像丝毫不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

外面下小雨了,雨滴落到他额角鼻梁,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弥月伸手给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指尖点了点,目光灼灼的抬头看他,柔声道:“这样淋雨的话会着凉的,我们快进去吧,不要在这里站着了。”

宋砚有些恍然。

他眉心微皱,摸了摸她的脸,触到她脸颊的温热,才有了她真实存在的实感。

弥月更加好奇的看着他。

她出去买个早餐而已,宋砚怎么就这么奇怪,他神情的凝重,却又有一种隐约里失而复得的喜悦。

是藏在眉宇间,难以轻易被察觉的。

宋砚接过她手里的袋子,默默的在她面前半蹲了下来。

“上来。”宋砚说着,回头看了她一眼。

弥月对上他的眼神,心虚的看了眼自己的左脚。

外面雨雪交加,路面更加有结冰,她去找早餐店的路上太着急了,不小心摔了一跤。

一屁股着了地,刚开始是觉得屁股很痛,结果越走越不对。

脚踝火辣辣的。

应该是不小心把脚也扭到了。

她为了不让宋砚发现,已经在很尽力的忍着痛,装作正常的走路了。

结果都这样了他还能发现。

弥月往后退了一点点,摇了摇头,说:“不用的。”

宋砚喉间紧了紧,却放柔了声音轻轻的和她商量。

“弥月,听话。”

“我背得起你的。”他认真的告诉她。

他背过她很多次了,弥月当然知道,他背得起她。

只是……

“我怕你手会疼。”弥月也不瞒他,担心什么就说什么。

“等你出院了,你说什么我都听。”

可宋砚却好像听不见她说的话。

依旧没动。

外面太冷了,他穿的少,弥月怕他站久了着凉,到时候加重病情,于是只能慢吞吞的到他背上了。

“小心一点啊。”

“不要逞强。”

弥月在他耳边小声的嘱咐他。

宋砚背起弥月显然更吃力了。

他之前左手算半个残废,可好歹还能勉强撑一撑力,现在做了手术,连撑一撑力都没办法了。

弥月紧张的心都提了起来,大气不敢喘一声。

然后她又开始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冬天穿的多,衣服都好几斤重了,而且她肯定胖了,身上到处都藏着多余的肉。

快到病房门口时,弥月赶紧从宋砚身上下来。

她一脸愧疚。

“我真的真的胖了,是胖了很多的那种。”

弥月急道:“马上春天了,真的要赶紧减肥,不能再养膘了,不然夏天穿小裙子都不好看。”

说着她拉着宋砚进病房,然后又从他手里把早餐袋子拿了过来。

把早餐盒子一一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

“都还是热的,赶紧趁热吃了。”弥月把南瓜粥的盒子打开,闻着香味吸了一口气。

“这个好香,肯定好吃,你快尝尝!”

她回头,看到宋砚眼里有泪水。

弥月神色怔住。

他眼睛显然是哭红的,是沉稳冷静下,却默然控制不住的眼泪。

悄无声息,却把人心都刺痛了。

弥月有点手足无措,思及他刚刚一路背她上来动作吃力,就联想到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胖了。

“我、宋砚……”弥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心里在想,宋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了。

“我真的胖了很多啊?”她为自己的体重而感到有些许愧疚。

“宋砚你女朋友没事啊?”这时刚刚那个护士小姐姐路过,看见弥月好好的坐在这里,关心的问了一句。

听这话,弥月疑惑的看向护士。

“刚刚楼下打电话,说有个姑娘从楼上摔下去了,我听那描述,还以为是你呢。”

护士不好意思的向弥月解释道。

她接着笑了笑,说:“没事就好。”

护士离开后,弥月又回想她刚刚说的话,再联想宋砚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突然就明白了。

“你以为我出事了?”弥月看着他的眼睛,望进他眼里的泪水,觉得感动,又有点心疼。

“我没事啊,我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

弥月向他笑了笑,想让他不要难过,“我还要照顾宋砚呢,我会很小心很小心的,肯定不会反过来让宋砚照顾我。”

话尾音没落,宋砚哑声开口,定定的说:“我照顾你。”

弥月霎时间没听清,愣了下后才反应过来,抬眼看着宋砚,眼睛都忘了要眨一下了。

很少听宋砚说这样的话,就是……他主动说出的话。

因为知道宋砚是怎样的性格,弥月就从来没有多想过其它的。

虽然做到实事很重要,可其实女孩子也喜欢听好听的话。

宋砚浅浅的吸了一口气,抑制住在眼角打转的泪水,喉间一阵发酸,话转了好几圈后,才低声道:“就算两只手都没有,也会保护好你。”

还有话,他没有说。

她是他拿命也会保护的人,弥月于他而言有多重要,从来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出来的。

宋砚笃定的强调:“一定会。”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弥月反驳他。

才不会两只手都没有。

弥月顿了顿,直截了当的问他:“那你……喜不喜欢我?”

她想听他说,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情都想知道。

是不说也没关系,可说了的话,会很开心很开心。

她问完,宋砚眼睛却更红了。

他不是铁人,这些年一路走来,经历那么多的苦难,家人离世,背井离乡,从只身一人在这世上,到后来有了唯一的牵挂和思念。

是他已经藏在了心底很久很久。

久到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说出口。

弥月看的心里一疼,转身要去给他找纸巾,却就在这时候,她突然被抱住。

他一只手把她抱了过去,手停在她后脑勺上,鼻尖呼吸从她耳旁扫过,温软湿热,带起一阵小小的酥麻。

身边异常安静,她几乎能听到他胸膛里心脏的跳动。

宋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有点沉闷,却每一个字都听得异常清楚。

“很喜欢。”

他忍着哭腔,却把她抱的很紧很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