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6章 亲吻
弥月喜欢这样被紧紧抱着的感觉。

不仅仅是和寒冬形成对比的温暖, 更多的是安心和满足。

是这个人实实在在就在自己身边的那种感觉。

还有……是她在无声中也能体会到的爱。

她以前都从来没有察觉到,而现在在这一分一秒的点滴相处中,弥月意识到, 宋砚对她的爱, 沉寂无声,却又最厚重深沉,是她的喜欢比不上的。

怀里的人渐渐安静下来, 呼吸声也逐渐平稳。

宋砚的手臂挨着她柔软无骨的腰肢。

很细的腰, 好像轻轻一掐就能断了。

紧密无缝的贴在他身上。

像一个漂泊中寻求港湾的孩子。

宋砚以为弥月睡着了。

他意识到自己手上抱的有些太紧,怕她睡着不舒服,可又怕自己一动, 会惊扰到她。

一时左右为难。

就在这时候,弥月突然动了动, 下一秒, 脑袋就从被子里探了出来。

她半张脸还捂在被子里,被热气捂得热腾腾的,下巴抵在他肩膀, 笑盈盈的看着他。

“我们宋砚长得真好看。”

她笑起来才好看。

弥月仔仔细细的打量他,眼睛里满是爱慕和羡艳,好像这是什么绝世天神的脸,她少看一秒都会吃亏。

她看的太认真,反而让宋砚不太好意思, 敛了敛目光,脸有微红。

虽然有很多人都说宋砚长得好看, 他也听过很多这样的话,可在宋砚心里,一直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他或许是比别人长相上优越一点, 但这在他糟糕的人生中,不值一提,更加无法弥补他身上的缺陷。

弥月却在一遍又一遍的夸他。

用那么真挚的目光和话语。

“弥月喜欢宋砚,一辈子都喜欢宋砚。”

话音落下,半秒沉静。

唇瓣落下一片湿软,弥月还来不及反应,只觉得鼻尖上也湿湿的。

之前弥月都是在开玩笑,想让他心情好一点,可他竟然真的主动亲她。

弥月脑袋里一时在天旋地转。

她从来没和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一阵酥麻,整个人都像触了电一样,简直要命。

她甚至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他手在她腰上按了按,动作停下。

抬眼的时候弥月看到他眼角红了,一片赤红,好像下一秒就要流眼泪出来一样。

然后他伸手出来,低头捧住了她的脸。

他另一只手没办法拿出来。

手心捂到她的脸颊,她的脸是凉的,没有他手心热乎。

宋砚一直没说话,弥月看着他,慌的咽了咽口水。

“怎么了?”

宋砚的性格就是这样,有什么话都不说的。

所以弥月就会主动问他,多问他几句,总是好的。

宋砚喉头哽了哽,低低出声,道:“有点疼。”

“哪里疼?”弥月急了,双手把自己身体重量撑了撑,“我压到你的伤口了?”

他手术伤口还没愈合好,脆弱长新肉的地方,弥月特别担心他的伤口长不好。

经过了那么痛苦的手术,千万要把手养好。

“我不在床上睡了,我去找人要个陪护床。”弥月心疼,手足无措,在心里责怪自己太任性了。

只是她刚要起来,又被宋砚拉住。

“被子太薄了,很冷是不是?”他无来由的突然这么问。

病房里明明有暖气,可今天晚上,暖气像是坏了一样,一点用都没有了。

说实话,病房空泛,冷意四起。

而且病房的被子只是薄薄一层。

类似于夏天盖的空调被。

弥月偏偏又特别怕冷。

之前双手双脚冰凉,现在虽然好了一点,可还是凉的厉害。

这么薄的一层被子,根本捂不热人,要是这样到明天早上,她就该冻成冰块了。

弥月当然很冷。

可她想了想,很认真的摇头,道:“没事,我等下睡觉的时候,再盖件衣服就好了。”

她不是那么娇气的人,环境艰苦一点也可以忍下来。

况且现在宋砚身体健康为上,其余一切,只要不是危害健康的,都能忍。

宋砚伸手握住了她的脚。

脚趾冰冷,在触到他手心的热气时,还缩的抖了一下。

宋砚手心轻轻搓着她的脚趾,用自己手心的温度去热乎她的寒意,下一秒,没等她反应过来,双脚已经落到了他怀里。

他只穿着一件单衣,怀里是滚烫的热,源源不断,比热水还要活血循环。

脚是全身最难热起来的地方,只要脚上热气起来了,那全身都会渐渐暖和起来。

“好点了没有?”过了会儿,宋砚问她。

他小心翼翼的问她。

她明明这个时候是应该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躺在暖和舒适的大床上,度过大学生活里的第一个长假。

可美好的假期,现在却和她无关了。

宋砚心疼弥月要受这些苦。

本来可以不用的。

全都因为他。

弥月看到他眼里显而易见的担忧,神色迟疑,随后点了点头,乖乖的应道:“好多了。”

她还在担心他的手。

“要是真的疼的话,要不要去喊医生来看看?”

弥月说:“宋砚你疼一定要说,不要自己忍着。”

弥月担心的看着他,忍不住的劝。

宋砚摇头。

他眼角还染着红意,其中意味,是抹不去歉疚和自责。

“没事,手不疼。”

弥月看着他,目光往下扫过他的手,又转回来。

她眨了眨眼,不解。

片刻后,宋砚低头没有看她,嘶哑着声音,低低的说了两个字,压在喉咙里,模糊的不太清晰。

“心疼。”

这是宋砚住院这么久以来,睡过最好的一觉。

他从住进来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手术后转进监护室,脑袋整日昏沉,疼痛欲裂,看着监护仪上的数字,度日如年。

前一天晚上他用了安眠药,睡是睡着了,可一直翻来覆去的在做噩梦。

昨天晚上他却睡的很好。

一夜无梦。

头一次早上醒的那么晚。

睁眼的时候已经快八点,病房里热腾腾的,好像是暖气又好了,他动了动,察觉后背上浸出了细汗。

身边没有人。

弥月呢?

昨天晚上她是躺在他怀里睡着的,宋砚只记得自己应该是一直都抱着她。

这时候,他听到厕所里传来水声。

宋砚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隔壁依旧安静,应该是小男孩还没回来。

不然他要是在的话,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在吵着闹着要玩玩具,还会有一家人七嘴八舌的哄他。

很吵很吵,一天到晚都很吵。

宋砚站起身时,感觉到脑袋轻了不少。

昨天从床上起来还觉得头重脚轻,要扶着墙才能慢慢走到厕所,可今天眼前已经清晰了然。

步子也稳当不少。

宋砚走过去,就看到弥月的背影。

她正站在水池边,双手浸在水盆里,轻轻的搓洗。

她在洗衣服。

是他的衣服。

她洗的很认真,完全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

宋砚眉心微皱,他走过去,把手放进盆里。

是冷水。

医院里有热水供应时间,一般是下午六点到十点,其余时候,都不会有热水。

现在寒冬腊月的冰冻天气,就算有暖气,手放进冷水里,也够冻得直哆嗦了。

可弥月已经洗了大半了。

她看起来没有半点异样。

明明她在家里从来不会手洗衣服,也从来都没有干过这些活。

弥月这时候才发现宋砚过来了。

“宋砚你醒了?”弥月放下手里的衣服,拿毛巾擦了擦手,“早上要吃什么,我现在去给你买。”

不等宋砚回答,她叹了口气,又说:“这要是在柏市就好了,还能回家做做饭。”

“早上可以炖南瓜粥,紫薯粥,玉米粥……都是你喜欢吃的。”

弥月正准备去买早餐,可低头看到水盆里的衣服,她顿了下,想法在脑子里打转。

“我先洗完再去吧,马上就好了。”

她伸手正要再去拿衣服,却被宋砚一把握住。

“不要动。”宋砚握住她的手,手心捂住她的指尖。

都冰冻的快僵住了。

“谁要你洗衣服了?”

宋砚喉头发紧,尾音不可察觉的在抖。

他努力控制住情绪,“我自己洗,洗完了我去买早餐。”

“不用你做这些。”

他真的不用她做这些。

“用的。”弥月笃定的点头,“说好了会对宋砚很好很好,就一定说到做到,而且你现在生病了呀!”

“弥月会照顾好宋砚的,要相信我。”

宋砚还是抓着她的手,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弥月想了想,说:“那这样吧,你洗衣服,我出去买早餐,分工合作,效率高一点。”

弥月看了眼盆里的衣服。

“衣服我都洗好了,只要用清水再过两遍就可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