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5章 陪伴
晚上隔壁小孩被家里人接回家住了。

他被弥月骂了一通, 彻底焉了气,一个晚上都气呼呼的没有再说话,然后就跟爸妈闹着要回家。

正好病房里落的清净。

看着宋砚多少吃了点东西, 弥月才松口气。

她去楼下超市买了些生活用品, 提了点水果回来。

进门发现宋砚不在房间。

弥月把东西放下,正要出门去找人,就听见厕所里传来水声。

于是她转身往里面厕所走。

厕所开着灯, 有淋浴水声, 透过门上玻璃,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的人影。

“宋砚,你在里面吗?”弥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嗯。”里头应了一声。

他手术后到现在都还没有洗过澡, 已经四五天了。

宋砚躺在床上几天了,手脚虚软无力, 刚刚撑着从床上起来, 咬着牙下床。

弥月有些担心,就在门口守着。

“你小心不要碰到伤口。”弥月忍不住嘱咐。

她心里忐忑,就在想他一只手方不方便, 可想着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

宋砚这么久以来,一直都只有一只手,照样没什么不方便的。

又在外面等了会儿,弥月想起什么,跑过去给他找衣服。

宋砚来住院没带什么衣服, 打开行李箱,就一两件。

弥月随手拿了一件宽大的外套出来。

刚拿起衣服, 什么东西突然掉出来。

她回头去看,只见是一个破旧的小盒子。

盒子有巴掌那么大,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 被他用衣服包着放在行李箱里,既然随身带着,那一定是很珍贵的东西。

弥月看了一眼后,又把盒子放好,再把箱子关上。

她是有点好奇,但也肯定不会动他的东西。

这时浴室水声停了下来。

门刚打开,弥月抱着衣服出现在门口。

宋砚只穿了件单薄的t恤。

他头发洗了没有擦干,额角淌着水,嘴唇依旧是病色的苍白,瞳仁格外晶莹透亮,浴室里的热气扑面而来。

弥月往前,垫了垫脚尖,说:“穿衣服。”

然后她就把外套要往宋砚身上套。

宋砚行动不太方便,愣了下,下意识的蹲下来,好让弥月动作方便。

弥月努力的把衣服给他穿上,在他蹲下来后,她又往前了一点,套好外套,小心的帮他拉上拉链。

“虽然房间有暖气,但还是不要穿太少了。”

弥月殷切的嘱咐:“着凉的话,身体免疫力也会下降的。”

弥月说完,抬眼时,正好对上宋砚的视线。

他的脸近在咫尺。

“宋砚好乖啊。”弥月看着他的眼睛,话到嘴边不自觉脱口而出,眼里还挂着笑意。

要给他穿衣服就自己蹲下,像个乖乖听话的小孩子。

宋砚听见这话,神色微怔。

他病后恢复的不是太好,至少睡了那么久,到现在脑袋都还是昏昏沉沉的。

洗了澡之后有清醒一点,可眼前看人都依旧有些重影。

只是有弥月的陪伴,让他很安心。

是一颗心被人捧起来,小心翼翼珍藏的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他怕是一场梦,醒来就烟消云散。

弥月给他轻轻擦了擦额角的水珠,指腹停了下又移开,笑着说:“我买了水果,去洗给你吃。”

“有草莓,金桔,葡萄,你想吃哪个?”

弥月问他。

刚问完,弥月又说:“我都洗一点吧,你都尝尝。”

说着,她跑回去拿之前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

晚上弥月坐在床边看宋砚的病历。

有些专业术语她不是很看得懂,但是她还是一行一行看的很认真。

手术同意单上列着手术可能发生的风险,什么“截肢”,“死亡”之类的字眼,弥月心上跟着一阵阵紧缩起来。

她都不敢问宋砚现在手的情况。

他的手早在当初的灾难中就彻底毁掉了,那时候医生就说了,他能保下一条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比起少一只手,好太多了。

只是后续肌肉的萎缩和神经受损,很可能波及到身体其它部位,最害怕的就是会累及脑神经。

所以这次手术,是为了保住这只手还在。

也是为了保命。

弥月看着,眼眶已经渐渐的红了。

她偏过头到暗处,偷偷的擦眼泪,不想让宋砚看到。

努力吸了吸鼻子,弥月忍住泪意。

她默默的把病历放到一边。

下午刚到这里的时候,她偷偷看过宋砚做完手术的手,只是都用纱布包起来了,她也看不到什么。

这时候再看到他的右手。

修长匀称的手指,骨节分明,指尖的苍白微冷,单单放在那里,已经比得过难得好看的风景。

这么好看的手,却只有一只,他心里应该比谁都觉得遗憾难过吧。

察觉到弥月的视线,宋砚不动声色的把手放到被子一边。

弥月讪讪的眨眼。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外面很安静,只有极偶尔响起按床头铃的声音,加上隔壁已经没人了,他们病房里更加安静。

“我去洗脸。”弥月起身就往厕所走。

在医院不比家里,各方面条件平常,都要忍一忍。

弥月脱了棉衣外套,洗了脸,又简单泡了个脚,全程不到十分钟,又马上出来了。

她风尘仆仆一路过来,身上实在不舒服,现在简单收拾一下,感觉清爽多了。

出来的时候,宋砚在看书。

弥月刚刚就发现床头柜上放的专业书了。

她本来想收起来的,后面想想,还是算了。

“不准看!”弥月从他手里把书拿过来,背过去到自己身后。

“你要是觉得无聊,那我给你讲故事吧。”

看书费眼又费脑,他努力也不该是这个时候。

宋砚是还有一个重要的课题在进行中,时间紧迫,他要在开学前完成初纲。

但宋砚听弥月的,没反驳,只是问:“什么故事?”

“我最近看的电视剧。”

弥月说着,在床边坐下,吃了颗葡萄,就颇有声色的说了起来。

“有一位将军,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他还有一个青梅,两人一起长大,将军很喜欢她,却从来不敢和她说。”

“国家发生战乱,将军出征,临行前少女要跟他一起离开,他却跟她说,让她嫁人,不要再等他了。”

“因为他知道,此去九死一生,凶险万分,他将来必是黄沙埋骨的下场,不能耽误了她。”

“可三年之后,将军大胜归来,可她早在三年前,以为她被人嫌弃,于是万念俱灰下,从城墙一跃而下,死无全尸。”

弥月哪里有看电视剧的心情。

她都是胡说的。

“她到死都不知道,也没有听过他说一句‘喜欢’。”

弥月说完,眼中目光似有所指,停了停,看着宋砚笑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的那些书好看多了?”

“你无聊啊也可以看看剧,看看综艺什么的,有利于心情愉悦。”

弥月笃定的点头:“真的。”

宋砚很少有平常年轻人该有的那些娱乐方式,不追剧不看综艺,不刷微博,甚至都很少上网。

他的生活很简单,可偏偏又简单的让人觉得遥远。

弥月说着,开始掰橘子,一人一半,另一半递给宋砚。

宋砚伸手来接。

碰到橘子时,弥月却没有松手,两人动作停住。

突然,她俯身,在他手指上很轻的亲了一下。

温软的唇瓣擦过指骨,轻微的酥麻,暖意转瞬即逝。

他手微微的抖了一下,似是没有反应过来这突如其来的一下。

弥月抬头,故意盯着宋砚的眼睛,一动不动。

而后她笑着夸他说:“宋砚的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是啊,她那么坚定的告诉他。

宋砚的手好看,特别好看。

弥月说着,笑眯眯的把自己的手也伸到他面前,说:“你要觉得吃亏的话,那让你亲回来。”

“好不好?”

“你亲一亲嘛。”弥月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声音软糯的和他说话,“或者你想亲其它地方,也都可以。”

她就是很努力想哄宋砚开心。

所以她说话一直都是笑着的,在他面前也语气轻松。

他那么不好,都从来没有哄过她。

想到这里,宋砚心头微酸。

弥月又掀开被子,双腿往床上缩,要往他怀里躺。

“宋砚,你抱着我睡,会很暖和的。”

弥月说:“我火气旺。”

她又在睁眼说瞎话。

明明自己最怕冷,稍微风大一点就瑟瑟发抖,要是房间里没有暖气,她能用被子把自己裹上两三层。

就即使那样裹上了,她双脚都还是冰冷的。

现在也是。

明明刚刚特地用热水泡了脚,这才不到十分钟,脚趾头已经冻起来了,冷意往上蔓延,到小腿上都全是一阵寒意。

她不由把脚都缩了起来。

脚趾不小心踢到宋砚的腿,触到一抹暖意,热乎乎的,让人都不愿意离开一点。

宋砚火气可比她旺多了。

弥月心里这么想,有点心虚。

然而就在下一秒,一只手落在她腰间,陡然收紧。

她整个人落入一个异常温暖的怀抱中,脸颊挨在他的颈窝处,有热腾腾的暖意,弥月禁不住蹭了蹭,嘴唇几乎贴在了他的胸前。

腰上的手瞬间收的更紧,是一种几近无法控制的力道。

弥月有些吓到,不由僵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