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4章 新年
傍晚时分, 隐约听到有人在吵架。

“他本来就没人要,天天躺在这里不说话也不吃饭,早上被推出来, 我还以为他死了呢。”

熟悉的, 小男孩嫌弃又狂妄的语气。

“他半死不活的样子,都影响我玩游戏了。”

“真烦人。”

吃着东西含糊的声音,还有放大的奥特曼打斗声, 许多的不屑与恶意, 铺天盖地。

“我妈妈说,没人要的孩子都是小乞丐。”

话音未落,就有声音冷冰冰的反驳。

“我妈妈也说, 没人教的孩子都是小混蛋。”

“谁说我们家宋砚没人要了。”

“我们家宋砚聪明懂事又听话,最讨人喜欢了, 不像你, 小混蛋,惹人嫌。”

她真生气了,骂起人来, 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小孩子,尖酸刻薄,说话一点不输人。

“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直接扔出去?”

宋砚睁眼,视线里模糊, 人影重叠。

弥月站在床边,冷冰冰看着隔壁床的金贵的“小宝贝”。

男孩家里人都不在, 他这一下真的被弥月的眼神吓到了,只觉得虽然是个漂亮姐姐,但凶煞的可怕。

他一口薯片含在嘴里都没咽下去, 讪讪的大气不敢出一声,所有的话都停在了喉咙里。

弥月直接把床帘拉上。

“哗啦”一声,和对面隔绝了。

宋砚皱眉,视线里的人又清晰了几分。

他看清楚了,真的是弥月。

刚刚在梦里,他梦到弥月了。

他知道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就下意识想自己又在做梦,醒不过来的梦,一场又一场。

他从来没有见过弥月这么凶的时候,可她这么凶,却句句都是在维护他。

宋砚没动,弥月回头来,看见他醒了,惊喜的眼睛一下亮了。

“宋砚你醒了?”

接着红了眼眶,凑到床头轻声的问他:“现在饿不饿?想吃什么?”

鼻尖萦绕着她身上的味道,宋砚大脑有长刻的迟缓,只见弥月握住他的手,又轻声温柔的喊他:“宋砚。”

她吸了吸鼻子,快要哭了。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宋砚不说话,弥月心里慌的害怕,想哭却在极力忍着。

“宋砚你说话啊,你不要吓我……”

泪珠挂在眼角,心里一阵酸涩,弥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总是很难过。

看到宋砚这个样子,她难过的心都碎了。

宋砚只是觉得,梦里的弥月,难得有这么真实的时候。

他右手撑着身体,稍微起来了点,唇角浮现一抹笑意,看着弥月,眼里几乎全部都是她。

他侧身,轻轻吻过她的指尖。

她掌心是热的,指尖微凉,他低头,又吻了吻。

弥月看着近在咫尺他的侧脸,心尖丝丝颤意,抿了抿唇角,又往他身前凑了凑,唇瓣轻启。

她压着声音,真挚又心疼的贴到他耳边说:“弥月在这里,你想亲哪里,都给你亲。”

“好不好?”

她那么心疼的想哄哄他开心,她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哪怕他能开心一点点。

触感过于真实,宋砚目光渐渐凝住。

“弥月?”他声音嘶哑,是许久没有说话的原因。

要不是挨得近,都听不到他在说话。

“弥月在。”弥月马上点头应下。

她的手指把他的手握了握紧。

是真真实实的触感,宋砚手指动了动,她又跟着握住。

看着他时,在忍着哭意,眼泪盈满了眼眶。

宋砚慢慢反应过来这不是在梦里。

这时候门口传来声音,床帘那头,护士和小男孩说了几句话,然后往里面走。

佳佳看见宋砚醒了,又看见他旁边的弥月,愣了下,随即笑了一声。

“醒了就好。”她嘱咐说:“医生说了,现在能吃点软质食物了,你刚做完手术,主要是营养要跟上,不然后续再多治疗都是白费。”

“有人照顾你我就放心了,好好休息。”

佳佳刚下班,本来很担心宋砚,想着他出监护室之后会吃不上饭,准备问他要吃什么,她可以去外面买。

谁知道就看见有人在守着他。

既然有人照顾她了,那应该也用不上她操心了。

佳佳没多留,转身离开了。

弥月却很认真听着她说的话。

她转身去拿了个饭盒出来。

“这是我从家里带的南瓜饼,早上刚做的。”弥月问他:“牛奶和豆浆你想喝哪个?我现在就去给你热。”

宋砚拉住她的手。

于是弥月动作又跟着停住。

“你怎么在这里?”

宋砚记得他在重症病房住了三天,早上刚转出来,中间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过。

弥月应该是还在家里过年才对。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有点不真实,这种一醒来就看到她的感觉。

可偏偏她真真切切的就在这,是就算闭上眼睛也能清晰感觉到她的存在。

弥月怔怔的看着他,心口发酸,沉闷闷的开口。

“我想你,就来了。”

她买的今天最早一班的机票,直接飞到了这里。

其实她不知道宋砚在哪里,只是想尽办法联系到了他的室友,得知他留下来,可能是为了手术。

既然是手术,那肯定在医院。

弥月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这座全市最好的医院。

她去了几个可能的科室,挨个去问有没有一个叫宋砚的病人。

她运气好,问到第三个科室的时候,真的就叫她找到了。

说是年前入的院,做了手术,刚从重症病房转出来。

她去护士站问的时候,一说名字,护士根本都没去查,脱口而出说:“他终于有家人来看他了呀。”

弥月愣住。

她一进病房门,看到宋砚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人瘦了一圈,梦魇里他睡得很不安稳,却一直在喊弥月的名字。

弥月当时终于没有忍住,一直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开闸似的流了下来。

她没办法想象,新年这样的时候,宋砚会一个人待在这里,进行了一场生死线上手术。

她很久以前因为发烧进过一次急诊,那时候爸妈来不及赶过来,仅仅半天,生病的她,觉得受尽了天大的委屈。

而整个除夕,宋砚一个人。

设身处地的想想,弥月会委屈死的。

“宋砚,无论你发生什么,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的,只要你需要,弥月就在。”

很多话她急切的想告诉他,是在知道了他那些隐秘又最深沉的爱意之后,内心泛起无法平静的波涛汹涌。

她好想多抱抱他。

“我知道你可能有很多的顾虑,你觉得连累我,给我带来麻烦,可是——”

弥月巴巴的看着他,声音细小带着哭腔,说:“宋砚从来都不是累赘,是我崇拜也敬佩的人,是很了不起的人,也是……我最喜欢的人。”

弥月看着他从梨山一路走到现在,就算不能说很了解他,可很多时候,也多少知道他的想法。

有困难从来不说,有心事也不会表露出来,他经历的那些苦难,让他学会了沉默,隐忍,养成了自卑。

明明已经是那么优秀的人。

弥月握着他的手,把自己的手指往他手心里藏,眨了眨眼后,弯唇笑了起来。

她轻轻的,温柔的和他说。

“宋砚,既然生活那么苦,那我来宠你啊。”

她会对他很好很好,对他最好。

要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

宋砚看着她,看她眼睛弯弯的对着他笑,她的手那么温暖,笑起来也那么好看,那么轻轻的,一声声喊着他的名字。

宋砚只觉得眼眶酸涩,却麻木没有再察觉到其它。

可眨了下眼,眼泪竟然啪嗒一声就掉在了被子上。

少年喉头微动,说不出话来,只是眼泪又往下流,他低头,心里涩的又苦又疼。

他从来没有奢求过,他喜欢的姑娘,有一天能对他那么好。

会告诉他,她那么喜欢他。

在新年里,不顾一切的跑来找他。

他偷偷把她藏在心底很多年,他多爱她,多不敢靠近,藏到他自己都退却到不敢面对了。

他明明不配,可她那么坚定又明媚的告诉他,他配的上。

宋砚早就学会了一个人吃所有的苦——

而她却说,要宠他。

“饿了就要吃东西,难过了我哄你开心,宋砚,你不要哭嘛。”弥月第一次看到他流眼泪,霎时间吓住了。

他是从泥石流里爬出来都没有哭过的人,弥月知道他有多强大的内心,没想到有一天也会看到他的眼泪。

宋砚心口疼,很疼很疼。

他缓了很久,才终于开口,喊的是她的名字。

“弥月。”

那一刻他不知道能说什么,好像只有她的名字在嘴边。

能说的也只有这两个字。

“嗯。”弥月点头,应道:“在。”

他低低的又喊了一声:“弥月。”

她又应:“嗯。”

“我们吃饭好不好?吃饭才会肚子不饿,病才会很快好起来,不然,你以后怎么有力气背弥月啊。”

弥月都着急了,现在一心想的,就是他多少吃一点东西,不要再饿肚子了。

他的姑娘,那么真挚的哄他,娇娇小小的身体,却想来撑起他的一整个世界。

在这一刻,他真切的体会到了被爱。

他心都快化了。

宋砚点头:“好。”

弥月转身要去拿饭盒,却又想起什么,去自己口袋里掏纸巾,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张皱巴巴的纸。

不行,太脏了。

弥月又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看。

看来看去,只有身上的围巾勉强还干净一点。

是昨天才洗了烘干的。

她把围巾取下来,递到宋砚面前,示意他擦眼泪。

“来的太急了,好多东西都没带。”弥月懊恼的解释。

“我等下去超市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